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 > 第763章子堂被讨伐,先声而夺人

第763章子堂被讨伐,先声而夺人

        容王府中来了个女人,这个消息如风一般刮遍了每个院落,容王府中本就人丁稀少,上官茵儿素来又是个不管事儿的。自洛无忧入府之后,几个伶俐的丫头那更是安排的井井有条,几乎和所有的侍卫下人关系都打得极好。

        可以说除了灵犀院儿整个王府处处都是几个丫头收买的钉子,便说是铁桶般牢固也不为过。是以,那人方才出现在容王府的大门口,清风阁里正在随着夫子授课的丫头们全都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

        “你说什么,竟然有女人找上门来,还指名点姓儿的要找容,额,要找我姐夫?你们确定没有听错?”听到守门侍卫的传话,安儿一甩书本,当即拍着桌子站了起来,那胸中的怒火更是腾腾的上窜。

        肉乎乎的小脸儿上布满了阴狠的怒气,这个该死的容狄,他好不容易打算忍他一次,他可好,直接招惹人上门,果然他还是揍得轻了。他就该再揍他百十拳直接打到他下不了床,看他还怎么出去招蜂引蝶。

        “是,那女的可嚣张了,打扮的花枝招展,进门儿更是趾高气扬要找郡王不说,还随意的指使下人,简直就把王府当成自个儿家了,那样子当真是看着就让人讨厌。不过,长得倒是挺漂亮的!”

        赵子堂闻言蹙了蹙眉,看那侍卫颇不赞同,没看到众人眼中都冒火了,他这是还想给人火上浇油?

        他想着劝解道:“或许此事有什么误会,王府之中偶尔来人也是很正常的。说不定别人只是有事来府中求教,你们不必多想,且这是你们主子的事儿,此事自有太子和太子妃会处理,现在还是授课时间,你们先回去坐好。”

        “屁,什么上门求教,容王府里几时有人来求教过?我说先生,您到底是哪国的,干嘛帮着那个野女人说话?你可是我先生,你这不帮着你学生我,却跑去帮个外人?你是不是看上人家啦?”

        “若是的话您就直说好了,学生我保证会帮夫子达成心愿的。”安儿怒极有些口不择言,压抑的野性儿亦完全暴露了出来。他一直呆在祈山,除了那祈老和桑哲,平日接触的也都是些习武粗人,那脾性也被惯野了。

        能装到现在已是极为憋屈,此时再闻有人打容狄的主意,想欺负她娘亲?他又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师徒礼仪。

        书生瞟了瞟人群,出声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都没见过人家,我怎么会……”

        “什么不是那个意思?我倒是觉得小少爷说的没错,我看你个书生定是看人家姑娘年轻貌美,所以才会这么帮着她说话,亏得我家小姐还说先生学识渊搏是个讲理识理之人,如今看来也不过是个肤浅的色胚子!”书先方开口,就被红锦那一顿珠连炮似的抢白给堵了回去。

        “不是,我……”

        抱琴怒挽袖,双手叉腰:“你什么你,你可真没良心,薄情寡性,见异思迁,你见一个爱一个你还有理了?你还什么不是不是的?要真不是,你会帮着她说话?先生以为我们真是傻子,那么好被你糊弄?”

        “就是,还亏得我那般看好你和红锦姐姐,如今看来那话本子里果然没演错,最最无情是书生,哼,红锦姐姐你可得想好了,这种好赖不分,胳膊肘往外拐的人,你可不能要。”

        “知画说的对,先生我看您估计想着美人就饱了,也不用再吃饭了,我的糕点还我,我做的东西可是给自己人吃的,可不能便宜了外人,更何况这外人还是个敌人,哼!”弄墨鼻子里冷哼了一声,说着上前,将那还置在夫子书案边的食盒给提了回来。不止是敌人,还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亏得小姐那般看好他厚待他,他却说出这样的话,当真让人心寒。这样的人还什么狗屁的国之栋梁,要真当了官儿,估计也是个好色贪婪,只会鱼肉百姓的贪官儿,老天爷最好保佑他落魄,让他一辈子考不中。

        十几双眼睛怒视着书生一人,那眼里不止带着刀,更是扎着尖利的弯刺,当真是剜的书生也是傻了眼,他不过好心一句劝说,不希望他们去添乱,万一误了主子的正事,岂非反而弄巧成拙?

        哪知却是因此生出祸事,惹来众人联手讨伐?想想,他这些学生可是一个比一个彪悍,不管是那小少爷还是这些丫头们,可个个都不是善茬,当真都不是好惹的。

        “行了,吵吵什么呢你们吵吵,还让不让我老人家睡觉了?”

        那门外房梁上,陡的飘下一道身影,老头子掏着耳朵瞪了一眼人群,直接锁定了目标,发作:“臭小子定是你又带头作乱了是不是?我看你小子就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这里是学堂,你以为是饭堂,由得你和你那些同门的师兄弟们瞎胡闹?你要真是皮氧想挨罚,你就再给为师吵吵一句试试?”

        “还看什么,还不把那腿给我放下来,你看看你野猴儿似的像什么话?没得给师丢脸。”老头子一通怒吼,众人哑了声儿,却依旧是眼神愤愤心中难平。都恨恨的瞪着书生。

        “您老的脸面还用我给您丢么?”安儿瘪了瘪嘴将腿放下来,小声的嘀咕一句,看老头瞪眼过来,忙收敛不满讨好道:“师父,您误会了,我们这是和先生闹着玩儿的,不信您问先生?今儿先生有些不舒服,正好让我们先下学,我们这是高兴的,高兴的。”

        先生不舒服,他们高兴的?

        老头子嘴角抽了抽,同情的看了一眼赵子堂,他这是得多么不招人待见?居然让人嫉恨到这份儿上?不过也是,他也最看不惯书先这种作派,说得好听了,那叫儒雅,说的难听那叫做作,没点男人阳刚气。

        连个小鬼和群丫头都压不住,真是没用!

        “前辈请息怒,此事不关他们的事,都是在下之过。我,的确身子有些不适想着提前给他们下学。”赵子堂被老头子看得有些发悚,硬着头皮解释了一句,想了想又转头看向了一众丫头。

        轻声开口道:“今日便先如此吧,不过,凡事三思而后行,切勿莽撞,不管怎么样,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了再说,我知道你们是忠心护主。可若太过急进,却只会适得其反。尤其是你安儿,所谓关心则乱,你要切记不可急燥,以免反而误了事。”

        “知道了先生。”

        安儿和几个丫头压下火气应了声,便急匆匆的离开了清风阁,赵子堂站在学堂课舍间有蹙眉有些担忧,直到耳边再次传来一道声音,这才回过了神来。

        “既然那么担心,那就跟过去看看,像你这样在这里望能有个屁用?还看什么?还不和老头子过来?”老头吼了一声,看书生还有些犹豫,黑了脸,直接上前提伶着书生的衣领身形一纵便追了上去。

        王府前厅里,很空荡。

        洛无忧与容狄二人带着齐风进来时,便看到那厅里站着一道人影,一袭水色的曳地长裙,外面穿着织锦绣红梅的坎肩,圆领处的白毛更忖得女子娇俏微红的脸颊越见嫣然动人。

        微挑的眼线,眨动间似带着一股魅人的风韵,只那眼底一闪而过的怨气却还是未能逃过那两人的眼眸。她也不说话,只那般直直的盯着眼前的两人,下巴微微高抬,背挺的笔直。

        洛无忧心下哧笑了一声,这洛灵儿气势倒还真是做的挺足。不过她以为她又换张脸皮就没人认识她了?看这厅中除她之外却是没有任何一人,更没有人给她奉茶招呼她,想来是被王府中人给了下马威?

        不知道是谁做的,还当真是让她心情愉悦了一分。

        眼眸微闪,洛无忧唇角忽的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咦,倒还当真是贵客,夫君,这人是谁啊?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容家和上官家的以外的亲戚上我们王府的门儿,看这娇媚的样子,还当真是个美人胚子。”

        “该不会是夫君在外养的妾室吧?莫非,她就是那位,夫君和无忧说过要纳的水姑娘?说来夫君倒还真是好眼光,的确是长得不错。本妃也甚是喜欢。”女子突如其来的话,让整个厅中的人都是一愣。

        娶为妻,纳为妾!主母这是想给主子找女人?

        不能吧?

        容狄蹙眉侧头看了一眼女子似有些不解,洛无忧亦心有所感般转过了头,睁大凤眸眨了眨眼帘,亦看着男子,颇有些奇怪的问:“怎么,莫非无忧猜错了么?难道她不是夫君打算要纳的妾室?那还真是有些可惜了。”

        话语里稍显失望,微顿,她却突的侧身伸手抱住了男人的胳膊摇了摇:“这些日子无忧还想着颇有些无聊,是不是该多给夫君纳几房妾室。也给本妃自己找几个玩物,消遣消遣多好。不若这样吧夫君,反正你看她来都来了,虽说,这般自动送上门儿的有些稍嫌廉价低贱了。”

        “不过,看在她长得还算过得去的份儿上,夫君便勉强的收了她如何?那样也省得本妃再浪费心力去找人,那般累着无忧,夫君就不会心疼么?”女子说着瘪了嘴,看着男人的眼眸微有迷蒙,娇声软语央求着的样子我见尤怜。

        当真看得男人心都化了,有力的手臂也不自觉便落在女子腰间,微微用力将女子带进了自己的怀中。垂头,将女子眼中的狡黠尽收眼底,看着怀中女子那娇颜,幽深的眼里氤氲着幽暗的光芒。

        “怎会不心疼?本郡不是说过了,爱妃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左右不过是个玩物罢了,你想怎么玩儿便怎么玩儿。不过,爱妃这样子,看来是在嫌弃本郡刚刚给你的疼爱,还不够?若是爱妃想的话,便与本郡回去继续如何?”

        男人手指挑起女子下颚,声音也多了份低沉与轻佻露骨。看来他的无忧当真是玩儿心大起,那他自然也要全力配合了。倒也亏得那洛灵儿,才能让他看到他的无忧,如此对他撒娇的模样。

        当真是娇艳无双,让人恨不得立马便将她带回房里。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930/180497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