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 > 第747章 无酒不欢,师徒孽缘

第747章 无酒不欢,师徒孽缘

        容王府前厅之中,众人正襟而站,一身灰色长袍的老头儿却是坐在前厅中的红木太师椅上。手中依如继往的提拎着酒壶,右腿跷起搭在左腿,有丫鬟奉了茶来,老头儿却只端起茶杯闻了闻便瘪嘴放在了一边。

        “像这种东西,啧啧,估计也只有了缘那种假正经的老秃驴才会喜欢喝。像老头子这种俗人哪,还是喜欢这样的烈酒,这样喝才够味儿。”说着他往嘴里倒了灌了大口的酒,咂了咂嘴伸衣袖在抹了抹嘴边流下的酒液。

        那一副站没站像,从没坐像的样子,动作极其粗鲁的样子,着实看得屋中众人无语。尤其是摇光,看着老头儿满是油渍的衣袖抹过满是胡须的嘴,那更是一脸的嫌弃加鄙夷。

        洛无忧却是眼眸含笑绽着微亮:“倒是无忧招待不周怠慢了贵客,既然祈老喜欢烈酒,七杀去你主子酒窖里多拿两坛上好的烈酒来给祈老。”容王府中有个酒窖,不过她向来不怎么饮酒,并不知道里面窖藏着什么酒。

        不过,想来应该差不了。

        “那就多谢太子妃了,还是太子妃会做人,我老头子这辈子也没什么别的爱好,偏偏就只好这两口。”光听那突然冒出的太子妃三个字,便知道这是个无酒不欢的主儿,老头儿笑眯眯的应了,半点儿也未推辞,正好他那绿葫芦里的酒也快喝完了。

        这没银子去打酒,那也是个麻烦事儿。

        “祈老客气了,若不介意唤我一声无忧便是,你是安儿的师父便也是我的长辈,不过区区一点酒罢了,安儿和娘一直在祈山多承蒙祈老照顾,无忧也正好借这个机会,在此向祈老道射。”

        “能得祈老教导,是安儿几世修来之福,安儿生性玩劣,以后也还要请祈老多多的费心教导才是。无忧便先在此拜谢祈老大恩。”洛无忧说着起身正正经经的行了个大礼,脸上的感谢也是极为真诚。

        这关系着安儿的将来,她自是得慎重。

        祈老却只瞟了洛无忧一眼,不耐的挥手:“行了丫头,这个臭小子你不用说老头子我也定会好好替你管教他的,谁让老头子当时就一念糊涂就把他收进门了。哼,现在想想,老头子我当时肯定是喝蒙了。”

        那话语里满是嫌弃,说着他撇了一眼坐在一旁宛如乖宝宝,却时不时朝他翻着白眼的安儿,瞪了瞪又灌了口酒:“说到底都是老头子我自作孽,收都收了总不能当真将他撵出师门去,那他以后估计也没法做人了,哎,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师徒孽缘?老头子大约不知哪世欠了他的,这辈子注定要还他。”

        说着叹了口气,那语调中却似隐有丝怅然。

        “不管如何无忧都要谢谢祈老,若是祈老不嫌弃便先在王府暂时住下。至于那药丸之事,等郡王回来之后,定也会给祈老一个交待。”洛无忧眼眸微闪,转念便又看向了安儿。

        仔细的叮嘱着:“安儿,以后定要好好的听从师父的教诲,好好的随师父修习武艺,学习如何做人,切不可再向以前那般莽撞行事,你可得好生谨记姐姐的话,若是再像以前,姐姐可不会饶你!”

        “是,姐姐,安儿记得了。”

        小安儿直了直腰板,镇重的答:“姐姐放心,以后安儿再不敢做出惹师父生气之事,师父,您就不要生安儿的气了,安儿只是一时贪玩儿才拿了那药丸儿,你放心以后您的好东西,我最多看看来解馋,除非师父给徒儿,徒儿绝然不会再拿。师父就原谅安儿这次吧?”

        “若师父不原谅安儿,姐姐会很难过,安儿也会很难过的。”小家伙说着挤了挤眼睛,硬是挤出了两滴眼泪儿,一脸懊悔的看着老头,从那椅子上蹦下来就抱着老头儿的腿,跪了下来。

        从原本的低低呜咽瞬间变为号啕大哭!

        老头子看着伏在他腿上哭得哀哀凄凄一把鼻涕一把泪,好不伤心却把泪涕全往他衣服上抹的小娃娃,却是当真有种,想要一脚将其踹飞到天边儿去的冲动。只是看着那满屋子‘虎视眈眈’的眼神最终还是忍住了。

        “你,行了行了,只要你以后不再犯,为师自然不会怪你,得了起来吧。没得哭得这么凄惨,让别人看了去还真以为是我欺负了你,那为师这老脸还要不要了?不是给着机会让人说我老头子为老不尊,以大欺小么?”这死小子装,他还能装得再像点儿?

        他最好就给他哭死过去,他要是真的信他,估计他早八百年就被人算计的尸骨无存了。也亏得他那猫尿居然说来就来?他还真以为他看不穿他那点子小伎俩么?哼,只不过他现在不稀得和他计较,等他拿回药丸子再说。到时候他定然会好好的修理修理他。

        让他认清谁才是师傅,谁是徒弟。

        老头心中腹腓几乎恨得牙根儿氧氧,垂头看着可怜兮兮的安儿,眼中尽闪烁着慈爱的光:“得了丫头,你就放心吧,以后老头子我定然会好好的,好好的教导他的。小徒儿,你也尽管放心,师父我定然会把毕生所学,一点不剩,全都倾囊相授的。”

        “那徒儿谢谢师父,师父果然是天下第一好师父。”安儿抹了把眼泪儿,糯糯的说了一句,眼中亦满是孺慕之情,看两人对望,多么和谐的一幕啊?当然这得忽略小家伙眼底闪烁着的狡黠光芒。

        老头子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他就怪了,还好好的教导他?是想好好的整他才是吧?不过倾囊相授?这本来就是他的目的,要不然当初在祈山他怎么会费尽心思讨好死老头儿?

        他看上的可不就是老头儿那身本事么?

        所以整就整吧,只要能把他的变成他的,他不介意被他整。就连娘亲都这般看好他,甚至还对他如此的客气。看来他眼光还算是不差,至少,他给自己挑的这个师父,还当真是没有挑错。

        前厅之中,师徒俩言归于好,和和睦睦看得几个丫头极是高兴,岂知那还抱在一起的一老一小,却是在各自的心中盘算,一个想头以后如何整死徒弟,一个想着怎么把师父的绝技全都给骗到手。

        思想压根儿就是南辕北辙!

        如此师徒,当真也算是世间少有,不过不管如何,老头子这就算是在王府里住了下来,洛无忧依旧安排了红锦带老头儿去清风园里和书生同住。两人一个是安儿的启蒙夫子,一个是安儿授武艺师父。

        住在一起也挺合适的,当然老头子能教的绝不会仅止武艺而已。于这尊大佛洛无忧可是下了铁令,一定要让人好好的侍候着,绝不能有任何的怠慢。不到那小半柱香,那命令更是传遍了整个王府。

        “小姐,是否要奴婢前往王府那边,和王爷王妃说一声?”剪秋蹙眉,这容王府中,默园自是全由姑爷和小姐作主。可整个容王府中正经的主子,那说白了还是容王和容王妃。

        小姐突然的把小少爷的师父安排进来,若不向王爷王妃禀告一声似乎有些说不过去,且那位师父,说实在的,她还真担忧他那性格会冲撞到容王容王妃,现在小姐和王妃的关系本就有些僵。

        若真那样,只怕那关系会变得更坏。

        “自然是要的,不过不是派人去,此事还是我亲自去比较妥当。左右这会儿子母妃膳后小憩也应该醒来了,我们趁现在过去也好,多日未见有些事也应该好好和母妃聊聊。”

        洛无忧带着丫鬟往容王妃的院落行去,幽深的墨瞳里却是闪烁着几许疑惑的幽光,容狄的态度有些奇怪,安儿师父今日所说之言也甚奇怪,他那段话好似意有所指,可她却是怎么也想不明白。

        祈老祈无名,这点其实早在北越她就应该想到的,祈是否他之姓?这点无人知晓,但他却是祈山掌门,江湖人尊称祈山老人亦简称其祈老,无名是其名知晓者也不多。至少,青鸾也从祈山所出,这个她还是知道的。

        怪就怪在,当初他为何会突然出现在北越?还好巧不巧的与她撞上,还言她有血光之灾。不过,据当时摇光所转述的情形,她虽坠了崖却并未受伤,所以他之缄言并不能算中。

        可他前面那段话的确是和了缘所说一样,以祈老的名声与了缘大师相识或有交情这并不奇怪,不过听他那时说的语气和神态,除了带着些嫌弃和不屑,又似有些其它。

        令人一时间有些想不清。

        许是想得太多,她脑仁儿有些痛,眼前也有一瞬间的晕眩,洛无忧脚步顿住,眯眼微微缓适了一下,红锦在一旁看得担忧不已:“小姐,您没事吧?看您脸色不太好,是不是有哪里不舒服?奴婢先扶您过去休息会儿,再让莫寒少爷来给您把把脉可好?”

        “我没事,大约就是这些日子太累了,想得有些多,无妨的。”脑中晕眩散尽。洛无忧睁眼摇了摇头,看红锦依旧咬唇还想说,与剪秋汤圆担忧的样子却是不由有些无奈。

        “好了你们别担心了,如今他的毒已解,莫不是你们以为我还会做出什么事儿么?真的只是有点头晕而已,你们看我现在不是没事了么?若是红锦实在不信,一会儿让大师兄给我把脉便是。”

        红锦替女子拢了拢身上的披风:“不管怎么样,奴婢觉得还是让莫寒少爷看看的好,这日子渐冷,前些天儿还飘了雪,别看今儿有日头,可天气还是冷得厉害,这万一风寒了,可就不好了。”

        “奴婢也觉得,让莫寒少爷看看,安心的好。”

        “是呀小姐,还是把个脉安心,我一会儿就去找莫寒少爷,小姐放心莫寒少爷那般心疼小姐定然不会给小姐开很苦的汤药,所以小姐不用怕。”

        剪秋与汤圆也在一旁边如是劝着,尤其是汤圆那丫头,这把脉与否和药苦不苦,似乎根本没有关系好么?而且在她们印象之中,莫非她就是那害怕喝药的娇滴滴的千金小姐不成?

        “好了,依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看三人那一脸担忧难掩的样子洛无忧无奈,大约是之前发生的事吓到了她们,若把个脉能让她们安心也没关系。左右大师兄还在府中。

        只她不知那岂止是吓到,那些事,她那时焉焉一息濒死的样子,可谓在几个丫头心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又让她们如何能不担心?

        几人说话间便已到了地方。

        着人通报了一声,未等多久,明玉便出来了。

        “奴婢参见郡王妃,王妃有请郡王妃进去。”洛无忧随着明玉一路往院儿里行去,明玉瞥了一眼洛无忧的侧脸,眼中闪过几丝犹豫,想了想,终于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930/180497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