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 > 第251章 到底谁更毒

第251章 到底谁更毒

        洛无忧闻言,只淡笑,“故意,何谈故意?你总不会想说,我故意引来劫匪来劫持我娘的灵柩,又故意让自己也深陷匪窝,这么荒谬的话,嬷嬷觉得,说出去会有谁信?两位当家的你们信么?”

        扫了一眼两个嬷嬷,两个嬷嬷顿时面若死灰。

        又扫了一眼山寨里的人。

        众人都是面色怔忡,那军师眉心一跳,倒是极快便回过了神来,蹙了蹙眉道:“姑娘要处置奴仆,我停云寨管不着,不过,还请姑娘先救回我二哥。”

        话语平淡,却又透着几分凌厉的冷意。

        洛无忧瞟了他一眼,衣袖一挥拿出一粒红色药丸递给红锦,“喂他服下,再替他撒点止血药粉随意包扎一下,保他一时三刻死不了。”

        红锦接过药丸替受伤的阎大力服了下去,又从佟诺那里拿过金创药,替他包扎了伤口,暂时止住了血。

        只是,那气息依旧是很微弱。

        严谨看得火大,什么叫一时三刻死不了,他双目一瞪,就要怒吼,却被一旁的儒衫男子伸手阻止。

        洛无忧扫了他一眼,复而又把目光看向了地上的两个嬷嬷:“怎么,还是不肯说么?你们这么尽心尽力的为她们卖命,又怎么样呢?不过是落个暴尸荒野的下场罢了,说吧,说了我就给你们解药。”

        “忘记告诉你们,刚刚你们吃下去的东西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肝肠寸断,顾名思义,只要服食之后,就会痛到肝肠也寸寸断裂,五脏六腑都会被毒素侵噬,变成一具没有内脏的空空躯壳。”

        “你……你真是,好狠,好毒!”秦嬷嬷咬着牙关,颤抖的说了一句。

        洛无忧却是冷笑道:“说起毒,谁比得上你们,谁又比得上你们的主子,你们这一路上害我多少,日夜在我面前提起娘的死,不就想看我伤神么?”

        “在客栈的时候,你们故意将计划透露给我的婢女,想引诱我出手对付你们主子让我背上谋害姐妹的污名。钱嬷嬷,你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么?”

        洛无忧冷笑道:“为了陷害我,你们不惜让青萍做替死鬼,连自己的贴身丫鬟也是说牺牲就可以牺牲,怎的,到底是我毒还是你们毒?”

        桌边的青萍闻言立时浑身僵硬,眼中满是不可置信。许是这个消息太过震惊,青萍摇着头一脸恍然。

        “大小姐,你在说什么,奴婢听不懂……”

        “听不懂,青萍,我家小姐说的这般明白,你还听不懂,你是猪脑子么?”

        汤圆上前,一把将青萍拉了起来,指着她的额头道:“要不是我家小姐聪明,那个被人毁了清白的人就是你了,五小姐和七小姐想让人毁了小姐清白,却又故意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了我们。”

        “她们以为小姐愤怒之下定会想法将那人引到五小姐房中陷害五小姐,可事实上,五小姐早就去了七小姐的房里,让你去做这个替死鬼。”

        弄墨补充道:“到时候你被毁了清白,那个死了的侍卫只要再一口咬定,这事儿都是小姐让她做的,到时我家小姐就会背上个谋害姐妹的罪名,她们为了陷害小姐,不择手段,你啊,若不是小姐心怜你不过是个可怜的丫头,又怎么会让青鸾,将客栈的门牌挂去了二楼左侍卫的房里。”

        “就是,小姐还特地吩咐我在楼层间撒了药粉迷惑他。助你逃过了一劫,青伶被毁了容,你差点被毁了清白,青萍,你自己说,你跟着这么个主子,是不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你?亏得你还那么忠心耿耿。”

        司棋看着青萍,更是满脸同情不愤。

        青萍惨白着脸,泪流满面,看着地上的洛仙儿和钱嬷嬷,眼中闪过一丝恨意:“我早就知道,我早就知道她们不会放过我的,可是,我真的没想到,她们,居然这么狠。”

        “她们的狠,我们老早见识到了,我们夫人那么好的人,小少爷不过才几个月大的婴孩儿,她们都下得了手,更何况是你?”红锦眼眶泛红,看着地上昏迷的洛仙儿。

        上前就拍拍的抽了几她几巴掌。

        “我抽死你个害人精,抽死你个毒妇……”红锦一边打一边哭,一想到夫人和小少爷,她就恨不得一刀杀了这个恶毒的女人。

        啪啪啪……

        声音不绝于耳,洛仙儿脸上红肿浮上几个挣拧的指印,剧痛之下,嘤咛了一声,就要醒过来,洛无忧上前一拂衣袖。

        她便再次沉沉的昏死过去。

        “红锦,何必为了这样的人浪费力气,你打她几巴掌就能消了怒火么?就能让她得到应有的惩罚么?”

        洛无忧睨了一眼地上昏迷不醒的洛仙儿,一字一顿,“那样,太便宜她了,我要她活着,生-不-如-死的活着,否则,怎能消我心头之恨!”

        清冷的声音透着股咬牙切齿的恨意。

        眼前闪过一张少年凄惶的脸。

        洛无忧手指紧捏,指甲都嵌进了掌心。

        烨儿,看着,看着娘如何替你报仇?

        她洛仙儿,不过是第一个。

        转头,看向地上已疼得出气多,进气少的两个嬷嬷,洛无忧冷声道:“怎么,还是不肯说么?”

        “大小姐,我说……我说……”钱嬷嬷疼的实在受不住,只觉得体内肠子好似真的断成了一截截般,连忙喘息着说了一句。

        旁边的秦嬷嬷见状,咬牙拔下了头上一枚金簪,就要刺向钱嬷嬷的背后,却被洛无忧一枚银针将那金簪打落在地。

        “看来,你倒还是个硬骨头。”

        洛无忧居高临下冷眼睨了一眼秦嬷嬷,视线又落在钱嬷嬷的身上,“钱嬷嬷,你看到了,她们可从来不会把你们的命放在眼中,现在你还不说么?”

        “大,大小姐,老奴说,老奴说,公主只交待老奴一路上好好的侍候五小姐,说是等进了齐洲地界,自会有人联系老奴。其它的,老奴真是不知道,求大小姐赐老奴解药,老奴知道的,都说了,真的都说了……”

        “联系的人是谁,还有,用什么方法联系你们?”

        “老,老奴真的不知道,大小姐,您就饶了我吧?”钱嬷嬷哀声祈求,这样的痛,真不是人受的,哪怕,给她一个痛快也好。

        只是,到底怕死,她根本没有勇气自我了断。

        “呵,就算你说了,她也不会放过我们的,钱嬷嬷你背判主子,死后也不会有好下惨的!”

        秦嬷嬷瞥了一眼钱嬷嬷,钱嬷嬷脸色惨白。

        她却是看向洛无忧道:“洛无忧,你什么也别想知道,就算是杀了我们,你也什么都别想知道,主子会替我们报仇的,没人能阻止主子的脚步。”

        “哈哈哈,我就在地下等着看你的下场。”

        洛无忧眼眸森冷,“你倒视死如归,既如此,我就成全你。”

        钱嬷嬷闻言更是面色如纸,“大小姐,老奴都说了,求您放过老奴,求您了……你若把我们全都杀死,来日回府,你又要如何向公主交待?”

        “况且,您已经答应只要老奴说了就放过老奴,您不能出尔反尔,我保证,回府之后绝对不会乱说话的!我发誓,若是敢吐露一个字,就天打雷霹,不得好死。”

        “我是说过会给你解药,可没说过会放过你。既然都要死了,又何必再浪费本小姐的解药。”

        看钱嬷嬷面若土色,洛无忧道:“况且,本小姐需要交待么,车队被劫,你们全都被山贼给杀死,与本小姐有什么关系?你发的誓,我可不相信,我唯一相信的,便是死人,只有死人,才不会开口!”

        一众山贼也是看得瞠目结舌。

        严谨更是怒目直视洛无忧,这女子当真狠毒又可恶,自己杀了人,却想栽脏到他们的身上,想让他们背这个黑锅。

        她倒是想得挺美!

        “大小姐你真要赶尽杀绝么?”钱嬷嬷瘫软在地。

        洛无忧却是展颜一笑,一刹芳华尽显。白衣墨发,青丝飞舞,宛如仙子,却又狠戾如厮,幽幽墨瞳寒光咋现!

        如同出鞘的宝剑!

        暗芒尽展!

        红唇轻掀,她淡淡吐出十字:“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生字落,素手挥。

        一刀夺两命!

        看着满地的尸体,洛无忧声音轻柔:“你们放心,终有一日,我会把你们的主子,一个个全都送下去陪你们,现在,你们先走一步,下去地府,千万别急着投胎,一定要……好好的等着她们!”

        说完,转身。

        走到阎大力面前,还未等她有所动作,便被一道魁梧的身体给挡住。

        “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可别乱来。”严谨声音里充满了戒备,好似生怕洛无忧会对地上的人,出手不利一般。

        洛无忧看白痴一般看了他一眼,“不是要我救他么?怎么,大当家此刻却是不急了?还是,怕我对他下杀手,你们这么多人,难不成,还怕我一个弱女子?”

        眼眸微挑,充满讥屑。

        严谨脸色微红,幸好好久没刮胡子,看不太分明,他怒目道:“你可不弱,那狠劲儿,男人比你都不如!果真是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

        声音里,一样充满了鄙夷,话里话外无不在讽刺洛无忧狠毒!

        “你要真想他死,那便继续挡在我面前讽刺我吧,反正,我是无所谓的。”洛无忧挑了挑眉,瞟了一眼地上气息几近于无的人。

        只淡淡一句。立马将严谨堵得死死的。

        军师道:“大当家,即无法可施,不如由她一试!”

        严谨愤愤的看了洛无忧一眼:“我告诉你,你最好别玩儿花样,若治不好我二弟,我一样会取你们性命。”

        “严大当家威胁女人的本事,还真是不小。”

        洛无忧轻哧了一声,蹲在阎大力面前,拿出随身针囊。

        不过眨眼间,阎大力,就被刺成了一只刺猬!

        浑身上下,全都插满了银针。那原本几近于无的呼吸,随着无忧手中银针落尽,也平缓了几分。

        就在洛无忧收完针时,外面,却突的响起一道爆竹声,一朵焰火飞上夜空,在这山间夜空之上,格外的醒目耀眼。

        山寨外,喧哗一片。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930/180492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