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 > 第131章 威武霸气的容郡王

第131章 威武霸气的容郡王

        君惊澜估计做梦都没有想到,在齐风齐衍的心中,他已经被降了无数等级,直接从太子,一降到底,与野狗同一级。

        宏帝很快的收回了落在君惊澜身上的冰冷视线,再次看向容狄道:“原来是狄儿,来人啊,快点赐坐。”

        对于容狄的到来,皇帝的欣喜,未免表现的太为明显。

        洛无忧微微蹙了蹙眉,眼眸之中也是闪过一丝疑惑,突然间有些看不懂这皇帝到底是真的宠信容狄,还是想要害他。

        皇帝身边,一众后妃以及众位皇子王爷,皆都是冷眼看着这一幕,就连端贤太后也是微微的抿了抿唇,眼中闪过了一丝冷意,以及……厌恶!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这么简单的道理,身为九五之尊的皇帝又怎么可能会不懂?

        他如此的宠信容狄,还表现的如此明显,也不过是为容狄竖立起更多的敌人而已,诚然,容王府在大秦的地位甚高。

        可是,众人推墙倒!

        就算容王府此时再受宠,势力再大,甚至手掌兵权,可若所有的人都和容王府站在了对立面,只怕容王府的处境也是不会妙的。

        皇帝明知道这一点,却还是我行我素,依旧将容狄捧的极高,甚至让人安排的位置就靠近在他身边,这就让她不得不怀疑他的用意了。

        自古以来,帝王之心最是难猜。

        就连洛无忧,也有些看不透,这帝王之举,到底是何意?

        容狄面色沉寂的任由齐风齐衍推着他在通道之中缓缓的移动,走到洛无忧的身边时,他却突然的挥了挥手,齐风和齐衍顿时停了下来。

        “多谢陛下,我就坐这里可以了,这里,够清静。”

        说完不待高坐上的皇帝回话,直接将轮椅推了过去,衣袖一挥,那名坐在洛无忧身边的少女,便被他拂去了一边儿,那少女敢怒而不敢言,悻悻的退去一旁,重新找了个位置坐下。

        而那空下来的位置,自然而然……

        便被容狄给霸占了!

        那强盗一般的作派,看得洛无忧手掌都蜷在了一起,然而,让她更加愤怒的是,皇帝竟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也好,你喜欢就好。”

        齐风齐衍也自分别站在了他的身后,就如同两尊英武的门神一般护卫着他。

        这一幕,让原本就蹙眉的一众皇子们,眉宇蹙理更深,几乎可以夹死无数只蚊子,除了南宫景璃与南宫景煜依旧在色不变之外。

        而南宫景皓则是一脸兴奋的表情。

        敢在父皇面前也如此嚣张的人,除了容郡王,大概,这大秦之中也是再找不到第二个人了,又怎么能不让他佩服呢?

        哪里像他呀,,平日里就算没错,他的好父皇,也是会在鸡蛋里挑骨头一般,挑出他一大堆的错来!

        “是也挺好的,看他那样子,估计也是爬不上这高台的,坐在那里,倒也省得让人抬他了,多浪费力气啊!”

        君惊澜眉毛一横道:“只是,秦皇陛下,这洛无忧可是本太子挑中的太子妃人选,你就一个男人坐在她身边,这似乎有违礼法了吧?”

        吧字还未落地,空气中一点银光闪过,直直射向君惊澜,擦着他的面颊而过,透明的骨钉,直接穿透他坐的椅背,没入他身后不远处的影壁之中。

        与之同时,容狄那清清淡淡的声音也再次响起:“若太子不满,大可与本郡王动手试试抢人,看你能不能从本郡王手中,将人抢过去。”

        君惊澜脸颊一痛,吓得整个人脸色有些发白,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怒瞪着容狄,“什么玩意儿,不过一个瘸子,居然敢对本太子动手,容狄,难不成你还真以为你还是那个攻无不克,战无不成的神王不成?”

        君惊澜气得不轻,尤其是摸了摸自己被划破的脸,更是怒不可遏,他早就气蒙了,站起来,指着容狄的鼻子骂道:

        “我告诉你,你现在不过就是个残废,你敢对本太子动手,你知道不知道本太子可是议和使者!你对本太子动手,就是在破坏大秦和北越两国的和平。难不成,你还想挑起我北越和大秦的战端不成?”

        容狄却是嘴角轻勾,只回了四个字:“那又如何?”

        君惊澜似有些傻眼,回神却又气得差点跳了起来:“那又如何?那又如何,敢情你还真的是想要破坏这次我们的议和?你知道不知道,如果我北越真的与大秦就此开战,你便成了两国的罪人。”

        北越太子一副炸了毛的样子,更是当场拿出了他的身份说事儿,更是将两人之间的口角,上升到了两国之间的争端。

        众人闻言也是蹙下了眉头,看向容狄的眼中纷纷闪过不赞同,有甚者,更是直接将目光射向了一直静坐在容狄旁边的洛无忧。

        纷纷叹息着,果然是红颜祸水,没想到不止北越太子和武候世子,甚至就连这传说中的容郡王爷,也是对此女子如此的青睐有加。

        两人的话题完全触到了两国的纷争,宏帝闻言也是蹙了蹙眉。

        他刚开口,却突的听到容狄红唇微张,却是勾起一抹笑。

        那清越的笑声,格外的突兀,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笑什么,在如此的境况之下,他也还笑的出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转向了容狄,容狄却是恍若未觉一般,笑声敛,他淡淡的开口。

        “两国的罪人?”语调微扬带着一抹讥笑,他反问而后淡声道:“只怕也未必吧?惊澜太子深得北越皇的喜爱,本郡王倒是很想看看,如果将你留下,北越皇到底会不会舍得与我大秦开战?”

        “你想拿我当人质威胁我父皇?”君惊澜闻言顿时眉心一跳,怒熊熊的燃烧:“两国交战,不斩来使,容狄,你这样做不觉得太卑鄙了吗?”

        嚣张的声音少了几分底气。

        就算是再纨绔愚笨,他也知道自己终究是身在大秦的国土之上,若是这个容狄真的这样做,他只怕也是真的拿他没辙!

        容狄只淡淡的瞥了他一眼,眸中隐有流光转动,“斩得斩不得,你大可试试看,如果惊澜太子还想完完好的回到北越的话……”

        “本郡王劝你,最好还是识趣一点,本郡王手中的骨钉可是不会认人的。也不会管你到底是北越的太子也好,公主也好,都会照射不误。”

        比之郡惊澜的纨绔嚣张,容狄的话,那才是真正的霸气。

        也是真正的让人解气。

        光看君惊澜被气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众人心中莫不是兴奋莫名,容郡王果然就是容郡王,就连君惊澜那个浑不吝也被他治得服服贴贴,根本不敢再开口。

        而倾城公主更是愤恨的瞪着君惊澜,若不是他这个不成器的皇兄,她也不会被容狄牵累嫌弃。

        君倾城一双美眸转向洛无忧,眸底闪过一丝阴冷的怨毒之色。

        洛无忧不由在心中叹息了一声,只怕君倾城这下是真正的记恨上了她。

        瞟了一眼身旁的始作俑者,洛无忧眸底尽是犀利的冷意,心中怒火丝丝漫延,真恨不得将这个罪魁祸首一角踹得远远的,这个该死的容狄,他自己就作死算了,干嘛还拉上她?

        天天给他找麻烦不说,现在还将她置于险地。

        真不知,他这到底安的什么心?

        这一段小插曲很快过去,百花盛宴依旧在继续,众人表面看来似乎并未受到多大的影响,唯一受到影响的便是那个在舞台上表演的女子。

        因着容狄的出现,她的舞,几乎没有人去注意。

        百花盛宴上女子需要竞技的才能共有五项,分别是琴、棋、书、画,舞。五组之中会有五人胜出,而这五人,最后会抽签比试决出最后的百花魁首。

        所有的参与百花盛宴的女子皆可报名自选其中之一报名参加比试,当然如果优秀者,自觉其它方面也有所长处,也可多选。

        前夜洛无忧在宫宴之上已出尽了风头,今日百花盛宴又被容狄推上了风口浪尖,所以,洛无忧也打消了参寒的念头,有时候锋芒毕露未必就是好事。

        然而,当太监宣读接下来几轮比试的名单之时,洛无忧的名字却是赫然就在其中,琴,棋,书,画。

        四场比试都有她的名字。

        但她可不记得自己有报名,或是让别人替她报名,更何况,她本就来得较晚,她到的时候,估计报名也已经结束了。

        那她的名字怎么会在其中,那可就颇有些耐人寻味了。

        瞟了一眼一脸愤恨,眼中却笑得得意的洛仙儿,洛无忧眸光微蹙,不消说,在这其中做手脚的,定然是洛仙儿了。

        只是,这洛仙儿手脚倒也是有够快她从出现在百花宴,到现在也不过是过去了两盏茶的时间,她竟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而在这几场比试中,除了洛仙儿都报了名外,还有另一个人也是赫然在其中,那就是倾城公主,君倾城!

        当君倾城的名字在太监口中落下的时候,一众官家女子都是议论纷纷,这是大秦的百花盛宴,她一个北越的公主参和进来算怎么回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930/180490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