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 > 第220章 洛灵儿归府

第220章 洛灵儿归府

        洛秉书脸色也是沉了下去,看了一眼永昭,眼中尽是询问和责怪,明明早前就让她派人提前将灵儿接回府,可人到现在却都还没回来。

        永昭脸色也是不好看,这怎能怪她,她派出去的人,早大半个月前,便出发了,灵儿也飞鸽传书,说她会提前回府,准时出席洛老夫人的寿宴。

        她昨日又派了一拔人马前去。

        哪知,这都已经到了档口了,这灵儿,居然还没有出现。

        “轩儿……”

        洛秉书看了看,就要让洛擎轩上前去拜寿,正在这里,空中却响起一阵银铃似的笑声,紧接着,一道彩绸从天而降。

        无数的花朵,从半空飞落,似下起了花雨一般。

        一个娇小的人儿顺着那彩绸飘飞而来,那银铃般的笑声,便是出自她口,那小女孩儿顺着彩绸,飞落在堂中。

        忽然出现的少女让众人有些愣神,永昭与洛秉书的脸色,却在少女出现的瞬间便缓解了许多。

        那少女却盈盈一笑,跪在堂间道:“祖母,灵儿回来给祖母贺寿了,祝祖母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越活越年轻,祖母,灵儿刚刚像不像从天而降的仙女啊,怎么样,很美吧?”

        少女说了一串祝福的话儿,却又突的问了那样一个问题。

        洛老夫人先是一愣,紧接着却是嗔笑道:“祖母还以为是哪里降下的小仙女呢,不曾想,原来却是你这个泼猴,这般的没规矩,还有这么多的宾客在,这般问也不知羞。”

        少女却是撇了撇嘴,浑然不觉的道:“戚,那有什么嘛,灵儿本就长得可爱又漂亮,那都是因为灵儿有个漂亮的祖母嘛,祖母生得爹爹那般俊美,灵儿又怎么可能差得了?”

        “虽然已隔了一辈儿,可怎么也得了几分祖母的真传哪!”洛灵儿说着,歪着脑袋,水灵灵的大眼睛清清澈无垠。

        一脸本就如此的自恋表情。

        看得洛老夫人笑得满脸的褶子都开成了一朵朵的菊花儿。

        “好了,好了,你个没脸没皮的小泼猴,快来起给祖母看看,这都大半年没见了,我们灵儿长高了,也着实漂亮了,别说,还真得是,不过啊,那你可不能算在你祖母的头上。”

        “你得谢谢你母亲,将你生的这般好看。”洛老夫人握着洛灵儿的小手,眉眼上下的打量着,脸上的欢喜极浓。

        洛无忧站在人群之间,静静的看着眼前祖孙两人欢喜和谐的一幕。

        视线在一袭粉色曳地长裙的女孩儿的身上打量着,的确是女孩儿,如今的洛灵儿,也不过才九岁,可不是还是个孩子吗?

        可或许是因为练武的原故,洛灵儿的身高却也比同龄的女孩儿高出许多,模样儿也生得极是娇俏,削尖的鹅蛋脸,柳眉儿弯弯,杏目大而有神,俏挺的琼鼻,嫣红的唇畔,小嘴儿一张,便是哄人的甜言蜜语。

        光听她说的话,便已极是讨喜了。

        更何况,她一举一动,既含着小女儿的娇嗔之态,天真无邪之中,又透着一股子的随性,随性之中,还有着一股子古灵精怪。

        没有洛仙儿那般高高在上的姿态!

        反而,举止亲和,浑身上下又都充满着一股子的灵动气息,那就更加的讨老人家的喜欢了。若说老夫人对洛仙儿确为不喜!

        可对于洛灵儿这个相府最小的女儿,确是极喜爱的!

        对于洛灵儿,洛无忧知之不多,她三岁时就被送去了落霞山学艺,是洛霞山**门掌门的关门弟子,时年不在都城。

        回府也是呆不上十来天就会离开。

        前世里,洛灵儿十五岁才从洛霞山学成归府,后来,却是爱上了江湖中人,甚至不惜与那人私奔离府,永昭为此还气得大病了一场。

        堂堂一个郡主,却嫁给一个江湖草蟒,不止永昭,便是洛秉书,也气得不轻,直扬言要和洛灵儿断绝关系。

        不过,那时她早已嫁进了煜王府,对于相府这些人从未有过好感,也并不想去关注,所知道的,也不过从传言听来的。

        到底这关系断绝没有,恐怕也只有前世的永昭和洛秉书才清楚了。

        她最后倒是听南宫景煜说起过一回,听说,最后,洛灵儿嫁的那人,家世也不错,虽不是权臣高门,却也是武林世家。

        且,那人最后好像成了武林盟主。

        至于再多的,却也不知道了,因为南宫景煜并没有对她说起过。

        想到此,洛无忧却是蹙了蹙眉,脑海之中突的闪过一道亮光,却又极快的消失,快到,让她根本来不及抓住。

        就在这时,有人轻轻用手拉了拉她的衣袖,也将洛无忧从自己的思绪之中拉了回来,耳边,响起了洛灵儿娇俏的声音。

        “大姐姐,轮到你给祖母拜寿了哦,你在想什么呢,该不会是被灵儿刚刚露的那一手给震惊得还没回过神来吧?”

        洛灵儿说着,又是一阵咯咯的娇笑。

        原来,却是在她出神这一小会儿的时间,洛府的庶长子,洛擎轩已经拜过了寿,而洛擎轩之后,自然便轮到了洛无忧。

        谁曾想,她却是走了神儿。

        洛无忧眉宇间似还有些惊叹,回神,有些面色微红的道:“灵儿妹妹刚刚那仙女下凡一般的景象,确实是难得一见,姐姐一时间,到现在还没缓过神来,也不奇怪不是?”

        “呵呵,看来大姐姐也是羡慕起灵儿来了,不过大姐姐此时还是给祖母拜寿为紧,仙儿也迫不及待的想看看大姐姐给祖母准备的寿辰贺礼了呢?”

        洛仙儿掩嘴笑了笑道:“大姐姐一曲涅盘之舞在宫宴上可是惊煞了世人,大姐姐向来与祖母感情深厚,这给祖母的礼物,肯定也是悉心准备,定有不凡之处吧?”

        “所以,大姐姐可别藏着掖着,再吊我们的胃口了,灵儿,你可也要仔细的瞧好了,大姐姐的寿辰礼,说不得,还会把你那一手天女撒花给比下去了,到时,你可别哭鼻子。”

        洛灵儿嗔了一眼洛仙儿,瘪了瘪嘴道:“姐姐说这哪里话,灵儿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可能还哭鼻子,不过,听姐姐这么一说,灵儿对大姐姐的贺礼还真是好奇的紧了,大姐姐你赶快拿出来啊。”

        这姐妹两一唱一和,倒也称得上是无间。

        洛仙儿话里话外的意思,好似她的礼物若是比宫宴上那一舞差了,就是没用心准备,没有尽到孝心一般。

        洛灵儿更好,直接催促她把东西拿出来。

        可叹,她这礼物,确实还真没怎么用心准备……

        “瞧两位妹妹说的,姐姐都快不好意思了,你们的礼物都那般的出彩,我哪儿还敢拿出来,不怕被人笑话死,自个儿都觉得不好意思。”

        洛无忧瞧了两人一眼,摇了摇头,脸上一副纵宠无奈的表情,说着,却是上前也给洛老夫人恭敬的磕了三个响头,道:“孙女儿恭祝祖母,福如东海,日月昌明。松鹤长春,春秋不老,古稀重新,欢乐远长!”

        “好好,快起来。”

        洛老夫人依旧带着笑,伸手虚扶了下,眉眼间也是一副慈爱欢喜之色。

        “谢祖母,祖母,无忧也替祖母准备了一件礼物,只是,却非贵重之物,也不似灵儿妹妹那般新奇,只是想着,就要秋了,一入深秋,天气寒凉,所以无忧替祖母缝制了一件新衣。”

        “孙女儿绣技粗漏,缝的不好,祖母不要笑话无忧。”

        洛无忧说着脸颊有些微红,竟也生出了一丝小女儿的扭捏之色,吩咐红锦将那装着寿礼的盒子呈了上来。

        众人闻言不禁都是一愣,本以为会是什么出彩的寿礼。

        却不想,竟然只是一件衣服。

        那有什么可看的。

        洛明霞瞟了一眼那盒子,在心中瘪了瘪嘴,还以为洛无忧会准备出什么稀世珍宝,却不想,不过是一件破衣服,亏得她还好意思拿出来。

        洛仙儿的眼神落在那锦盒之上,也似带着几分讥屑,却又似带着几分其它的东西,却极快便掩了去,让人根本来不及看清。

        就在这会儿子功夫。

        红锦将那盛衣服的锦盒打开,将那衣服拿了出来,那是一件宝蓝色的盘扣锦服,以及一件暗红色的百褶罗裙。

        衣身少女都用特制的丝线勾勒出一根根紫竹,竹,寓意高节,紫竹又寓意尊贵和长寿,老夫人信佛,据佛经中记载,那位慈航普世的观音娘娘便有一片紫竹林。

        而袖口和衣摆,少女则用丝线勾勒出一朵朵详云,衣衫轻抖之间,那详云竟是在飘动一般。

        只是,用衣物做寿礼实也称不上惊奇。

        眼看无忧被嘲讽,林婉微蹙了蹙眉,沈素卿更是直接在背后拉了拉自家老娘的衣服,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瞧着自家母亲。

        沈夫人瞪了她一眼,却终是开口笑道:“这衣衫做工精细,款式新颖,县主果真谦虚之言,这绣技可是一点不差,比之锦绣坊,绣姑所做的衣衫来,也是不遑多让,想来,在秋凉之日老夫人穿上这衣服,定会觉得格外温暖。”

        “难怪五小姐说的,老夫人与县主祖孙情深,这一针一线,都是县主一片孝心,,这礼物,真是贴心,看得我等都是有些羡慕了。”

        沈夫人话落,众人回神,随之,传来的是众人的附和声。

        “县主孝心可嘉,老夫人真是好福气,有这般可人贴心的孙女儿……”

        “……”

        “是啊,若是在老身大寿时,这些泼猴能给老身亲自缝一件衣衫,老身只怕是做梦都会笑醒了。”靖远候府的老夫人也是笑着迎和了一句。

        “……”

        “沈夫人说的不错,这一针一线,都是孝心,真是一件贴心的贺礼。”

        “……”

        夸赞的声音不绝于耳,洛无忧回头朝沈夫人报以感激的一笑。

        洛老夫人亦是笑得开怀,招手让嬷嬷将那衣衫拿了过去,伸手在衣物上轻轻的触摸着,别说这衣衫做得还真是细致。

        那针角也缝的很密实,款式也和她平日所穿的不太一样,腰间较窄,领口处,还嵌了细白的狐裘毛,毛白如雪,摸上去极为柔软。

        “这礼物,老身很喜欢,无忧你有心了。”

        “祖母喜欢就好。”洛无忧腼腆的笑了笑。

        洛老夫人朝旁边的李嬷嬷招了招手,李嬷嬷拿出一个荷包递给洛无忧,洛无忧伸手接过道谢:“无忧谢过祖母赏”

        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这一幕。

        却没有人看到,在人群之中一道身影,正缓慢的移动,那人轻捂的绣口之下,竟是藏着一把锋利的匕首。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930/180491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