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 > 第594章 最是无情,帝王之家

第594章 最是无情,帝王之家

        厢房之中,洛无忧紧绷着一张脸,神色却是难看至极,她瞟了一眼那随后被玉林送来的木匣子,又垂头看着那小几之上那盘局之上的颗颗棋子,耳畔不停回想的却是洛秉书低沉的声音。

        那一句一句的话在脑海之中激荡盘旋不息。

        让少女眸光转瞬幽暗至极!

        她一直以为自己早已跳脱出棋局,成为那下棋之人,却不曾想自己其实一直都是那棋盘之上的一颗棋子。就在她自以为掌握着一切的同时,却不知不觉被人利用的如此彻底!

        深吸了几口气,她揉了揉太阳穴,努力的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她不可以被那些话扰乱了思绪,只有平静下来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从而理清所有的事实真相!

        诚然,她留在洛府除了想搞清楚武绍谦因何和她反目,其间是否与洛明珠有关联之外?亦是想解开她心中的另一个疑惑。她一直都不解,以洛秉书那样精明的一个人,他为何会栽在永昭手里?

        明明同床共枕那么多年,却竟一直未曾发现永昭的不对劲?

        她始终觉得那不合理,她一直不觉得以洛秉书那样薄情冷血的一个人会真的爱上永昭。她只以为他是为了权势,所以才会如此。

        可此时想想,这其间的确是有太多的疑点。

        其一,洛秉书可谓三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尚了公主却又坐上丞相尊位的朝臣。这不符祖制,此乃不合理第一处。

        其二,自永昭进府,娘深锁依兰院,老夫人与洛秉书几乎断了与倚兰院的任何接触,说是任由她们自生自灭也不为过。可从另一方面来说,的确也只有这样娘才是最安全的。

        其三,洛仙儿的确撺掇着府中庶女逮着机会便欺压她不假,然而,至少在她重生之前,在她一直遵娘的嘱咐隐忍之时,洛老夫人与洛秉书都将她当成隐形人,虽未帮过她,却也未曾自己动手害过她。

        他们的态度改变,也是从她的态度改变而开始!

        其四,那日她前往兰若寺,他们要将安儿火焚,从时间上来算,她回府之时的确在下午已近申时。说是不能误了无我所算的时辰。可的确如他所说,若他们真想将安儿烧死,大可以将那时间提前。

        想来那也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

        而她也正是为了防止有意外发生,才特地的央求了大师兄前来帮忙。

        洛无忧深吸了口气,平心而论,他说的很符合逻辑,仔细推敲也并没有任何的漏洞。他在回忆之时,眼中的情绪亦不是做假。如果事实真是如此,那么他后来的一些奇怪态度都能说的通。

        可她还是无法相信!

        前世,她亲手送娘亲下葬,娘死时的模样她到现在都还记得,那满是血污没有任何生机的样子,那么的凄惨悲凉!还有烨儿,烨儿行刑之时,亦是她亲眼所见,更亲眼看着烨儿被分尸!

        难道这些都能做假么?

        若真的这一切都如他所言,是皇帝布的一场局,一场十几二十年前就开始布的局,那他为什么最后会站在洛仙儿身边?为什么让娘一尸两命?又为什么会亲手杀了她的烨儿?

        到底是为什么?

        又到底什么才是真相?

        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无法解释的地方?为什么她总觉得自己落入了一个巨大的网中,被紧紧的束缚,无论怎么样也无法挣脱?

        洛无忧呼吸有些急促,胸口都在剧烈的起伏,拿出药瓶她倾出几粒药丸勉强压下那翻滚的思绪,眯上眼,足足有一柱香的时间才睁开了眼。此时,明眸之中的幽暗已消失不见,亦多了一些清明与澄澈。

        将所有的事情重新的梳理了一遍,洛无忧深吸了口气,想要证实这件事其实不难,这其中最关键的人物,就在那皇宫之中,就是那位高高在上的秦皇。以前她一直把目光胶着在永昭洛秉书南宫景煜与洛仙儿等人身上。

        可现在看来,他才是那罪魁祸首!

        且不论洛秉书所说是真是假,可事实上若非他一旨赐婚,洛秉书绝不可能娶到永昭公主。而正巧的是那个时候宫中发生了刺杀,更巧的是外祖父便因此触怒圣颜被下打下天牢。最巧的还是也就在那场宫宴之上,外祖父就那般意外的捡到了那枚曦和令。

        这其中到底有什么关联?

        为什么所有的一切都那么巧的发生在同一个时间段?

        那枚曦和令,皇帝又知道么?他是不是也想夺取那枚曦和令?是不是也想妄图要一统三国?可若他真的知道,以当时顾家的能力,根本不可能保的住那枚曦和令,他有太多的机会和手段,可以拿到!

        而不会一直到现在那枚曦和令都还在她的手中!

        头很痛,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一团乱麻,洛无忧脸色亦因此变得更加的惨白,红锦打开房门看到少女的样子不由大惊:“小姐,小姐,您怎么样了?您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您别吓我,我这就去找莫寒少爷。”

        “我没事。红锦,你坐下和我聊聊吧?我只是有些事想不通。”

        洛无忧伸手一把将她拽了回来,勉强将那些事全都挥出了脑海,看着红锦那担忧无比的脸庞,恍然的笑了笑:“红锦,你说世人都说虎毒不食子。这世上真的会有那种恶毒到杀死自己孩子的人么?”

        “小姐,是不是老爷他和您说了些什么?”

        红锦坐在旁边的圆凳之上,看着自家小姐的脸色,强压下满脸不愤之色道:“小姐,奴婢也不相信这世上会有那般狠心的父母,可老爷所做过的事的确太让人寒心。小姐,奴婢知道您心里苦,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

        红锦含蓄的提醒着,眼中难掩担忧,她最担忧的便是老爷又编了瞎话来骗小姐。小姐虽看似行事狠辣,可她知道小姐最是心善。他现在肯定是看小姐成了护国郡主,所以才会改变了态度!

        是很难让人相信,可偏偏她前世今生都遇到了。

        南宫景煜下旨诛杀了烨儿,洛秉书亲自监刑斩了自己的亲外孙!可偏偏在她重生一世后,他却又口口声声都是为了保护她和娘?

        所有的一切都让人理不清。

        而又为什么武绍谦会口口声声的说,是娘对语姨背信弃义,甚至是娘害死了语姨?娘与语姨之间又到底发生了何事?她们之间又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纠葛?为什么她竟一点也不知道?这又真的只是武绍谦的误会么?可若是误会他为何会说的那么坚定?

        是不是,这其间还有她不知道的事?那又到底是什么事?而娘对这一切当真就一点不知情么?还是她一直都瞒着她?

        她真的是清白的么?

        洛无忧心脏微缩,恍然间,她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相信谁?

        容狄不在,这世上唯一能够让她安心,能够全心信任的也只有眼前的贴身侍婢却又亲如姐妹的红锦了。红锦也是这世上绝对不会背叛她,亦对她始终如一更对她全无保留的人。

        甚至在那十一年后,亦都未放弃过寻找她的人。

        这一点在她心中,怕是任何人都比之不上的!

        哪怕是容狄也有所不及!

        “行了,小丫头没得整天担心那么多,你放心吧,凡事你家小姐都心中都有数。没那么容易轻信别人,更没那么容易遭到别人的算计。”看着红锦满面的担忧,洛无忧眼神忽尔变得柔和了些许,说着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深处却隐着一分自嘲。

        枉她自以为重生一世,把握了先机。

        可不曾想,还是遭了皇帝的算计,只是被算计的又何止是她?就连自己的亲生儿子也一并算计在内。亦难怪容狄会对那个皇宫,对那个人那般的冷漠无情到甚至不惜假装自残也要避离开。

        果然最是无情帝王家!

        “小姐,奴婢可比小姐还要大呢?”可小姐居然叫她小丫头?

        红锦额头挤出一个川字,不满的回了一句,突的正色道:“对了小姐,刚刚大少爷摔倒在无忧阁外,奴婢让汤圆出去看了一下。可是大少爷却是一声未吭便离开了,奴婢看他的样子,似乎脸色不太好,好像发生了什么事一般。”

        “洛擎轩?他怎么会来无忧阁?”

        洛无忧微诧异,她回来这么久还未曾见过这位洛府大少爷洛擎轩,对于好那位大哥她无甚多余的感觉。说来便像个点头之交陌生人吧,作为男丁他自小养在老夫人身边,并未曾为难过他。

        重生之后倒也帮她说过几回话,不过基于前世,对于相府中所有人她一直持仇视的态度,便是洛擎轩,她亦有所保留。

        红锦摇头亦有些疑惑又有些担忧:“奴婢不知,不过,奴婢瞧着他盯着我们院儿门口的匾额看了许久,那样子有些吓人,会不会是因为小姐之前拒绝了雪姨娘,所以他对此怀恨在心?”

        洛无忧声音带着几分疑惑:“盯着院儿门口的匾额看?”

        “对,那样子似要吃人一般,奴婢总觉得有些不放心。”红锦点头,看大少年那样子,当真是把那匾额当成了仇人一般,看得眼眸都有些泛红,这让她始终觉得有些不放心。

        无忧挑眉,那匾额有什么好看的?

        她七岁时搬进的无忧阁,这么多年那匾额一直都挂在那儿。她从未有去刻意的注意过,倒不曾发觉有什么异样的。以前洛擎轩甚少出现在无忧阁,甚至他们见面的次数也不多。

        不过那也不代表他不曾来过。可之前尚不觉得今儿却奇怪的盯着那匾额看?莫非是那匾额还能有什么名堂不成?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930/180495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