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 > 第204章 如果这就是喜欢

第204章 如果这就是喜欢

        黑夜之中,男子脸上那银色的面具散发着幽幽的光芒。

        森森的,格外的刺人眼球。

        “郡王大半夜不睡觉,带着侍卫来这里做甚?”声音清冷,隐含丝丝怒意,说什么王府的侍卫,其实根本就不是璃王府,是容王府,他容狄的手下才对。

        洛无忧深吸了口气,就不明白了,怎么走到哪里,都能碰到他?

        “自然是我,不然,你还真的以为会是他吗?本郡王告诉你吧,你就算再等,他也是不会来了,赶紧上车,别逼本郡王用强。”

        语含命令,强势霸道到了极点。

        容狄一双幽深的瞳眸凝视着眼前少女,直接出口威胁,而他口中那个他,指的是谁,两人皆是心知肚明。

        少女静默不动,明眸怒瞪男子,眼见男子袖摆微微飘拂。

        终不甘不愿的移动了脚步,走到马车前,无视男子伸出的手,直接扶着车厢,跳上了马车。

        车厢之中,漫着浅浅幽香。

        容狄与洛无忧,面对面静坐,眸光对峙,一星眸璀璨,曜曜含笑,一凤眼瞪圆,怒目森森。

        空气中隐有火星闪现!

        最后,却归于一片沉寂!

        对于容狄,洛无忧深觉,话不投机半句多。

        索性的撇开了头,不予理会!

        “你就不问一下,本郡王会把你带去何处?”容狄却是星眸轻眨了一下,放下手中书卷,转而打开车厢暗阁,拿出一壶茶,冲泡了起来。

        男子衣袖摆动,修长的手指在空中划过,似带起串串流光。

        动作优美至极,怡然而自得。

        看少女生气,似乎成了他最大的乐趣。

        “问,有用吗?即使无忧再不愿,郡王不一样有办法让无忧不得不屈命服从?所以,问与不问有何关系,总归,无忧知道王爷不会将无忧拉去卖了,便也足够。”

        波澜平复,洛无忧声音清清淡淡!

        男子眼中笑意更甚:“说不定,我还真想把你拉去卖掉呢?”

        无忧却是怒极反笑,伸手拿过容狄刚泡好的茶,轻啜了一口,茶香幽幽入口绵长甘淳,果然,是好茶。

        “观山云雾,倒还真是好茶,看来,郡王倒是真懂得享受,无忧倒也是沾了郡王的光,能喝到这般好茶。”

        “喜欢?明日本郡王差人送几包到你府上。”容狄轻笑了一声,说的极是大方,却让洛无忧轻蹙了下眉,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这人不是最喜欢和她作对了,怎么此刻,却反倒顺着她说。

        还真让她有些不习惯:“那无忧就多谢郡王了。”

        敛了敛眉,洛无忧看向了车窗外,马车徐徐在昏暗的街道上驶过,停在了都府衙门府衙后的偏门。

        几乎是马车刚停下,便有人打开了那道木门。

        “走吧。”

        放下茶盏,男子朝无忧轻声说了一句,当先滚动轮椅轱辘下了马车。

        “见过主子主母!”

        齐衍一见两人,立刻上前行礼:“主子,属下都已安排好了。”

        “这里是府衙停尸的地方,不过,北越太子的尸体并不在这里,而是被单独的放置开了,主子,就是这里。”

        齐衍一边走,一边替两人解说着,停至一扇门前,伸手一推。

        吱嗄一声,房门应声而开。

        房中横陈着一具尸体,揭开上面盖着的明黄绸布,君惊澜那死状凄惨的模样,顿时映入众人眼帘。

        因房中置了冰块,还用了特殊的药物保存,尸身并未发臭,只是,面若石灰,血迹斑斑的样子,在这昏暗而阴冷的房里,突然展露出来。

        还是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洛无忧迈步上前,伸手就要去检查君惊澜的尸体,手方伸至半空,被便另一只手给握住,然后,一股拉扯的力道传来。

        她整个人无法抑制的后仰,跌进一片温软的怀里。

        身子蓦然一个侧翻,手中匕首也抵在男子颈间。

        “容狄,次次都耍相同的把戏,你不腻吗?现在,放开我,我还要做正事,没空在这里和你玩闹。”

        洛无忧眸光晦暗,紧锁男子冰冷的面具下那双幽深的眼眸,抬在半空的手,向前一推,手中匕首也更加贴近男人的颈脖。

        微微使力,男子颈间,顿时划过丝丝红痕。

        齐衍大惊失色:“主母,你怎可对主子对刀,快放下匕首,那可不是打一巴掌那样闹着玩儿的,会死人的。”

        刀子见血,齐衍急得脸色都变了,抬掌就要有所动作。

        却被容狄冷声喝止:“齐衍,住手,你出去。”

        “主子!”

        齐衍急得差点跳脚,主子对主母真真儿是容忍到了极点,上次还挨了主母一巴掌,他真怕主子这次伸长脖子让主母砍,也不还手。

        不是真怕,眼前这不是明摆着的。

        “出去。”

        容狄冷眼一睨,齐衍气得跺脚。

        走到门口又忍不住回头:“主母,您不就想检尸吗?我已经检查过了,这尸体的确不是惊澜太子的,您别伤害主子,主子身体不好,等会儿我就把结果告诉您还不成吗?我……彭……”

        话未说完,整个人便被容狄一掌扫出了房门。

        哐啷,两扇门板也合在了一起。

        容狄回首,视线落在洛无忧脸上,手中力道不松,也浑不在意少女搁在他颈脖上的利器,星眸之中满是阴霾之色。

        “洛无忧,你忘了本郡王说的话了,你是本郡王的人,不许碰别的男人,你还敢去碰那具尸体,是真想本郡王将你浸猪笼吗?”

        低沉的声音,满含怒火。

        洛无忧咬了咬唇,眸中闪过一丝冷戾,匕首未收,只冷声说道:“容狄,放开我,不要以为我真的不会对你下手。”

        这个不准那个不准,他以为他是她的谁?

        “是吗?那本郡王还真想试试看你的手……会不会抖。”容狄伸手,揭下自己的面具,狭长的星眸之中,似氤氲着一团幽深的黑雾。

        让人看不清也道不明,那眸底的情绪。

        “洛无忧,你杀过人吗?需不需要本郡王来教你,如何割断人的颈脖,才会让血喷的更快,更妖娆,也让那声音,更加的清脆悦耳?”

        声音里充满蛊惑。

        话落,男子大手筱的握在女子持匕的手上,微微用力,向着自己的颈脖割去。

        洛无忧一惊,反手用力挣扎间。

        啪一声。

        手中匕首掉落在地。

        “看,连本郡王帮你,你的手依旧在抖,洛无忧,是不敢,亦或是不忍?”容狄轻轻挑眉,修长的手指轻挑起女子额边的发丝,放在鼻翼间轻嗅。

        “本郡王说的话,从来不会改变,你,洛无忧是我的,这辈子都别想逃,不要将本郡王的话当成玩笑,否则,本郡会一直不停的一次一次在你耳边说,一次一次不停用行动证明给你看,直到你相信这个事实为止?”

        男子目光曜曜,语气淡定如厮,却又字字宛如惊雷。

        洛无忧抿着唇,红唇紧抿成了一条线。

        良久,她轻勾出一抹嘲讽的笑,挑眉冷问:“郡王这是在向无忧表白,你喜欢无忧,是么?”

        “是!”

        容狄瞥着洛无忧,回答的斩钉截铁。

        心中却是掀起了涛天骇浪。

        喜欢么?

        他只觉得洛无忧是与众不同的,面对她时,他的心情总是愉悦的,想要将她留在自己身边,一辈子也不放开。

        如果这就是喜欢!

        那么,他是真的很喜欢她的吧?

        是真的很喜欢她……

        脑中不停的回荡着这几个字,男子幽眸绽出道道璀璨的光,心中的阴霾似被瞬间驱散,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似乎终于找到了答案。

        “洛无忧,本郡王就是喜欢你,本郡王虽不知道你到底想做什么,可是,你若想报仇,我帮你,想颠皇权,我帮你,哪怕你想倾了这天下,我也帮你,唯一的报酬,就是,你,下半辈子替我暖床!”

        “你觉得,意下如何?”

        男子声音透着丝丝愉悦,俊美绝伦的脸庞之上含着一缕睥睨天下的笑意。红唇轻掀,逆反之话脱口而出,甚至没有任何的压力。

        字字却如石子投入湖中,搅乱了那一池春水。

        洛无忧明眸不眨,凝视着男子,心头却是五味陈杂。

        一股冷意在四肢百骸漫延而过,“郡王说的,真是动听,相信,没有哪个女子听到后,会不感动吧?可惜啊……”

        “可惜什么?”容狄蹙了蹙眉。

        “可惜什么?”

        洛无忧轻喃了一句,而后,却是冷笑不已:“可惜无忧不是三岁小儿,可以任郡王肆意哄骗,天下男儿皆薄幸,郡王不也当属其中之一?”

        容狄呼吸一滞:“洛无忧,本郡王……”

        男子想说什么,却被女子动作打断。

        洛无忧伸手拍开男子圈在自己腰间的手,跳下地,转身,长身玉立,看着轮椅上的男子,嘴色轻勾起一抹嘲讽的笑。

        “呵,一边说着喜欢无忧,一边却强迫无忧,一边帮着无忧,一边却想杀了无忧,你觉得,我该相信你么,容郡王爷,哦,不,或者,我更应该称呼您一声,上官楼主?”

        容狄静默,许久,抬头:“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原本只是猜测,无忧也不过想一诈而已,不过,现在郡王的反应,已经证实了,不是么?”

        洛无忧轻声道:“原本,我是没有发现的,容王府的世子爷,明月楼的上官楼主,这两个人怎么可能会是一个人呢?”

        语中满含哧笑,估计这世上没有人会把这两人联想在一起。

        “无论气质,气息,还有言行举止,的确,你们之间都大不相同,可是,一个的气质和言行举止可以改变,气息也可以隐藏,可是一个人的气味就算是想刻意隐藏,也不会完全改变的。”

        “上官明月与容郡王身上都有种药香,很奇特的药香,很淡,淡到几不可闻,可是,也得拜郡王多次无礼接近所赐,加上无忧天生对药香敏感,所以,还是嗅出了那股味道。”

        洛无忧睨了一眼容狄,淡声道:“之前无忧想不明白,可是,现在无忧明白了,那或许不是药,而是你体内七彩金蚕盅的气息。”

        “容郡王爷,无忧说的可对?”

        “仅仅如此么?”

        容狄轻笑一声,竟是从轮椅之上站了起来,那一张让天地都失色的脸上,带着宴宴笑意,身姿挺拔如松,浑身气势陡变。

        带着睥睨天下的尊贵霸气。

        而他颈间那一条伤口,竟也在这短短的时间内,便诡异的消失,根本看不出半点的痕迹。

        那伤口愈合的速度,让洛无忧也心生震惊!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930/180491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