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 > 第627章 又被威胁,一举两得

第627章 又被威胁,一举两得

        北帝陛下妖冶的脸庞带笑,丹凤眼中似乎也绽着光,这个方法果然好,这样他就可以离她更近了。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不对,啊呸,是先得无忧,他就不信,这样他还不能将人抢过来。

        那个死残废都不管她死活,他自然更加不能将她留在这里了。若将她留下他只怕当真他再来之时,只能见到她的墓碑了。所以不管如何,这一次他都要带她回北越,绝不能让他留在这里。

        不过,这丫头拧的很,也着实是倔得很!

        好歹也在北越相处了那般久,对于少女的性子他也算是颇为了解。这丫头要真是倔起来,还当真是让人拿她没辙。只怕他还得想想办法,最好让她心甘情愿的和他离开才是!

        北帝陛下心思早已飘到千里之外,更是满心的盘算着要怎么样将少女给拐回北越去。一想到此,他嘴角笑意加深,那丹凤眼中的眸光更是亮得惊人。

        洛无忧没注意男子表情,却是听得眉宇紧蹙:“这却是不妥,你是北帝,便是前来大秦也当住在行宫才是。而且,你也应该派人进宫,若是私自留在洛府之中,引来别人的猜忌不管是于我还是于你都只会带来麻烦。”

        留他安排房间?

        这暴君倒还真敢说,简直比她还直接!

        她本就巴不得和他扯开关系,若当真留下他的话,那岂不是自找麻烦?所以她怎么可能会留下他?那根本就不可能。

        “洛无忧,你别以为朕不知道你打什么算盘。”

        少女婉拒的话出口,北帝陛下脸上的笑容顿时垮了下来,脸色也是透着几分黑沉:“我告诉你,你若不给朕安排房间,朕就把你的事儿给通通说抖出去。朕想你的丫头,还有你的祖父祖母还有很多人应该都不知道这事儿的。你若不想他们跟着担心,最好赶紧的让人给朕安排房间。”

        肯定不可能知道,否则指定已闹翻天了。

        哪里还会如此平静?

        北帝陛下心中憋着一团火,只是看少女此时的样子,却是偏偏发泄不得,若不是看她这般虚弱,他当真是想好好的揍她一顿。他又不是什么凶禽猛兽,就至于让她如此的避如蛇蝎么?

        若非为了她,他何至于这般劳心劳力?

        偏偏她还敢嫌弃他?

        他君惊澜现在好歹也是一国帝王了,这世上谁还敢嫌弃他?偏偏就这个死女人,渴着劲儿的想离他远点儿,他好不容易日夜赶路疾弛千里出现在她面前,她却想赶他走?

        别说门儿了,窗缝儿也别想!

        “你……”

        洛无忧语塞,睁大着双目有些怒瞪着男子:“无忧院落小,您住惯了宫宇殿阙,我怕陛下会住不惯民家小院。陛下还是再考虑考虑吧。”双掌握拳,她素来最讨厌的便是威胁,这个该死的暴君,居然威胁她?

        君惊澜瞟了一眼少女,给了她一个我就是威胁你怎么样的眼神,看少女鳖忽的又笑了:“不用考虑了,朕早就考虑好了,至于你说的那些麻烦,你只管放心,朕保证不会发生,你只管安排便是。”

        威胁她?

        他要不威胁她的话,她能答应他留下?反正只要她答应就成,管他是用什么方法?不管是威胁也好,强逼也罢,总之他是留在洛府留定了。她也不看看自个儿什么脸色,他不留下怎么能放心?

        恍然间男子眼眸微闪,脑中却是又想到少女替她挡箭的那一幕,那时她的脸色也很苍白,看着她溢血倒下的样子,他只觉得呼吸都要停滞的害怕,那样的感觉有一次就够了,他绝对不会允许她出事。

        他还要带她回北越呢!

        洛无忧瞪大眼睛却是半晌说不出话来,还能说什么?被人死死的抓着软肋她自然是什么也不能说,这些日子她一直不曾去过顾家,本就怕瞒不下去,这要是他再去一说,那还得了?

        外祖父外祖母年纪大了,可受不得这个刺激。

        尤其是外祖母,几个月之前她孤身前往北越,外祖母便一直担忧的天天抹泪,那原本就不好的眼睛更是变得更糟,回来之后好一番调理才稍好了些。若再知晓这些事,只怕当真是会哭瞎了双眼。

        “既如此无忧亦只能恭敬不如从命,堂堂的北皇入住洛府,还当真是让洛府都蓬筚生辉,想来父亲也会很欢迎的。”少女一句话说的咬牙切齿,说完直接起身打开厢房门叫来了红锦等人。

        看到出现在厢房里的男子,红锦差点儿惊叫出声。却是一个回神及时捂住了自己的嘴,这要叫出来,小姐清誉可不就毁了么?小姐的房里居然有个男人,这个男人她还认识,就是那个曾经害得小姐背上克夫祸国之名,最后却又在喜宴寿堂之上,帮着小姐说话的北国太子?

        不对,现在应该是北国的皇帝了!

        可他跑到自家小姐闺房里来做什么?想到曾经种种,红锦顿时怒了脸:“你这登徒子,我家小姐已有婚约,你居然还做出这种败坏我家小姐名声的事来,你,你,你,你看我不拿刀砍了你!”

        “呵,小丫鬟,你以为朕是那西瓜可以任你砍?要不你拿把刀来试试?”君惊澜一愣瞟了一眼红锦,感觉有些熟悉,蓦然间顿时想起来那令人很难忘记的一幕,说来不止这丫头与众不同。

        便是连她身边的丫鬟也格外的彪悍。

        “好了红锦,你去禀报父亲一声,另外给北帝陛下安排一个院落。”洛无忧坐在榻上淡淡的吩咐,想了想道:“今儿赵先生不是要下场了么?就带北皇陛下去清风阁吧,免得陛下一个人住个院落觉得无聊,另外多安排些得力的丫头小厮们周到的侍候着,去吧!”

        洛府里院落自然不可能少,不过,若当真让他一个人住个院落,只怕他随时都会跑来这里烦她。让书生和他住在一起也好,怎么说君惊澜也是皇帝,书生性子迂腐,多少也会受些裨益,还能多少的拖着他一些。

        这样也算是一举两得!

        收到自家小姐的眼神,红锦咬牙强自收回愤恨的眼神,朝君惊澜福身行了个礼,没好气道:“陛下还请随奴婢前来,奴婢这就带您去,已到用膳的时间,奴婢带陛下去体息后,便替陛下传膳。”

        “那你好好休息,一会用膳的时候朕再来陪你。”君惊澜也未再留,起身便随红锦走了出去,她要梳洗,他亦的确是有些饿了,不管如何都不用急在这一时半刻,左右,他的目的也已达到。

        他有的是时间!

        红锦带着君惊澜出了厢房却是惊煞了无数双眼,隐在暗处的隐卫和烟云七十二骑,纷纷在暗中张大了嘴巴面面相觑,该死的,怎么可能会有男人从主母(令主)的房间里走出来?

        尤其是刚从外面进来的寒濯脸都绿了,这个该死的君惊澜,他还真是贼心不死,居然追主母追到了秦都来?更可恨的是他居然还敢趁着主子不在潜进主母的闺房?他这是皮氧了,想挨揍么?

        最最可恨的是,他们竟没有半点察觉他到底是何时进去的?只不过一思索似乎也就不难猜到,他肯定是趁着昨夜他们都离开的时候溜进来的。本以为布置的天衣无缝,一定能抓到那幕后之人,却不想忙了一夜人未抓到。

        还被君惊澜给趁机钻了空子。

        当真是可恨!

        对于主子的情敌,寒濯这个明月楼的左使,自然是坚决的抵制到底的。他能从北越追到秦都来,对主母抱着什么心思,他便是不用大脚趾去想,都能够猜清清楚楚,是以,寒濯当即便给众人下了令。

        一定要好好的监视。

        来一次,堵一次,最好不让他见到主母的面,更加坚决不能让他对主母大献殷勤。虽明知主子与主母感情深厚,绝对无人能拆散,可也抵不过那个北帝君惊澜的无耻。主子不在,他们自要为主子守好了主母。

        绝不能让主母受到任何打扰!

        吩咐完,寒濯看着遥远的天际,那极北的方向,看了许久,已经二十多天了快到一个月了,主子啊主子,您可快点回来吧,若再不回来他真不知道主母能否坚持下去。尤其是现在还来了个觊觎主母的宵小之徒。

        他真怕,会再出现什么意外……

        ……

        极北之地,风沙漫天。

        这几日天气突变,气温却是陡然转凉,狂风席卷之中男子站在那高高石壁之上,脸色极为阴沉,十日已过,原本七长老言十日内就会结焰的赤焰,却依旧还未结籽,如今已过去十三日。

        尤其不知为何他的心中总有着丝丝的不安,昨夜尤胜,那种心慌的感觉让他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冷意。可是他却不能离开,他答应过她,绝对不能错过这一次的机会。

        为了以后的相守。

        他一定要等到赤焰结籽!

        然而,每一瞬的等待对他来说都是一种煎熬,极力压抑也无法消散半分的煎熬,度日如年般的煎熬,尤其随着时间的推进那种感觉也更甚,不知过了多久身后有一道身影突然而至。

        “主子,快,赤焰快要结籽了。”

        直到七长老的带着焦急而兴奋的低沉声音传来,容狄终于收回了那遥望着天际的视线,男子的身形如一道利箭。

        眨眼之间便已消失在石峰之颠。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930/180495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