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级小商贩 > 0123章 最狠蛊毒

0123章 最狠蛊毒

        村长的闺女小月报复心以下,她从会巫术的整蛊人那里买到最凶狠的蛊毒,这种毒用在别人身上,但下蛊人也要受到牵连。79阅.

        村长老婆说,小月买的蛊是一种肉眼看不到的虫卵,放在酒里和食物里面,让人食用,这种虫就会寄生在人体里面,使人神志不清、出现幻影、浑浑噩噩、虽然死不掉,但是活的那是生不如死。

        而下蛊人将要承诺,一辈子不能反悔,既然下了蛊,就永世不能收回,如有收回蛊惑的心,就将受到惩罚。

        小月起初报复心盛,没管那么多,买下蛊毒就给刘晓涛下了。她随便找个机会,邀请回到家中的刘晓涛吃饭,在酒里下了蛊,刘晓涛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喝下去,蛊虫自然寄生在他身上。

        这样,刘晓涛就开始发生巨大变化,脸上没有了往日的神采奕奕,而是忽然之间变得失魂路破,胡言乱语。那次回乡之后,刘晓涛就再也没走出去这大山,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中邪了。

        看着自己昔日"qing ren"变的人不人、鬼不鬼,下蛊的小月也心疼了。当初买这蛊毒的时候,放蛊的人给过她解药,但是交代过,无论内心多么心疼他,都不要把解药给他,一旦动了恻忍之心,后果不堪设想。

        小月每天看见疯疯癫癫的刘晓涛,心疼了,后悔了,还是没有听放蛊巫师的话,偷偷把解药给了刘晓涛。

        这下可好,后来小月才知道,那根本就不是解药,而是另一种惩罚蛊毒,下蛊人一旦反悔。受到的惩罚将要更可怕。

        村长老婆说到这里哭号起来,“我女儿!原本漂漂亮亮的一个女孩子,现在手脚和脸上的皮肤都开始溃烂了!——呜呜——呜呜呜——不成样子!成天猫在家里不敢出门。”

        围观的村门一阵唏嘘,怪不得好久没见到村长女儿,原来是中了蛊毒。满脸溃烂,不能出门了!

        “这毒也太厉害了!”听村长老婆讲完关于蛊毒的事情,史文龙看着程凡,“大哥!真有那么厉害的蛊毒?”

        程凡一只手搓搓下巴,“这不就是现实的例子吗?还问真假。”

        村长老婆问程凡,“这位城里人。你真的有办法救我女儿吗?这件事情的确是她年少无知,动了蛊毒这种不该乱碰的东西,但是——她现在生不如死!——”

        “你给我闭嘴!胡说八道什么!”村长在一边怒吼一声!“住嘴!”

        “还有件事情。”村长老婆越说越激动、越说越起劲儿、越说越是停不下来。她看着村长,眼里含泪,轻轻咬着下唇,“还有件事情。我想告诉你们。”

        程凡和史文龙还有所有围观的村民都竖起耳朵。

        村长老婆说,“人说,有一种方法能够让我女儿恢复原样。”她说着看着村长,没顾及村长的阻止,还是说下去,“那就是——杀了刘晓涛!”

        嗖嗖!门口有阵阵冷风灌进来!

        杀人!太大胆了吧!

        “谁告诉你们的,杀了刘晓涛你女儿就能恢复?”程凡问。

        “后来我去找我女儿买蛊的那放蛊人了。她说的!她说只有一种方法能让我女儿解脱,就是杀了刘晓涛。我和我老公商量了很久,我们下不去手!这种日子简直太折磨人了!太折磨人了!”

        村长和村长老婆抱头痛哭起来。

        程凡和史文龙基本听明白,完全就是这毒蛊害的。

        这毒蛊真是不讲道理的毒,既然决定用这东西害人,就要一害到底,中间不能反悔,如若反悔,下蛊的本人也要受到惩罚,如果想要解脱。就要杀了对方,好狠毒的东西!

        所有在场人听得都起一身鸡皮疙瘩,“害人啊!”

        “是啊,月儿多好的一个姑娘——哎!”

        “怪不得看不到月儿了,原来是被那毒害的。”

        小月虽然放蛊害刘晓涛。但是事出有因,是刘晓涛背弃她的感情在先,程凡觉得可以理解少女之心。刘晓涛和小月同时中了可怕的蛊毒,两个错人如今的下场都不好。程凡想,虽然这一对小孩子在青春懵懂之时都犯下错误,但也都罪不至此。

        他们受到的惩罚远远大于犯下的过错,是蛊毒害了他们。

        “带我去看看小月吧。”程凡说,“我看看小月的情况。”

        村长老婆犯了难,“不行啊!我们月儿好久没见人了!白天更是不敢出门,因为她的脸一见阳光就溃烂的更厉害。所以这么多年来都是晚上出来呼吸呼吸空气,白天和大部分时间呆在家里。”

        “这么多年了,她毁容,也没法见人,你们两个陌生人忽然出现,我怕会吓坏了他啊!”村长老婆无奈的问,“能不能想想别的办法,不用月儿露面,也能救她?”

        如此一折腾,都到了东方吐白的时辰,天放亮了。

        “嗯——”程凡搓着下巴思考,“现在马上让我拿出救小月的方案不现实,我得回去找人商量一下。”

        陈锋看看天,又看看躺在炕头睡的香甜的刘晓涛。“一晚上了,咱们这么闹腾,你看涛子睡的依然香,他听不见我们说话吗?”

        “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外界因素应该形象不到他。”程凡说,“大家先回去休息,我回去找找救小月和刘晓涛的方法。”

        村长老婆扑通跪在程凡跟前,“哎呀!恩人啊,如果你能把我们小月身上的蛊毒治好,我和我老公为你做牛做马都可以啊!”

        程凡和史文龙连忙把村长老婆搀扶起来,“别!别,大嫂别激动!我们一定尽力。”

        众人纷纷退去,村长和老婆互相搀扶着往家走,刘晓涛家只剩下程凡和史文龙、陈锋三人。

        史文龙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大哥,困死了!这一宿闹腾的。”

        程凡对史文龙说,“先到陈锋家睡一会儿,然后咱们商量一下对策。”

        三人看看仍是熟睡的刘晓涛,然后走出刘晓涛家,往陈锋家走去。

        清晨的山风更是凉,一打脸,立马使人精神百倍,睡意全无了。

        “大哥,这事儿,不好办啊,咱们也不懂蛊毒啊。”史文龙一边走,一边哈气。

        “是啊!不懂,所以得问问,我还是得请教大元大师。”

        到了陈锋家中,史文龙和陈锋到里屋躺下,休息眯着,程凡则把笔记本电脑拿出来,独自坐在外屋,准备跟大元大师商量一下对策。

        大元大师刚刚晨练结束,惊讶道,“程凡,今天怎么这么早?”

        程凡把这一夜发生的事情简单跟大元大师讲了一遍,关键是那蛊毒,太厉害了。

        大元大师回答,“蛊毒本身就是一种巫术,巫术之中一般都带有诅咒性质,一旦触碰,不好解除。”

        “那么,他们没救了?”程凡问。

        “对于一般人来说,他们就是没救了。但幸运的是,他们遇见了你啊,嘿嘿,时空交易大厅里面什么都有。你生活的空间那点儿蛊毒算什么?巫术国肯定有解药,只是,价格便宜不了。”

        大元大师知道程凡此次做的是赔本买卖,没得赚,事先告诉程凡,解药不便宜。

        程凡一听顿了顿。刘晓涛和村长家,肯定是拿不出买解药的钱了,这次自己又要发送福利,当圣母了吗?

        无奈的挠挠头。

        “犯愁了吗?”大元大师问程凡,“不想赔本就别救他们了,甩手走人,他们又找不到你。”他激程凡道。

        “哪有那么做人的,那不是见死不救吗?”程凡回道。

        “对啊,那还犹豫什么啊!”大元大师笑道,“还不赶紧去时空交易大厅,找到巫术国,找到万能解蛊药,给他们吃下就行了。”

        程凡按照大元大师说的名称,找到了巫术之国的万能解蛊药。一看价钱,呵!200万时空币。

        大元大师说,“时空交易大厅已经给你带去不少利益了,你也该做做圣人了,赚那么多钱花不出去,做个守财奴干嘛啊?”

        程凡反驳道,“嘿!我现在也没有多少钱了好吗?给我前世的老婆买运气点就花了5亿,乱七八糟,没剩多少了。”

        “你那黄金屋和食品公司不是不停的收入呢嘛!”大元大师也反驳程凡道。

        黄金屋每个月的确能收入上百万,食品公司?程凡没想过,食品公司虽然名誉上是程凡为董事长,但是至今还未收到过现实利益,程凡也没想要从食品公司得利。

        大元大师左右劝说,程凡也知道,既然来了,遇到这种事情,不存在见死不救的道理,只好花200万买下来万能解蛊药。

        药买下来之后,本想立刻给刘晓涛送过去,但是折腾一宿,身心疲惫,也想进屋睡一会儿。

        倒在炕上,不一会儿就迷糊着了。

        “程凡、史文龙、快醒醒!”

        程凡和史文龙睡在温暖的炕头,被陈锋的呼唤声惊醒。

        程凡和史文龙一睁眼就看到陈锋那一张焦急的脸,“快醒醒!刘晓涛不见了!”

        程凡的脑子僵硬的转动起来,刘晓涛不见了?!他下意识的摸摸胸前,还好解蛊药瓶在胸前的里怀兜里!200万的药都买来了,刘晓涛不见了怎么行!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490/178550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