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曌君 > 第30章 悬崖边沿采药的幼童

第30章 悬崖边沿采药的幼童

        “我娘三日后就到姬州?这么快?这事怎么现在才告知我?”

        玉衡两道似凌厉剑锋扫过的剑眉拧了拧,“皇上这次也跟着来了,没有对外声张,风啸阁也是今早才得到消息。”

        “皇上又来了?皇上对我娘还真是痴心一片啊!若不是父仇不共戴天,我倒真想成全他们!玉衡,我怕我娘伤心!”武滢月轻轻一叹。

        “王妃是被胁迫的!王妃只爱你父王一人!”玉衡冷冷的道,眼中一缕狠厉而狰狞的寒芒扩散开来,让武滢月身上一阵震颤。

        玉衡虽然一直对人很冷淡,没有萧衍与生俱来的亲和力,但却从来都是喜怒哀乐不行于色,永远是一贯的清清冷冷,冰冷却平静,因此,她从来都未曾怕过他。

        她这是第一次从玉衡眼中看到如此狠厉之色,他刚刚的那副模样仿佛要吃人似的,犹如冰山突然崩塌,巨大而锋利的冰块四处飞腾,不光是人,即使如铁达尼那般坚固的大轮船也会在瞬间被击沉,这令她不由自主地害怕。

        在他身上,她似乎再次看到了想象中游浩然狠辣的那一面的身影。

        她心里一直惧怕着萧衍,尤其是晚间,是因为萧衍身上经常可以看到游浩然身上那种独特的温文尔雅的气质。但是,她总是隐隐感觉到在这温文尔雅的外表下,隐藏着一些不为人所知的阴森。她其实从未真正看到过游浩然显现在脸眸上的狠辣之色。他即使在最后向懵懂错愕的她摊牌之时依然挂着一缕优雅的浅笑。

        一个懂得隐藏自己神色的人才是真正可怕之人。

        可一个一贯淡漠清冷之人,突然释放出骇人的气场,也同样惊人。那是一座常年冰雪不化的冰山突然化身为激烈喷发的活火山,迸发出灼热的复仇火焰,仿佛要疯狂地毁灭一切。

        武滢月为了调整方才被惊吓到的不适感,转化了话题:“我娘这次神秘兮兮地来到姬州,倒是给我一个警醒,若是我娘被人悄悄藏起来或者被绑架了,我岂不是一无所知?玉衡,风啸阁从现在开始要时时盯着我娘,我要时刻知道她的动向!”

        “今早接到消息,就已经安排下去了。”

        “玉衡……谢谢你!”武滢月稍一迟疑,望着玉衡的神色有些复杂,看来这次虚宇山之行算是泡汤了。不过这样也好,下次准备好充足的食物之后再出发。否则,到了虚宇山,弄成个乞丐模样就不好了。

        二人一路无话,各怀心事。

        夕阳挂在天空红得耀眼,却只是最后的辉煌了。

        武滢月偶然抬头环顾四周望了望,忽然在一道陡峭的山崖上发现了一个颤颤巍巍的瘦弱的小身影,那是一个约莫五六岁的孩童。

        “危险!”

        那娃可能在悬崖边上采摘草药,背上还背着一个小背篓。

        也许是那一世因为游浩然故意为之,她没能拥有自己的孩子,她对小孩子有种天生的好感和关爱。

        前一世,她的公司经常会资助孤儿院和山区的贫困孩子。

        那个悬崖边颤巍巍的小身子随时有坠落万丈深渊的危险。武滢月的心不由得悬了起来,顿时心急欲焚,从马上一跃而起,沿着山崖附近最为平缓的山坡处飞奔而上,她的轻功不是很好,不过,借着较为平缓的坡势和坡上的岩石,还是很快便攀上了那悬崖。

        那娃却不顾危险,依然倔强的在山崖最为陡峭的那一面边沿上采着草药,武滢月离得稍近一些了,看清是一个男娃,那娃正采草药的悬崖边的岩石上布满了苔藓,稍不注意就会因为苔藓溜滑而坠入深渊。

        她赶紧几个起落飞身到了孩子身边,将他带离了危险的悬崖边沿地带,将他放在了一处平坦的开阔之地。

        那孩子却并不领情,沉稳而警惕的眼神向武滢月扫来,“你干什么?为什么破坏我采草药?”

        武滢月见对方不仅不感激她,反而口气不善,一时有些懵了。这娃并非侏儒,才五六岁啊,竟然如此成熟!她没有开口,先仔细看了孩子身后背篓里的刚采的草药。

        那是一种蕨类植物,高15~35厘米。根茎细长,横走,密被深褐色披针形的鳞片,根须状,深褐色,密生鳞毛。叶疏生,略呈四棱形,基部有关节,被星状毛,叶片披针形先端渐尖,基部渐狭,略下延,全缘,革质,上面绿色,有细点,疏被星状毛,下面密被淡褐色星芒状毛,主脉明显,侧脉略可见,细脉不明显。

        是石韦!

        她虽然没学会敬轩鬼神莫测的易容术,但是,基本的辨识药物的能力还是很强的,她还能开出一些方子治疗常见的疾病。

        其实,她学医还是很用心,可以毫不谦虚的声称自己是一名合格的医女。

        “你采这石韦是家中有病人,还是拿到集市上去卖?”

        小男孩听见武滢月准确的说出了草药的名称,心中立刻对她生出了几分好感,方才破坏他采草药而激起的恼怒顿时消散了不少。再冷静一想,意识到她是担心自己的安危是在救他脱离险境,脸上顿时露出很不好意思腼腆而纯真的笑容,语气也显得有些怯生生,“祖父一直身体不好,最近气热咳嗽,我来给他采点草药治病。”

        武滢月听到小男孩随口而出的话,心底深处有什么在慢慢喷涌升腾,她一向知道赶海的小姑娘,拾稻穗的小姑娘,采蘑菇的小姑娘,而她前一阵子为了采蘑菇还和犀牛王犀牛群一顿厮杀,如今眼前悬崖边沿采药的幼童令她同情更令她惭愧。

        “你今年几岁?你爹爹和娘亲呢?”

        武滢月对面前的孩子不只是同情,更有一种莫名的心痛。

        也许是察觉到武滢月并无恶意,小男孩的警惕心几乎完全放下了,话匣子也被打开了,“我明天就满五周岁了!爹爹两年前出去挣钱,就再也没回来!娘亲……娘亲有病,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不过,她肯定会回来!她每次出去,饿了就会回家。”

        祖父病重,父亲出门两年不知是死是活,母亲估计是个傻子,这娃也太可怜了!

        武滢月一阵心酸,“你乖乖的站在这里,姐姐给你采草药,好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535/178702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