笔趣阁 > [综漫]穿越是为了征服世界 > 第095章 生命之颂歌

第095章 生命之颂歌

        至此,自称为伊格尼兹的金发少年便自我介绍结束,无论安提诺米对他的说法信亦或者不信,他都不准备再拿出另外的说辞来解释的自己为何与阿尔达杰洛的三位分|身长得一模一样了。

        安提诺米对他所自称的身份真实性不置可否,但考虑在没有伊格尼兹的帮助确实没办法打败外道圣女、甚至连他自己都有危险这一点上,安提诺米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对伊格尼兹回以一小部分的信任,选择相信他的善意而非再多加质疑。

        与对方相处的时候总是不自觉地会被他所牵引,看着金发少年灿烂的笑颜,甚至连原本有点惴惴紧张的心情也平静开朗了起来。安提诺米其实很想就这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接受了这个新同伴的出现,但在对方手中昙花一现了的生命原液,却成为了如鲠在喉的鱼刺,让他没办法忽略掉圣杯已经出现了这一对自己而言无异于噩梦的沉重消息。

        因此,他听见了自己用镇静到冷漠的声音,继续追问道:“圣杯呢?你是在哪里碰见圣杯,又如何得到生命原液的?圣杯的主人是谁,与阿尔法杰洛又有何关系?”

        “在哪里碰到的这个问题我太真不好回答,因为已经答应过『他』保守秘密不告诉任何人了呢~但是至于圣杯的归属问题嘛……你大可放心,圣杯,是绝对不会插手世界之争的,虽然存在着但完全可以忽视掉,他就是这样一种角色定位呢。”

        “……这是圣杯主人的意思?既不想去创造什么新世界新秩序,也无所谓世界被阿尔法杰洛所毁灭?”

        “主人?啊咧咧,看来你想岔了啊,这不是圣杯主人的意思,而是圣杯自己的意思~因为主人什么的,根本就没有嘛。”伊格尼兹诙谐地抖了抖眼皮,澄澈蓝眸之中盛满了促狭的顽皮,“要说起来,圣杯那家伙反而自己翻身做主当上Master迎娶高富帅走上了人生事业的巅峰,小日子过得可美了,哪怕世界闹得天翻地覆也不想管呢。”

        安提诺米没说话,但脸上微动的神色却交代了他对此的困惑不解。

        伊格尼兹见状,也只有继续解释道:“就是『那个』啦,在世界树最底层的根部所生长出的,唯一一个不存在平行世界的独立世界,连命运与秩序也无法干涉的特殊空间,耶米拉之梦~圣杯在此诞生,最终又回归此,估计世界树坍塌都没办法把他震出来的说。”

        话说到此,安提诺米也终于明白了伊格尼兹话中所指的是什么地方。据说,在世界树根部的最下层,有着一个与世界树之冠相对应的特殊空间,如果说世界树之冠是时光不在流逝的时间空间之尽头,那么世界树之根便是起始原初诞生之地,是生命从无到有的出生之所。

        这样特殊的空间,本来是不该发展成一个独立世界的,但是在生命之母耶米拉与世界树根部同化开始以自身饲养繁多枝叶之后,那处空间也被耶米拉的梦境所浸染,成为了独立与所有世界之外的特殊世界。

        那是一个不受观剧之魔女干涉、因而没有谎言,不受光之创造神束缚,因而没有纷争,只余生命最初光华,将人性本善贯彻到了极致的乌托邦。

        安提诺米听过有关此的传闻,但遗憾的是本人却从未抵达过那梦幻的幻想之乡。谁也不知道陷入长眠中的耶米拉正拥有着怎样的梦境,无缘触及那翠绿之梦的安提诺米,大概只能用得兮失所倚来形容了吧。

        有幸得到光之创造神青眼的他,却是没有机会见证生命之母的翡翠之梦了。

        外来者几乎都无法闯入那独立于梦境之中的特殊世界,诞生在其中的神眷之人们大概也不会意识到在自己的世界之外还有着那么多那么多的世界,倘若伊格尼兹所言属实圣杯的确身处其中的话,那么确实不用担心圣杯会被歹人所夺的可能性了。

        能蒙受生命之母垂爱进入她梦境的,又怎么可能会是奸猾歹恶之徒呢,即使真的有凶狠好斗之辈意外闯入,只怕也会顷刻为那真善美所感染,流连其中以致忘返吧……

        即使对方犯规般的能让他平白生出亲近好感,也没有影响到安提诺米冷静的理智判断,眼前这个自称为伊格尼兹的少年的确抱着善意而来没错,但光是言语之间两次三番的不尽不实,便足以构成安提诺米无法彻底信任他的理由了。

        也许伊格尼兹在圣杯的下落上并未撒谎,但他所在关键事项上所刻意做的隐瞒,让安提诺米哪怕有着再高的好感度也不敢轻易相信他的所有话。

        外道圣女的确是在圣典虚构的真实失效后死于圣焰没错,但他又是怎么做到令圣典骤然失效,让‘虚假的真实’彻底变为‘虚假’的呢?

        在圣女陷入圣焰焚身之时,只在虚空中传来声音的他为何不现身,非要等到依格莉娅彻底化为余烬之后才肯将自己的真容展露出来呢?

        依格莉娅死了,构成依格莉娅的善念被打回原形回归了阿尔法杰洛体内,那么自称是与善念相辅相成的他,为何会丝毫不受影响呢?

        在安提诺米撑不住伤势陷入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圣典去了哪里,总是在战斗时消失的洛基合适归来,他与洛基之间又究竟发生了些呢?

        伊格尼兹不想解释这一连串的谜题,光是靠猜的话,对他一无所知的安提诺米就更没办法知道答案了。而人总是对未知充满了疑虑,哪怕将自己与阿尔法杰洛的关系说得再悲情,安提诺米也无法完全信任他的口中之言。

        还有他与圣杯间的联系,绝非只是‘偶有交情’这么简单,先前他所拿出的生命原液,那可是浓度精炼到了极致,一滴便足以起死回生了啊!

        要提炼出这样一小瓶儿的生命原液来,安提诺米实在是无法想象这究竟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代价又来自于哪——圣杯是生命系的至高神器没错,但它真正的能力却并非是凭空‘制造’出生命原液来,而是经由转换将生命提炼为纯粹的原液!

        圣杯之中流淌着汪洋般的生命原液,但那些都是只能瞧不能拿的,正如同支撑圣枪的光明圣焰或者构成圣典的命运法则一样,内部的生命原液就是圣杯的本质,想无条件索取?对自己嘴炮功力强到能说服它自杀的话大可以试试。

        拿不到免费的午餐,却还对生命原液念念不舍的话,那就只有尝试下借助圣杯体内循环来人为精炼出生命原液了。用一个安提诺米冒充炼金术师时最爱用来忽悠无知大众的词语来说,那就是‘等价交换原则’。

        想治愈多深的伤痕,就得新增添出多少的伤痕;想创造起死回生的奇迹,就得先奉献上一个完整的生命;想拯救多少的苦难,就得均摊下多大的牺牲……这才是圣杯『伪善的慈悲』,将『伪善』一词贯彻到底、完美诠释了神器三兄弟坑爹尿性的『慈悲』!

        安提诺米尚未见到阿尔法杰洛便已经如此举步维艰,无论怎么想都是圣枪自带固定幸运E技能的错;外道圣女拿着能死而苏生的圣典还被自己人背后捅刀子,无论怎么看都怪圣典给她虚构出来的幸运值,会被自己人一刀子戳死,这设定无论怎么看都是幸运E+E……

        站在世界之巅的阿尔法杰洛拿着圣典精分了,精分出来的外道圣女代管圣典被冷刀子戳死了,安提诺米扛着圣枪,眼看这就要走上世界巅峰代替阿尔法杰洛成为新任过劳死了……源数三神器,没有一个是好惹的!对你的仇人恨之入骨吗?那就在圣枪圣典圣杯里面选个送给TA!

        ……话归原题,伊格尼兹手上那小瓶生命原液的估量,没有千儿八百生命的祭献是绝对拿不下来的。那些作为祭品的生命是从何而来的?圣杯又为什么愿意帮他提炼出生命原液来?他弄出这一瓶生命原液,目的又是什么?

        伊格尼兹没有说,安提诺米也没有再继续追问。

        虽然相处的时间异常短暂,但无形之中猛增的好感度却让他们有了种奇异的默契。安提诺米知道伊格尼兹有所隐瞒,却精准的卡着底线停止了打破沙锅问到底的追问。伊格尼兹知道安提诺米会在追问触底的关键时刻停下,所以坦然微笑着回答了他想知道的一切问题,在微妙关系堪堪触及底线之时,戛然而止。

        因为他们都知道,一旦这种默契被打破,那么接下来所可能发生的事情必然不是他们中任何一个乐意见到的结果。

        “那么,让我们启程,向着魔王阿尔法杰洛所在的城堡,进发吧!”伊格尼兹脸上荡开了跃跃欲试的兴奋,仿佛春游踏青在即的大男孩,眉眼之间满满的都是雀跃期盼,总是令人不自觉间心软成泥。

        沉默小片刻后,安提诺米也展颜一笑,似是被其快乐所感染似的,一同享受着这难得的稚嫩时光。

        “好,我们一起去推倒魔王。”

        作者有话要说:尼兹大王强调过很多次,比起拯救世界的勇者,他更喜欢做毁灭世界等待勇者上门来推倒的魔王╮(╯▽╰)╭

        以及,别关注标题,标题就是这么狂(zhong)霸(er)拽!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928/177485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