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 > 第040章 诬陷

第040章 诬陷

        没有哭泣,没有为自己辩驳,仅一句简简单单的反问,却让洛老夫人神色一滞。

        洛仙儿却是轻轻踱步到洛无忧面前,不解道:“庶姐这是何意,仙儿又没说那金牌便是你盗的,不过是说那日在的几人都有嫌疑而已,包括明溪,明芝还有那些丫鬟仆婢皆在内,庶姐若是觉得自己是冤枉的,大可拿出证据,为自己辩驳,何必去为难祖母她老人家,你如此质问祖母,难道就不怕寒了祖母的心吗?”

        寒心?这些人,也有心吗?难为,她这也叫难为吗?一口一个庶姐,却直呼洛明溪与洛明芝的名字,这到底是谁在难为谁?

        “呵,呵呵……”洛无忧心中划过一抹冰冷,面上的笑容却越加灿烂:“既然郡主妹妹想要无忧自辩,那无忧敢问郡主,又有何证据可以证明,那御赐令牌被盗,与我有关?”

        “郡主也说了,那御赐的令牌是前儿丢失的,可是,若我没有记错的话,昨儿个,郡主不是还进宫陪伴太后了吗?怎的发生这般大的事儿,郡主当时竟没有发现?”

        “时隔一夜,郡主才大张旗鼓的捉拿窃贼,若那窃贼真的有心做些什么的话,郡主就不怕,这一夜之间,大祸已经酿成,为时已晚吗?况且,捉奸成双,捉贼拿脏,郡主拿不出证据来,又凭什么认定,我就有嫌疑。”

        二姨娘听得一愣,这才想起昨个儿的事,眼中充满了狐疑之色,“是啊,老夫人派人相请,不是说郡主进宫去了么?难不成,郡主进宫之时,都没有出示通行令牌?”该不会,洛仙儿她根本就是故意敷衍和诓骗她和老夫人的,为的就不想给霞儿治病。

        “这很奇怪吗?本郡主时常进宫陪伴太后,皇城守备大多认得本郡主,本郡主进宫时,很多时候都不需要出示令牌的啊。”洛仙儿笑着道,眸中却是幽芒微闪,她何时说过她进宫了,不过是让婢女以她身体不适为由,回绝了老夫人的传唤而已吗?

        该死的,那个婆子竟然敢假传她的话!

        太可恨,没想到,竟然会出这样的纰漏,害得她现在,居然不得不为老夫人圆慌。

        洛仙儿并不理会雪姨娘,依旧看向洛无忧道:“庶姐何必如此激动,本郡主从未指名道姓说是你,只不过,昨日太后急宣,本郡主走的匆忙,也并未携带令牌,今晨方发现御赐的令牌不见了,而这两日里,本郡主除了进过宫,在相府之内,也就只有和几位姐妹们接触过,所以有此怀疑也是很正常的不是吗?”

        “不过,庶姐说的极对,捉贼拿脏,到底那令牌是谁拿的,只要让我的卫兵在各院儿里一搜,搜出脏物,不就一清二楚了吗?”

        洛无忧淡笑着问:“郡主妹妹的意思,是要搜查我的院子,是也不是?”

        洛仙儿颔首点头:“不错,不过,不止是你的,还有明溪与明芝的院子一起搜。如此,庶姐总不会觉得不公平了吧!”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洛仙儿带着亲兵前来,是要搜府的。虽说洛仙儿搜院的理由有些牵强,可是,若真的没做,被搜一下,好像也没什么。

        当然,这只是事不关己之人的无关痛氧的想法,真正的当事人,洛明芝早已面色发白,洛明溪更是脸色铁青。

        怎么可能会没什么,做过还罢,对于没做过的的人来说,搜查本就是一种侮辱,尤其,那还是几个女子的院落,女儿家的闺房向来是男人止步之所,如今,竟要那么多男子搜查她们的闺阁,这更是一种耻辱。

        没有哪个女子摊上这种事,还可以无动于衷!

        只是,洛仙儿贵为郡主,她想要搜,她们敢反对吗?反对又有用吗?

        答案自是不敢的。

        而且,此时此境,也根本没有她们反对的余地。

        “呵呵呵……”洛无忧闻言,却是咯咯的娇笑出声,只那笑声听在人耳里,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讥讽与嘲弄。

        “我应该觉得公平吗?我即未做过,你又拿不出证据,我为何要让你搜我的院子。郡主二字,只是一个封号,并不是正统官衔,谁又赋予了你权利,可以肆意搜查我的院子,是皇上?还是我大秦的律法,哪一条,哪一卷,郡主不妨念出来给民女听听,若真有这么一条律法,那郡主想要搜民女的院子,请随意,我洛无忧绝对不会有一丝一毫的阻拦。可是,若没有……”

        “那郡主想要搜我的院子,就请先去秦都府衙里备案,请府衙大人带人前来,当然,以郡主的能力,还可以主将此事上报刑部,让刑部三司派人前来亦可。又或者,郡主可以直接上达天听,将此事禀报给皇上,带着皇上的圣旨前来!”

        少女的声音清冷如雪,却落地有声,一字一句,砸在众人的心间,震得满院众人瞠目结舌。

        静默,长久的静默。

        整个院落之中只有众人的呼吸声。

        好半晌,竟然没有一个人,发出半个音节。

        所有人,都被洛无忧强势的姿态所震憾,不过一个小小庶女,竟然敢和郡主叫板,甚至,不惜将此事闹得满城皆知,还欲闹到大殿,闹到皇上跟前,皇上那是谁,那是永昭的亲兄长,洛仙儿的亲舅舅!

        就算真的上了大殿,皇上又怎么可能会不帮自己人,反偏帮她一个小小的庶女。

        洛仙儿脸上笑容不在,震惊之余,更多的却是愤怒:“洛无忧,你以为你是谁?居然敢拿皇舅舅来压本郡主,呵,你如此推三阻四,不许我搜你的院子,我看你根本就是做贼心虚吧?”

        “你今儿个不让本郡主搜,本郡主还就搜定了。来人,去把无忧阁给我里里外外搜一遍,还有洛明溪,洛明芝的院子,也不要放过。今个儿,找不到御赐金牌,本郡主定不会善—罢—干—休。”洛仙儿铁青着脸下了命令。

        心中却是浮起一抹疑惑,这个小贱人一味的阻拦,难不成是猜到了什么?

        “是”

        一个侍卫队长领命,大掌一挥,带着一队亲兵,就要离开。

        就在他转身之间,洛无忧银牙一咬,几步窜到了他的面前,锵啷一声,拔出了侍卫长的腰刀。

        “谁若敢动,就从我的尸体上垮过去。”

        洛无忧面色清冷,劲脖之上横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那刀柄却握在她自己的手中,刀锋割破肌肤,滴滴鲜血,顺着那纤细洁白的颈脖溢出,狂风骤起,她紫色的裙裾在风雨中疯狂的舞动,凄美而又绝决。

        众人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得彻底傻掉,似乎,谁也没有想到,洛无忧为了不被搜院子,竟会做到如此绝决,不惜自戕相抗。

        她这是疯了吗?

        “无忧你做什么?还不赶快把刀放下。”洛老夫人被那红艳艳的血色,刺得头晕目眩,当即立声喝道。

        “就是无忧小姐,你赶快把刀放下,有什么事儿不能好好说的,非要动刀子,吓死个人了。”

        “无忧小姐,听姨娘的,赶紧放下,你这要是出了什么事儿?兰姨娘还不定怎么伤心呢?”

        被老夫人怒喝回过神来的众人回,也七嘴八舌的劝说着。

        “洛无忧,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如此自戕相向,就不怕有悖伦常,传出去,名声尽毁吗?本郡主告诉你,即便是你今天血溅当场,你的院子,本郡主也是搜定了。”

        洛仙儿冷声喝到,没想到,这个小贱人,竟然会做到这个地步,不过,这不也证明了她的猜测,这个贱人定然是猜到了。

        那,她就更加不可能会放过机会了。

        洛无忧的绝决震惊了众人,洛仙儿的穷追不舍又何偿不让众人心惊。

        一个十岁的少女,竟然对着自己的姐妹,如此不依不饶,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的事儿。

        “仙儿,住口。”老夫人玉拐往地上一杵,怒声喝道,胸口剧烈的起伏,连声音也有些喘了起来。

        她是嫌场面还不够乱吗?若洛府传出逼死庶女的名声,于她又有什么好处。

        洛擎书见状连忙将老夫人扶住,也劝说道:“无忧妹妹,听大哥一句劝,把刀放下,有什么事儿,咱们好好说,你看,你都流血了。祖母看了得多心疼,此事,若你真的觉得有什么委屈,我们大可以禀明父亲为你作主就是,乖,快把刀放下。”少年眸光微闪,似也隐隐察觉到了什么。

        “呵,”洛无忧却是轻呵一声,看向了洛老夫人:“祖母,无忧只一介女子,无才无德,唯有几分傲骨,头可断,血可流,尊严不可丢。昨日,雪姨娘污蔑我对明霞妹妹下药,无忧忍了,今日郡主又诬陷我偷了御赐金牌,是不是,明个儿,随便一只阿猫阿狗掉了什么东西,也都可以随意的诬赖在无忧的头上?无忧只不过想求一隅安重稳的栖身之所,何错之有,为何却总是有人苦苦相逼?”

        洛老夫人神色依旧阴沉,闻言却不由一滞。

        洛仙儿此时却冷笑:“是不是污蔑你,只要搜了院子便知。你如此强横的阻拦,不是作贼心虚是什么?”

        “郡主不必拿话激我,无忧说过,想搜我的院子,可以。汤圆,去请秦都府尹前来。”话落,大刀猛的一挥。

        尖叫声四起!

        吓得众人皆闭上了眼睛,再睁眼,却没有想象中的鲜血飞溅,刀锋划过裙摆,洛无忧割下一截纱裙,往脖子上一拭,直接扔给了汤圆。

        被吓得彻底傻掉的汤圆终于在关键时刻回了神,尖叫一声,猛的扑了上去:“小姐,您可千万别做傻事,不值得,他们要搜,就让他们搜好了,奴婢相信小姐,只要我们没做过,他们就算搜也搜不出什么的,老天爷长着眼睛看着呢,会还小姐一个公道的,小姐……”

        汤圆声音哽咽,看着洛无忧脖子上那把锋利的大刀,腿脚都有些打颤,泪珠子更是骨碌骨碌,倒豆子一般往下掉。

        “今日无忧没有状纸,那就权以此血娟代之。”汤圆那意有所指的话,别人听不明白,洛无忧却是听得清楚,看着满脸担忧的汤圆。

        却只说了一个字:“去。”

        “哦,哦。我去,我去。”汤圆捡起那截染血的裙角,含着眼泪就要往外奔。

        洛老夫人见状,正要让人上前将汤圆拦住,却不想汤圆才没跑出多远,就与拱门处拐弯而来的人撞在了一起。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930/180490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