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 > 第326章 防备太深

第326章 防备太深

        容狄直接下令让人将黑耀丢出去,声音里,没有丝毫的不舍,赤血军得到命令,几个人立时上前想要捉住黑濯,完成主子的命令将它给丢出去,黑耀见几人朝他围了上来。

        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对着那几人便吼了一声。

        那震天的兽吼,差点没把人耳朵震聋,待众人回神时,那豹子已一跃而起,再次奔到洛无忧的面前,却是因为男子在场不敢靠近,停在无忧一米之外。

        前腿一曲,便伏在了那里,冲洛无忧低鸣摇晃起了脑袋,一双豹目更是可怜兮兮的看着无忧,明明没有说话,可无忧就是听出了他的意思。

        是在祈求她的收留。

        大家伙摇尾祈怜,豹目含水的一幕,看得无忧笑出了声:“容狄,你嫌弃人家,你看看,现在人家也嫌弃你了,明明就是你的宠物,现在可是想要转投我的麾下了。这就是你不珍惜它的后果。”

        少女说着,心中却颇有些无奈,这男子真是,太霸道了,她不要,他就要把人家扔了,好歹也养了那么多年,他倒也还真舍得!

        “我带你回去检查伤口,你喜欢就留下,其它的不用担心。”容狄眼眸一亮,他珍惜她就够了,珍惜一只蓄牲做甚?

        容狄瞟也没瞟那豹子,更全然无视黑耀那无比幽怨的眼神,拦腰便将洛无忧从轮椅之上给抱了起来,朝顾府众人微微颔首,也不待众人回礼,便直接将少女抱进了厢房。

        “父亲,这……”

        顾青岩看着这一幕,眉眼五官全都皱在了一起,之前在刑场,男子抱无忧是因为无忧受伤,情有可原,可现在居然还这般亲密却是多有不妥。

        无忧尚未及笄,她与容狄的婚事也未曾定下。

        这样的举动,却是多有损无忧的清誉,虽说容狄对无忧一片诚心便是连他们都无法不感动,可到底,名不正,言不顺!

        若无忧名声有损,容王爷和容王妃又会怎么看待无忧?如今本就是多事之秋,无忧的声名已是不好,若再添上一桩岂不更是……

        顾青岩的忧虑顾亭之如何不知,却是抚了抚须道:“如今我们能不能过这一关尚且不知,那些个虚礼,便且先抛去一边儿吧,你对府中之人多告戒一翻便是,至于容王爷与容王妃那边,想来,倒是不需要担忧太多。”

        “反而,为父担心的是……”顾亭之说着幽幽叹息了一声,声音有些沉重,这些事,他自然有想过,可是,他担忧的从来都不是这个。

        容王妃出身江湖,容王爷却是顶着压力娶她入门,多年来,容王妃也是容王府唯一的女主人,便是连当年,容郡王受伤,御医宣判他时日无多。

        容王府面临绝子绝嗣的堪虞境地,容王爷也未曾在府中添置任何女眷,容狄是容王爷之子,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

        容狄比之容王爷来,更是青出于蓝,不管是能力,气魄,还是胆量,都只强不弱半分。

        对此,他虽有担忧,却不如顾青岩那般看重,左右,这都是在他们自己的府邸,只要约束好下人,不乱嚼舌根,也绝不会传出什么风言风语。

        至于容狄的人,自有容狄会约束。

        况且,就算他们反对,以着那男子的脾性,也估计不会有任何的作用,所以,又何必再做无用之功?顾家虽是世代书香,礼仪皆备,却也不是那种古板而不知变通的簪樱世家。

        反而,他担心的却是另一件事,当年,太医院会诊,所有的太医,包括章院正,对容狄的身体也是素手无策。

        如今,容狄虽看来与常人无异,可这却是真正横在他心间的一个隐忧!

        “父亲不必担忧,这些年来,容王府沉寂,世人只知郡王双腿残废,命不久矣,可如今,他的腿不是好好的么,以容王府的能力,说不定,是找到了什么良医灵药,已治好了郡王呢?”

        顾青岩很快便想到了顾亭之的担忧,顿了顿道:“况且,咱们无忧的医术也极高,有她在,有她师父和师兄在,到时候儿子会找机会提醒无忧,给容郡王把个脉,若是好了便好,若是还留有病根,那就调理便是。”

        相处了几日,他左看右看,都不觉得容郡王真如传言那般,病入膏肓,说不定,他早就已经好了,只是,有些倦了官场,所以想要韬光养晦而已。

        毕竟,容王府屹立在大秦朝堂多年,太过别具一格,偏容王府的人,都是油盐不进,挡了有些人的道也是在所难免之事!

        而当年胡狭关一役,容郡王到底是如何受伤,真正原因是否如传言那般,呵,说来,除了当事人,谁又知道呢?

        “但愿如此吧!好了,你也先回去吧。”

        顾老爷子沉默良久,也只能如此道了一句,希望真如青岩所说,容郡王已大好,想想,这也不是没可能的事,遂,心中的担忧也淡去了几分。

        “是,父亲。”

        顾青岩应声离开,顾林氏被吓昏迷,被婢子送了回去,他自也得去看看,想想,这容郡王也真是,什么不好弄,居然弄只豹子进顾府。

        扰得府中鸡飞狗跳!

        这男子行事,还当真是,随性而妄为!

        所有人都走了,雪地里原本趴着的黑耀也站了起来,身子一抖,抖落身上的雪花,它在雪地里刨了刨爪子,豹目在四周环视一圈,一扭大脑袋,朝着自家主子消失的方向跟了过去。

        屋子里,容狄小心翼翼将少女放到了雕花床上,摸了摸少女沁凉的手,微微蹙眉,轻轻用自己的掌心揉搓着少女的手,男子掌心那温热的温席透过掌间肌肤传进身体。

        氤氲着一股暖意,洛无忧却是怔怔然半晌没回过神来。

        看过容狄太多面,却是不曾看过他如此温柔的一面,这个男人,如此的强大,如此的优秀,如此的霸道,又如此的冷漠,对任何人都不假以词色,甚至连高坐之上的九五至尊亦然!

        可却偏偏却她如此的宠溺!

        那是她从未体会过的感觉,犹如被人捧在掌心的疼爱,这种被人心疼宠溺的感觉很暖,亦很美好,暖的沁人心脾,美好的让人眷恋到,竟是生出一丝惶恐。

        洛无忧蓦然间一惊,抽回了自己的手,“我没事了,并不冷,听说你出府了,去了哪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深吸了口气,无忧强压下心底那一丝害怕。眼眸微闪,看着男子直视而来的目光,她却是垂下头,眼帘微瞌。

        手中触感顿失,让男子面上闪过一丝不悦,然,看着无忧的举动,却只在心中叹了口气,这个少女心中的防备太深,走了这么久,做了这么多。

        她对他,到底还是存着一份戒备。

        这让他觉得不愉,觉得无力,却又无可奈何,明知他们之间隔着一堵墙,可无论他怎么做,都无法真正的走进去。

        除非,有一天,她能自己向他敞开心扉。

        而这却是半点也急不得。

        转念,男子勾唇淡淡一笑:“不过是寒濯那里出了点事,我去看看而已。”

        “寒濯?他那边儿出了什么事?是不是,董正卿他们?”洛无忧一愣,心思也被男子的话吸引了过去,原先的尴尬和失措也在瞬间消失不见,抬头看向男子,脸色有些微凝。

        “不错,那些人都死了,而那个云弄巧却是逃了出去。”容狄三方两语便将事情的起末告知了洛无忧,“你先前不是问我寒濯他们到底审出什么来么?却是一个字也未问出,人就死了。”

        言下之意,并非他不想告知,而是,当时的他也不知道具体的情形到底如何,少女太固执,太倔强,也……太敏感。

        若不解释清楚,只怕她心中会扎上一根刺。

        洛无忧此刻却并没有心思去想那些,幽幽凤眸之中,眸光有些暗沉,死了,居然死了,还是死的那般离奇,而碧水居然能从容狄的掌中逃脱?

        碧水啊,碧水,我还真是小看了你!

        “那,容狄你可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死的?你不会也以为,他们的死,真是那山魅精怪所为吧?虽然他们死法离奇,可我更相信这是人为!还有,既然所有人都死了,那么,为什么独独云弄巧一人逃脱了?”

        洛无忧思忖了片刻,眸光与容狄直视,不闪不避,一副认定他知道的表情,据青鸾所说,他们这次一共抓住六人,董无心,吴泽,庞统,另外还有两名女子,以及碧水。

        可奇怪的是,明明五个人都死了,为什么碧水可以逃脱?而如果她有办法可以逃脱的话,又为什么会扔下那五个同伴?

        容狄轻轻的勾唇,看着少女,眸中闪过一抹赞赏,笑道:“这其中的原因,我想你已有了答案,至于他们的死法,你既能知晓血盅,还有解盅之法,想来也定是知晓,应该不用我再说了吧?”

        “看来,这一次,我与容郡王竟也是英雄所见略同。”洛无忧沉默了片刻,红唇微张,亦是笑答,是啊,她怎么会不知道呢?

        这样诡异的死法,除了西梦族的盅术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可以办到呢?她曾在盅术篇里看到过这种盅的介绍,食心盅。

        之所以叫食心盅,据说是西梦族不知哪一代的族长研制出来的,一种专门控制属下的盅毒,食心盅也是子母双盅。

        中下此盅,便会一生忠于种盅之人。

        若是生出任何一点反叛之心,那被中之人体内的子盅就会爆动,与母盅感应,只要种盅之人催动,那盅毒就会自动发作,蚕食人的心脏,吸食人的精血,将人食成一具干尸。

        这个死亡的过程是极其痛苦的,死状也很凄惨,带着一种惩罚的性质!

        这是一种很邪恶的盅术,却也是一种非常好用,也曾为大量掌权之人所使用来控制属下或傀儡的方法。

        曾一度风靡整个西疆,甚至整个大陆三国。

        虽然西疆被灭国,西梦族也早在五十年前就被灭族,然而,这一国一族的历史很悠久,可以追塑到几百年前,会有一些盅术传流到外界也不奇怪。

        那么,永昭呢,身为大秦皇家公主,她也掌握着这种盅术?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930/180492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