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漫]穿越是为了征服世界 > 第099章 终焉的镇魂乐

第099章 终焉的镇魂乐

        漫天的生命原液淹没而来,顷刻之间便将广袤清冷的殿堂化为做了翠绿色的海洋。

        无人得知数量庞大到惊人地步的这些生命原液究竟从何而来,满眼尽是翠绿的液体甚至让人不由怀疑自己是否不慎落入了圣杯之中,温润而清凉生命之力荡开在翡翠色的汪洋之中,短短一个呼吸的功夫便将安提诺米战斗至今的暗伤与损耗全部补充了回来。

        但是,在浩瀚的翠绿汪洋之中,伴随着粼粼波光而来回飘摇的他,也是寸步难行的。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看着那淹没了整个殿宇的翠绿液体将近在咫尺的黑发青年包裹在了其中,却伸不出援助之手。

        在漫天的生命原液浇灌之下,那点被安提诺米用神力激发出来的圣焰顷刻湮灭,苍白而无力的审判之焰一碰到纯粹至极的生命原液便西悉数熄火,甚至连一点点挣扎反抗的余地都不曾有过。

        而由圣枪所变化成的黑发青年,在生命神力的侵蚀之下同样维持不住虚化出来的人形,在无声的痛哼后,显现出了金纹银枪的原型。

        那是圣枪,隶属于哈拉克提所有,而后转让予了安提诺米,象征着光明与秩序的源数神器。

        它具有着荡尽天下一切邪魔的至纯圣焰,但可惜的是,由生命提炼而来的生命原液纯粹程度更胜于它的圣焰一筹。都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天下间,怕是没有比生命更加纯洁无邪的存在了。

        它会对生命产生本能的惧怕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诛邪灭魔的它,也不可避免的沾染上了不赦之罪。哪怕为圣焰所烧灼致死的都是邪魔罪人,但终结生命而产生的这份原罪,却成为了印刻在光明圣器上不可磨灭的污点。

        在等同于生命本质的至纯原液面前,圣焰非但无法产生丝毫攻击效用,反倒会反噬自身,对圣枪的杀人之罪展开自我拷问。

        “很惊讶么?但本王所拥有的生命原液,可远不止这么一丁点呢。”阿尔法杰洛随意扔下了被圣焰燃烧得只剩一半的披风,然后自王座而下向着安提诺米徐步走来。在碧波荡漾粼光闪耀的生命汪洋之中,宛如闲庭信步一般地漫步而来,犹带笑意的声音,清晰得仿佛是来自身侧的耳语。

        漫步在碧绿汪洋之中的阿尔法杰洛,恍若不存于世的天神……不,此刻的他,的的确确就是不存于此间、超越了界限的创始神!

        他切实显现在了这里,但却又身处于维度更高的次元,因此荡漾的碧波拦不住他的身形,满堂的液体阻断不了他的声音,毁灭之道草创在即的阿尔法杰洛,已然跨入了那只有三位创始之神才能触及的高等次元。

        “一千七百九十四个大世界,及其衍生之下两千七百五十八亿九千零两百九十四个世界,皆以倾覆于本王之手。”

        阿尔法杰洛淡淡的语调一点都不像是在夸耀自己即将创下的不世之功,而更像是在谈论你家男朋友没我家给力一样的平淡,“以此为本,圣杯将其炼化所提炼出后交予本王的生命原液,其势之庞大,已然犹在圣杯之上,你可知晓?本王之道成就在即,她们不过世界树的创立者,本王才是今后赐予世界树以延续,令其生生不息的主宰者。”

        “三千大世界尽皆湮灭炼化生命原液归于本王手中之时,其生命力,甚至能媲美耶米拉创世时的力量,灌溉之下完全足以再度激活世界树的生机!人类从世界树掠夺而兴盛繁荣,而今以其之盛世反哺世界树,灭其枝叶而存其根,而后根再开枝衍叶,正合因果循环之理。”

        不知道是单纯在解说这些生命原液的由来用途,还是想借此来阐明自己毁灭之道的前方依然会有新生与未来,神色波澜不惊的阿尔法杰洛倒是多费了一番唇舌。但是当看见自己有意提点的对象竟然完全无视了这番解说时,毁灭之神精致的俊美容貌上浮现了薄怒之色。

        看见安提诺米那全部注意力都被颤鸣的圣枪给夺走了、恨不得以身相替的样子,阿尔法杰洛的眉宇间蔓延开了显而易见的阴霾,冷笑道:“本王倒是不知,哈拉克提的代行者眼界竟浅薄至此了。不过一杆趁手武器,何至于这般作态?”

        将唯有三件的源数神器称作‘不过一杆趁手武器’,普天之下大概也只有阿尔法杰洛能口出如此狂傲之语了。

        但依照他之立场来说这样的言语还真算不得冒犯,毕竟在他成就毁灭之道荣登创始神位的时候,第四件秉承毁灭破灭湮灭之理而生的源数神器也会横空出世,这会瞧不上哈拉克提的圣枪也没什么好惊讶的。

        安提诺米紧张着圣枪忽略了他的行为令阿尔法杰洛相当不悦,于是他打了个响指,满室的碧绿液体动荡起来,以圣枪所在地为中心形成了强烈的涡旋,似是想要将所有的生命原液都强行灌入圣枪之中一样。

        本就已经是凝练到了极致的生命原液,在被阿尔法杰洛这么强行压缩,所激起的震荡甚至足以引发空间坍塌时间乱序了。更遑论阿尔法杰洛薄怒中的动作甚至带动了毁灭源力,两厢交加之下更是产生了令圣枪震颤悲鸣的可怕冲击。

        看见圣枪在碧波涡旋之中震颤不止好似下一刻就要被绞断的样子,安提诺米感觉好像放在哪里绞着的是自己的心脏,转过头发出了惊怒交加的质问:“你分明承诺过不会动用毁灭之力!”

        “啊拉?好像是这么说过,不过本王年纪大了,偶尔手滑起来控制不住也非本意啊。”安提诺米惊慌中犹带愤怒的表情似乎愉悦到了这位毁灭之王,连眉宇间的阴沉神色也舒展开了,“既然胆敢算计本王,那么而后将会受到的天谴惩戒……想必也有所觉悟了吧?”

        话说着是手滑没错,可阿尔法杰洛手上却是一点也不滑的逐渐加重了力道,颤动不止的圣枪甚至在涡旋之中开始逐渐扭曲变型,看得安提诺米第一次体会到了手足瘫软的惶恐不安之感。

        他那悲痛而隐忍的表情更加取悦了毁灭之王,鲜血般的赤红恶魔之瞳弯成了一道残忍的弧线,语调上扬地笑声道:“本王不过略施惩戒,这点力量,还奈何不了出自哈拉克提之手的圣枪。”

        是的,这样毁灭不了哈拉克提的圣枪,毁灭不了『苍白的正义』,但那名为冈格尼尔的圣枪意志,却决计逃不过毁灭之王的毒手!

        阿尔法杰洛唇角扬起了残忍的笑意,因为他终于找到了安提诺米的弱点,找到了能让对方露出惶恐脆弱表情的方法。于是他一点点合拢舒展开的洁白手掌,让那漩涡之中正在发出无助悲鸣的圣枪一点点扭曲,让手足冰凉的安提诺米,脸上一点点失去了血色。

        “何必呢,不过武器之灵罢了,没了这个迟早还会诞生出下一个,哪里值得如此悲伤?”看似安慰的温言软语,却切切实实成为了捅在安提诺米心窝上的利刃,“你们算计了本王,本王很不开心。不开心的时候本王就想毁掉点什么,但本王却不舍毁了你这有趣的小家伙……呐,就用那个武器里的意识做替代,当时对本王的赔礼如何?”

        阿尔法杰洛找的太准了,当圣枪落于他手被毁在即的时候,刹那间被惶恐所淹没的安提诺米已经全然无措到欲辨忘言了,哪怕是被他这样恶意满满的威胁,也再提不起一丝一毫的锐意,只徒劳地恳求道:“放过他吧,您的怒火,请倾泻到我身上……”

        哪怕是在被揍的全身骨头都碎裂每一处完好的时候,安提诺米也没有因痛楚而产生哪怕一瞬的屈服惧怕神色,但是当圣枪在自己面前被捏的扭曲变形之时,这个胆敢算计毁灭之王的家伙,却是流露出了彷徨恐惧到极致的脆弱神色。

        他的痛苦、他的惶恐、他的脆弱本都是令阿尔法杰洛那残缺心灵颇感欢悦的养料,但不知为何,当安提诺米哀求他放过圣枪甚至不惜咎责自己的时候,阿尔法杰洛却瞬间产生了闷闷的胸痛。

        那本该令他愉悦的场景,却深深刺痛了他的眼睛。

        “……哎呀,区区一个武器,哪里当得你以身相替?”阿尔法杰洛眯起了眼睛,以藏住那赤红双目之中越发浓郁的杀意,“你这小东西倒是有趣,呐,跟本王说说,你这么在乎一杆破枪到底图个啥?左右不过武器,你担心成这样……哈哈哈,你啊,该不会是爱上自己的武器了?主人爱上武器?哈哈哈!”

        阿尔法杰洛的朗声高笑中带着昭然若揭的作弄与嘲笑,虽说话说着是这样,却并没有真正觉得会发生这样荒谬乱|伦的事情,如此口不择言的吐露恶言,不过是想借机岔开话题缓解胸腔中那越发沉重的酸痛。

        但阿尔法杰洛无心之下脱口而出的嘲讽,落在安提诺米耳中却恍若平地炸开的惊雷,将他本就因圣枪毁灭在即而忐忑上下的心境搅成了一团乱麻。

        他……对圣枪,对冈格尼尔,究竟是抱以了怎样的目光?

        在此之前安提诺米从未考虑过这个问题,从他不再是人类少年的那一天起,圣枪便已经是陪伴在他身边的常客了。虽说后来因为互生隔阂而将对方扔开了一段时间,但自从圣枪再度回归他手之后,安提诺米便再也没有想象过他们会分离的场景了。

        在他的认识里,有安提诺米存在的地方就该有冈格尼尔似乎已经成为理所当然的事情了。这是哈拉克提送给他的赠礼,是理应与他相伴一生的武器,与武器分开以后怎么样怎么样什么的,这不该是主人考虑的事情不是吗?

        但是不知不觉之间,冈格尼尔在他心中的地位,似乎不再只是武器这么简单了。

        因为觉得两人不会有分开的那一天,所以安提诺米从未认真思量定义过二者的关系,直至今日阿尔法杰洛扬言要毁掉圣枪中寄宿着的那个灵魂之时,旦夕之间被惶然所支配了的安提诺米才蓦然意识到,冈格尼尔于他而言,已经不仅仅只是武器了。

        不是武器的话,那又是什么呢?

        在某方面无比迟钝的安提诺米,茫然了。

        而他的茫然,落在妒火丛生的阿尔法杰洛眼中,却赤|裸裸地变成了无声的肯定。

        胸中积郁的怒火仿佛喷涌在即的岩浆,难以言喻的愤怒在大脑中咆哮,毁灭掉他们毁灭掉自己毁灭掉一切的叫嚣声充斥在脑海,骤然冷笑不止的毁灭之王连击三掌,惊醒了沉思中的安提诺米。

        “爱上自己的武器,好,真好啊,为了爱情这么美妙的东西,哪怕去死也值得了,对吧?”漂亮的红眸中弥漫着阴鸷,流淌出似乎要吞天噬地般的森寒怒意,俊美的面容呈现出恶毒的扭曲,喜怒无常的毁灭之王猛一甩手,解开了那将圣枪冲击得变型的可怕漩涡。

        倾覆而下的生命原液无声消弭于了虚空之中,就像无人知晓从何而来的出现一样,再度莫名地退去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前。让悲鸣颤抖的圣枪终于能够安稳落地之后,阿尔法杰洛轻蔑地扫了那光华不再的银枪一眼,然后侧回头冷漠地对大松一口气的安提诺米说道:“本王兑现了承诺,现在,该你了。”

        阿尔法杰洛此刻说话的声音,冷若雪山上万古不化的冰霜,却偏生又平静得不带丝毫感情|色彩,似乎之前接连转变的兴致盎然、冷嘲热讽以及中烧怒火全部消散了一般。

        放过圣枪的代价?让阿尔法杰洛将被算计的怒火倾泻在自己身上?

        安提诺米苦笑一声,发现自己刚才慌乱之下真是什么话不经过脑子都全给说出去了……算了,反正这会他也是因想不清楚自己到底如何定义冈格尼尔的存在而心慌意乱,被阿尔法杰洛迁怒所杀的话,现在那些头昏脑涨的烦扰也一并烟消云散了吧。

        阿尔法杰洛太强大了,半只身子都跨入创始神境界的他已然是无人可挡之势,妄想螳臂当车阻拦此事的他们,会遭到天谴灭亡也没办法吧……只是但愿,在阿尔法杰洛杀他泄愤之后,那笨蛋别莽撞的跑过来想报仇,结果跟着他一起命丧黄泉了呢。

        最后看过一眼光华黯淡显然遭受了不少折磨的圣枪以后,安提诺米突然觉得自己已经再无留恋了,阿尔法杰洛并非之前预想中只知破坏与毁灭的邪神,反倒是对世界树的未来有了相当清晰明确的安排。在他成就毁灭之道荣登创始神宝座之后,世界树也能从不断被索求的畸形循环中解放,重新焕发新的生机吧。

        虽然到现在为止也不赞同为了未来就得毁灭现在的做法,但显然无法阻止这一切的安提诺米,也只有承认阿尔法杰洛的胜利,承认这条通向不知名未来的毁灭之道了。

        地上那柄失去往日光彩的圣枪似乎也察觉到了主人的决意,竟是颤动挣扎着想要站立起来,阿尔法杰洛对那忽明忽暗的光效很不满,皱着眉头对负手站在石壁前当人形壁画很久了的蓝眸少年说道:“天启,你去按住那家伙,别让他打扰了本王的处刑。”

        与阿尔法杰洛拥有着相同容貌的金发少年向着毁灭之王恭敬行了一礼,然后笑眯眯地走到了还在震颤不止的圣枪前,蹲□子用一只手死死摁住了枪柄,“听见了吗?吾主说你很吵,让你别打扰他处刑的雅兴呢。”

        在他纤细的洁白手腕摁住枪柄的那一瞬间圣枪停止了抖动,但很快又更加剧烈地震颤了起来,让被阿尔法杰洛称呼为天启的金发少年不得不挑着眉毛双手齐上,才算压制住了圣枪的躁动。

        而另一边,阿尔法杰洛留给安提诺米整理最后思绪的时间也进入了尾声,已经丧失了抵抗意志的安提诺米再也无法抵抗来自毁灭之王的威压,双膝下跪双手撑在地砖上,只为了不在走入末路之时显现出匍匐于地的丑态。

        “准备好了么?本王要索取代价了。”阿尔法杰洛表情颇为高深莫测,似乎还带着别样的复杂情绪,但安提诺米却是无缘看见了,“倾覆于本王之手的生灵何止千亿,但真正有幸蒙获本王亲自动手的却没几个——然后你值得,安提诺米·奥丁,你值得本王亲自毁灭。”

        哪怕早已经生死看淡,哪怕从跨入世界树之冠的那一刻便已经做好了身死的觉悟,但真当毁灭即将降临的前夕,安提诺米还是难免会有点触动与怅然。他很想转过头再看圣枪一眼,很想再将自己杂乱的思绪跟对方一点点倾吐,但他最终却还是没有侧目到圣枪所在的那个方向,只是深呼吸一口气之后,坦然道:“准备好了。”

        “人终有一死,世界终有毁灭之时,既然无法从这轮回中超脱出来,那么便只有接受这可悲的命运。”阿尔法杰洛漫不经心地说道,然后舒展开白皙的手掌,汹涌澎湃的毁灭之力在他掌心中激荡,“半人半神的有趣之子哟,心怀感激的接下吧……这便是,本王所赐予你的毁灭末日!!”

        作者有话要说:完结倒计时,倒数第二章

        下章完结!

        新文  [综]无解之受  已经开始连载了哦,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我!

        另外,都快完结了我也想求下作收啊,大家愿意的话从文案上点我名字进专栏把我收藏了呗?会暖床萌萌哒!

  http://www.biqugex.com/book_51928/177485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