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曌君 > 第2章 孽缘

第2章 孽缘

        她很喜欢那种香气,那是在其他男子身上闻不到的一种独特的香气,似乎是某种花香,可她仔细搜寻了脑海里的记忆,却从来未曾闻到过此种花香,那究竟是什么花呢?后来,她住进天元皇宫之后,才知道,那是天元皇宫中独有的火舞花的香味。据说,那是天元国开国国主最钟爱的一名女子亲手培育而成,此花仅仅开放在天元皇宫一处,而那名神秘而传奇的女子名为火舞。

        不知道是那火舞花的香味吸引了她,还是他那双深邃而清亮的眸子吸引了她。

        她鬼使神差般的欣然接受了他,或许,她是中了某种命中注定的魔怔。

        “太女殿下受惊了!”

        男子的声音虽然陌生,但让她听起来极为舒坦,声量适中,略带磁性,有一种温文尔雅的气度微微释放。

        四目相对间,她竟然忘了立刻从他温暖宽阔的怀中挣脱开来,只是怔怔的看着眼前的陌生男子。他长得并不十分俊美,单从五官上来看,比她见过的许多男子都要逊色,可是,那样一双眸子安装上去后却如繁星坠落,让那张脸顿时生色许多,整个脸庞仿佛都闪耀出璀璨的光辉来。最特别的是,从这张脸上可以感受到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一种是温文尔雅,一种却是刚毅不羁,这两种气质交融在一起,给人的感觉,不是别扭,而是自然的融合。

        “多谢相救,敢问恩公尊姓大名?”

        她终于回过神来,连忙从他怀中脱身而出,调整好情绪后,礼貌性地出声询问。

        “举手之劳,不足挂心!太女殿下客气了!既然太女殿下无恙,那在下便先行告辞,以免人多嘴杂,坏了太女殿下声誉。”

        那陌生男子淡然地说完,转身便离开了,倒让她在原地独自怔愣半响。

        这人究竟是谁?若是旁人,早就对她趁机一番殷勤,而他倒好,连名字都不留下。甚至还考虑到她的名声而提前离去。筵宴上那么多陌生男子,她可以确定,她未曾与他说过话,甚至连目光都未曾在他身上停留过。因为母皇考虑到尊重她自己的意愿,并未一一介绍来宾,而是让她自己挑选,选好了,再报给母皇就是。

        这人必定不是璇玑国和启邕国的,因为璇玑和启邕国的那十几位男宾,她全部认识,而且她今晚几乎和他们每一个人都说过话,即使没说过几句话的,也打过招呼。

        那么,他究竟是天元、昭衡、炎阖哪一国的呢?是重臣武将之子,还是皇子皇亲?

        如果,今晚再次单独相遇,她一定要问个清楚。

        她虽然对有恩于她的陌生男子有一些好奇,却并没有立刻回到筵宴举办的地方去打探此人的情况,而是继续独自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去。

        靠近一处亭台之时,却听见有人拍着巴掌大声叫“好!妙!”的声音。

        她凝眉望去,亭中有三名男子。

        其中有一个,是她所熟悉的,是璇玑国户部尚书家的嫡长子崔俊赫。

        这小子素有才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让他一举成名的,却是七步成诗,冠绝璇玑。崔俊赫,一向恃才傲物,有些清高,对她也从不巴结奉承,倒是令她有些钦佩。方才席间,她还刻意跑过去和他打了招呼,而他却只是礼貌性的点点头而已,不过,由于他一向于此,她也不甚在意。

        前几个月,母皇还没计划开这筵宴为她纳夫,而是将璇玑国内几个青年才俊的名字和情况跟她提了提,还刻意提到了这崔俊赫,一番夸赞,言辞间,似乎很看好这崔俊赫。

        可惜,她总觉得那崔俊赫对她似乎并无想法,一个不爱她的男人,即使再优秀,她可不会屈尊去主动示好,强扭的瓜不甜,她要找一个爱她疼她的男子。

        崔俊赫身边的两名男子,一名面相陌生,还有一个,竟然是他!

        竟然是不久前出手救她的男子。

        “浩然果然是胸怀大志之人,此诗豪放大气,有一种磅礴奔腾之感,俊赫自愧弗如。”

        “呵呵,此诗贻笑大方,让俊赫兄见笑了。俊赫兄素来才名冠绝璇玑,乃穹洲才子之首,切莫自谦。”

        “哥,这诗乃五步成诗,诗意慷慨,确实大妙!恐怕与俊赫哥不相上下。”

        哦?那人的诗,竟然得到了崔俊赫如此推崇和赞誉!她心中倒有些惊诧。那人岂不是文武双全?如此人物,在穹洲大陆应该是响当当的一号人物,她怎么以前却从未听闻?

        她经过凉亭之时,只是礼节性的向三人点了点头,等到对方也颔首回礼,便快速离开了凉亭。

        但是,她却对那人更加好奇。

        于是,直接回到筵宴举办之地。而那三人也结伴而回。经过一番打听,她终于知道那个曾经救过他的男子名为游浩然,是天元国并不受宠的四皇子,而凉亭中另一男子则是他同父同母的弟弟天元国九皇子游思哲。

        也许,是天意或者是缘分,也许是游浩然身上那两种兼容的气质或者是他身上独有的淡香,不经意间打动了她,并深深地镌刻在她的心海中。

        夜宴快要结束之时,她将贴身陪伴了自己十五载的长命锁当众赠给了他——天元国的四皇子游浩然。

        她的这一举动,令全场突然鸦雀无声。令众人纳闷不解的是,璇玑太女怎么会选了这样一个论长相论权势背景都不出众的人呢?

        天元国的四皇子游浩然样貌普通,虽不至于丑陋,但与俊美绝对沾不上半点关系,再加上他母妃死得早,母族那边在朝中又无掌权的重臣,都是些闲散官职,而他本人就是一极其普通的闲散皇子。

        更惊奇的是,璇玑太女居然没有看上游浩然同母胞弟游思哲,却看上了游浩然本人。游思哲虽然也没有母族的靠山,可是他从小就长得气宇轩昂,与天元国目前的国主长得极为相像,再加上武艺高强且熟读兵书,深受天元国主器重,交给他统领一方军队的重任,去年,大败前来滋扰生事的夷狄,更是声名鹊起,被提前封王,天元目前并未册封太子,那游思哲倒是个热门的太子人选……梨花雨,带血泣……

        如果,她当初选择的是崔俊赫,选择的是游思哲,甚至是启邕国的两位表哥中的一个,命运是否会改写呢?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孽缘,这就是她霍雨蓁半生富贵荣华的最终宿命。

        霍雨蓁断气前的一刹那,双眼圆睁。突然间,冷风飕飕,继而狂风大作,佛殿内烛火灯光全都熄灭,天上阴云四集,雷鸣电闪,大雨倾盆而下,仿若要冲去她满心的仇恨,洗去她满眼的悲愤,迎接一个崭新的她到阴间地府再获新生……

        天元正史史书记载:保宁四年春,皇后霍雨蓁于宫内佛堂暴毙而薨。

        ……

        无比熟悉的淡雅的火舞花香萦绕四周,她贪婪地深吸了一口花香,全身随之陶醉酥麻,并不由自主地浑身颤抖起来,口中也不受控制地发出一阵阵嗯哼之音。

        令她陶醉酥麻的其实不是那熟悉的花香,而是身上男子各种娴熟的动作。她实在是累极了,没有力气睁开双眼,只是习惯性地伸手抱住身上男子的腰部。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535/178702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