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残玉之求仙路 > 第三十五章 闹剧

第三十五章 闹剧

        书生站在一旁跟哈赤和尚说话,没理会身旁的打斗,老烟鬼喷出的白烟向着两人飘了过去一些,书生突然面带怒色的转过头来,看到桑飞虹已经倒在地上,脸上怒气更盛,老烟鬼的烟管已点向桑飞虹膝弯穴道,嗤的一声响,烟焰飞扬,焦气触鼻,她裙子已烧穿了一个洞,桑飞虹受伤,大叫一声,老烟鬼第二下又打向她的腰间。

        书生怒喝:“住手!”

        老烟鬼一怔,被书生吓了一跳,那书生一弯腰,已除下哈赤和尚的一对鞋子,返身向烧红了的烟斗上挟去。那书生这几下手脚当真是如风似电,哈赤和尚一怔之下,大叫:“你……你脱了我鞋子干么?”他喊叫声中,那书生已用两只鞋子的鞋底挟住了那烧得通红的镔铁烟斗,一挣一扭,绕到老烟鬼身后。嗤嗤几声响,老烟鬼衣袖烧焦,他右臂吃痛,只得撒手。那书生连鞋带烟管往外一抖,摔了出去,抢步去看桑飞虹,只见她双目紧闭,昏迷不醒。

        书生眉头一皱,顿了顿,抬眼望向老烟鬼,喝道:“这里大伙儿比武较艺,你怎地用起迷药来啦?快取解药出来!”

        老烟鬼阴恻恻地道:“谁用迷药啦?这丫头定力太差,转了几个圈子便晕倒了,又怪得谁来?”

        此时西厅席上走出一个其貌不扬的年轻少女,手中拿着一只酒杯,含了一口酒,便往桑飞虹脸上喷去。那书生道:“啊,这……这是解药么?”少女不答,又喷了一口酒,喷到第三口时,桑飞虹睁开眼来。

        老烟鬼高兴地道:“哈,这丫头可不是自己醒了?怎地胡说八道,说我使迷药?堂堂福大帅府中,说话可得检点些。”那书生反手一记耳光,喝道:“先打你这下三烂的奸徒。”老烟鬼头一低,躲过了这一巴掌。

        桑飞虹伸手揉了揉眼睛,一跃而起,左掌探出,拍向老烟鬼胸口,骂道:“你用毒烟喷人!”老烟鬼斜身闪开,向那少女瞪了一眼。桑飞虹向那书生点了点头,道:“多谢相公援手。”那书生指着那少女道:“是这位女侠救醒你的。”

        少女看了两人一眼,并不答话,回到席中左弯右绕的到了一个角落坐下,已经看不清她周围还有何人。

        少女坐下后身边一个温和的声音传来:“灵素还是这么善良啊。”

        少女转头看向说话之人,微微一笑,回道:“我只是看不惯那个人在这种场合使用迷药。”

        桑飞虹和书生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两人自然不会相信喷几口酒就能解了迷药,少女不说话他们也只当高人脾气怪异了。两人回转头来盯着老烟鬼,准备好好的教训他一下。

        哈赤却一直不停口的大叫:“还我鞋子来,还我鞋子来!”谁也没有理他。哈赤大恼,伸手往那书生背心扭去,喝道:“还我鞋子不还?”那书生身子一侧,让了开去,笑道:“大和尚,鞋子烧焦啦?”

        哈赤一扭扭空,只得赤足跑去捡起自己的鞋子,不顾已经被烧焦直接套在脚上,转头再去找书生时却已经找不到人了,那书生不知道溜哪里去了,桑飞虹却是找上了老烟鬼一阵猛攻,老烟鬼没有烟枪在手被打的狼狈不已,又没时间去把烟枪捡回来,只被打的节节后退,离烟枪越来越远。

        哈赤转了几圈都没找到书生,又看到桑飞虹把老烟鬼打的节节后退,顿感无趣,回到太师椅上坐下,喃喃道:“直娘贼,今日也真晦气,撞见了一对无常鬼,又遇上了一个秀才鬼。”口中千贼万贼地骂个不停。

        忽然间众人哈哈大笑,皇甫玉闻声看去,只见书生正坐在哈赤的椅背上指手划脚做着哑剧,皇甫玉看到也不禁一笑,这书生还挺孩子气的。

        身边的程灵素看到了也不禁笑出了声,配合上不断骂骂咧咧的大和尚更是有趣。

        场中众人哄笑不断,哈赤更是郁闷,看了看自己的身上除了鞋子也没什么怪异的地方。

        待得一会,众人的笑声没有减小,反而越来越大,哈赤也有些坐不住了,脸上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谁知他表情变化后场中众人笑声更剧。

        如此大的笑声让正在欺负老烟鬼的桑飞虹也回头看来,一眼看来,却也忍不住抿嘴嫣然。桑飞虹想到刚才大和尚出言相助,心中不忍,一边笑一边说道:“大和尚,你背后是什么啊?”

        哈赤闻言面色一变,一跃离椅,回过头来,只见那书生稳稳的坐在他椅背之上,指手划脚,做着哑剧,逗引众人发笑。哈赤大怒,喝道:“秀才鬼,你干么作弄我?”

        那书生耸耸肩头,做个手势,意谓:“我没作弄你啊。”哈赤喝道:“那你干么坐在这里?”那书生指指茶几上的八只玉龙杯,做个取而藏之怀内的手势,意思说:“我想取这玉龙杯。”哈赤又道:“你要争夺御杯?”那书生点了点头。哈赤道:“这里还有空着的座位,干么不坐?”那书生指指厅上的群豪,左手连扬,右手握拳虚击己头,跟着缩肩抱头,作极度害怕状。众人轰笑声中,哈赤道:“你怕人打,不敢坐,又为什么坐在我的椅背上?”那书生虚踢一脚,双手虚击拍掌,身子滑下,坐在椅中,这意思十分明显:“我将你一脚踢开,占了你的椅子。”他身子一滑下,登时笑声哄堂。

        皇甫玉斜眼瞥去,只见福康安、安提督等脸色不好,但是嘴角也都带上了一丝微笑。

        皇甫玉心中暗道,这次大会完全变成了一场闹剧,看这书生的样子似乎是故意来捣乱的,好好的一个大会被搞成这个样子,且看他到底想干嘛。

        只见那书生从怀中取出一柄折扇指着哈赤,说道:“哈赤和尚,你不可对我无礼。此扇之中,藏着你的老祖宗。”哈赤侧过了头,瞧瞧折扇,不见其中有何异状,摇头道:“不信你的瞎说!”那书生突然打开折扇,向着他一扬,一本正经的道:“你不信?那就清清楚楚的瞧一瞧。”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677/190008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