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 > 第462章 平地起惊雷,强势太子妃

第462章 平地起惊雷,强势太子妃

        奢华的大殿之中落针可闻,不管是北越朝臣,亦或是两国的使臣,无数双的目光都在同一时间看向高台,落在那一袭红衣的少女身上。眼中神情各不相同,绝大多数却都是秉持之好奇之色。

        南宫景璃手中端着的酒杯微微一滞,也是看了过去,眸光至始至终都落在那双眼眸之上,那双清幽的眼眸,陡然让他心中升起一丝期待和忐忑,那双眼实在太像,像到让他也想揭开那面纱,看看那面纱下的容颜到底是否日思夜想的那个人儿?

        然而,期待的同时却又怕,怕知道那个结果!

        梦月公主一脸笑盈盈的样子落进少女平静无波的眼中,那张脸很美,与之那些宫中的规规矩矩的公主不同,墨梦月穿着一袭绯色的劲装,容颜娇俏研丽,眉宇之间却是颇含英气,并无那些闺格女子的羞涩与做作。

        面对梦月公主的话,君惊澜只静静的坐在少女身边,除了最开始凤眼凉凉的瞥去一眼,便再无任何多余的举动,反而是侧头勾唇一脸笑意的看向少女,轻掀薄唇开口:“怎么办,爱妃,看来,他们都想看看你的真容呢?”

        那凤眼之中闪过丝丝的戏谑,洛无忧看得分明,显然是这厮就是嫉恨着刚刚她扎了他,所以此刻打算观戏,并不打算开口帮忙。

        “哦,是么?”

        少女面纱之下的唇勾亦是轻勾,凝视墨梦月片刻却是突地轻笑出声:“公主对本宫生这般好奇之心,本宫能够体谅,说来,这面纱覆在脸上亦是极为不便,本宫也很想将它摘下来,可惜啊……”

        一个可惜二字让众人心头一突。

        洛无忧却是已话峰一转接道:“可惜却只怕要让梦月公主失望了,这面纱可是太子殿下亲手替本宫戴上的,殿下说了,今生莫言之颜,只为其一人而展,所以,梦月公主若实在想看莫言真颜的话,不如问一问太子殿下,看看殿下,允不允本宫将它摘下来。君惊澜,你觉得呢?”说完她转头看向君惊澜,明眸绽着微光。

        这厮想看热闹:他休想!

        少女声音清淡中带着一分沙哑,也自然而然便用上了太子妃的自称,那话语落地的瞬间,南宫景璃眼中神色黯然了下去,那不是她的声音,他绝然不会听错的。

        南宫景璃只注意着分辨少女的声音,却未注意少女的言辞,岂知少女那一句话落,却是平地一声惊雷起,吓得北越众臣都是浑身一个激灵。

        君,君惊澜?

        在这北越之中,除了那高高在上的九五至尊之外,从无一人敢如此大胆放肆的,当着这魔王太子的面,直呼其姓名。

        便是他国使臣,甚至是墨帝也都至少称得乃是一声:惊澜太子!

        这少女说的轻轻浅浅,那声音柔软至极,可也强势至极,连北国太子他们未来的皇,俨然也都没有放在眼中。更为奇特的却是,他们的太子殿下竟没有任何发怒的迹象,看来,果如墨帝所说,传闻不假,他们的太子那可真是‘疼’惨了这位名不见经传的,太子妃!

        便是连墨梦月也是有些诧异的瞪大了眼,这可好,她还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胆大的妃子,居然敢直呼自己夫君的名字。

        这可真是开了古往今来的先河了!

        若说这在场之中唯一一个没有诧异的人大概也就是站在君惊澜身边侍候的卓大公公了,他垂着头,撇了撇嘴,心中不以为然,便是再厉害的他都见过了,没看到那日太子妃将太子气得吹胡子瞪眼要杀人的样子。

        可不都还生生的忍下来了么?

        现在只是称呼太子殿下的名字,虽然也让他惊了一下,可远远不足震惊之境更遑论到被吓到的程度了。

        君惊澜侧头直愣愣的看着少女,看到少女眼中那抹明亮的光,突然间觉得有些刺眼,这女人平日里称他名字便罢,当着这么多人也如此的放肆,胆儿大下他的面子不说,居然还敢拿话来逼他,来试探他?

        她就不怕他一怒之下真个开口让她揭开面纱,到时候事情就会一发不可收拾,有太多的人都会盯上她么?还是当真那日发生的一切,她就一点点的印象都没有?

        君惊澜凤眼之中闪烁着丝丝的怒气,洛无忧明眸紧紧的凝视着男子,见男子不说话便也沉默不语,她的确是想借此试探不假,若君惊澜当真以根据那日情形,推测出她便是那传言之中所谓的凰主,便必然不会让她揭下面纱,从而让她真容暴露在众人眼前。

        两人四目对视,少女平静如厮,男子却是胸口愈见起伏,那周身的怒气也不停的溢了出来。

        卓公公眼观鼻鼻观心,心下感叹,看来,是太子妃的问话让殿下生怒了。看吧,便是这般,殿下也不忍心朝太子妃发作。

        这可真真是宠上了天了!

        卓德海油然不知真相,只一味的在那误会的道路之上越走越远!

        殿中的气氛再次陷入一片诡异的寂静之中,北越众臣目光看向洛无忧纷纷变得不善,如今太子登位已成既定的事实,身为一国之君,当后宫雨露均沾,却万万也不可如此的宠爱一人,一个好的君王便要做到无情无爱,若有了在意的人,那便也是有了软肋。

        这才是为帝者最当忌讳的,可他们的太子殿下却……

        “皇兄这般做却是多有不妥吧?”

        众臣尚无人敢开口答话,一直定定看着少女的君倾城眼眸闪烁之中却是忍不住插嘴:“皇兄,她既已被皇兄立为太子妃,不久之后还要母仪天下,可却连个真容都不敢露,我北越最尊贵的皇后娘娘,堂堂的一国之母,到底长何等模样群臣都不知,传将出去,岂不是怡笑大方?况且,这若万一以后有人冒充皇后娘娘的话,岂不是也没有人能认得出来么?”

        南宫景璃的失态,那一双幽幽的眼,还有那一身太过相似的气息,都让她极为不喜。就算她不是那个贱人,可她像那个贱人!

        如此,便已如够,正好给她出气!

        原本的平静被打破,君倾城话落,众臣不由暗自点头,确是这么个道理。那可是未来的一国皇后,怎么能一直覆着面纱连个面儿都不露呢?先不说其它会不会有人冒充的,这般不是给人一种见不得人的感觉么?

        “战王妃说的不错,惊澜太子,莫不你这太子妃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该不会是个丑八怪吧?要不然,你怎么会让她连个面儿也不敢露呢?哈哈哈……”君倾城话音方落,便有一道粗嘎的男子嗓音紧接爆起。

        南宫景皓满眼兴奋的光芒,就要跟着开腔,却被南宫景璃一把给拉住。狠狠的一个瞪视,小魔王顿时不情不愿的闭上了嘴巴。

        墨谨行说着大笑,笑容却又在瞬间顿住,一股阴戾的杀气瞬间入体,让他整个人浑身突的打了一个寒颤,有种仿若被死神盯上的感觉,他虎目微眯放眼看去,却是没有看到任何的杀气来源,那张大的铜铃虎目中顿时布满了戾气。

        倒是一直静静饮酒的南帝墨白尘,突的抬头朝着那高台处一瞥,却又转瞬间便收回了视线。神情依旧淡然漠名让人看不出丝毫的端倪。

        高台之上少女眉峰微挑,若有所思的看了墨白尘一眼,还当真是好敏锐的知觉,果然是墨帝,这般快便察觉到了,还真是让人不敢觑!

        那两道接连响起的声音终是让君惊澜转过了头,妖冶的面容之上也似染上了一层薄霜,目光凉薄的落在了君倾城的身上:“君倾城,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现在是大秦战王妃,可不再是我北越的公主,既嫁了人就在该秉持女戒好好在家相夫教子,至于本殿的太子妃也好,北越的未来皇后也好,与你有半点关系?”

        “便是别人认不出来,难不成本殿的太子妃,本殿自己还认不出来么?还是你这是在诅咒本殿登基之前不得好死?战王爷,若是你不会管教自己的女人,不妨交给本殿来给你管教,到底她也曾经唤本殿一声皇兄,本殿便是看在这声称呼的份儿上,也绝不会推辞拒绝。”

        战王南宫景修一滞,坚毅的面庞之上青筋都已爆起。转而凌厉的瞥了一眼君倾城,君倾城怎么也没想到,君惊澜居然会如此不留情面,说的话可谓让她难堪到了极点,一张小脸儿顿时又青又白,眼眸含泪,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南宫景修满身冷意更炽,想要开口解释,岂知高台之上那男子丝毫不给他机会,说完侧头,他目光便自转向了南齐十三王,薄唇再次轻轻掀动,那吐出来的话,却让满殿之人,尽数色变。

        “十三王爷,你那般想看本殿的太子妃,该不会是爱慕本殿的太子妃吧?本殿的太子妃仙姿月容的确是不假,可你这等满身杀气血气的粗人若吓到本殿的太子妃怎么办?你这不是生生让本殿心疼死?”

        “本殿了解你虎狼之人,有此男人特殊的需求,不过,本殿的女人,是不可能给别人看的,你若实在想看的话,挪,本殿看你们南齐的梦月公主也倒也还勉强的算得上是个美人,你若实在忍受不了欲火焚身,便勉为其难难的看一看她,臆想臆想,解解讥渴吧!”

        噗嗤——

        南宫景璃话落,一向没心没肺的南宫景皓当场便忍不住大笑出声,便是殿中其它人亦是个个嘴角抽蓄的厉害,这浑不吝的太子殿下,这番话说的那可真真儿是,太缺德,太阴损了。

        那梦月公主可是十三王的亲妹妹,可是真正的一母同胞,那是嫡嫡亲的亲妹妹,他言语下流放浪不止,居然还让人家看自个儿的亲妹妹来‘望梅解渴’,还臆想臆想?

        那不是**裸的将人家往**的道路上推?

        墨梦月小脸儿顿时胀得通红,又气又恼,看着众人投来的视线,饶是一向在民风开放南齐长大的姑娘,也是眼中氤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眼看就要止不住的往下坠。

        啪——

        十三王墨谨行亦被那话气得脸色铁青,当即拍案而起,那黄花梨木的宴桌差点儿都被男人用力的一掌拍的散了架,炯炯双目剜着惊澜,愤声怒喝:“君惊澜你放肆,这便是你北越的待客之道么?”

        “那十三王爷这般的举止,便就是你南齐的作客之道么?”

        然则,就在他话落的瞬间,一道清清淡淡的声音却是当既又将墨谨行的震天怒吼,反驳了回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930/180494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