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 > 第260章 不会自己动手解决?

第260章 不会自己动手解决?

        “小姐,奴婢们只是担心,还请小姐恕罪。”

        红锦有些尴尬,作为奴婢,对于主子的决定,本不该置疑的,只是,这件事上,她的看法同剪秋一般,她只担心,这件事照这样发展下去,会对小姐不利。

        “你们处处为我考虑,又何罪之有?”

        洛无忧笑了笑,道:“只不过,洛仙儿对我的恨也不是今天才有,她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左右,也不多这一件,再说了,你也不想想,她如今变成这样,她藏着掖着还来不及,又怎么会自个儿往外捅。”

        “那不是自己找死么?若她真的捅出去,头一个不放过她的,便是洛府和皇家。你说,她又怎么敢把这件事儿给说出去呢?这个亏,她是咽也得咽,不想咽也得和血咽进肚子里。”

        声音里透着一抹阴冷和狠戾,还有丝丝的凉薄。

        洛无忧眼眸闪了闪,嘴角勾起一抹讥屑,洛府是个无情的地方,皇家,呵,那更是个无情的地方,更何况洛仙儿发生了这样的事儿。

        若不想成为弃卒,就只能瞒着,死死的瞒着。

        堂堂的公主之女,竟被山贼污了身子,这若传出去,可不是啪啪啪打皇家的脸面么,皇室的公主不少,和皇家沾亲带故的女儿那就更是多了去了。

        和皇家的脸面比起来,一个公主之女,又算得了什么?

        更何况,永昭也不止她一个女儿,可还有一个清清白白,又讨人喜爱的洛灵儿呢,少了她,不也还有洛灵儿么?

        洛仙儿,再苦,再恨,打落牙齿和血吞,她也只能生生的受着!

        就像她前世一般,受着吧……

        红锦闻言顿时反应了过来,“还是小姐思虑的周,倒是奴婢和剪秋多虑了。”

        洛无忧不言语,不是她思虑周全,只是,对于大家族的无情,对于皇室的无情,她的体会太深,太深而已。

        说话间红锦也替洛无忧上好了药,替她换上了新的襟袜和绣鞋,又把那染血的襟袜收起来,打算拿去外面清洗。

        刚打开房门的屋子,便见司棋一脸焦急的冲了进来。

        小丫头衣衫凌乱,脸上还明显有两个巴掌印,满脸的泪痕,清晰可见。

        红锦见状一惊,忙一把拉住知画,“司棋,这是怎么了,谁打你了?”小丫头那一脸明显被欺负了的样子,让红锦脸色瞬间刷了下冷了下来。

        “红锦姐姐,小姐,不好了,小姐你们快去救救知画吧,那个柴通想对奴婢和知画无礼,知画拖住了柴通,奴婢趁机逃了出来,可知画她却,小姐,再不去的话就晚了,呜呜……”

        司棋声音哽咽,浑身都在打颤抖,看见红锦和还坐在屋子里床边儿上的洛无忧,那原本隐忍的泪水更是扑扑的往下掉。

        “太可恨了,这个该死的柴通,居然敢对司棋下手,我非拔了她的皮不可。”红锦怒喝了一声,气得不轻。

        “赶紧带我们过去。”

        洛无忧闻言也是冷下了脸,起身只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可是,小姐你的脚?”红锦看得有些担忧,小姐的脚可才上了药,本需静养的偏偏出了这样的事儿,可知画也不能不救。

        “我无事,走吧,再不走,只怕就晚了。”

        洛无忧声音有些冷,看了一眼司棋和一旁一直都未曾言语的青鸾,司棋赶紧的抹了一把泪,在前领路,青鸾也跟了上来。

        脚下依旧一片刺痛难当,洛无忧脸上却无半点表情,一张清丽绝伦的小脸儿之上,氤氲着些许的戾气。

        一行匆匆来到南边的一排木屋,其中一间木屋门前围了四五个汉子,站在外面,猫着腰,朝屋子里面探着头。

        远远的,众人还未走近那里,便能听到从屋子里传来的,那一阵女子尖锐的求救哭喊,每一声都像是一把捶子砸在众人的心上。

        “放开我,放开我……”

        “来人啊……救命啊……”

        那声音带着浓浓的哭腔,众人只屑一声,便却听出,那是正是知画的声音,洛无忧脸色瞬间布上了一霜雪。

        “青鸾,给我劈了这里,谁敢拦,一律给我砍了他们的脑袋!”

        洛无忧步子却未停,直接穿过众人去往门前,脚步很快,她声落,那些探头偷窥的人也反应了过来,有人想阻拦。

        还没靠近洛无忧,便都被青鸾全部踢飞了出去。

        洛无忧彭的一声,一脚踹开了房门,屋子里一个大汉正撕扯着知画的衣衫,知画衣衫被撕裂,已露出了红红的肚兜,雪白的肌肤之上,布满了些许的掐痕。

        她拼命的反抗,那大汉却是扬手便要甩她耳光。

        那人身材高大,长相猥琐,脸上一道疤痕份外明显,正是那柴通。

        洛无忧脸色一寒,匆匆上前两步,衣袖轻挥起,再落下。

        须臾之间。

        一道黑色的利芒闪过,那柴通的手,竟是被直接被齐腕削断。

        啊——

        男人的声音太过凄厉,仿佛正忍受着巨大的痛苦,直直响彻在整个山寨的上空,让所有人都听得一个激灵,打了个寒颤。

        连正在堂中看图议事的严谨和流云也都被惊动。

        “糟糕,可能出事了,大哥,我们先去看看。”流云朗眉一蹙,放下手中的图纸,和严谨说了一声,两人便飞身出了屋子,巡着惨叫声赶了过去。

        而此刻,屋子里,正爆着柴通的怒吼。

        “该死的臭娘们,居然敢剁老子的手,老子今天不杀你,就不叫柴通。”

        柴通的身量长得极高,也极壮,如蜈蚣一般攀爬在他脸上疤痕,让他看起来极为的可憎。

        而他的脸色因剧痛苍白扣透着无比的扭曲。

        看着自己光秃秃还在冒血的手腕,再看看拿着匕首站在自己面前的少女,柴通怒不可遏,急怒之下,扬起另一只拳头便挥了过来。

        男人眼中透着如野兽般的狠戾和残忍,本来是个他从未放在心上的小娘们儿,可谁曾想,就是这个小娘们儿,居然敢砍了他一只手。

        他今天若不出杀了她,出这口怨气,他就不叫柴通。

        “小姐小心……”

        “小姐小心……”

        红锦司棋等人一阵惊呼,看得心惊胆颤。

        洛无忧却只静静的站在原地,连眉毛也不曾皱一下,那凛冽的拳风吹拂少女的青丝飞舞,她一双凤眸幽幽,只冷冷的看着。

        看着柴通挥舞过来的拳头,丝毫没有躲闪之意。

        那柴通的拳头才挥到半空,便被另一道银芒再次齐腕斩断,青鸾手中握着软剑,冷眼一睨,左腿一抬,便将他踢倒在地。

        而后,一脚踩在了他的胸口,让他再无法动弹。

        知画蜷缩成一团,看着如天神突降的的洛无忧和青鸾,泪水更是扑簌簌的往下落,脸色发白,浑身颤抖如风中的百合。

        “呜呜……小姐……”

        司棋与红锦赶紧上前,拿起旁边的布单将她半裸的身子裹了起来。知画脸上与司棋一般,又红又肿,扑在司棋怀中便放声痛哭,

        “没事了,知画,没事了,小姐来了,小姐来救你了,没事了……”司棋后怕不已,泪水更雨水般往下掉。

        “洛姑娘,这是怎么回事?”严谨进门,看到自己的人竟被人断了双腕踩在地上,便是怒声喝问。

        “怎么回事,严大当家的没长眼睛,不会看么?”洛无忧声音清冷如雪,一双幽深的眸子里寒光曜曜,透着一股利刃般的锐利。

        那眸光看得严谨竟也打了个寒颤。

        流云看着满地血汛,轻轻蹙眉:“洛姑娘,此事是我停云寨之过,只是,你也断了柴通的双腕,他也算是得到了惩罚,还请洛姑娘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他性命。”

        这眼前明显的一幕,一看便知道发生了何事,他已明令禁止寨子里的人骚扰这些女子,却没想到,竟然还有那**熏心的人,敢违抗他的命令。

        如是,被人废了,也是活该。

        “大人不计小人过?三当家的说错了,我只是个小女子,我自问做不到三当家那般大量,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也必十倍奉还!”

        洛无忧冷冷的回道:“女子名节大于天,你们的人想毁了我侍女的清白,无异于想要她的命,我却只要了他的一双手腕,你觉得,这就算公平了,我可能就这样算了么?”

        严谨怒吼了一声:“臭丫头,你别欺人太甚,他不是还没得惩么?”那柴通裤子都还没脱,显然,也根本没有成事,却是被她废了一双手,这臭丫头,下手也太狠,太毒了。

        可说到底,是他们不对在先。

        深吸了一口气,他顿了顿,压下满腹的怒气,道:“我承认这件事是我们的错,我已经不追究你们砍了他的双手,可你也未免太得理不饶人了,你别忘记了,你们现在不过是老子的阶下之囚。你还敢这么嚣张?”

        想忍,可到底没忍住,说到最后,严谨又怒吼了起来。

        “如果不是我们及时赶到,他早就得惩,那个时候你们又在哪里?”

        洛无忧冷声发问,言语冰冷犀利至极,“我费心费力救你兄弟,你却如此对待我的婢女,严大当家,果然义薄云天,如果今天被辱的人,换成是你的姐妹,你还会说的这么轻松么?”

        “我……”严谨被问得无言以对。

        洛无忧却是冷笑了一声,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嗜血的杀意:“我告诉你们,他的贱命对我来说不若蝼蚁,而她们却都是我的亲人,谁敢伤她们一分,我必不会放过,若他真的得惩,我必血洗你停云寨,严谨,你最好不要怀疑我的话,我洛无忧敢只身来你山寨,你以为我会没有任何的倚仗么?”

        洛无忧鲜少动怒,竟是直呼起了严谨的名字。

        “你……”

        严谨当真气得不轻,他才说她嚣张,她便嚣张给他看。

        可偏偏她说的有理,让他竟是找不到一句话来反驳,这些龟孙子也是,动谁不好,非去动这个臭丫头的人,实在憋不住了。

        不会自己动手解决?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930/180492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