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 > 第107章 天下最大的纨绔子

第107章 天下最大的纨绔子

        “洛无忧,记得本郡王的话,离别的男人远一点,若是你再不记得,本郡王不介意杀了那男人。”

        男子的声音,低沉,圆润却又带着丝丝幽冷的提醒,看着少女一脸戒备和疏离的样子,容狄深遂的眼瞳中划过一抹流光寒意。

        洛无忧面色微冷,看向容狄的眼中也似燃起了一蔟火苗,瞟了一眼四周,四周的人却好似根本无所查觉,也没听到男人说的话。

        神色微有一刹诧异,却是转瞬了然。

        若她所猜不错,他刚刚说话是用了内力传音,这让无忧微微松了口中气的同时,也对这个高深莫测的男人更加的戒备。

        内力传音,许多的一流高手,都不能做到,至少,她只知道有一人能做到,那人还是个五六十岁的老者,一生痴于练武,可没想到,容狄居然也能。

        他才多大?

        最多不过二十岁,难不成,他是打从娘胎里开始练武?可就算这样,二十年便做到了别人五六十年的成就。

        还是让她觉得不可思议!

        只是,就算如此,也没办法熄灭她心中的怒火,这个男人,上次说要她离南宫家的人远一点,这次更过份,直接让她离别的男人远一点。

        她和谁接触,关他屁事,整天盯着她,他莫不是真的以为她会嫁给他?自以为是,自大,自负的混蛋,就算是她洛无忧嫁给一头猪,嫁给一头狗,也绝不会嫁给他!

        洛无忧冷冷瞪了一眼容狄,转身就走,也没再去看武绍谦。

        眼神里的意思不言而喻,虽没看到男子的脸,可光听他语气,那神态,依然能够想象,是有多么的欠扁。

        这种男人,她发誓,以后有多远,离多远,她管他去死!

        原地,容狄薄唇抿成了一条线,转眸,正好对上一双狭长的眼眸。

        四目相对,男子的眼神,透着几分审视与犀利。

        容狄的眸光,却是平静无光,幽深的仿佛一潭死水。

        武绍谦握的手微微一紧,心中更升起一丝疑惑,无忧与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容郡王会走去无忧那里,他们之间,虽没有交谈。

        可是,他们之间眼神的交流,却是让他极为不喜,让他有一种,自己心爱的东西被人觊觎的感觉。

        容狄眸光微微一闪,转瞬便移开了眼,显然,根本没将男人放在眼里,也是推着轮椅走去了一边。

        两人对视的同时,人群之中,有一道隐晦的眸光,却是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狭长的鹰眼中多了一丝阴冷的笑意,庆功宴尚未没开始,这大殿之内却已是暗潮汹涌。

        看来,今夜他的收获还真的是颇丰!

        “皇上驾到,太皇驾到,皇后娘娘驾道……”

        一道公鸭似的嗓音突然响起,大殿之内,突然的静谥了下来,所有人全都匍匐在地,行礼,更是异口同声的大呼:“皇上万岁,太后娘娘千岁,皇后娘娘千岁……”

        此起彼伏的拜见声中,一身明黄龙袍的皇帝走了进来,他的左走着的却是当朝太后,端贤太后,也是宏帝的亲母。

        她须发皆已花白,全身却都散发着难以言喻的尊贵之气,前世,她被害时,南宫景煜登基,端贤太后还在世,并被尊为了太皇太后。

        只是,这位端贤太后,后来却是去了皇家避暑山庄里常住,吃斋念佛,一心为皇室祈福,再不理事实。

        而她,也便是永昭公主的亲生母亲,洛仙儿的亲外祖母。

        洛无忧跪在地上,眼角余光,却是不经意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三位,大秦皇室里,身份最高的人。

        傅皇后却是走在皇帝的右手边,她一袭华丽凤袍宫装,脸上涂着脂粉,端庄而威仪。

        宏帝能登大宝,端紧太后自是居功至伟,且她还是皇帝的生身之母,说来,虽说按照朝庭祖制,理当皇后执掌凤印,统领六宫。

        可其实,在这深宫之中,明德太后,才是真正最尊贵的女人,这一点三人的站位便可以看得出来。

        “众卿平身。”

        皇帝坐在了龙椅之上,挥手呼了一声,端贤太后和傅皇后,却是分别坐在皇帝下首位的两边。

        其它各宫的妃子也有出席,南宫景宸的生母欣妃,战王南宫景修的生母韵妃,以及南宫景皓的生母,虞妃,以及南宫景煜的名义上的母妃,德妃。

        今日宫宴以战王名义而设,这后宫之中,最属意的也当属韵妃了,从进入大殿起,那脸笑的得意笑容就没断过。

        而南宫景煜的母妃原本乃是四妃之一的雨妃娘娘,当年,却因其外族勾结乱党获罪被皇帝打入冷宫赐死,其外族也被抄家灭族。

        而当时的南宫景煜尚在襁褓之中,稚子虽无辜,却也受到了母辈牵累,皇帝对于这位罪妃生的皇子,自是不怎么喜欢的。

        可到底也是自己的血脉,便将其给了一直没有子嗣的宋昭仪,宋昭仪在皇宫中也算是个异类,从来都是不争不抢,自过自的日子。

        又因为没有子嗣,所以倒也还算过得安稳,后来皇帝将南宫景煜交给她抚养,她也是一直悉心教导,在南宫景煜登基后。

        德妃也被尊为了皇太后,也就是后来的明德太后,烨儿冤案之中的那个所谓的受害者,也是那个时候,洛仙儿想要铲除的对象。

        这段皇宫陈年秘事,也是在她后来成为煜王妃之后,才渐渐了解的,当时她并未深想,以前不觉得,但现在,她却觉得,这位在宫中素来以贤德与淡泊的德妃娘娘。

        或许,也并没有世人看到的那般,淡泊名利,与世无争。

        在皇宫这个大染缸里,每个人都被染上了杂七杂白的颜色,或红,或黑,或紫,而独独或缺的便是那纯正的白。

        众臣也自落坐,高位之上,皇帝看着殿内文武百官,威严的脸上也是难掩喜色

        “众爱卿,今日乃战王凯旋的庆功宴,我大秦与北越怔战两年,如今战事终于结束,北越派来使臣与我大秦议和,这是个可喜可贺的日子,两国的百姓,终于不用再忍受战乱纷飞的离别苦痛,朕对此,非常欣慰。”

        不愧是帝王,驭龙之术已及颠峰,一席话,更是说的感慨万千,字字句句都彰显着皇帝为国为民的胸襟,引得一从下臣,也是纷纷颔首。

        众人又是了阵恭维的话:“吾皇英明,乃我朝百姓之福,万岁万岁,万万岁。”

        宏帝却是摆摆手道:“这一切,得多亏了战王与镇守边关的将士,景修,你做的很好。”

        “父皇严重,这只是儿臣之本分。”南宫景修自人群中站起,走到大殿中央单膝跪地道。

        “好,你先退下。”

        “是。”

        皇帝一脸满意的看着战王退了回去,点了点头,却又突然道,“此次大告告捷所有有功的将士,早日早朝时,朕,一定都会按律封赏,现在,先宣北越使臣晋见。”

        说着,皇帝朝他身帝的大内太监总管挥了挥手。

        那太监便扯开了嗓子喊道:“皇上有旨,宣北越使臣靓见。”

        众人都是微微一愣,只有南宫景修面色未变。

        此次,南宫景修大战告捷还朝,在南城门遇到刺杀的事,却是就这样轻轻的揭了过去,而那群黑衣人,为什么会攻击南宫景修的队伍?

        随着皇帝话落,也是呼之欲出。

        洛无成眸光微闪,脑中速度的理出了一条线,北越战败,派了求和使臣前来议和,而在南宫景修那日入城的队伍中,若她没看错,却是还有一辆马车。

        或者……

        那些人的目的并不像她刚开始所想,是针对南宫景修,他们的目的是在北越的求和使臣身上,只是,他们却是明显料错了,那些使臣并未随着南宫景修一起进入都城。

        而南宫景修,显然早就料到了这点……

        洛无忧嘴角勾起一抹轻笑,都说九生九子,各有不同,他们这位皇帝陛下虽仅存八子,却也是个个都是非凡。

        随着皇帝的话落,大殿外,又进来一群人。

        首先映入人眼帘的,却是那一抹烈烈的血色,透着一股子的不羁和张扬,那人着一袭大红长袍,面如玉冠,唇如点绛,三千青丝随意披散在肩。

        他神态慵懒而高贵,精致如鬼斧雕啄的脸庞之上,一笔一画都是恰到好处的完美,这是是一个,比女子还要妖艳的男人。

        他一步步随着内侍走了进来,就像一团烈烈燃烧的火焰一般,半点没有身为战败之国使臣的谨慎与低调。

        反而,肆意张狂到了极致。

        男子身边还跟着一名女子,那女子一袭月白长裙,身姿摇曳翩跹,随在男子身边,她梳着流仙髻,即使脸上覆着一张雪色面纱,遮去了大半的容颜,然而,那一双美眸,顾盼之间,若生辉。

        光看那一双魅惑到极致的眼眸,便可以想象,那面纱下的女子,该有何等的倾绝国色。

        张扬的红,圣洁的白!

        这一男一女走在殿中,仿佛一道美丽的风景线,可谓极为吸引人的眼球。

        “君惊澜,拜见大秦皇帝陛下。”

        “君倾城,拜见大秦皇帝陛下。”

        两人微微的倾了身,算是给拜见了宏帝,话落,大殿里顿时时噤了声,都有些面面相觑,脸上的表情甚是奇怪。

        君乃北越国姓,君惊澜,更是北越的太子殿下,只是,谁都没想到,此次,北越派出的议和使臣,居然是这位,传说中的惊澜太子。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930/180490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