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暧昧兵王 > 第982章 狠辣

第982章 狠辣

        鄂省省城,江城。

        归元禅寺,江城佛教“四大丛林”之一,系禅宗寺院。

        归元寺开山祖是白光主峰两位俗家同胞兄弟,建于1658年。归元寺占地两万平方米,整个平面布局呈袈裟形状,这是它在建筑布局上与其他佛寺的主要区别。归元寺铭牌为全国罕见直匾,堪称丛林一奇。其名取自佛经“归元性不二,方便有多门”之语意。1922年建的新阁是归元禅寺的一大宝藏,初藏经外,还有佛像法物石雕木刻书画碑贴及外国友人赠品。两件令人惊叹的珍品闻名于世:一是在长宽不过6寸的纸面写着由5424个字组成的“佛”字,写着全部《经刚经》和《心经》原文;二是血书《华严经》和《法华经》。

        进入寺庙内,池两侧为钟鼓楼,正中为韦驮殿,再进是大雄宝殿。其南北两厢为客堂和斋堂,其后为禅堂。南院罗汉堂供奉有500尊以脱塑工艺制作的罗汉塑像,形态各异,栩栩如生,是华夏传统塑像艺术中的上品。北院有藏经阁大士阁翠微井等建筑。藏经阁一层为陈列室,陈列有北魏石刻唐代观音及历代雕塑的其他佛像,以及各种珍贵法器字画等;二层收藏佛教经典7000多卷,其中有印度缅甸泰国斯里兰卡等国刻印的经卷和贝叶经。

        夜幕将归元禅寺笼罩其间,星星斑点点缀着泼洒的皎洁月光,直是照射在北院的藏经阁,此时在藏经阁的二楼,一道身影蜷躬着身形,在徐徐缭绕的檀香和蜡烛环绕的静谧安逸的氛围当中,手中正握着一本《金刚密乘大圆满》,孜孜不倦,翻来覆去将一直在翻阅着第一部中关于“具证长老直指心性诸法教授——除暗明灯《直指心性》之原文《直指心性》之释义”的部分,嘴中念念有词,却也因为声势极低,不知道青年到底在阐述些什么。

        这样的状态,已是维持了足足三十六个月,也就是说,从步枫当初投身跳江失踪到现在,每个夜晚,这名青年一直都在坚持着,追寻直指心性和直问本心的真谛,不曾有丝毫的松懈。

        良久之后。

        “嗡嗡嗡——”

        那件小沙弥的装束口袋中,一道震动之声急促响起。

        片刻之后,青年才放下手中的《金刚密乘大圆满》,淡淡的看了下手机屏幕中显示的电话号码,眼眸中闪现出一抹滔天的杀机,一闪而逝,再度恢复平静,将手中的佛教经典归于原本的位置,熄了香薰灭了蜡烛,身形一纵,速度端得是快得让人震骇,下一刻已是出现在藏经阁一楼,再下一刻人影已是出了藏经阁,眨眼之间翻越身影出了北院,伫足在归元禅寺围墙之外空旷无人的街道上。

        “哧啦。”

        青年右手手掌成爪一拂,身上佛门装束已是尽皆拂去,崭露出装束里面的一身中山装,回头双手合十,说了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庄严而宝典,旋即大步流星而走,头也不回。

        “簌簌簌……”

        与此同时,在青年所走过的街道地方,一道道轻微的破空声同时响起,黑影摇曳,首当其冲的却是一名身着白袍手持长戟的青年,恭敬无比:“帝子。”

        帝子乾坤并未回头,伫足凝视了远方浩瀚星空一眼,继续前进,雷厉风行:“庆之,确定西南王没死?”

        “没死。”陈庆之眼眸中充斥着一抹难掩的肃杀道:“属下亲自率领麾下强者追杀御国会所副会长云渺,其详细经过已有汇报。如今,包括天后宁采薇夏千沫兵王门右副门主肥龙尽皆赶到,就连西南王的四个孩子也在咸丰。帝子,华中华南乃是我帝子党盘踞的地方,却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三年后的今天,西南王第一次出现便是在帝子党盘踞之地。如今,西南王府所在咸丰的势力人员最少,实力也是最为薄弱的时候,可谓天赐良机,我们是否——”

        “要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来教我。”

        乾坤打断陈庆之的话,已是坐上停靠在路旁不远处的黑色宾利,摇下车窗,定定地凝视了神色惶恐无比的陈庆之半晌,才行说道:“你在怨恨三年前西南王从你手中夺走天龙破城戟?更在怨恨巫红对帝子党的背叛?”

        陈庆之不敢作声。

        “有这样的怨恨是好的。恨,便是这世间最强的战斗力。”乾坤双眸若悬空银河,深邃而冷酷,咧嘴冷笑道:“这三年以来,我日复一日夜复一夜苦研《金刚密乘大圆满》,就是要从根本上达到超级巨头层次,成就世界最强者。虽然我自负天纵奇才,但不得不说,宁采薇才是真正的旷世之才,即便就是女儿身,要想雄霸华夏也未必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只可惜她被感情所缚,就若枷锁之凤,纵然振翅也未必能真的高飞。不过,若是低估一个女人在爱情方面所爆发出来的恐怖能力,那将是一件愚蠢至极的事情。”

        “帝子,你的意思是说……”

        “就是你所忌惮的顾虑。”乾坤智慧通达,睿智多策,说道:“可以说,以此时此刻天后的心态,华夏年轻一辈无人敢惹,否则真的将这个女人惹怒,必将迎接史无前例空前强横的报复。但是正如你所说,以目前的状况来说,这是唯一有可能将西南王府核心层摧毁的大好时机,若是让天后等一行人将步枫带走,成功返回西南,犹若放虎归山,对我帝子党的威胁实在太大。更何况,若是不做点什么,岂㊣(5)不是被天下嘲笑?”

        陈庆之神色一动,连忙问道:“帝子,该怎么做?”

        乾坤声势极度冷冽道:“硬拼必定血流成河,手段才是王道。迅速调集帝子党所有热武器,以其为攻伐手段,将咸丰给我围起来。事实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再强的世界最强者,同样敌不过热武器的轰炸。此番,不但是步枫天后夏千沫肥龙一行人,就算是那四个孩子,同样都得死。永除后患的最好方式就是——鸡犬不留。西南王府这伙人太可怕,可怕到足以威胁我帝子党在华中华南的地位,迟早会有生死一战。我,不过是将这场决战提前一些罢了。佛祖……嘿,佛祖他老人家也会原谅我的,因为我正在减少杀戮,难道不是吗?”

        “是。”

        陈庆之内心极度咆哮,无情宣泄:王八蛋,这次你死定了。

        冷风,肃杀的吹拂过归元禅寺外的街道,而一场谋定而后动,对西南王府威胁无限穷尽的残酷战斗,即将上演。

        若是能够鸟瞰此时此刻的鄂省就不难发现,自乾坤命令下达之时,数不清的恐怖战力纷纷手持热武器,带着异常迅猛的恐怖速度,直朝咸丰县城四面八方强势奔赴,纪律严明,杀气滔天,穷凶极恶……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619/179133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