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 > 第398章 听天由命,被关地牢

第398章 听天由命,被关地牢

        咕噜,咕噜……

        静谧到可怕的空间突的响起一道道咕噜声,那声音格外的响亮,也格外的突兀,所有人都被那声响吸引,地上的少年悲愤的脸色中多了一丝尴尬。

        洛无忧想动,然则浑身都痛,却是根本一动也动不了,微黑的脸庞满是挣扎,最后却是把心一横道:“殿下,反正奴才便是不饿死,也会被您整死或杀死,奴才跟您求个恩点,便让奴才自己选择一个死法。这样奴才自我了结,也不用脏了殿下的手,让殿下背那个恶名。您看成么?”

        君惊澜面色依旧阴鹜,凤眼之中冷意亦是丝毫不减,凤眼眼帘轻眨了两下,沉默半晌,他薄唇一张,笑了:“哦,那你这个小奴才不如说说看,你想选个什么样的死法?该不会,是想让本殿赏你做个饱死鬼,撑死你吧?”

        心思被戳穿,地上的少年也并不觉得尴尬,点头道:“是,殿下您就让奴才做个饱死鬼吧,也好让奴才早死早超生。这样,奴才就算到了地底,也一定会念殿下的好。一定会日夜祈求阎王爷保佑殿下的。”

        这话听来没什么问题,可仔细一品,却总觉得有点不对味儿!

        “呵呵,这可真是本殿头一次听到如此好笑的笑话。”

        君惊澜脸色阴鹜至极,眼中满满都是讥讽和嘲笑:“你这个小奴才想的倒是挺美的。不过,就你这卑微低贱的身份,也想和本殿平起平坐一起用膳,你还真是敢想!来人,给本殿把他丢到地牢里去,饿他三天三夜,本殿倒要看看,他还能不能这么嘴硬。”

        君惊澜脸色阴鹜至极,不过是个小小的奴才,居然也敢和他耍心机,他还太嫩了点,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点。

        “王冲,记着,给本殿好好的看着他,这三天里不许给她水和饭,也不许人给他治伤,三天后如果还活着,那就给本殿带出来侍候本殿。若是死了,就给本殿丢去乱葬岗。”

        王管家立刻领会,主子言下之意,这小奴才的生死听天由命!主子这次还真对这小子还真是有些出乎意料的:仁慈。

        “殿下,您不能这样做,您若真的这样做便真的是草菅人命了,你是太子,你怎么能眼里没有王法,殿下……”

        “你个残忍的暴君,难怪所有的人都说你是大昏君,就你这般惨无人道,随意妄夺人命的人,难怪百姓都骂你,你就是个冷血无情的杀人狂魔……”

        尖锐的叫声格外的刺耳,屋中众人脸色煞白,王管家更是恨到咬牙,忙上前一把拿扯过旁边蒙红木托盏的帕子便塞进了少年的嘴里。

        “你们还不赶紧的麻溜的把他给押下去。”王管家黑着一张脸,叫来几个奴仆将洛无忧拖走,看着花厅之中男子泛着铁青的脸庞,额头冷汗直滴。

        “殿下恕罪,都是老奴的错,都是老奴不该让他进府,请殿下降罪,老奴这几日会好好的招呼他,让他好好的知道一下殿下的厉害,保管让他以后不敢再乱说半个字。”

        啪——

        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王管家的脸上多了一个掌印,半张脸颊瞬间高肿,嘴角溢血竟是生生被打落两颗牙齿!头垂地,看着眼前多出的云纹软靴,他却是不敢吐出断牙,也不敢再吭一声。

        君惊澜声音极冷:“本殿的事,何时轮到你来做主了?记着,本殿最讨厌的便是阳奉阴违的人,照着本殿的话去做。若让本殿知道你们暗中动手脚,本殿便剥了你们的皮!还有,不要让他死了,若是他死了你们就去给他陪葬吧!”

        “是,奴才尊命,奴才尊命。”

        王管家含着断牙咚咚不停叩头,许久未有动静,他疑惑的抬头这才发现,男子人早已消失不见,整个花厅只剩下那满桌未动的饭菜,还有那十多根木头柱子一样杵在那儿的下人。

        王管家松了口气,整个人顿时瘫在了地上,顶着红肿的脸庞,纠结的那下颚的胡子都纠结到拧成了麻花儿,这主子到底是何意啊?既不让他派人送水送饭送药,还不许让人死了?

        这不是难为人么?

        那傻小子原本就被折腾的已半死不活,还被主子亲自动手打了一掌。吐了那么多的血,这能不能熬过三天三夜,那可真真是不好说。

        尤其是主子今儿的态度真是太奇怪了,若是以往有这种挑衅的人,那定是直接拉出去处置了,可这次主子居然没下那般狠手?

        真是太奇怪了!

        王管家想了好半天也没有揣摩出自己的主子到底是何用意?许久之后脸上的刺痛才让他回过了神,也不再去想。他的奇怪没有人知道,大概除了他的主子吧!

        可是显然,主子是绝对不会和他解释的。

        ……

        洛无忧像破布一样被直接丢进了地牢,原本就痛的身体更是火辣辣一阵刺痛,艰难的撑着身体倚在冰冷的墙边,一阵猛咳,她却是忽然的松了口气。

        垂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嘴角勾起一抹苦笑。

        若非为了保住双手,她也不会出此下策来一赌。若是真再侍候君惊澜用膳下去,只怕她的手真要彻底的废掉了。她的手,是拿针的手,她的针可救人,亦可杀人。是她最大的倚仗,她怎么能让它废掉呢?

        更何况,没了手她还要怎么样去拿彼岸之魂?

        虽然被关进地牢还要被饿上三天,不过,能保住一双手和一条命也是值得的。君惊澜这个北国太子她并不是很了解,可在前世关于北帝的传言也未少听,多少总算是知道一些。

        北国太子生平有两大忌讳,其一,便是有洁癖,其二,则最重尊卑。君惊澜生母乃北国先皇后仪德皇后,不过却是早逝,仪德皇后死后,后妃葛氏登上后位,并慢慢的瓦解了先皇后母族的势力。

        三皇子君朔与五皇子君麒便是葛皇后之子,而这两位皇子最终都在秦乾元二十二年春,被君惊澜领兵乱箭射死在北国皇城朝武门,而后分尸不得善终。其它的诸皇子自然也没有逃脱死亡的命运。

        君惊澜登位之位之后曾做过一件事:埋火硝炸了葛后的陵墓,葛后官椁从皇陵之中被启出,后来被送去哪里世人不知。

        然而,此事却曾轰动三国。

        一国皇后的陵墓被炸毁,古往今来亦都不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所以世人皆猜测,其实当年仪德皇后的死并非那般简单的病逝,可能与葛后有关。要知道那时的君惊澜不大,可也到了记事的年龄。

        说来,一个失去母亲和外族庇护的皇子想要在皇宫平安生存并不容易。更何况,他一出生便被册封为太子!不管是哪朝哪代哪个国家,皇位的争夺总是血腥而残忍的。

        后宫朝堂,那就是一个不见硝烟弥漫的残酷战场。

        至于北越皇对君惊澜的疼爱到底是真是假?无忧并不知晓,北越皇前世也是病死,不过却在三年后,如今这事提前,这病却是多了几分的蹊跷。

        她虽不知道具体的,但还是能猜出一个大概,君惊澜之所以会如此嗜杀,或许便是与仪德皇后的死有关。

        五个月前君惊澜出使大秦却在秦都莫名失踪。当时她虽不肯定君惊澜去了哪里,但却是确信他应该是自己离开的。而他离开秦都,自然也肯定有他不得不失踪的理由。

        她本只是一个推测才让柳随风在北国必经之路拦截。而果不其然,君惊澜被找到的同时也传来了葛皇后殡天的消息。

        若说此事与他无关,她是怎么也不相信的。

        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如此的赌一把,君惊澜的嗜杀,或许也正因为他讨厌嗜杀,正如同她,厌恶仇恨,却被仇恨紧紧的包裹无法自拔。

        说到底,他们都是同一种人!

        唯一的不同只是,他们选择的方法不同,君惊澜选择将所有的一切全都表露在外,用恶名昭著来保护掩藏自己的同时,也得到一种发泄。

        而她却选择把一切全都完美的,彻底的掩藏了起来!

        如今,看来,她赌对了!

        虽然那个杀人狂魔拍了她一掌,并下令将她关起来并不给水米不给伤药,可是,至少,他并没有下令当场将她诛杀!

        这算是一个好的开始!

        或许,她已渐渐摸到了与变态相处的模式。其实,也并不难,那就是把自己也变成一个变态。而她,前世遭遇背叛,被非人的折磨刑囚十一年,亲眼看着自己的亲子死在自己的面前。

        在她的心中又何尝没有阴暗而嗜血的一面呢?

        “怎么,小伙子你也得罪了那个魔头被关了进来?”洛无忧思索之间,寂静的地牢里却是突的响起一道嘶哑而苍老的声音来。

        蓦然扭头朝着发声处看了过去,她这才发现在同一间地牢里面还关着一个人,只是,那人缩在墙角的稻草堆里。而她又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是以,刚刚竟是没有发现。

        洛无忧只看着那微微鼓出来的稻草小山包,并未开腔答话,便在这时,那稻草后突的伸出一只脏污干枯的手来,那手将自己身上的稻草全都拔拉了下来,那人也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930/180493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