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曌君 > 第8章 刹那交错

第8章 刹那交错

        一骑白马卷起层层烟尘,继续毫不犹豫地奔腾在越来越荒僻越来越崎岖幽深的山间小路中。重重浓荫蔽日,日光清冷逼仄,间或有罕见的怪鸟展翅划过天际,发出诡异的嘶鸣,让这看不见尽头的山林披上了一层神秘纱衣,显得愈发清森而空寂,淡雅花香从鼻尖下蔓延开去,而地面上掠过的风拂起数片落叶,在空中漫舞飞卷了一阵,重又无声无息地坠回地面。

        白马突然发出一声嘶鸣,宛如和这沉寂山林中的旧识热情地打招呼,终于慢慢停了下来。

        已经恍然如梦的武滢月也有气无力地睁开了双眼,这就到了么?

        萧衍一边飞身下马一边再次如拎着个物什般顺手将她拎了下来。

        “终于到了么?”她垂着头,有气无力地闷声问道。

        “还没到!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下!”萧衍给她递过来一个装着干粮的包袱和一个牛皮水囊。

        “还没到么?”武滢月简直有点崩溃了,奔行了这么久,她已经完全虚脱无力,几乎快达到能够承受的极限了。

        “怎么?这就受不住了?”萧衍的眼眸里一道亮光一闪而过,瞬间又古井无波,淡淡问道。

        武滢月勉强打起精神笑了笑,随意的掠掠鬓发,“没事,我还能坚持。”

        她已经注意到萧衍眼神中的异色,她决不能叫这破小孩看扁了去。

        本来呕吐之后是没有任何胃口的,也许是饿到了极致,简单的干粮嚼在口中,却也不是十分难吃。其实,若是放在平日,这样的食物,她真的是难以下咽。在所有的记忆中,她还真没吃过如此简陋寡淡的食物呢。

        武滢月喝了一口水,有了些气力和精神,抬头望了望天空和四周的环境,艳阳爬得很快,漫天里四射的金灿灿的的光辉穿过那深翠的树叶,映得三尺之外一直没有走近的萧衍,身影有些虚化,似乎突然长高了许多。

        武滢月心底突然涌起一阵莫名的慌乱,脉搏阵松阵紧的跳起来,那种强烈的感觉令她忽然觉得,原主对这萧衍的感情很不一般。噗!一个五岁的孩子的是不是有点早熟啊?那么,她又怎么会离开呢?

        原主的记忆再次涌现在脑海里。云洲大陆!大周朝!镇南王!

        云洲大陆!大周朝!

        武滢月心里忽然觉得有些颤栗,空中艳阳似乎如星光般闪烁得诡异,飘摇不定,如变幻翻覆的人生。

        她依稀想起了记忆深处那段荒诞的往事,想起了一个带着火舞花香气味的已经面容模糊的身影,想起了“烨”这个隽永铭记的名字。

        她曾经那样无比享受着毫无节制的澎湃的激情,而游浩然却从来都没有给予过她如此美妙的感觉。而且,她与他多年没有同过房了,房中欢乐之事,她几乎已经淡忘。而那个叫做烨的陌生的男人,不管是人是鬼,却将她一次又一次带到云端自由飞翔,甚至,事后她还在颤抖中回味那种如鱼儿畅游江河,如鸿鹄展翅翱翔天际的无法说清道明的奇妙感觉。她觉得这个陌生的男人与她之间的关系一下子变得微妙起来,管他是人是鬼,他似乎成了她真正意义上的男人,让她真正的做了一回女人。

        那么,是否是冥冥之中有股神秘的力量将她再次送到这个浸入她心扉深处的地方来呢?她情不自禁的再次隔着衣衫轻轻抚摩胸前佩戴着的长命锁。

        莫非,又是这长命锁将她的灵魂带到了此处?

        云洲,我来了!

        烨,我来了!

        武滢月有种想大声呐喊的冲动!

        穹洲是她最伤痛的记忆,而前世也是无比遗憾,唯有云洲才是她心底里最美好的记忆!那段记忆短暂如昙花,却芳华璀璨浪漫缱绻,是她心中最浓烈的酒酿。

        但是,时间过去了这么久,烨,还会想起她么?如果,这是两个平行的时空,他应该已是一个成熟的中年大叔了,而她却还是个五岁孩童!

        即使再次相见,若是他还记得她,愿意等她长大成人,那时,他岂不是个垂暮老者了?

        所以,不管是哪种结局,她注定不可能再次和他在一起了!

        想到此,她不禁有些伤感,方才还吃得津津有味的干粮顿时变得难以下咽,所幸不吃了。

        经历了这么多惨淡之事,她以为她已经看淡世间之情,却不料,心底那块却始终有一处暗藏着某种莫名的情愫,有时如熊熊烈焰般烧灼着她的心,让她在阵痛中流连不舍。

        “怎么?有心事?”萧衍其实在想着自己的心事,偶然望见武滢月并非稚童该有的忧伤缱倦之色,不由得心中一惊。

        “没!方才吐得厉害,有些不舒服而已!”武滢月有些慌乱地收起心事,遮掩着回答。

        “吃饱了,就要上路了!”

        “嗯!走吧!”

        这一次,萧衍率先上了马,然后躬下身子,向武滢月伸出并不是很宽阔的手。

        武滢月踮起脚尖,终于够到了那手,随即一股大力将她拉上了马。

        那马经过方才萧衍的一番喂养,也似乎水足食饱,跑起来更有千里良驹的范儿,只听得见耳旁呼呼的风声。

        没跑多远,迎面不远处竟然听见了马蹄之声。

        武滢月觉得很不可思议,这样荒僻之所竟然还有其他人踏足!

        萧衍也觉得有些惊诧。

        不一会儿,两匹几乎一模一样的黑马从他们身边擦身而过。

        武滢月瞪大了好奇的眼睛紧紧盯着来人,一个是位约莫三十的中年男子,气宇轩昂,有些脱离凡尘的儒雅之感。

        更让武滢月感到惊奇的是另一个匹马上和萧衍差不多年岁的孩子,那孩子神完气足,目光沉敛,气度卓然。

        那黑马上的黑衣少年发现了武滢月的探视,立即目光冷冷的转过来,他面色不善,眼光却清冷迥彻,如刀剑般锋利,一个眼刀眼剑扫进了武滢月眼底。

        那目光深黑幽邃,宛如千仞沉渊,遥遥不可见底,而最幽深之处,一点诡异星火,不灭飘摇,那点星火在武滢月疑惑的视野里,不断漂游、旋转、升腾。

        武滢月忽然觉得那目光分外熟悉。

        在她分神的一瞬间,那两匹黑马已经远远离去,只留下一些烟尘,缓缓漂浮、降落。

        “你认识他们么?”武滢月扭头对着萧衍问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535/178702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