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 > 第138章 兄友弟恭

第138章 兄友弟恭

        南宫景璃吩咐常远完常远二人,这才看向一旁的似乎被吓到的还脸色有些发白的北越太子君景澜。

        “太子殿下,现在的情形你也看到了,所有和倾城公主直接接触过的人,全都相继中了毒。为了避免更多的人染毒,本王现在要将倾城公身边的所有侍女,连同刚刚给倾城公主诊了脉的人,全部都隔离开来。”

        “以免太子和其它人也被传染上毒性,还请太子殿下配合,若是有可疑惑的发现或许发生过太子殿下觉得异常的事,请太子殿下和齐将军第一时间配合。”

        南宫景璃一字一句的说到,这中毒事件由君倾城开始,那么,这源头看来只能从她来开始查才行。

        “行行行,你把他们全都弄走,弄得越远越好,咝,真是太恐怖了,到底是什么毒,居然这么厉害,还好没有传给本太子。”

        君惊澜随意的挥了挥手,眨眼就把所有的手下给卖了个干干净净,末了还道:“不行,齐千,我们赶紧回去,你把父皇临走进给本太子的解毒药丸再拿来,给本太子多吃几颗。”

        “这有治治病,没病吃了防身,本太子可不想变得跟那群混蛋一样。”说着,拽了齐千就走,那一副贪生怕死的模样,看得一众大秦皇子颇为无语。

        “璃皇兄,有没有什么需要我等兄弟帮忙的?”南宫景皓突的出声问道,看得南宫景璃颇是意外。

        “怎么,你也想帮忙,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懂事了?还是,你又在打什么主意?”南宫景璃看着自己这位十四皇弟,面色微沉道:“本王可告诉你,这件事不是儿戏,你不许在里面捣乱,要是完不成父皇交待的任务。”

        他顿了顿,微微挑眉道:“别说到时本王和你战皇兄不会放过你,就是父皇也是绝对不会轻饶了你的,你也看到了,今天父皇有多么震怒了。”

        “切,我是真的想帮忙,你以为我真的像君惊澜那个白痴二百五,什么是轻重缓急都分不清么?”

        南宫景皓被南宫景璃训戒,顿时不满的道:“再说了,就算别的我不能帮到璃皇兄你,可是,审人的事儿,我可是最在行了,璃皇兄,我告诉你,只要你把那嫌犯交给我,我保证把他审得服服贴贴,你想问什么问什么!”

        南宫景璃挑眉一笑:“敢情十四皇弟你这是想抢了大理寺卿还有刑部尚书的饭碗?”

        “切,这有什么,他们问他们的,我问我的,也不冲突啊,再说了,没准儿他们问不出来的,可是,我能问出来呢?”南宫景皓不以为意的道。

        “是啊璃皇兄,我看十四皇弟的提议可行,要说十四皇弟别的什么可能都不在行,但是整人这种事儿,他却是最在行的。发生这样的事儿,我们也都想帮忙,还请璃皇兄给我们委派任务吧?”南宫景宸突的插嘴道。

        南宫景皓瞟了他一眼,不满的道:“四皇兄,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什么叫我除了整人其它的都不在行,我也有很多的优点的好不好?”

        “哦,是吗?这个,皇兄暂时还没有发现,要不,以后你多向皇兄展示下你的优点,也好让皇兄好好的开开眼?”

        南宫景宸呵呵一笑,揶揄的笑声顿时传出老远,倒是缓解了现场沉闷的气气氛,一直站在旁边如隐形人的南宫景煜此时也是笑着道:“是啊,璃皇兄,我们也都很想帮忙,你就给我们委派任务吧?”

        “我没有什么优点,不过,帮着安慰下人还是可以,我想发生这种事,此次前来的贵宾也肯定都吓坏了,现在他们不能离开,要不,我去替皇兄安抚下他们的情绪?”

        南宫景煜脸上带着笑,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小心,挑的活儿也都是无关紧要的,在南宫景璃与众皇子面前,一副伏低作小的模样。

        看着眼前这一幕兄友弟恭的画面,南宫景璃嘴角蕴着如沐春风的笑,幽深的瞳底却是划过一抹冷意,只不过,在刹那间便散去。

        “好,既然如此,那四皇弟,七皇弟,安抚宾客的事就交给你们,十四皇弟,你和我一起。”

        “是,二皇兄。”

        几人分道而行,南宫景璃带着南宫景皓来到了晓荷院,院里荷花开得正盛,粉白相间的荷花在池中悠悠的晃动着。

        若是忽略了那些守卫的士兵,和院子里那紧张而压抑的气氛,倒还真是一派温馨而静好的景象。

        “马大人,此事我们根本不知情,倾城公主为何会突然摔倒我们也不知道啊,您就算是再问,我们也还是不知道的。”

        “就是,她突然变成那样把我们都吓坏了,可是这根我们有什么关系,您这样审问我们,难不成是认为,是我们害了君倾城不成?”

        “那么多人在场,那么多双眼睛盯着,我们就算想害也动不了手吧?”

        “再说了,我们虽然和他有过近距离的接触,却没有过直接的接触,她会变成那样,一定是有其它的原因,大人,你应该查的不是我们。”

        “就是,我们当时一心顾着比赛,谁还有空去管她?”

        “本宫再说一次,马崇德,这次的事情,本宫什么也不知道,你们已经问了很久了,现在也已经问完了,该放我们走了吧?”

        “……”

        厢房里,一众少女们转在大理寺卿前,叽叽喳喳愤慨的质问着,大理寺卿马崇德,与他的师爷被一众少女们吵得头都大了。

        洛无忧与林婉微二人却是依旧坐在一边的红木椅上,林婉微见状摇了摇头,轻咳了两声道:“如此吵闹,真不知马大人要如何的问案?”

        “你倒是还有闲心去替大理寺的人操心?”洛无忧挑眉淡淡的道:“你就不担心你自己吗?”

        “担心?有什么好担心的?”林婉微笑了笑道:“人生在世,清者自清,只要府仰无愧于天地,那就够了,至于其它的,却是不用去多想,想太多,也不过是庸人自扰,杞人忧天罢了。”

        “清者自清?”洛无忧淡淡的呢喃了一句,抬头看着脸色苍白的林婉微道:“没想到林小姐倒是如此的豁达,面对如此情景也可镇定自若,无忧佩服。”

        林婉微却是捂嘴摇了摇头:“说起佩服,婉微最佩服的,却是洛小姐,洛小姐一曲涅盘,震惊世人,忧国忧民的胸怀,比之男儿也不遑多让,婉微相信,若洛小姐是男儿身,亦定是惊才绝艳的人物。”

        “林姑娘谬赞了,洛无忧,愧不敢当。”洛无忧笑着摇了摇头,脸上一派谦虚之色,幽深的瞳底却是闪过一丝自嘲。

        忧国忧民,她却是无那般的雄才大志的,她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为了自己,都是为了利益罢了。

        倒是林婉微,不愧乃是当朝太傅之女,心思之玲珑剔透,比之多少男儿来也不逊色,可惜了,身体却是……

        若是前世,她相信,她们一定会成为好友。

        前面闹腾不已,洛无忧与林婉微却是相携坐在一起,聊起了天,且聊得颇为有兴致。

        “够了,都给本官闭嘴!”

        人群中间,马崇德突的沉着脸,大吼了一声,那怒气腾腾的声音倒是真的震住了一众少女,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巴。

        就连洛无忧与林婉微也是停止了聊天。

        南宫菁见状不满的叫道:“马崇德,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叫本公主闭嘴?你信不信本公主向父皇参你个审案不力,外加一个大不敬之罪!”

        马崇德气得脸色一铁青,抖着唇道:“公主,本官是奉皇上之命来审理此案的,还请公主配合本官的问话。否则本官无法向皇上交差,恐怕也只好将实情据实向圣上禀奏。”

        若非顾及到这群人的身份,他岂会如此的容忍?

        可没想到,他才问了一句,这些个女子就像是麻雀一般闹腾个不停,吵得他头都大了,案子却根本没能问出什么?

        如此这般,他又如何向皇上交待。

        “你……”

        南宫菁怒不可揭,她堂堂一个公主被当成嫌犯对待,还被软禁,已经够觉得憋屈了,偏这个马崇德还不知好歹的居然敢公然和她顶撞。

        “公主还请息怒,我们大人也是奉圣命而行事,都是为皇上办差,还请公主稍微的忍耐一二可好?我们就几个问题想分别的询问一下各位而已。”

        马崇德身旁的师爷见状,忙低头哈腰的打起了圆场道:“等我们问完了,查明此事和各位小姐没有关系,自然会放各位离开,还请公主体恤我们大人的苦衷,尽快的回完话,对各位小姐也是有好处的不是?”

        众位闺秀见状,倒也是安静了下来。

        想想可不是么?就这样闹腾下去,其实对她们也是没有任何的好处,这大理寺的人不问完,她们就得一直被这样软禁下去。

        早点回完话,撇清自己的嫌疑,反而可以早些的离开。

        这马崇德和其师爷这两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倒还真的是震住了一众的官家小姐,就连南宫菁虽有不甘,却也是抿了抿唇未再言语。

        南宫景璃带着人走进厢房时,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930/180491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