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曌君 > 第39章 万年冰玉奇

第39章 万年冰玉奇

        (下周一、周二加更两次,和氏璧打赏和50pk票各加更一次!再次感谢karlking长老的和氏璧打赏;感谢燕青灵和火舞lhh2012的50pk票;感谢所有朋友们不离不弃的支持!感谢大家的收藏、阅读、评论、推荐票、评价票、女生pk票和打赏!么么哒!)

        ——————————————————————————————

        玉衡仍旧是万年冰块一个。

        他在外人面前,从来就不会有任何情绪波动,却顺手递给武滢月一颗冰糖。

        她有些疑惑不解,却还是将冰糖扔进了嘴里,坚脆而纯甜,甘洌而醇厚。这颗冰糖恐怕是玉衡方才暗地里向茶博士要的。制作“霜糖”和冰糖的方法虽然是她传授的,但是,真正做出来的却另有其人,这会儿再次品尝,倒有一些特别的情绪油然而生。

        她正待开口,忽然听到玉衡很难得的率先开了口:“澹台兄远来是客,若不嫌弃,请坐下叙话!”

        澹台慕白也不客气,白袍一撩,顺势坐下。

        玉衡独自呷了一口茶,眼睛望着手中茶碗,一边把玩一边清冷的问道:“听闻虚宇山无极门最近发生些震荡,不知澹台兄为何能如此悠闲?”

        澹台慕白立即警觉的多望了玉衡两眼,无极门内讧之事,外人鲜少知晓,最近虚宇山封山,对外也是宣称因为门派举行祭拜大典,谢绝俗世之人打扰。而眼前如冰山般冷冽的男子却显然已经洞悉此事,遂抱拳以礼,“敢问这位兄台是何方高人?”

        玉衡仍然自顾自呷茶,看也没看澹台慕白一眼,宛若自说自话:“令师云无涯掌门可是派你来此接应令师兄慕容子瞻?”

        澹台慕白闻听此言更是惊诧至极。

        他师兄慕容子瞻的行藏一向低调隐秘,外人无人知晓。他此行虽然并不完全是为了给师兄慕容子瞻传口信,但是,也是他来此的一大要任,这样机密的事情,即使是无极门普通的内门弟子也无从知晓,而眼前之人竟然轻易就给指出来了,叫他如何不惊诧。听他此言,似乎他即使不自我介绍,行藏姓名身份也皆在此人掌控之中。

        澹台慕白顿时变了脸色,面上的惊诧之意溢于言表,警惕的望了一圈四周,这才压低了声音,“兄台从何得知?可否告知尊姓大名?”

        玉衡淡淡的道:“令师兄已经回师门复命,而你却留了下来,若是玉某猜得不错,我们便可同路进城!”

        澹台慕白又是一阵惊叹,这回却恍然大悟了,“镇南王府果然人才济济,妙手敬神医,三萧鼎足立,万年冰玉奇。莫非兄台就是镇南王府的玉衡兄!恕慕白愚钝,失敬失敬!”

        武滢月听闻澹台慕白所说的“妙手敬神医,三萧鼎足立,万年冰玉奇”几个跑马词,不禁翻了翻白眼,抬头望天。

        想他堂堂贤明威武的镇南王最近十年来政绩卓越,已经令姬州愈发风生水起,却没能博得一个特别的贤明,而镇南王府的五大美男却不知何时,“妙手敬神医,三萧鼎足立,万年冰玉奇”的美誉早就传遍了整个大周朝,这一下就把镇南王的所有政绩都归功于手底下的五个得力干将了。

        被属下抢了风头,这是令武滢月一直最不爽的地方,而眼前这虚宇山无极门的白袍弟子竟然在她面前如此恭维玉衡。先前,因为发哥饰演的李慕白太经典的缘故,她对慕白之名还有几分好感,而这人却偏要拔她的逆鳞,她对他顿时好感全无。

        “两位慢聊!”

        武滢月本来还有心邀请澹台慕白品一品只有姬州才有售卖的八宝茶,以探听关于虚宇山的事情,此时,却突然改变了主意,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澹台慕白,起身便走。

        这人既然是要去镇南王府拜访的,那么,来日方长,就不急于一时探听消息了。再说,她也要先行一步回王府改成男装。

        澹台慕白见方才有心交往的女子竟然突然离席而去,甚至还有些不善的瞪了他一眼,顿觉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的惶惑之感。

        他自问并无失礼得罪之处。

        莫非此女和镇南王府有仇恨?

        应该不会,若是这样,就不会喝玉衡一起喝茶聊天了。

        难道此女对玉衡有情,而他无意中搅了她的好事?可是,他并非女子,她不至于如此嗔怒吧!

        澹台慕白眼见着武滢月跃上黑驰头也不回的往姬州北城门而去,心中一阵失落,有些尴尬地对玉衡讪笑了一下。

        他心中却有些惊疑,因为他看清了方才那女子所骑的马。

        大周朝一向缺马,而好的马更是少之又少,最好的马是赤骏、黑骏、雪骏三大骏马,堪称大周朝马中三大极品宝马。皇亲贵胄往往趋之若鹜,却也鲜少能买到最上乘的良驹。

        方才离去的女子所骑的马乃是无极门在虚宇山玄谷牧场饲养的黑骏,他自己的坐骑也是黑骏中比较好的品种了,却不及方才那女子的坐骑。她的坐骑是玄谷牧场黑骏中最上乘的马。

        虚宇山无极门外门弟子没有资格配备坐骑,内门弟子中也只有诸如慕容子瞻这样受掌门器重的弟子才会有配备最好的黑骏。

        黑骏本来就不会轻易外售,而最上乘的黑骏外售的量就更稀少了,那名少女不知道是何来历,竟然能骑上最上乘的黑骏马。

        澹台慕白平复了一下情绪,询问玉衡:“玉兄,是否方便告知区区方才那位女侠芳名及师门?”

        玉衡凝神静气,面色毫无异色,依然冷冽如冰,“此种事情,还是当面询问为好!若是玉衡贸然告知,定遭鄙薄,还请澹台兄见谅!”

        澹台慕白碰了个软钉子,心下不爽,却也不好发作,遂再次试探道:“那,玉衡兄与女侠是何牵连?”

        玉衡面色微沉,淡淡的道:“至交知己!”

        玉衡的态度令澹台慕白再次尴尬至极,却面露喜色,“原来如此!那区区便可放心大胆去求娶!”

        玉衡嘴角抽了抽,却终究未说什么。

        二人一时竟然静默无语,各自想着心事。

        武滢月独自驾着黑驰奔姬州城北门而去,心中却还在思量玉衡提到的两个坏消息究竟是什么。

        因为他俩的谈话被澹台慕白突然打断,所以,她至今还不知道到底是何事。即使她留在茶亭,澹台慕白坐在旁边,玉衡也不方便说出。只有等待玉衡回到镇南王府再说。

        武滢月的直觉告诉她,其中有一件事与她自己或者是亲人有关,而她真正意义上的亲人恐怕只有霍弋——她的母妃。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535/178702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