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神级小商贩 > 0340章 就要离婚

0340章 就要离婚

        程凡把朱幼琪的手给拿下去...“至于什么办法,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你就安稳点儿,听话点儿,相信我。”

        “但是我爸妈现在都要离婚了!”朱幼琪又抓着程凡,“你让我怎么能不着急?”

        “回去看看吧。”程凡让苏小珍和朱幼琪快吃一口饭,补足体力,到朱家看看情况。

        注定又是一个折腾的夜晚。

        苏小珍本不想跟着去,但觉得让朱幼琪和程凡单独行动心里还有些别扭...倒也不是说不信任二人,还说不好心里惦记个什么,隧决定跟着一起去。

        三个人匆匆吃一口饭,便启程一起奔向朱家。

        到朱家一看,果然比想象中热闹多了...不仅仅是朱天和朱夫人在家,两个人还各自找来了自己的律师,这是要分家产的节奏啊...

        朱夫人看朱幼琪回来了,急忙喊..“小琪...你可算回来了!到分家产的时候了,来吧!分吧分吧,各过各的。”

        朱天鼓气坐在沙发上面,一脸的黑云,呼呼的喘着粗气,“哼!分就分!”

        朱夫人越说越来劲儿,“分!律师,我能得到多少?房产,地产,公司的股份?”

        朱幼琪见状走过去,痛批自己爸妈,“多大岁数了!闹离婚?你们丢人不丢人啊?”

        朱天很生气,找程凡说理,道,“这个女人!整天就是唠叨女婿的事情,史文龙在工地工作怎么样了?在工地工作那是做老板的基础!哪有上了就是老板的神人?还有...你这女人,为什么这么关心史文龙的事情?”

        朱夫人掐着腰。一点儿不示弱,“哼!怎么!行你在外面胡乱搞女人!我怕关心一下自己家女儿的未来老公怎么了?我关心的是亲人!比你强百倍。”

        “你!”朱天指着朱夫人...嘴明显说不过朱夫人啊...

        朱夫人告诉坐在沙发上面的律师。“给我起诉,离婚就离婚。老娘有几亿资产,离了谁不能活?”

        “哼!”朱天也跟身边自己的律师说,“守住我的资产,不给那婆娘一分一毫!全留给我女儿!”

        朱幼琪在一边听着,一开始开有些愤怒和激动,这会儿也不吭声了,“你们愿意离就离吧。”

        “哎呀...大家都别太激动!离婚不是小事情,特别是朱家这样拥有大资产的家族,最好不要轻易提离婚的事情!否则这...不好办啊!”

        其中的一位律师。劝说朱夫人。

        另一位律师也是这个意思。

        “就是要离。”朱夫人仿佛决心已定。

        朱天越看朱夫人越生气,问她,“你是不是外面有人了?”

        这一下子...气氛变尴尬了不少。

        外面有人...还真不是,而是里面有人了!朱夫人被这么问,未做回答。

        程凡赶紧解围,“别!大家别这么冲动好好说!好好说!”

        朱幼琪见状,跟朱天和朱夫人说,“既然事情已经闹到这种地步,那我说个事情。”

        朱幼琪看看。有外人在,跟两位律师说,“两位请回,下面是我家的家事...二位在这里不方便。”

        两位律师早就想走。就是找不到机会,现在朱幼琪让他们走,两个人把公文包一家。飞似得离开朱家别墅。

        朱家的佣人也都被朱幼琪赶到二楼候着。

        现在客厅里面只剩下朱幼琪和其父母还有程凡夫妇五个人,没有旁人。

        程凡心中担心。朱幼琪这是要说什么?这孩子太从动,可别再乱说话。

        “我想说...其实这件事情。是个特殊事件。”朱幼琪要如实把事件告诉父母,“不知道说了你们能不能信。”

        朱幼琪简单的把戒指的事情,跟朱天和朱夫人说了。说这一切,都是因那枚戒指而起,所以整个事情,没有错人!

        朱天和朱夫人听后大惊失色。

        程凡此刻想阻拦也阻拦不了什么了!只能听着。

        朱夫人显然不信,“怎么可能...一个戒指?”

        朱天虽然知道程凡此人很神,但对于一个戒指能改变两个人的心,也是不信,“太神了吧?”

        “一切由我而起,希望朱夫人和朱总,能够给我点事件,我会很快想到办法解决问题的。”程凡道。

        “是啊。”朱幼琪跟朱夫人说,“妈,我不怪你,你最近是不是总在不经意间能想到史文龙...这都是戒指的作用,你不小心把血滴上去!把我和史文龙之间的事情给改变了!”

        朱夫人集中思想,认真想了一会儿...“不可能。我不信。”

        朱夫人不相信!

        “我和史文龙...是真心喜欢上彼此了,求你们能够宽容。”朱夫人缓了一会儿,如是说道。

        这句表白,可真是如同原子弹的威力一般...

        没想到朱夫人憋不住,这就把心中的心事给倒出来了。

        朱幼琪显得很平淡,朱天心口一阵疼,差点昏过去。

        “你这贱女人啊!你是想毁了我们朱家吗?这么无耻的话你也说得出来?你和未来女婿...?”

        朱天的脸色骤变,越来越难看,看样子他心口窝难受到不行的程度,整个身子往后仰!

        “快!送朱总去医院,快叫救护车,他应该是心脏出问题了!”苏小珍哆哆嗦嗦的,把电话那出来!有些语无伦次了。

        朱幼琪见爸爸情况十分不好,也扑过去,“爸!你没事儿吧?”

        家里的佣人全都过来了!有的给朱天拿药,有的给朱天做急救!有的打电话叫救护车。

        唯有朱夫人,无动于衷的站在一旁。仿佛是冷血之人。

        这一场家庭闹剧,最终在朱天被送去医院结束。

        朱夫人到了医院待一会儿,就独自回家了。朱幼琪在医院陪着朱天。后半夜,程凡和苏小珍才离开。

        真是想不到。朱夫人已经被戒指遥控的失去了自我...

        程凡只能加紧步伐,快点搜集到碎片,回到过去改变一个时间点,才能改变现状。

        第二天,程凡和赵学男又来到姚蓓拉的学校等她下课,一起去见姚蓓拉的父亲。

        “我想让爸在家休养,但是他说总在家呆着,一个是没有意思,一个血液不循环,整个人越来越没力气,所以就找了一份小区保安的工作,还好工作并不累。”

        姚蓓拉说话间,一行人就来到了她父亲工作的安然小区的守卫室。

        刚到小区门口,看见一群人在那里,好像很热闹。

        走进了,是一个穿着保安衣服的老人跟一个小伙子在争执什么。姚蓓拉一看...是父亲!

        “小伙子,你这么说话就不好了!年纪轻轻,出言不逊!你!”姚蓓拉的父亲显然很生气。

        站在她父亲对面的是一位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小伙子染得黄色头发,很是蛮横的样子,“一个臭老头,看门狗!骂你怎么了?看门狗,看门狗!”

        姚蓓拉一听!差点气过去,从人群之中走出,“你骂谁呢?”

        围观几个人,也都在说那年轻人,真是最脏,怎么能如此说一位老人?

        “哎呀,美女为大叔抱不平来了?”黄毛年轻人看见姚蓓拉,眼睛就放光了,“我说他是看门狗,过分吗?我刚才要进来,让他给我按开门,我没带门卡,他就是不给我按!我他妈的还能是坏人怎么着?”

        “看你样子也没好到哪儿去!”姚蓓拉指着黄毛小子,“臭小子!赶紧给我爸道歉!”

        黄毛小子一听,“哎呀!老东西看着一副土鳖样子,女儿还挺漂亮的。”

        啪啪啪!赵学男走上去连跟黄毛小子三个脑瓢!一下子打懵了。

        “这位大哥...没你什么事儿吧?”

        “你对老人出言不逊...就有我的事!”

        “我!”黄毛小子明显害怕赵学男啊...“你有什么权利打我?”

        “道歉...”赵学男指着姚蓓拉的父亲,“道歉完了就让你走。”

        “我呸!我就不信,你还敢打我?我叫兄弟信不信?”黄毛小子就是嘴硬!

        人群里面冒出来一个声音,“学男,打他!欠揍的东西!”

        是程凡下令了。

        程凡从前一向喜欢低调行事,低调做人,能不惹得麻烦就不惹...今天肯定是看那黄毛小子太气人!“不道歉,就揍他。”

        赵学男见一向不下令打人的大哥都下令打了...抬起手脚!叮叮咣咣!给那黄毛小子是一顿痛打,打的直叫唤。

        “道歉不道歉?”

        “道歉...”看着姚蓓拉的父亲,“对不起,大叔!我错了!”

        “非得被打得皮青脸肿才知道错...年轻人啊...不撞南墙不回头,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啊!”姚蓓拉的父亲叹息说着,被姚蓓拉扶着,走进守卫室。

        程凡和赵学男也都跟着进来了。

        姚蓓拉见父亲脸色好了一些,才介绍道,“爸...这两位是我的朋友,程凡,赵学男。”

        姚蓓拉的父亲抬头一看,这不正是刚才为自己出面的两个小伙子么...顿生好感,骤然哈哈笑了起来,“你们...是不是其中有一个,是我女儿的男朋友啊?”

        赵学男的脸刷一下就红了。“嘿嘿!未来岳父!”

        程凡瞪了一眼,心说:被小梅知道你就完了!(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490/178552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