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 > 第643章 艰难放手,太子登门

第643章 艰难放手,太子登门

        梧桐树下,两个同样优秀的男人对峙而立。

        北皇陛下依旧红衣飘烈焰如火,狭长美丽的凤眼紧紧锁视着前方,看着前方那着一袭墨色长袍,容颜倾绝,俊美无铸不逊他分毫的那个男人。此生他唯一遇到的劲敌,也是唯一让他如此狼狈败北的男人。

        妖冶的面容之上染上几抹恍然,眼底的痛楚即使百般的掩饰,终究还是丝丝缕缕的泄出。想想她毫不犹豫的替他挡剑,想想他一次次看着她气息奄奄倒在自己面前?他怕若真的带她走,看到的又是那些相同的画面。

        脸海中再次浮现夜看到的那张笑脸。

        即使依旧苍白,却又那般真实而开心的笑脸,那是他从未看到过的。却只有对面那个让他敌视的男人才能让她展露。如果那是她想要的,如果他真的可以给她幸福,如果不想看到她难过。

        除了放手,他又还能做什么?

        深吸了口气,北皇陛下回神声音极冷:“你也不必感谢朕,朕这么做只是不想她受伤也不想她为难。你最好记得朕说过的话,最好给朕好好的活着。朕会一直睁大眼睛你的表现。”

        “若是你胆敢让她受到哪怕丝毫的委屈,或是让人再欺凌她半分,朕说过的话必会让它实践!”君惊澜说完拂袖而去,转身之际沉凝的脸上狭长的凤眼,酸涩之中似有什么东西落下,心脏紧缩着抽蓄着,疼到不可自抑。

        然而,男子那道巍峨拔拔的背影却是挺的笔直,在这场夺心之战中,他早就输了,输在起点,却又偏偏交付真心。可即使是输了,即使心已空了,他也不能输掉自己帝王的尊严。

        他是北越的皇,他亦有他的骄傲。

        他可以用尽一切手段去掠夺所有,便如他隐忍十四年,穷极所有去报仇夺取皇位。可他却终不忍再伤她一丝一毫。北宫之中短短一个多月的相处,尽管他早已经后悔,可也改变不了,他日日伤她。

        伤她已够深的事实。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恍然间男子耳边似有幽幽琴声再次响起。

        遥想当日摘星楼畔与她共赏朝曦之时,她所奏之琴音,是否早就预示着他们之间的结局?只是他却未能领会?一曲浮云,醉别离殇,无论再美好的过往,无论再如何的心之神往,无论再如何想伸手去握。他的情最终亦只能化作那凄迷夜色中的点点相思泪。

        清风浮云何所寄,绵绵相思无绝期。

        院内容狄只静静的看着男子远去的背影,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复杂,他素来自视甚高。可此时他亦不得不承认,之于那个少女,他永远做不到君惊澜那样的洒脱放手,这或许就是他们之间的不同。

        勿论谁的爱比谁深。

        平心而论君惊澜对她的爱浅么?

        堂堂一国帝王能为一个女子做到如此,谁又还能不动容?可他却能选择在此时放手,不是不爱,亦非爱得浅薄,而是爱得太深太深。

        爱到容不得她受到一丝伤害。

        回头看向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口凭栏处,亦是望着那烈焰般的男子步步远去背影的少女,看着少女眼底的愧疚与那明眸之中泛起的点点晶莹。

        容狄上前双臂轻展将之拥进了怀中:“有一个如此强劲的敌人时刻对本郡虎视眈眈,看来本郡以后当真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应对。如今想想,就连本郡亦不得不佩服无忧郡主识人的眼光,当真是非常人所能企及。”

        “郡王这是在夸无忧,还是在夸自己?”

        将头埋在男子胸前,少女轻轻眨眼压下眼中的复杂和酸涩勾唇笑着:“说无忧慧眼识人,可郡王却是识穿了无忧,什么时候郡王也会如此的拐弯抹角了?你便是想夸自己也可直说,本郡主不会笑话你。毕竟……”

        少女话语微顿,容狄挑眉疑惑的问:“毕竟什么?”

        “毕竟本郡主早就知晓郡王自大自恋又自负,所以……”洛无忧红唇弧度勾的更深,不由的轻笑出声。

        “本郡自大自恋又自负?”容狄忽的松开双臂,修长拾指轻勾着少女的下颚,微挑眉峰:“原来本郡在郡主的眼中是这样的,嗯?那无忧不妨说说本郡到底何处自大,又何处自恋,又何处自负了?”

        “自然处处都是!”

        少女明眸一翻,给了他一个这还用问的眼神:“怎么,难道郡王不这么认为么?不过这也不奇怪,人呢,总是这样,总是看不清自己身上的缺点,所以郡王也不必感到难堪或是尴尬,每个人不都是这样的么?”

        回想当初,她可不就觉得他是个自恋自大,还自负的人?不过不知道何时那感觉却是消失无踪,不管在别人面前的他是如何?在她面前他依旧那般霸道,却又极尽温柔。

        “那无忧郡主可否想听听在本郡眼里,你又有何缺点?”容狄一脸恍然的点头,浅浅勾起唇角反问。

        “不想听,我要回去了,你也赶紧去调息吧。”

        洛无忧直接回了一声,拍掉男人的手转身便欲回厢房,却被男子突的抱了起来,脚尖离地,微有片刻的晕眩,少女本能的环住了男子颈脖。回神抬头看着一脸笑意盎然的男子,却是轻蹙了眉宇。

        “容狄,我自己可以走,你才受了伤自当去疗伤才是。你莫不是忘记了你方才说的?”说着挣扎想要从男子怀中跳下来,这个男人明明自己都受了内伤,却还强行抱她。当真不把自个身子当回事么?

        “本郡自不会忘记,不过是区区一掌,本郡会有何事?”

        容狄出声安慰:“倒是你,身子弱别乱跑,每天操心那么多事做甚?本郡不是说过凡事都有本郡在么?还是你不相信本郡能够将这些事都处理妥当?无忧你说本郡又该如何罚你?”

        “你明知我不是……”

        “是,我知你不是如此,你只是不忍心,无忧,有时候本郡在想,你可否不要这样善良?你的缺点就是你太善良。”

        “若本郡主未曾记错,郡王可是说本郡主心思歹毒,手段狠辣,又肤浅无知的么?那善良二字,郡王确定与本郡主沾得上边儿?”洛无忧一愣被转移了心思,善良,因她而死的人何其之多?

        善良?

        这两个字她从不认为适合用在自己身上。

        “便如你所说,人总是看到别人身上的长短,却看不到自己。而本郡看得最是清楚。好了,你好好休息,如今你当可以放心的好好休息了。至于其它的不要多想,乖乖的睡一觉,本王先去调息,还要回王府一趟处理些事务,一会儿过来陪你用午膳。”

        “你去,不用管我。”

        洛无忧点了点头,如今又解决了一件事,她的确是松了口气。只是心中到底还是有些难过,愧疚亦更浓,尤其是想到君惊澜离开时的背影。她一直以来都很担忧,可是却也未曾想到,他居然会真的愿意选择放手。

        容狄所言不过对了一半。

        洛无忧一直以为君惊澜与她一般个性极端,可到底也如她所说人有时候看到的自己总不那么全面。她却未曾想过,若是易地而处,换作是她站在他的位置她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大概也会是相同吧?

        也便如她所说,人心总是不断在改变,或因为环境的原因,又或者是因为其它的因素?但毫无疑问,这世上最难测的便是人心,没有一个人,可以真正的把握住人心。

        这与南宫景璃之所改变,不正是同样的道理?

        如今,亦只希望他能早日遇到值得他珍惜的那个人,而她欠他的,也只能等以后,她和容狄二人再找其它的机会去还了。洛无忧幽幽的叹息了一声,刚将心绪理开,便在此时,红锦却是突然走了进来。

        “小姐,太子殿下来了,您看……”

        洛无忧微微诧异:“太子,南宫景明?他不是在养病么,怎么会来洛府?除了太子以外,随行的还有什么人?”

        “回小姐,太子殿下带了谢礼来,说是来谢谢小姐施救之恩的,奴婢已将人请到了偏厅之中。除了太子之外,便是一些侍卫和随从,对了,还有太子的贴身御医也在。”红锦回道,却是微微蹙眉,小姐身子不适,并不适合见客。小姐也早就下令,闭了无忧阁不见任何人。

        “既如此,那就去见见吧,红锦你扶我起来,替我上妆。”

        洛无忧思索片刻淡淡的道,自那日赏花宴之后,除了那日捉那白发黑袍人她再未出过府门。不过却也知晓太子在那之后也回去了别苑养病。前些日子也曾递过拜贴想对她表示感谢。

        不过被她婉拒,她救他不过抱着别的目的,对于南宫景明此人,她亦并无深交之想法,如此自然是推拒了。却不曾想,今日这太子殿下今儿个却竟是迂尊降贵来了洛府?若再推拒自是不可能。

        说来太子上门乃为道谢诚意拳拳,且他身份又是尊贵非凡。

        她自是不能不见。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930/180495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