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曌君 > 第56章 静候

第56章 静候

        “只是外伤,止住了血,已经无妨。”

        萧潜走得很稳健,笑着咧开了嘴,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

        “我们很快能离开这里吧?”

        武滢月坚信萧潜只要能走动,便一定会破开机关离开这个虽然璀璨奢华却毫无生机的地底墓穴。

        萧潜抱歉的笑了笑,“本来是可以出去的,可惜,我太大意了,墓穴已经陷入紧急封闭状态。现在唯一能出去的地方是你进来的那个洞窟,估计只能进不能出,那是一个接纳外界空气的地方。”

        “那个洞窟?”武滢月回想了一下,她原先进来的洞窟有很长一段非常狭窄,根本容不下萧潜的身躯,而且,逆行而上也根本就做不到,她不禁有些惊讶,“连你也找不到出去的路?”

        先前萧潜调息的时候,武滢月虽然找不到出路,却并不惊慌,因为她心中一直相信只要萧潜养好伤一定能带她离开这里。可现在,萧潜竟然说墓穴已经封闭了。难道,她会在这个奢华的墓穴里静静等待死神降临?这似乎很不真实。她对死亡其实并不畏惧,而且也没有多少牵挂,但这样荒唐的死法却让她觉得不太可能。

        她并不是莽撞的进入这墓穴之中,火球带着萧潜的血回到地面,表明萧潜并没死亡只是受伤,敬轩自然懂得火球要说的是什么,她与火球相处这许多年,也明白火球带回的讯息是什么,只要萧潜没死,他一定不会让自己受困于墓穴。

        武滢月正想着,却看见萧潜钻进了其中一具水晶棺中躺了下来。

        “萧潜!你这是作甚?”

        “既然不能离开,当然先给自己找好身后安魂之所。”

        “这可不像从你口中说出的话啊。你不是说我进来的地方是一个接纳外界空气的气流通道吗?如此设计,说明这墓穴内可供长期生存,或许就是一个隐居之所,肯定会有另外的出口作为生门。”

        武滢月见萧潜说得极其认真,不像是说笑,心里有些急了,连忙劝慰萧潜。

        萧潜又笑了,武滢月忽然脑子里划过另一个形象——李亚鹏饰演的郭靖,萧潜笑起来憨憨的略带腼腆的样子和她脑子里的弯弓射雕的靖哥哥形象完全紧密的重叠在一起了。

        在这生死未明的可以说绝境之地,她竟然开小差跑神了,武滢月不由得在心里暗自踢了自己,哪有人在这样紧张而绝望的时刻暗自yy的,实在是不鄙视不行了。

        “滢月,你不进来躺下?”萧潜指了指自己身边还很空闲的位置。

        这些水晶棺估计都是双人款的,格外宽大。

        难道,古南汕流行男女合倌同葬?

        萧潜一指,武滢月的视线瞧过去看了看棺材底,心里想着,她躺进去,要是还加一个娃,估计也能躺得下。

        一家三口合棺同葬?

        这都想些什么呀,呸呸呸,仇家才会如此咒诅吧。

        武滢月也很奇怪,她怎么一点也不担心不惧怕?

        恐怕是萧潜一直以来给她的感觉就很敦厚很值得依赖吧。

        萧潜从来都不会像萧禹一样欺负她,也不会像敬轩一样弄些恶作剧,也不会像萧衍一样神秘莫测时常令她惧怕,更不会和修炼《寒冰绝情诀》之后的玉衡那样冷冰冰。

        “萧潜,难道你从现在就开始等死了?咱们俩一起再好好找找,说不定能找到新的出路!要是早知道你决定躺进棺材里面等死,还不如不给你止血,真是浪费药材。”

        武滢月一边劝萧潜,一边却只想笑。

        不是苦笑。而是真正的笑。

        前两世的记忆还在,她每次都是独自凄惨的死去,如今,竟然有一个人会陪着她躺在棺材里,一句什么话来着,“生则同衾,死则同穴”。

        她立在棺材外,没有跳进去,只是静静的看着萧潜,像在等候着什么。

        萧潜露出一嘴白牙,又咧开了嘴,“叫你进来自然是有道理。”

        恐怕只差伸出手招呼她了。

        武滢月忽然明白,也许,出路就在这具棺材中!

        她在萧潜调息之时,将这里转了三圈了,没发现任何出路,却从来没想过没有钻进这些水晶棺中。

        听着萧潜方才的话,她脑海里也开始浮现出一些影视剧和小说里描写的,有些机关就在棺材之中。

        萧潜也许是已经发现了出路,就在这棺材里也说不定。

        武滢月不再犹豫,翻身跃进了棺材中……

        姬州城内。

        镇南王妃清宁从王府大门上了早就停在那里的豪华马车,车队一路浩浩荡荡的开拔到了姬水河畔鱼尾狮城标,自然引来无数人侧目。

        于是,风筝球赛上或参赛或围观的众人都看见了镇南王妃只是稍稍停留了一会儿便又乘着马车回府了。

        没过多久,鱼尾狮城标不远的醉龙居酒楼后院迎来了一位打扮素朴普通的年轻少女,穿过供客人住宿的露华楼和露浓楼,她径直走进更幽深的谨园。

        谨园四周围密植高大的树木,使得整个谨园宛如一座森林中的院落,无论从外围哪个角落都无法窥视到谨园里的任何情况,即使是站在醉龙居酒楼的至高处也只能看到常年葱郁的树木。

        走得近些,这位打扮素朴普通的年轻少女竟然是清宁。

        她使了金蝉脱壳之法,来到了醉龙居最深幽之处。

        清宁小心翼翼地按照谨园外围阵法的进入方法,不一会儿成功达到了谨园内的一座四合院之中。

        这是由五个合院连起来的四合院建筑群。每一套四合院皆有走廊与其他合院连接。合院中植花果树木无数。

        每一套院落都宽绰疏朗,四面房屋各自独立,约莫四十间房,以中轴为对称贯穿,南北相连,大门开在东南方向,大门不与正房相对,开在院之东南。北房为正房,东西两方向的房屋为厢房,南房门向北开。

        房屋都是单层,是青砖灰瓦砖木结合的混合建筑,整体建筑色调灰青,以木构为主体标准结构,厢房的后墙为院墙,拐角处再砌砖墙,大四合院从外边用墙包围,都做高大的墙壁,不开窗子,非常安静。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535/178702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