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 > 第406章 令封千娇阁,鬼谷人现身

第406章 令封千娇阁,鬼谷人现身

        千娇阁里,大队官兵去而复返,直接便又去了后院。这次,老鸨可没敢再拦,她可不想再被人拿剑割一次脖子。尤其看三皇子那阴沉的可以滴出水的脸庞,她敢保证,她要上去,绝对没她好果子吃。

        自然,也绝对不会再像上次那般幸运。

        撩梦小筑的厢房再次被踢开,依旧还是香烟袅袅,红纱依旧在飘,地上亦依旧堆满了衣物,凝眼一看却是又有些不同。那地上的衣物女子衣衫不见了,却多了一套小厮的衣衫。

        那红纱帐内娇语媚吟声也没有了,那朦胧之中撩人的身影更是没有了,君朔五官紧绷,寒着一张脸走到那雕花床畔伸手便揭开了红纱,里面早已是空空如也。

        别说君惊澜了,就连云夭也不见了,整个床上锦被凌乱,根本没有半个人影,不,连半根头发丝都没有。

        “给本殿搜。”

        “是。殿下。”

        侍卫在屋子里一通搜查,其中一个侍卫在雕花大床后摸出一个包裹,打开看了一眼,连忙上前给君朔复命:“殿下,您看这个,这里面有件带血的亵衣和袍子,还有一些带血的碎布,碎布上似还粘着些药粉,另外,还有一柄断掉的剑刃,上面也……”

        不用侍卫说下去,君朔一眼便瞟到了那大红的长袍,还有那被折断的断剑,以及上面染着的通红的血迹,那血迹刺的他眼都痛了。

        “君惊澜——”喊出这三个字,君朔恨到牙齿都已磨的咯咯作响。

        “三殿下,会不会那受伤的人就是太子殿下?”

        君朔一把将那布包裹夺了过来:“哼,这衣衫是他的,受伤的除了他还能有谁?本皇子就说,怎么那声音听起来好似有些不对。可恨的是,本皇子一时间竟是没有反应过来。不过,他想要这般逃脱,绝不可能!”

        “给本皇子下封了整个千娇楼,再召集人手随本皇子去太子府!”君朔一字一咬牙的下了令。握着那布包的手指都捏得发白,那个受了伤的人肯定是君惊澜无疑,这袍子他太认识了。

        且,若非如此,他又怎么可能会连面也不敢露呢?

        只是他一时不察,竟是被那贱种给骗了过去。这么多的血,君惊澜肯定伤的不轻。所以,他刚刚在纱帐后肯定是故弄玄虚,故意装腔作势想要来误导他。好掩饰他受伤的事实而不被他发现。

        最最可恨的是他居然被他的气势给吓住,压根没想到这点。要知道,连北越大将齐千带的百名死士都全部留在了太子府中再也无法转回,化作了那太子府中满园血色蔷薇的养料不说。还有那齐千也是最终被君惊澜重创。

        这样的情况下,君惊澜出手想要伤他。他又如何能不悚,又如何能不被那气势压迫的失了下常的思考能力?甚至都没有发现那两道声音虽努力的模仿想要相同,却依旧还是有着大不相同之处。

        洛无忧此招可算是实实在在的兵行险招,若非君惊澜平日里恶名太甚,只怕君朔亦是不可能被她如此的低劣的手段,瞒天过海骗过去。

        千娇楼被查封,夜里的那些流窜于千娇楼中的那些嫖客全都被撵了出去,楼里的姑娘们也都被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整个楼子里到都是侍卫和官宾来回的梭巡检查。

        ……

        太子府,那华丽的轿撵终于停了下来,洛无忧随同车夫一起将受伤的人扶进了府中,看到自家主子穿着女装,受伤昏迷的样子,王管家那被吓得一个魂飞魄散。

        “莫言,这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主子和你出去一趟竟然会受这么重的伤,你到底对主子做什么?莫言你最好给本管家老老实实交待,否则,崩管主子怎么护你,本管家都要剥了你的皮,说!”

        王管家看着躺在床上的男人,转身便一把揪住了穿着一身翠绿色长裙,梳着发髻的‘少年’的衣领,尖锐的怒吼,眼中满是阴郁的杀气。

        洛无忧却是一把被甩开了王管家,整理了下衣物道:“王管家你还有心思在这里想着公报私仇,你没看到殿下受伤而且都中毒了么?你还不赶紧的找人来给殿下解毒,否则一会儿就来不及了。三皇子很快就领着人马来了,我和车夫大哥可是好不容易才把殿下给带回来,你还想剥我们的皮?怎么,你这是想背叛殿下,想帮三皇子取了殿下的命么?”

        “你,胡说八道!”

        王管家脸色青青紫紫,他是想公报私仇好好整整这土包子不错。可是一听到三皇子君朔已领着人马前来太子府,又哪里还顾得上这点小事儿?

        “你赶紧给本管家好好的照顾着主子,我这就去叫人来。若主子出了什么事儿,本管家告诉你,本管家绝对不会放过你!”王管家撂下一句威胁的话,连忙去找人来给君惊澜解毒了。

        洛无忧身子一软坐在床前红木椅上,看着躺在床上的男子,脸上的肤色青中泛黑,那唇上的颜色更是已全部变成了紫黑色,那两种香气混合的毒显然君惊澜已经闻了很多。否则的话,也不会发作起来这般厉害。

        她虽有替他扎针缓解,可是若再找不到人替他解毒,只怕君惊澜性命也是忧矣,但她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出手。若她再出手,肯定会被人看出端倪。如今,也只能寄希望于王管家找的人。

        君惊澜一直隐藏的那般深,想来,身边定不可能没有能人才是。所以,洛无忧也脸上的表情满是忧色,可实际心中并不怎么担忧。

        很快的王管家便领了一个人走了进来。那人高高瘦瘦穿一身天青色的棉布衫子,看年纪约有近四十岁左右,蓄着短短的青须,一双眼睛很是有神,王管家身上还背着一个红木箱子,当是药箱。

        估计那便应该是前面那个中年男子的才是。

        “羿先生,请您快着些的,主子的情形有些不太好。还请您给主子解毒,我得出去挡一挡三皇子的驾。”

        “……”

        那羿先生并不言语,只点了点头。洛无忧却发现,原本焦虑的王管家竟是奇异的松了口气,而后并没有多犹豫,但领人出去了。他们回来也有一会儿了,想来三皇子的人马,的确是要到了。

        王管家显然是想争取替君惊澜解毒的时间,若是让三皇子君朔发现君惊澜中毒且受重伤,别说是君惊澜,只怕他们定会趁机除掉整个太子府。

        洛无忧早在两人进来的时候便已起身默默的站去了一边儿,那羿先生上前替君惊澜把了把脉,随后沉了下眉,打开药箱给君惊澜喂了两粒药丸,而后取出了银针开始替君惊澜解毒。

        洛无忧在一旁静静的观看着,随着羿先生的动作,少年深遂的眸底却是闪过一丝幽暗和震惊,眸光落在了羿先生的身上,心中更是浮上一抹浓浓的疑惑。原因无它,这个所谓羿先生用的针法,竟是与师兄所传授于他的鬼谷的针灸之法一模一样。

        她所有基础药草知识都是由师兄传授,鬼谷的针法亦然。章明虽是她师父,可认真说来,教授她的却一直都是师兄,当然,鬼门十三针除外。

        可眼前这个羿先生所使用的,居然是她鬼谷的针法?换言之,这个人他是鬼谷的人。可这怎么可能,师父曾告诉过她,鬼谷谷规甚严,谷中弟子并不入世,只每年谷中弟子会有一批出谷历练,却也得化名之后,与穷苦积善人家治病行医,锻练医术。

        绝对不允许与朝庭有所关联!

        这是鬼谷创谷祖师爷定下的规矩,想来也是为了怕鬼谷卷入朝庭的纷争当中,引来灭谷祸事。是以,师父打破祖师爷定下的规矩入了大秦太医院,却也一直隐藏自己的医术,并不崭露头角。

        一直谨慎自持便是因此。

        可如今,鬼谷中人却出现在了北国太子府中。难不成,鬼谷出了什么事了么?否则的话,她怎么可能会在太子府中看到鬼谷中人?

        “小兄弟,是你曾替他施过针?”

        一道男子声音近距离传入洛无忧的耳中,打断了她的思绪。她抬头,这才发现,那男子竟已施针完毕,并站在她跟前。一双狐疑的眼神正在打量着她。

        洛无忧摇头如拨浪鼓:“先生,并非奴才,奴才可不会那玩意儿,那么长的针,看着就扎眼,奴才又岂敢把那东西扎进殿下的身体。这万一要是扎坏了,奴才岂不是性命休矣?”

        “哦,是么?那你们回来之前,可曾有看到过是谁替太子殿下施过针?不要骗我,若没有人替他施针,他的毒不可能会撑到现在,早就一命呜呼了。”那人蹙眉沉默了半晌,再次看向少年,却是多了几抹凌厉,那眼底似还有着丝丝的激动,只是,被他很好的隐藏。

        洛无忧看得分明,却还是一脸惊恐的道:“这个奴才真不知道,奴才一直守在殿下的身边,也没有看到有人接近过太子殿下,若有的话便只是赶车的车夫了,我看他好像不会医术的样子吧?若先生还有疑问,要不要奴才把他也叫进来先生问问?对了先生,我们殿下的伤到底怎么样了?他的毒解了吗?会不会有……额性命之忧?”

        “先生,奴才求您可一定要治好太子殿下。否则殿下说了,会要奴才给他陪葬,带奴才下十八层地狱去侍候殿下。奴才不想死,也不想死了以后都还做奴才,先生,求您一定要救活殿下啊,奴才求您了。”

        少年一把拽着中年男子的衣袖,扑通一声便跪了下去,脸上闪烁着晶莹的泪花,哭喊着请求,哀哀凄凄的好不悲伤可怜。

        中年男子被少年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一怔,回神拽了下衣袖,竟是没有能扯得回去,看着眼前哭得眼泪鼻涕齐流穿着一身女装的额,应该算是少年吧,微微蹙了蹙眉头。

        真的不是眼前的人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930/180493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