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残玉之求仙路 > 第二百二十章 传道殿

第二百二十章 传道殿

        传道殿便是皇甫玉要讲道的地方,也是青莲宗内所有修士讲道的地方,讲道即是传道,作为专用的讲道之殿,传道殿自然有它的独到之处。

        在没有修士讲道的时候传道殿一向是大门紧闭的,唯有等到有修士要讲道之时才会开启,也是青莲宗内开殿讲道一说的由来,而讲道选在传道殿也是因为传道殿是青莲宗祖师为了讲道而特意修建的,传道殿内布置了无数大大小小的阵法用以辅助修士讲道。

        负责看护传道殿的长老早早的就得到了消息,一早就检查了传道殿内的大小阵法无误,然后就开始等待皇甫玉的到来。

        看护传道殿是一件极为轻松的差事,这传道殿数十年都不一定会启用一次,而对阵法的定期检查和维护对于精通阵道的高手来说更算不上什么困难麻烦的事情。

        皇甫玉以为自己提前一些过来已经算早了,不过一路上三三两两向着传道殿赶去的身影以及传道殿外已经密密麻麻在等候的人群让皇甫玉知道自己似乎小瞧了这一场讲道的规模以及众弟子心中的期待性。

        幸好自己有所准备。

        皇甫玉有些庆幸自己针对性的取了巧,真要是什么都不准备,以他的精神修为和自身道悟能让场中百分之一的人有所领悟就算厉害了。

        从侧门进入传道殿,看护长老已经等候多时了。

        “咦,沈长老?”

        皇甫玉意外的发现传道殿看护长老居然还是个熟人,正是当初有过一面之缘的沈长老,说起来返宗以后皇甫玉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沈长老,如今宗内的长老他大部分都打过交道,沈长老这样没交流过的可谓是少之又少。

        “皇甫长老,请吧。”

        沈长老温润的笑了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一别经年,再次见面又是劳烦沈长老,惭愧。”

        皇甫玉拱了拱手道。

        “都是分内之事,何来惭愧。倒是宗内有皇甫长老这样的后起之秀,老朽着实欣慰,来来来,这边。”沈长老再次温润的说道,引领着皇甫玉了解传道殿内阵法的使用方法。

        “时候不早了。”

        传道殿内阵法颇多,虽然只是简单的了解和掌握开启方法和操纵方式,却也花去了小半个时辰。

        “多谢沈长老了,开殿吧。”

        端坐高台的蒲团之上,皇甫玉开口道,他所居的位置乃是诸多阵法的交汇之处,只有这个位置才能掌控殿内的所有阵法。

        沈长老点了点头,按部就班的前去开启传道殿的正门引导众多凝神境的弟子进入,虽然这传道殿的使用频率极低,但是以他的年纪却也经历过数次之多,最近的两次皆是在他的主持之下,主持起来倒也是轻车路熟。

        虽有阵法相助,但传道殿内听讲的效果自然是最好的。传道殿内空间不小,可青莲宗的凝神境弟子更多,想必当年青莲宗祖师也没想到未来的青莲宗能够发展的如此蓬勃,容纳下所有前来听讲的凝神境弟子后传道殿内的空间便已饱和,其余的弟子只能按照修为的高低坐在殿外听讲,索性对于修士来说席地而坐并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许多好奇的长老也都前来听讲,想看看玄风如此推崇的皇甫玉能讲出什么天花乱坠的东西来,少数对皇甫玉依然不怎么待见的长老更是打着看皇甫玉笑话的心理来的。对于这些长老来说座次并不重要,若是合道级的修士开讲他们也许会争先恐后,但皇甫玉只是一归一境修士,别说归一境了,就算是炼虚境的修士开讲对他们来说也不一定有什么作用,达到归一境以后都有了自己的路,炼虚也不过是领先几步而已,非是合道这样到达另一个层次的修士外没有谁能引领谁,只能是相互论道借鉴而已。

        传道殿中坐满了凝神境的弟子,正殿之中更是凝神境弟子中的翘楚,各个都达到了凝神巅峰的境界,皇甫玉可以感受到一股股朝气蓬勃而又强大的气息,最强的数人与他在凝神巅峰时的修为已经相差无几了。看着底下一众弟子或期待,或质疑,或平淡,或火热的眼神,皇甫玉要说心中一点压力没有是不可能的,不过他对自己的准备还是很有信心的,若是这些都不行,那他自身就更不行了。

        略作调息,皇甫玉催动法诀,传道殿内的阵法一一运转起来,皇甫玉感觉自己的真元猛地消耗过半,随后慢慢稳定了下来。这传道殿内的阵法就不是一般修士能够掌控的,哪怕是普通的归一境修士也只能勉强掌控而已,唯有归一境巅峰或者像皇甫玉这般积累极为深厚修为远超同境界修士的才能掌控自如。

        “立春梅花分外艳,雨水红杏花开鲜;

        惊蛰芦林闻雷报,春分蝴蝶舞花间。

        清明风筝放断线,谷雨嫩茶翡翠连,

        立夏桑果象樱桃,小满养蚕又种田。

        芒种玉秧放庭前,夏至稻花如白练;

        小暑风催早豆熟,大暑池畔赏红莲。

        立秋知了催人眠,处暑葵花笑开颜;

        白露燕归又来雁,秋分丹桂香满园。

        寒露菜苗田间绿,霜降芦花飘满天;

        立冬报喜献三瑞,小雪鹅**片飞。

        大雪寒梅迎风狂,冬至瑞雪兆丰年;

        小寒游子思乡归,大寒岁底庆团圆。”

        略一酝酿,皇甫玉便以极慢的语速一字一句缓缓道来,以二十四节气歌作为开篇是他思索良久后的选择,这方世界同样有四季轮转,不过却没有人特意的分出这二十四节气来,以这二十四节气歌作为媒介他很容易的就将众弟子带入了一个四季变化的过程,对于自然的演变作为一个来自科技时代的人心中自然有着更为清晰而明确的了解。

        在皇甫玉带着道韵的二十四节气歌下,一众弟子不自觉的闭上双眼,冬去春来,四季轮转仿佛就在眼前,四季变幻并不稀奇,但从未有哪个弟子曾静心观察过这天地变化,随着皇甫玉的娓娓道来,感受着天地的自然演变,众弟子仿佛有了些若有若无的感悟。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677/224364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