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残玉之求仙路 > 第五十三章 冲突

第五十三章 冲突

        桃谷六仙登时脸现喜色。桃枝仙道:“那也无所谓。我们六仙和你徒弟是朋友,和你交个朋友那也不妨。”桃实仙道:“你武功虽然低微,我们也不会看不起你,你放心好啦。”桃花仙道:“你武艺上有甚么不明白的,尽管问好了,我们自会点拨于你。”岳不群淡淡一笑,说道:“这个多谢了。”桃干仙道:“多谢是不必的。我们桃谷六仙既然当你是朋友,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桃实仙道:“我这就施展几手,让你们华山派上下,大家一齐大开眼界如何?”

        皇甫玉闻言暗道糟糕,这几人没心没肺的不懂人情世故,这下可好了,非要打起来不可。正如此想着,就听噌的一声,宁中则已经拔剑在手,剑尖指向桃实仙胸口,叱道:“好,我来领教你兵刃上的功夫。”桃实仙笑道:“桃谷六仙跟人动手,极少使用兵刃,你既说仰慕我们的武功,此节如何不知?”

        皇甫玉哑然失笑,这桃谷六仙,说话真的能把人气死。

        宁中则道:“我便是不知!”长剑陡地刺出。这一剑出手既快,剑上气势亦是凌厉无比。桃实仙霎时间目瞪口呆,呆立在原地,噗的一声,长剑透胸而入。桃枝仙急抢而上,一掌击在宁中则肩头。宁中则身子一晃,退后两步,脱手松剑,那长剑插在桃实仙胸中,兀自摇晃。桃根仙等五人齐声大呼。桃枝仙抱起桃实仙,急忙退开。余下四仙倏地抢上,迅速无伦的抓住了宁中则双手双足,提了起来。岳不群一柄长剑急忙刺向桃根仙和桃叶仙,却见他手腕微微颤抖,显然心中吓得不清。

        令狐冲急跃而起,大叫:“不得伤我师娘,否则我便自绝经脉。”说完口中鲜血狂喷,立时晕去。桃根仙避开了岳不群的一剑,叫道:“小子要自绝经脉,这可使不得,饶了婆娘!”四仙放下宁中则,追赶桃枝仙和桃实仙而去。

        这几下变故兔起鹘落,皇甫玉也是措手不及,没有反应过来,等他想出手之时桃谷六仙已经走的远了。

        岳不群和岳灵珊同时赶到宁中则身边,待要伸手相扶,宁中则已一跃而起,脸上更没半点血色,身子不住发颤。岳不群低声道:“师妹不须恼怒,咱们定当报仇。这六人大是劲敌,幸好你已杀了其中一人。”

        哎,皇甫玉心下暗叹,此事也说不得谁对谁错,对桃谷六仙不了解之人听闻他们说话不被活活气死已经是涵养很高了。

        不过听闻岳不群如此说道,皇甫玉忍不住开口道:“岳掌门此言差矣。”

        “道长何出此言?”岳不群有些摸不着头脑。

        “以岳掌门的武功难道看不出桃谷六仙对尔等并没有敌意吗,甚至没有提防,不然以岳夫人的功夫,击败其中一人都不容易把,贫道实在不懂你们要报什么仇。”皇甫玉道。

        “这......”岳不群仔细回想,也承认这六人武功却是很高,自家夫人单独对上其中之一也真不是对手。

        “胡说八道,这六个怪人怎么可能比我娘亲武功更高。”岳不群还未答话,一边的岳灵珊便怒气冲冲的说道。

        “哼。”皇甫玉冷哼一声,并不答话。

        “灵珊不得多言,扶你妈妈进去休息。”岳不群轻斥了岳灵珊一句。

        “道长所言不错,不过这六个贼子将冲儿害成这样,这等大仇还不够吗?”宁中则本已吓得身子发抖,听闻皇甫玉这番话后反而镇定了下来,开口说道。

        “贫道略通医术,不如让贫道为他看看。”皇甫玉虽然知道事情的大概原委,却不能直接说出,装模作样的说道。

        “这......那就谢过道长了。”岳不群见令狐冲脸上胸前全是鲜血,呼吸低微,已是出气多、入气少,眼见难活了,同意了皇甫玉的要求。

        皇甫玉伸手按住令狐冲的脉搏,顿时感到几股古怪的内力在令狐冲体内互相撞击,冲突不休,明白这便是桃谷六仙的内力了,松开手,示意岳不群来看看。

        皇甫玉松开手后便在一边沉思,见他如此模样岳不群和宁中则都未开口询问。

        岳不群伸手在令狐冲身上按了几下,皱眉摇了摇头,见岳不群如此表情,宁中则开口问道:“冲儿怎样?伤势有碍吗?”岳不群把六股真气互斗的事情说了,宁中则道:“须得将这六道旁门真气一一化去才是,只不知还来得及吗?”

        岳不群默然不语,突然开口道:“师妹,你说这六怪如此折磨冲儿,是甚么用意?”宁中则道:“想是他们要冲儿屈膝认输,又或是逼问我派的甚么机密。冲儿当然宁死不屈,这六个丑八怪便以酷刑相加。”岳不群点头道:“照说该是如此。可是我派并没甚么机密,这六怪和咱夫妇并不相识,并无仇怨。他们擒了冲儿而去,又再回来,那为了甚么?”

        岳灵珊插嘴道:“我派虽没隐秘,但华山武功,天下知名。这六个怪人擒住了大师哥,或许是逼问我派气功和剑法的精要。”岳不群道:“此节我也曾想过,但冲儿内力修为,并不高明,这六怪内功甚深,一试便知。至于外功,六怪武功的路子和华山剑法没丝毫共通之处,更不会由此而大费周章的来加逼问。再说,若要逼问,就该远离华山,慢慢施刑相迫,为甚么又带他回山?”

        宁中则问道:“那到底是甚么缘故?”岳不群脸色郑重,缓缓的道:“借冲儿之伤,耗我内力。”岳夫人跳起身来,说道:“不错!你为了要救冲儿之命,势必以内力替他化去这六道真气,待得大功将成之际,这六个丑八怪突然现身,以逸待劳,便能制咱们的死命。”顿了一顿,又道:“幸好现在只剩五怪了。师哥,适才他们明明已将我擒住,何以听得冲儿一喝,便又放了我?”

        岳不群道:“我便是由这件事而想到的。你杀了他们一人,那是何等的深仇大恨?但他们竟怕冲儿自绝经脉,便即放你。你想,若不是其中含有重大图谋,这六怪又何爱于冲儿的一条性命?”岳夫人喃喃的道:“阴险之极!毒辣之极!”

        皇甫玉在边上装不下去了,开口道:“真是一派胡言,还君子剑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六道内力走的都是疗伤的路线,只是这六道真气互不统一,反而相互冲突,显然是六人想为令狐冲治疗伤势却不得其法,这么明显的事情你会看不出来说明你就没有思考过他们是为令狐冲治伤,若是真的想要折磨人,那起码比现在要痛苦十倍。这六人先前出手杀人也很明显是因为那人伤了令狐冲,这你们都没有仔细想过吗?”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677/193464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