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 > 第027章 巷中少女

第027章 巷中少女

        “你,你……”炙九有一瞬间的呆滞,没想到自己也有失手的一天:“什么都敢往嘴里塞,你也不怕那是毒药,会把你小子给毒死。”

        一句话,简直就是从牙缝儿里挤出来的,可见炙九有多气愤,那唯一没被面具遮掩的双眼,恶狠狠的瞪着洛无忧,僵在半空的手,更是抖啊抖的,如筛糠一般。

        他真的好想,好想,把手伸进这该死的少年嘴里,或者,直接剖开他的肚子,把那粒药丸再给抠出来。该死的少年,怎么手就那么快,怎么嘴就那么馋?他居然当着他的面儿,把那药丸给吃了,他居然把那药丸儿给吃了?

        好歹,让他看上一眼也好啊!

        不吃?傻瓜才不吃吧?那可是治疗内伤的圣药,小还丹,她不吃掉,难不成还把那药还给他们?本来就是那男子打伤了她,赔她一粒小还丹治伤,似乎也是天公地道,理所当然的不是吗?

        她又为什么不接受?果然,不愧是小还丹,吃下去之后,一股热流流遍全身,连那剧痛,也被缓解了大半。

        洛无忧给了炙九一个看白痴似的眼神,然后,轻轻的拍着了自己的衣摆,拂去上面的灰尖后,径自转身,离开。

        很快那纤细而笔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炙九的眼前,全部隐没在黑暗里。

        很奇怪,明明那少年没有半点武功,为什么,他却可以夜视,在完全没有光亮的黑暗中稳健行走?

        炙九愣愣的看着少年的背影,心中浮起一丝诡异的感觉,这明月楼中,有主子亲自设下的奇门阵法,一般人,没有人领路,根本就不得其门而入,乱闯乱走,只会将自己陷入迷阵之中,或被无情绞杀,或被生生困死。

        可是,没想到,那少年,只不过是在他的带领下,走过一遍,居然便能将路径步法全部记熟,甚至一步也没有踏错!

        他,真的是第一次来明月楼吗?

        他却不知,洛无忧的确没有武功,可是,被囚那五年,她却是每一天都在黑暗中度过,对于黑暗,没有人,会比她更加的熟悉,更加的适应!况且,来到一个如此危险的地方,洛无忧怎么可能会不长个心眼儿,把路记熟?

        不过,她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自然不可能强大到走过一次就全部记得,这还得多亏了她前世的记忆。

        所以,从某种方面来说,炙九的猜测,其实也是正确的。

        夜里,微风摇曳,炙九还在思索着,石室中却传来一道传唤声,炙九神色一个激灵,赶紧的将自己的思绪抛开脑后,闪身又回到了石室之内。

        “主子。”

        炙九肃手而立,满面恭敬。再不复先前的聒燥,主子都已经发火对他动上手了,他哪里还敢放肆,自然得小心翼翼的侍候着。

        “你把这两张画像拿去,吩咐人手,立刻开始搜寻,一定要把画像上的人找出来,剩下的应该怎么做,不用我再交待了吧?”上官明月瞟了一眼炙九,冷声说道。

        “是。”炙九双手接过画像,其实,还是一头雾水,主子这到底是想要他们把人给送回去呢?还是带回明月楼来呢?

        还是,主子他还有别的用意?

        他抬头看了看自家主子,本想再问清楚一些,可是,看着他家主子已经转身离去的背影,却是把那话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直觉告诉他,他现在还是不要开口问的好,否则的话,一定会倒大霉的,别问他这是为什么,这是一种直觉,尤其是,今天晚上的主子,实在是太反常了,所以,他还是先去办事儿,不管如何处置,总是得先把人给找到再说。

        就是不知道,该死的少年,费了这么大劲儿,到底是想要他们帮着找什么人?想着炙九顺手就把折在一起的画像打开来看了看。

        这一看之下,却是愣住了,这两张画像,怎么会这么像?

        的确很像,唯一的不同是,一张上面画的是个身着男装的少年,另一张上面画的却是一个一身钗裙挽着发的姑娘。除了装束不同,这两张画像上的人,五官长相,却别无二致,明显就是一个人。

        也就是说,少年要他们找的不是两个人,而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姑娘!难怪他家主子会把他给一掌拍到十万八千里了,那秀气的长相,两张画像摆在眼前,那么明显的对比,他要再看不出来,那他就可以直接去撞墙了。

        只不过,看这姑娘画像上的穿着打扮,怎么像是一个侍女。

        少年找她做什么?为了一个婢女以命作赌,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傻小子?难不成,这姑娘是他的心上人?可看他的样子,也不过才十一二岁,最多不超过十三岁,这么小,就知道男女情事了?

        炙九脑子里浮现出无数个疑问,却始终没有怀疑过洛无忧会不会也是女扮男装这个问题,不是没有怀疑,而是,他潜意识里,压根就不相信,居然有女子敢孤身一人前来闯明月楼。

        更不相信,有女子敢在自家主子面前如此放肆!

        不过,炙九不怀疑,可不代表别人也和他一般,尤其,那人还是精明强大到,早就被世人传的神乎其神的上官明月。

        南楼一隅。

        上官明月长身而立,容颜之上依旧覆着那张血色的漫珠沙华面具,他双手背负在后,幽深如雾的眸,在夜色中远眺着那道渐行渐远的模糊身影。

        修长的指腹似乎还残留着少年,不,是少女身上那柔软的温度,与少年在那般亲密接触后,又看了那两张画像,他又怎会还看不出那少年是女扮男装。脑子里猛的回荡起一道自信到有些狂妄的声音……

        或者应该说,早在这之前,其实他就已经知道少年是女扮男装了!

        的确是个很有趣的女子,一夜相遇两次,第一次入明月楼便破解了她的九转星云阵。

        她,会是师傅说的那个人吗?

        轻悠一叹,上官明月看着自己胸前那团令人作呕的黄色污渍,发出一声讥笑,似在自嘲,又像是在嘲笑别人,幽深的眸子里蕴含着点点星辉,最终化为一片雪域冰霜。

        那他,又该怎么做,是应该杀了她,亦或是……

        ……

        嘈杂的街道之上,洛无忧一个人静静的走着,背影带着一丝丝的孤凉,来时两人,未曾想,回府之时,却只剩她一个。

        脑子里盘桓着的,也尽是前世红锦为她所做的点点滴滴,她的骨子里流着洛秉书的血,却终究,还是做不到如她那‘好父亲’一般的冷血!

        那个傻丫头啊,希望她千万不要出事,一定要平安才好!

        只是,让洛无忧没有想到的是,她前一刻还在担忧着红锦不要出事,下一瞬,她自己,却是先遇上了麻烦!

        这是一条很幽静的街巷,却也是她回相府的必经之路。秦都中的街道蜿蜒密布,四通八达,这虽然不是唯一的一条路径,但是这却是唯一的一条捷径!

        她在明月楼里耽搁了不少的时间,所以才不得不选择走捷径,否则,回府太晚,会被人察觉,可是,她却没想到,即使如此,也还是碰上了拦道的。

        出乎洛无忧预料的是,那拦道的,不是什么牛高马大的劫匪,也不是什么地痞流氓,而是,一名女子。

        对,就是女子,还是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八韶华的妙龄少女!

        她穿着一件浅绿色的曳地流仙裙,裙外还罩一层白色的纱衣,衬着那张清丽标致的小脸,清纯婉约如暗夜之中的绿色精灵。

        女子从街巷的另一边款款走来,本无交集的两人原应擦肩而过,而她,却偏偏拦在洛无忧身前,挡住了她的去路。洛无忧抬起眼帘瞟了一眼女子,并不打算理会,斜跨了两步,想要和她错开,却不想那女子却并不识趣,也紧跟着疾跨了几步,又拦到了洛无忧的前面。

        洛无忧一连让了三次道,皆是如此。

        此刻,若还看不出,这女子是冲着她来的,那她也就白重活一世了。

        索性的,洛无忧干脆的停下了脚步,也不再闪避让道,就那样冷冷的看着与她面对面,站在她前边,挡住了她去路的女子。

        “公子,我迷路了,可否请公子为小女指点迷津?亦或是,送小女回家。”绿衣女子手中提着一盏白兔灯笼,满脸祈求的看着洛无忧。

        她一双宛如小鹿般的眼睛,扑闪扑闪的眨着,水汪汪的,带着几丝羞怯之色,煞是惹人怜爱。只怕是个男子,看到都会忍不住上前把她拥在怀中,好好的疼惜。

        “我没空,你去找别人。”可惜,洛无忧到底不是个男子,所以,一点都未曾犹豫,拒绝的很是干脆。

        “公子难道就忍心看小女子一个人夜行,就不担心小女子会遇到坏人吗?公子……啊……”那绿衣女子眼中泪光盈盈,说的极是委屈,见眼前的少年完全不为所动,反作势要走,焦急之下叫了一声公子,同时,脚下也跟着前移了两步。却不想,脚下似乎被什么东西拌了一下。

        顿时,少女惊呼一声,那曼妙的身体也控制不住,就那样向洛无忧那边栽了过去。

        绿衣少女小脸儿惨白,一脸渴求的望着少年,似乎是希望眼前的少年能对自己伸出援手,可是,就在女子即将要触碰到洛无忧时,她却蓦地再移了两步,那绿衣女子最终还是,嘭一声,无可避免的,以最狼狈的脸嘲下的姿势栽倒在了地上。

        她手中的白兔灯笼也落在地上,骨碌骨碌滚出老远。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930/180489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