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残玉之求仙路 > 第四十章 七青门

第四十章 七青门

        凤天南接连击败三人,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这下可惹恼了许多看好戏的掌门人了,明眼人都能看出凤天南那棍法着实一般,就靠着那不知道怎么发出的暗器取胜。

        很快一个使钢鞭的好手登场,一开始便连连抢攻,看样子也是很忌惮凤天南神出鬼没的暗器,谁知快攻二十余招后,又是“啊呦”一声,连忙退开,从小腹上拔出一根银针。

        皇甫玉心中更奇,刚才没仔细看也就罢了,这次他还真看清楚了凤天南背对他时飞出了一根银针,可问题是那时候的凤天南双手都握着熟铜棍,奇了怪了。

        不信邪的人很多,接连好几人上去皆被他的无影针所伤,所有人都诧异了,皇甫玉倒是看出了端倪,原来那银针竟是从熟铜棍中而出,看来那熟铜棍中必定藏有机关,凤天南一按便能飞针而出,难怪众人看不出来,若不是皇甫玉目力惊人也发现不了。

        既然发现了凤天南无影针的奥秘,皇甫玉自然不在把此人放在心上,转头便悄悄的跟程灵素说:“他那熟铜棍上有机关,一按便是一根银针飞出。”

        程灵素恍然,不过还是看不清楚银针是怎么飞出来的,哪怕她已经盯着熟铜棍看了,皇甫玉见状笑笑道:“等你锻体术再好好的练上几年自然就看清楚了。”

        程灵素点点头,随即化起妆来,他们这位置处于偏僻角落,周围人又都关注着场中打斗,倒也没人注意她。

        皇甫玉见程灵素化妆,问道:“想到捣乱的办法了?”

        程灵素点点头,调皮的一笑,只见少女已经变成了一个中年妇女,随后程灵素悄悄的转移了自己的位置。

        此时场中又走出了一位全身披挂的武官,手执开山大斧,上前挑战。此人一出场,同僚袍泽齐声喝彩,福康安也赐酒一杯,先行慰劳。

        两人一接上手,棍斧相交,当当之声,震耳欲聋,两般沉重的长兵器攻守抵拒,卷起阵阵疾风,烛光也给吹得忽明忽暗。那武官身穿铁甲,转动究属极不灵便,但仗着膂力极大,开山巨斧舞将开来,实是威不可当。

        凤天南拦头一棍扫去,那武官头一低,顺势挥斧去砍对方右腿,忽听得“啪”的一声轻响,旁观群豪“哦”的一下,齐声呼叫。两人各自跃开几步,但见地下堕着一个红色绒球,正是从那武官头盔上落下,绒球上插着一枚银针,闪闪发亮。那绒球以铅丝系在头盔之上,须得射断铅丝,绒球方能落下,这一手暗器功夫把场中众人都镇住了,皇甫玉也心中赞叹,虽然是用机关射出,但是这准头可没有自动瞄准的。

        那武官双手抱拳,说道:“多承凤老师手下留情。”凤天南恭恭敬敬的请了个安,说道:“小人武艺跟木大人相差甚远,这些发射暗器的微末功夫,在疆场之上那是绝无用处。倘若咱俩骑马比试,小人早给大人一斧劈下马来了。”那木姓武官笑道:“好说,好说。”

        看到凤天南如此做派,福康安面露愉悦之色,说道:“这位凤老师的武艺很不错。”将手中的碧玉鼻烟壶递给身边一侍卫,道:“赏了他吧!”凤天南忙上前谢赏。木姓武官贯甲负斧,叮叮当当的退了下去。

        人丛中忽然站起一人,朗声道:“凤老师的暗器功夫果然了得,在下来领教领教。”听武官唱名原是兰州柯家柯子容。

        看着这柯子容自信满满的样子,想必很有本事,皇甫玉心中刚这样想到,就听附近有长辈在对晚辈说道:“这兰州柯家以七般暗器开派,叫做‘柯氏七青门’。七种暗青子便是袖箭、飞蝗石、铁菩提、铁蒺藜、飞刀、钢镖、丧门钉,号称“箭、蝗、菩、藜、刀、镖、钉”七绝。虽然这七种暗器都是极常见之物,但是他家传的发射手法与众不同,刀中夹石,钉中夹镖,而且数种暗器能在空中自行碰撞,射出时或正或斜,令人极难挡避。若在空旷之处相斗,还能窜开数丈,然后看准暗器来路,或加格击,或行躲闪,但在这大厅之上,地位窄小,却是极难对付了。”

        这是长辈在教育晚辈了,却也给皇甫玉解了疑惑,原来是个暗器高手,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出凤天南是怎么使暗器的,毕竟练暗器之人眼力应当不错才是。

        凤天南将鼻烟壶郑而重之的用手帕包好,放入怀中,朗声说道:“这位柯老师要跟在下比试暗器,大厅之上,暗器飞掷来去,若是误伤了各位大人,那可吃罪不起。”一站在福康安身前的武官笑道:“凤老师不必多虑,尽管施展便是。咱们做卫士的,难道尽吃饭不管事么?”凤天南含笑抱拳,说道:“得罪,得罪!”

        只见柯子容脱去了长袍,露出全身黑色紧身衣靠。他这套衣裤甚是奇特,到处都是口袋和带子,这里盛一袋钢镖,那里插三把飞刀,自头颈以至小腿,没一处不装暗器,胸前固然有袋,背上也有许多小袋。福康安哈哈大笑,说道:“亏他想得出这套古怪装束,周身倒如刺猬一般。”柯子容左手一翻,从腰间取出一只形似水杓的兵器来,只是杓口锋利,有如利刃,很明显是专门配合他暗器功夫的。凤天南笑道:“柯老师今日让我们大开眼界。”

        柯子容并不答话,铁杓一翻,斜劈凤天南肩头。凤天南侧身让开,还了一棍,两人便斗成一团。柯子容说是比试暗器,但这杓法很是精妙,步步进逼,暗器倒是没有见着使用,激斗了十几招,柯子容突然叫道:“看镖!”飕的一声响,一枚钢镖飞掷而出。

        凤天南年纪已然不轻,身材也极肥胖,却纵跃灵活,轻轻一闪,便把钢镖让了开去。柯子容又叫道:“飞蝗石,袖箭!”两枚暗器同时射了出来,凤天南低头避开一枚,以铜棍格开一枚。柯子容又叫道:“铁蒺藜,打你左肩!飞刀,削你右腿!”一枚铁蒺藜掷向凤天南左肩,一柄飞刀削向凤天南右腿。

        皇甫玉看着比斗,听到身边传来一个年轻的声音:“这柯子容忒也老实,怎地将暗器的种类去路,一一先跟他说了?”

        “如果前面说的都对,后面突然说错一次呢,这也是他们‘七青门’的套路了。”一个成熟的声音传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677/190843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