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穿越是为了征服世界 > 第097章 始神的诗篇

第097章 始神的诗篇

        那只是一个看起来甚至会让人怀疑他是否成年了的稚嫩少年。

        尚未完全长开的少年骨架显得欣长而纤细,瘦削的双肩看上去还远不足以背负起成年人的责任,搭配上那头乱绒绒金发之下的恬静睡颜,完全就是课间偷懒小憩的国中生模样。

        不知道是个人爱好亦或者其他原因,此刻的少年还穿着与伊格尼兹如出一辙的现代服装,整洁的白衬衫外套着一件嫩黄色的编织背心,深浅相间的格子花纹点缀在背心上,让整套衣服看起来有点像学生制服却又显得更加活泼时尚。

        在看见了阿尔法杰洛真容的瞬间,安提诺米甚至忍不住侧目又瞟了自己身边的伊格尼兹一眼,刹那间都在怀疑是不是自己身边这家伙瞬移过去了……但伊格尼兹却依然站在他的身侧,表情有些莫名的高深莫测,同样在注视着王座之上那与他同貌同衣的金发少年。

        那是阿尔法杰洛,曾经与伊格尼兹共为一体,一切皆与之无异的阿尔法杰洛。

        他蜷缩在对他而言过于宽大了的冰冷王座之上,单肘撑在一侧扶手上抵着脑袋,整个人都靠在右边扶手的附近,甚至连王座三分之一的空间都没能占满,看上去不像是在城堡里等待着挑战者的魔王,倒像是偷穿大人衣服的孩子。

        虽说安提诺米现在自己也是一副半大不小的样子,但真遇到比他还有小上一两号的阿尔法杰洛之时,丛生的荒谬感也是无可抑制地在疯狂往外冒着——哪怕在见到伊格尼兹之时便已经有所猜想,但他依然无法相信,阿尔法杰洛竟然真的就是眼前这个与伊格尼兹肖似双胞胎的少年。

        太不可思议了,太令人错愕了。

        他……真的是指使魔女巫女圣女接连毁掉千万世界的主谋?怎么看、怎么看都只是个还该停留在象牙塔里备受师长疼|宠|的孩子啊!

        “啊、终于来了么……真是等得本王脑子都快睡迷糊了。”王座上的金发少年微启着偏樱色的薄唇,似是梦呓一般地小声咕哝出了这么一句话来,末了还在王座上蹭了蹭,似是不想醒来在赖|床|一样,“四万七千九百六十九年之梦……也该醒了。”

        他的声音犹带着浓浓的鼻音,像是情|人间最亲昵的微弱耳语,但却又清晰的在所有人耳边响起,字字分明得不容忽视。

        不止洛基被阿尔法杰洛的这一声低语吓得又缩了起来,就连安提诺米和冈格尼尔也在这一刻闪过无数骇然,对视一眼后都从对方眼睛中看见了不可置信。

        虽说他们能看见阿尔法杰洛的样子,但那也是经过时空隧道折射过来的影像,并非真的是看见了阿尔法杰洛在眼前。他们现在是抵达了世界树之冠的入口没错,但只要他们一刻未曾进入,那便不能算作是与阿尔法杰洛同处一处空间……犹在树冠之外的他们,为何会听见阿尔法杰洛的低语?

        “怎么,还非得本王请才肯过来么,真是麻烦的客人。”

        不轻不重的一声冷哼之后,天地飞旋光晕交错,在刹那而起的失重眩晕好转之后,安提诺米才发现,自己竟然被强拉入隧道之中传送到了另一侧的空间。

        世界树的树冠,碎片之海的海眼,三千大世界之主阿尔法杰洛所在的,主宰者宫殿。

        堂皇威严的天光充斥着整个空间,繁复花纹勾勒的石柱沉默拱卫于左右,自王座之上绵延而下的红毯直接铺到了安提诺米他们的脚下,似乎是在邀约着他们顺着红毯一路前进抵达王座之下。

        除此之外,这处坐落在所有世界之上的独立大殿好像就什么都没有了,别说拥簇成群的侍女或者兢兢业业的仆从,甚至就连守卫都看不到,既找不到什么名贵的装饰,也没有古典的收藏。这个广袤殿堂所拥有的,不过接连不断花纹重复的柱子,以及大殿中央那张大的过分的王座罢了。

        嗯……还有王座之上,阖眼小憩的那位少年。

        靠近了些之后安提诺米才发现,

        顺着层层台阶蜿蜒而上,在王座屹立的最后一层台阶周围似乎留空了两三人的空间,像是在给什么人留着的一样。但是在魔女巫女圣女接连身死化作善恶执回归了的现在,留出的空间大概也不会再有人站立了吧。

        少年细长的睫毛仿佛漆黑扇贝一样盖住了眼睑,让人看不见灿烂金发之下的双眼究竟有着怎样动人的神采,但他虽然人眼睛闭着,意识却比任何人都更加清醒,带着软软鼻音的咕哝,再度响起在了所有人的耳边,“洛基,你可以圆润滚蛋了。本王不想再见到你。”

        同样被阿尔法杰洛强拉入时空隧道传送到宫殿中来的鸡蛋菌闻言如蒙大赦,哪怕口上再怎么叫嚣着要打倒地主阿尔法杰洛分地产,真遇上这个给他留下过惨痛回忆的毁灭之王时鸡蛋菌果断还是腿软了,现在跟花瓶一样毫无战斗力可言的他留着也是拖后腿添乱,走掉之后对安提诺米他们反而是帮助吧。

        鸡蛋菌如此安慰着自己,让自己相信现在扭头就跑绝不是临阵脱逃,而是顾全大局,是在减少安提诺米战斗时的负担……他努力地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试图说服自己赶紧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但扭过头的身体,却是一步也向前迈不出去。

        因为他已经预感到了,自己这一离开,也许就将是永别。

        倘若失败,安提诺米不过是在毁灭之王道路上试图螳臂当车最终自取灭亡了的一个小角色罢了;倘若成功,也势必亟需他成为下一位继任者,接替阿尔法杰洛的角色,执掌世界树这艘已经倾覆在即了的巨舰,寻找出能开向未来的航线。

        无论成功亦或者失败,安提诺米大概都很难再走出这座清冷宫殿了。

        他没有挽留利昂,也留不住伊格尼兹,这一走之后,怕是连安提诺米也要分道扬镳。这样的结果,真的好吗?

        他犹豫了。

        “呐……小糯米,那个,要不要我留下来?”每逢战斗必定神隐骚四次元的洛基,第一次说出了想留下来的话,罕见到令安提诺米都不由得侧目错愕。心情莫名紧张酸涩的鸡蛋扭动了一下,小声说道,“离开之后……我怕再也见不到了。”

        安提诺米心中略有点触动,但尚来不及对此作出回应,暴怒的高声大喝便已经响起,如同雷鸣般的震撼住了所有人的心神,“本王说了,滚!”

        剧烈的命运之力翻涌,洛基甚至还没从那声雷鸣般的怒喝中回过神来,便已经从阿尔法杰洛的宫殿中被强制排除了。也是在洛基被这一声暴喝给强行圆润滚走之后,安提诺米才发现那位喜怒无常的毁灭之王不知何时睁开了双眼。

        那是一双赤红色的眼睛。

        那是比火焰更为耀眼,比朱墨更为浓郁,比血液更为妖艳的殷红。

        安提诺米曾经觉得极道魔女的红眼很漂亮,仿佛闪光的石榴石,但是与阿尔法杰洛的双眼形成对比之后,他才知道,魔女的眼睛是何其的黯淡,简直就像是用劣质染料粗糙赶工出来的一样上不得台面。

        那是与伊格尼兹的湛蓝双瞳能够轻易区分开谁是谁的赤红眼眸,伊格尼兹的双眼犹若天际苍穹般湛蓝,令人一望之下便能联系起那盛夏中万里无云的晴空,亮丽而温暖。阿尔法杰洛的双眼则宛如血河火海中提炼出的血精石,美则美矣,却危险得令人心悸。

        而此时那双漂亮而危险的红眸中,正闪耀着流星般绚烂的光华,带着震慑人心的强大魄力,其主高涨的怒意昭然若揭。

        洛基从宫殿中被强制遣走之后,阿尔法杰洛红眸中骇人的怒火终于消散了点,看上去终于不再是那样将要择人而噬的凶狠了。但即使眼中怒意已散,来自毁灭之王的威压依然重重压迫在安提诺米与冈格尼尔的身上,让直面阿尔法杰洛的他们光是维持站立便需要紧咬牙关绷紧脊背了。

        已经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了。

        这是安提诺米心中唯一的念头。

        阿尔法杰洛震怒之时的气魄,令他在一瞬间都产生了想要跪下的本能恐惧,其威势甚至已经不逊于哈拉克提与菲泽莉努。在外道圣女扬言道他要成为第四位创始神的时候安提诺米还觉荒谬,一见之下方才知晓,如今的阿尔法杰洛,只怕是半只脚都已经跨入创始神的门槛内了。

        在他的身上,安提诺米看见了玄之又玄不可捉摸的『道』,并非其表情或者语言所表达出的某种意念,而是整个人都已经与此相契相溶了的无形之道。

        安提诺米见证过哈拉克提的光明秩序之道,见证过菲泽莉努的时光命运,甚至连耶米拉的生命创造之道也窥视过一二,正是因此,他才能在阿尔法杰洛身上看见那已经宛若实质即将形成的毁灭之道。

        在他身边激荡着的,那是已经褪去了菲泽莉努系命运之力影响,汹涌而狂暴的,毁灭之力。

        沉睡时安宁恬静的俊美少年像是泡沫般虚幻的假象,骤然破裂将潜藏在表象之下的冰冷真实展露了出来,赤眸的毁灭之神就在他的面前,毫无遮掩的展露着自己的道。安提诺米感到了连灵魂也为之战栗的悚然感,好像下一刻*就将被撕裂,灵魂也随之一同湮灭的本能惊惧。

        在阿尔法杰洛的面前,他甚至连眼睛都无法闭上,只能惶然无措的看着王座上的毁灭之神,等待着末日审判之时的来临。

        余光所见的冈格尼尔,也如他一样,在阿尔法杰洛的威压之下咬牙苦苦忍耐,只为了不被气势所迫作出屈膝跪地的羞耻之举。

        安提诺米简直觉得,他们跑到阿尔法杰洛的宫殿里来,简直就是来送菜……

        幸好,在他们的身边,还有着另一个不太受阿尔法杰洛气势影响的叛徒。伊格尼兹眨了眨眼睛,然后无惧阿尔法杰洛威压的挺身向前大垮了一步,挡在了安提诺米与冈格尼尔的面前,时间的银辉流淌而出,于冥冥之中奏起了命运的乐章,抵消掉了阿尔法杰洛的威压影响。

        压迫着安提诺米与冈格尼尔的无形之物终于散去,让额上已然冷汗涔涔了的两人终于能够长舒了一口气放松下紧绷的神经,背上的衣物早已经被冷汗所浸湿,湿漉漉地紧贴着皮肤,让两人都有些难受。

        看见伊格尼兹之后,安提诺米实在有点想吐槽,比起阿尔法杰洛来说显然还是他更像继承了菲泽莉努意志的家伙啊!

        “本王分与你部分力量,可不是让你用来忤逆本王的。”阿尔法杰洛看上去完全没有了先前的震怒,只是用魄力十足的眼睛盯着挡在两人身前的金发少年,漫不经心地挑起了眉毛,“闪开,让本王好生看看,哈拉克提的代行者究竟有何不一样。”

        伊格尼兹回头,以复杂的眼神与安提诺米沉默对视了一眼,眼神里面有歉意,有鼓励,还有些期待……违和感从心里骤然浮起,无意识间皱起眉头的安提诺米觉得,伊格尼兹变得有些不对劲了。

        “本王已然成为了神,甚至是超越神的规则本身,时间在本王的面前变得驻足不前,境界在他的注视下变得暧|昧不清,光明秩序失去了意义,此与彼再也不是泾渭分明……没有什么不可以改变的,没有什么是必须遵循的,只要是本王的意志所向,连命运也只有俯首称臣。”

        阿尔法杰洛以轻慢而不敬的口吻点评了下哈拉克提与菲泽莉努两位创始神,也不知道是不是生命之母以身饲养世界树的无私壮举在他心里留下了些许敬意,耶米拉倒是侥幸逃过一劫没有被阿尔法杰洛怒黑,“世界不再需要光明也不再需要时间,他们需要的,唯有本王的毁灭。”

        他从王座上站了起来,漆黑锦绸与金丝交织相错的宽大披风凭空出现,盖在了他瘦削的双肩上。披风背面猩红色的面料衬得少年更是面白如玉砌,但拧在眉峰之间的轻慢傲然却又生生剥夺了那份容貌上的青涩感,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压迫性气场显露无遗。

        “半人半神的现人神?圣枪?嗬,哈拉克提那老家伙,莫不是糊涂地觉得你们便能阻止本王了?”阿尔法杰洛瞥了伊格尼兹一眼,鲜艳红眸中写满了警告。他将手中的水晶球轻轻放在了王座上——安提诺米这时候才发现他连长眠之时也抱着一个小小的水晶球——然后走了下来,厚实的披风随着大步流星的动作猎猎作响。

        阿尔法杰洛目光在安提诺米与冈格尼尔身上扫过一圈,然后高傲地扬起了头,“来吧,本王给你们机会。让本王看看,杀死了本王三位分|身的家伙,究竟有何大能!”

        作者有话要说:尼兹大王是我真爱,我已经提交笔名更改申请,要把笔名换成尼兹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_(:з」∠)_你们居然说我上一章灌水……炮灰四骑士可是黑暗四天王啊!尼兹大王怎么能没有四天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928/177485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