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 > 第683章 会去哪里,她在玩她

第683章 会去哪里,她在玩她

        地牢里有片刻的诡异凝滞,那人似乎没想到眼前的女子,会直言不讳的承认自己的目的,抬起头看着洛无忧一时间竟是有些怔神。

        “郡主又何必如此?”

        那人沉默良久却道:“我说了该出现时主子自会出现的。主子行踪诡莫就算是我也找不到,你这也不过是浪费时间浪费精力。若你还不死心想要放我离开那就放吧,便是想要跟踪亦然随你,总之你不可能会找到她的。”

        洛无忧闻言却只是冷笑反问:“你便就真的那么肯定?可惜的是,本郡主从来都相信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也没有纸能包得住的秘密,自然的更没有永远也找不到的人。即使她此时不在都城,总是会回来的不是么?

        “本郡主相信到时候总会有她的踪迹的。”洛无忧说着收回眼神,转身离开了地牢,神情却是有些微冷,情愿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牢之中,也不要那一条生路?她却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奇怪的人。

        不止人奇怪,说的话更奇怪。

        一定找不到?

        他的口气倒是够笃定的,连明月楼的人都找不到,唯一的可能就是她已然离开了秦都城。这个可能她早就想过,当日她双手受伤,必是需要医治的,还有她身体本就不对劲,虽然那血送回明月楼并未检查出毒素来。

        然则她的身体有问题,这点已是毋庸置疑!秦都之中各大医馆药房时至今日明月楼的人一直未停止搜查,却仍旧没有关于她的任何蛛丝马迹。除了不在都城之中,她想不出其它的可能。

        只是若她离开秦都,又会去哪里?

        想来现在她能去也会去的的地方也就只有一个了,就不知道她此去的目的又是为何?否与容狄派人前去的目的一致?

        若她身份无错,想来应是一致的了……

        幽寂的通道之中,洛无忧静静的行走,一点点仔细的梳理着脑中的思绪,却是突然间驻了足,听着空中隐隐传来来女子凄惨的痛吟低呼之声,眼神之中闪过丝讶然,这地牢之中关着的女子当只有一个碧水才是。

        可她早就下令不得对其用刑,那这哪儿来的女子痛呼声?是有人惘故她的命令私自用刑,亦或是这些日子还有其它的人被抓进来?

        “这间房里关着的是谁?”撇了一眼那暗黑色的地牢门,洛无忧思索着上前朝那面无表情的守卫问。

        那守卫恭敬的拱手见礼答道:“禀主母,是战王妃君倾城,是主子亲自带进来命令属下等好好的看守。”眼前女子来明月楼已非一次两次,他们自然不会陌生的,更何况寒濯早就下了令,并拿了画像给每个人看。

        怕的就是有人不明就理冲撞了洛无忧。

        君倾城?洛无忧闻言微讶,前些日子被关在默园之中,消息完全闭塞,她竟不知那原本该在大牢的君倾城却是被那男人给抓来了这里?只是听她这惨叫声怕也不止是看守那般简单。

        倒也是有寒濯在,君倾城之所为又怎能瞒得过他?

        想了想她却是并未再去理会,听那声音也知道她的日子绝不好过。也对那个男人对她纵**入骨,得知那样的事后,又怎么可能会放过她呢?君倾城的下场注定的不会好死。既如此她又何必再去理会?

        洛无忧点了点头便找人带她去了关押碧水的囚室里,许是因着洛无忧的特别交待,所以这地牢里还算是干净,并没有血腥的味道,碧水便坐在那冰冷的石**之上,背靠着牢房的墙面似在闭目养神。

        断掉的手腕已然结疤,身形瘦弱了些,脸色也因长期被关在地牢,未曾见到阳光而透着一股苍白,除此之外却是没有外伤。看到洛无忧出现,她并没有惊讶之色,只淡淡的望着,满脸平静无波。

        好似早就知晓洛无忧会来一样。

        “我以为你会来的更早。”

        碧水的声音有些嘶哑:“却是不曾想居然过了这么久,怎么,看你的样子已然成亲了么?就不知道是谁那么有幸,居然能娶到无忧县主?想来除了容郡王应该也不会有别人了,不过倒是可惜了北帝的一番心意。”

        从北越被押解回秦都便一直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牢里,对于外界所发生的事她自然不会知晓,也无人会告诉她。只她却实未想到,时隔数月再见,她竟是已然成亲了。而此地是秦都,她会嫁给谁,似乎并不用费力去猜亦可知晓。

        “我以为你会恭喜我,说到底我们都是老朋友老对手了,在顾家我亦曾真心想把你当成姐妹看待。可惜的是,你却是让我失望了,不过,即便如此也当总有那么一两分的情意在,却不想,玄武使者却是说出这样的话来?”

        洛无忧淡淡一笑,前世今生她们之间的渊源可谓极深,只她却从来未曾想到她竟会隐藏的如此之深罢了,时至今日,她却还是依然无法确定,她到底是哪一路的人马,当真是让她亦曾生出过些许的挫败。

        不过那也只是曾经一闪而逝的念头罢了,没有得到答案,她不会放弃。否则又何必将她带回秦都,又何必出现在此处?任是她的嘴再硬都好,她总是要撬开的,而她嘴里的秘密,她直觉对她很有用!

        “我这样说有何不对么?”

        碧水反问着突的笑了笑:“谁都看得出,北帝对你的心思。不过,我实在未曾想到,你到底有何种魅力,居然能同时迷惑得了这样两个男人?有时候想想当真是觉得很好奇,算来你今年也才满十三岁而已,却是有如此的心性,有如此的魄力,不止让本使栽了跟头,连那两人也全都栽在了你手里,当真是让人想不好奇都难。”

        “我亦未曾想到玄武使居然会对我这般感兴趣?想来你对我的了解定然不少了,可说到底我们其实见过的次数不多,就不知你到底为何对我如此的感兴趣?还是说,弄巧姑娘还惦记着北帝陛下?所以对我特意的做过调查?”

        洛无忧亦淡淡的反问,说着脸上亦绽出一抹深深的笑意:“不过我倒是不知道堂堂的玄武使者居然会有那般的嗜好?若我记得不错,当初千娇楼里的云夭姑娘对惊澜太子可是厌恶至极的。”

        “尤其你还亲手伤了君惊澜,未曾想此刻却是又念起了太子殿下的好来?说不得若太子殿下听到,当真会觉得感慨又感动也说不定。可惜啊,云夭却是自个儿错过了那样好的一个机会。”

        “你就是当夜那个救了君惊澜的小厮?”

        声音带着一股子冷意,碧水脸上的平静终于被彻底的打破,苍白的脸上浮上几抹阴鹜之色:“哼,本使倒是真的想不到,原来无忧县主的本事居然也这般的大,居然化身小厮潜伏在北国太子身边。”若非当日她坏了她的事,只怕她早就达到了目的,她又岂会被罚。

        甚至于所有的努力都功亏一篑?

        女子眸光亦有些幽暗凌厉,那身上也自散着了股阴沉的气息。那生怒的样子极是明显,怎能不怒呢?没有哪个女人能忍受那样的侮辱。尤其那狼狈的样子还被人给看到,甚至于被当着面的说了出来。

        于此,是个人都无法保持平静。尤其可恨的是,这个人还是洛无忧,她一直都知道却又一直的守口如瓶,到现在才说。她不止能忍,且还早就打定主意文火炖肉,她根本就是在玩儿她!

        这个女人当真是可恨!

        “怎么,这就生气了?不过是太久未来看你,想着上次和你叙旧也未聊个尽兴,所以想再叙而已。碧水的反应怎么就这么大?还是说我猜错了,原本你在意的不是他,而是另一个人?”她的确是有那种想法,那件事就算是抓住她时说出来,只怕也不会有太大的效果。谁让她的心性太好,手段也太高。

        她一次套不出,自然得另僻蹊径了。一直的关着她不做任何的理会,甚至不许任何人与她交谈,不过也就是想磨磨她的锐气,人在被关久了之后,都是会生出那以一两分的爆燥。即使是受过再严格的训练也好,即使是她自以为心境再平和也罢,却其实都是一样的。

        这就像是洛仙儿前世对付她的手段一模一样。彼时她心境不平和么?可是到最后,洛仙儿更厉害,给了她最强的一击。终于还是撕裂了她保持多年的平和心境,只洛仙儿只怕做梦也未想到。

        她的举动却是适得其反,勾动了她心中所有的恨意。

        如今算来,她也不过是借鉴一下而已!

        洛无忧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脸色已然阴沉到极致的碧水:“呵,不过这个结果倒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你放心吧,你的那些事我不会说出去的,毕竟说出去对你的名声有损,对我却没有任何的好处。那我又何必去浪费那个力气,多做那样一番唇舌?”

        “说来碧水你的本事,本妃向来知晓的甚是清楚明了,也从来都是刮目相看。就不知道这一次你能不能活着逃出去,本妃还真是拭目以待。但愿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才好。”

        碧水未曾接话,只眼神定定的看着洛无忧说完,便转身步出了牢房的那抹背影,脸上阴冷的神情褪去,却又变得有些恍然的蹙了蹙秀眉,似有些未曾想到那女子竟然便这般的走了,叙旧,这倒还真是叙旧。

        不过她以为她会问她更深层的问题才是。

        却不曾想,她至始至终一个字都未曾提,当真让人有些猜不透,这个世上除了那个人以外,她也是第一个她遇到的,让她猜不透也着实看不透的人。

        还真是个奇怪的女子。

        碧水心中想什么洛无忧不知,也没空去管,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便径自离开了地牢,出得地牢门,她脸上的笑容却是渐渐的淡去,清丽无双的小脸之上秀眉亦是深深的紧锁了起来。

        碧水,碧水,当真是出乎人的意料!

        而最出乎人意料的却还是那个背后之人,如今看来,倒还真是颇为有趣,不止一个慈安在北后布局,还有一个人也在背后布局。慈安派人潜入大秦,甚至让圣阴教徒潜入了北越,搅动两国风云。

        另一个人也派了人潜入主北越和南齐,一步步的深入进去,搅乱着局势,只这人却是比慈安隐藏的更深。说来,这两方的人马虽是各有目的,却也终是有着相同之处。

        慈安是为了权利,做着想要一统天下的梦。而那个人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保护所谓的族人与那所谓的使命?还是查出曾经的背叛了族人的叛徒?

        这是不同的地方。

        相同的是,他们都在找那枚曦和令不假!

        大概谁也没有想到,就连她亦未曾想到,就因为顾家那一枚曦和令,一路的追查下来,竟会牵扯出这么多的事。而那所谓的一个曦梦族,还有两个女人却是搅动这一切的关键。

        容狄他定是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930/180496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