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残玉之求仙路 > 第三十四章 争斗(四)

第三十四章 争斗(四)

        海兰弼和汤沛刚上前一步,闻得此言皆是“咦”了一声,脚步也不禁停了下来。

        皇甫玉也是眼前一亮,仔细的打量起闻名已经的“红花会”成员,别的不知道,从刚才的交手来看就知道二人绝对都是高手。

        程灵素见皇甫玉起了兴趣,轻轻的开口说道:“常赫志、常伯志是一对双胞胎兄弟,分别坐着红花会第五、第六把交椅。哥哥黑无常常赫志与弟弟白无常常伯志之间唯一的区别是哥哥眼角上多了一粒黑痣,他们都是青城派慧侣道人的徒弟。慧侣道人死后,他们的黑沙掌功夫在江湖上已属绝顶。他们到处行侠仗义,是川江上著名的侠盗,一向劫富济贫,不过心狠手辣,因此得了‘黑白无常’的外号,不过也有很多人尊称他们为‘西川双侠’。他们擅长的武功是黑沙掌和飞爪,而且无论对付什么敌人,兄弟两都是并肩齐上,因为二人是双胞胎,所以同心,配合极其默契。”

        “灵素知道的真多啊。”皇甫玉笑道。

        “都是师傅以前说起的。”程灵素轻声回答道。

        皇甫玉刚欲再说点什么,却见场中又生变化,只见常赫志、常伯志二人脚尖轻点地面,“忽”的上了屋檐,但听得“啊哟!”“哼!”“哎!”之声,一路响将过去,终于渐去渐远,隐没无声,而屋外则不断传来人体掉落地面发出的闷响。

        皇甫玉抬眼望去,福康安的脸色异常的难看,少林寺的大智禅师垂眉低目,不改平时神态;武当派的无青子脸带惶惑,似有惧色。那文醉翁直挺挺的站着,一动也不动,双目向前瞪视,常氏兄弟早已去远,他兀自吓得魂不附体。

        “咦”皇甫玉微微发出一声声音,程灵素闻声抬头,睁着眼睛看着皇甫玉,未发一言眼中带着一丝好奇。

        皇甫玉感受到了程灵素的目光,低头看去,笑了笑轻轻的道:“那个文醉翁死啦。”

        “啊?”程灵素不禁轻轻的惊叫了一下,随后仔细看去,发现文醉翁确实已经没了气息,不过常氏兄弟到底什么时候下的手,她完全没有发现。

        “是被吓死的。”皇甫玉带着一丝笑意,凑到程灵素的耳边轻轻道。

        “......”

        却看那桑飞虹不知何时又窜到了文醉翁身边,伸手在文醉翁臂上轻轻一推,笑道:“坐下吧,一对无常鬼早去啦!”文醉翁应手而倒,再不起来。桑飞虹大吃一惊,俯身一看,但见他满脸青紫之色,早已胆裂而死,忙叫道:“死啦,死啦,这人吓死啦!”

        这时人丛中走出一个老者来,腰间插着一根黑黝黝的大烟袋,走到文醉翁尸身之旁,哭道:“文二弟,想不到你今日命丧鼠辈之手。”说罢便俯下身去抱着文醉翁的尸身干号了几声,又站起身来,瞪着桑飞虹怒道:“你干么毛手毛脚,将我文二弟推死了?”

        桑飞虹道:“他明明是吓死的,怎地是我推死的?”老烟鬼道:“嘿嘿,好端端一个人,怎么会吓死?定是你暗下阴毒手段,害了我文二弟性命。”

        桑飞虹道:“我跟他素不相识,何必害他?这里千百对眼睛都瞧见了,他明明是吓死的。”

        一个声音突然插口道:“这位姑娘没下毒手,我是瞧得清清楚楚的。那两个恶鬼一来,这位文爷便吓死了。我听得他叫道:‘黑无常、白无常!’”

        老烟鬼转头一看,原来是坐在太师椅中的蒙古哈赤大师开口了。他声音宏大,说到“黑无常、白无常”这六个字时,学着文醉翁的语调,更是十分古怪。

        场中传来阵阵笑声,哈赤闻声大声道:“难道我说错了么?这两个无常鬼生得这般丑恶,怪模怪样的,吓死人也不稀奇。你可别错怪了这位姑娘。”

        桑飞虹急忙道:“是么?这位大师也这么说。他自是吓死的,关我什么事了?”

        老烟鬼从腰间拔出旱烟筒,装上一大袋烟丝,打火点着了,吸了两口,斗然间一股白烟迎面向她喷去,喝道:“贱婢,你明明是杀人凶手,却还要赖?”

        桑飞虹见白烟喷到,急忙闪避,不过还是慢了一点,回骂道:“缠夹不清的老鬼,难道我怕了你吗?你说是我杀的,连你一起杀了,便又怎么样?”左掌虚拍,右足便往他腰间里踢去。

        哈赤和尚大声道:“老头儿,你别冤枉好人,我亲眼目睹,这文爷明明是给那两个恶鬼吓死的……”

        忽然西首厅中走出一个青年书生来,笔直向哈赤和尚走去。这人约莫二十五六岁年纪,身材瘦小,打扮得颇为俊雅,右手摇着一柄折扇,走到哈赤跟前,说道:“大和尚,你有一句话说错了,得改一改口。”哈赤瞪目道:“什么话说错了?”

        那书生道:“那两位不是‘恶鬼’,乃是赫赫有名的‘西川双侠’常氏昆仲,相貌虽生得特异,但武功高强,行侠仗义,江湖之上,人人钦仰。”

        哈赤道:“那文爷不是叫他们‘黑无常、白无常’吗?黑无常、白无常怎么不是恶鬼?”

        那书生道:“他二位姓常,名字之中,又是一位有个‘赫’字,一位有个‘伯’字,因此前辈的朋友们,开玩笑叫他二位为黑无常、白无常。这外号儿若非有身分的前辈名宿,却也不是随便称呼得的。”

        这边两人嘴上纠缠不清,那边两人却已经打的热火朝天,桑飞虹刚才被倪氏兄弟打的很惨,不过与这老烟鬼倒是斗的旗鼓相当,这还是她手臂上有轻伤的情况下。老烟鬼手中的大烟枪指指点点,尽打桑飞虹周身要穴,桑飞虹怡然不惧,诡异而灵活的身法施展出来就看大烟枪频频落空,老烟鬼还险些被桑飞虹的飞踢踢中。

        老烟鬼嗤溜溜的不停吸烟,吞烟吐雾,那根烟管竟被他吸得渐渐的由黑转红,桑飞虹衣带裙角给烟斗炙焦了,这炙热的烟管看着就让人避之不及,桑飞虹手脚稍慢,蓦地里老烟鬼一口白烟直喷到她脸上,桑飞虹顿时站立不定,身子一晃,摔倒在地。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677/190008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