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嫡女为谋:重生之倾世毒妃 > 第771章诚意倍十足,老顽童吃瘪

第771章诚意倍十足,老顽童吃瘪

        厢房里众人不由吞了吞口水,各自往角落里躲去,原因无他,实是老头儿身上散出来的寒气实在是太渗人。本就大冬天,更是让人一下掉进了冰窖了一般差点被冻成冰块儿。

        尤其还躺在床上的赵子堂,那本就微白的脸更是惨白如纸。

        额头更都出了一层冷汗。

        红锦看得有些蹙眉,这人本就受了伤,这要是再被冻坏了,可不得生场大病?想着,心中有些担忧倒也忽略了屋中的气氛,忙上前将那被子往他身上又拉了拉,又替他掖了掖被角,心中却着实有些气。

        气这书生的身子,当真是弱得经不起半点儿折腾。

        便是安儿都吞了吞口水,不着痕迹往后退了两步,在祈山呆了那么久,老头子发飙也不是一次两次,那多了去了,却还当真是第一次看到老头儿被气成如此模样,那眼神,当真看得让他生怕下一瞬就会出手打起来。

        所以,他自是得站得远点儿,免得遭了鱼池之殃!

        那可多划不来?

        老头子的确是气,气到当真恨不得一掌拍在那男人的身上,可他更气的却是他偏偏拿他没办法。打,这该死的年轻人好歹也是他徒弟的姐夫。虽然他极是不待见这个男人,可是他还满喜欢那个丫头的。

        通透豁达,虽只当初北越一面之缘,却是让他记忆极深。偏这两人都和那个该死的男人有关系,若真动起手来,只怕也会殃及他们。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一个老头子,江湖人称祈老前辈,好意思和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动手?那不是得笑掉人大牙?尤其这男人也是一口一个祈老的叫,那他再动手,不是显得他以老欺小,以强欺弱?

        洛无忧也是有些愣,直到此时方反应过来,蹙眉警告的瞪了一眼容狄,她还以为他要怎么和祈老谈补偿,合着他早就打算好就这么一赖到底了?难怪老头儿会这么生气了,便换作她,估计也会被这男人的态度给气死。

        可眼下她就算想要出声缓解,只怕也是根本缓解不了。说一千,道一万,好歹人有也帮过他。

        他就不能客气点儿?

        容狄瞥了一眼女子给了个安抚的眼神,随之侧头,恍然未觉老头已被他气到憋得脸色通红,差点就一口气上不来的样子,依旧淡声道:“总之,祈老尽可放心,本郡不会让大家露宿街头,祈老你想如何就如何。”

        “本郡确也吃了你的药,总不会赖账。本郡如此诚意十足,想来祈老也定然会满意,无忧你今天累了一天,也定然饿了,我们先回去用膳。”说到后半段冷淡的声音突然变得柔和。

        只在眨眼之间,仿若已历过冬与夏的交替。

        说着他又看向了安儿和祈老:“安儿也未用膳便去陪陪你姐姐也好,本郡想祈老当也未用膳,若不介意,不若与我们一起?”

        满屋众人终于在男人圆润柔和的声音里清醒了过来。看着眼前一幕众人当真是嘴也抽蓄,眼也抽蓄,浑身都在抽蓄。齐风齐衍等人更是憋着笑又不敢笑,实在是怕笑出来,老头不能拿主子如何,反拿他们来出气。

        果然齐衍没说错,主子与主母那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那双剑合壁起来当真是威力无匹,不管男女老少妇幼,不管高手低手,还是那风骚贴上来,硬找茬来的,心思轨不轨的都好,那遇到主子和主母,就一个下场。

        全都通通得败下阵来!

        没看到老头儿都快气炸了,主子居然还让人家一起去用膳?这不是生生想将人气死的节奏?

        “哼,我告诉你容狄,你别以为你这么我老头子就怕了你,拆就拆,我明天就开始拆,我看你有多少庄产让我拆,哼!不屑徒弟,还不快跟上。”

        “可是,师傅您的酒?”

        “酒什么酒,要再不来信不信为师立马把你逐出师门?”

        老头子一脸不甘的吼了一句,不止硬拉走了安儿,气冲冲的出了厢房,走到门边儿,还故意的闪身撞了下男人的肩膀。

        那简直就是赤裸裸不满的报复。

        却也是极为幼稚的小孩儿举动,老小老小,果然人老了,越是越老心性越小越返璞归真了。这个祈老,还真是个老顽童,也难怪安儿的脾性也会那么古灵精怪有些野性,合着就是给这师父带的。

        安儿忙哦的应了声跟了上去,走到两人面前停了片刻:“姐,那是我好不容易带回来的酒,师父不要,你就拿去喝,不过可别便宜了我姐夫,要知道酒后容易出事。”

        “行了,你赶紧去好好哄哄师父,我一会儿让人给你们传膳过去。记得自个儿小心点,可别再惹师父生气。”洛无忧抽了抽眼角叮嘱着。

        “姐姐放心,我知道了。”

        容狄见安儿要走,忽的出声叫住了他:“安儿,你的酒是从哪里拿来的?”

        “哼,姐夫问那么多干嘛,姐夫还是管好你自己,管好你的人。别个个出门在外不带眼,总是错把好人当坏人。这要累得别人杀错人?那别人可就阿弥陀佛罪过大了去了。”

        安儿转头愤愤然回了一句,外加剜了一眼容狄,转身拔腿便朝追着老头子去了,这男人,还好意思问他?要不是他,他至于差点被人杀么?要不是他,老头儿至于会气炸么?老头儿不被气炸,他至于变成出气桶么?

        说来说去,罪魁祸首全是他!

        洛无忧看得无奈摇头:“你把人气得可是不轻,这下好了,我看你要怎么收场?说来郡王本事真大,这无忧倒早就知晓,尤其是得罪人的本事,更是厉害非凡,相信郡王若全力施为,气死活人大约也不是问题。”

        “莫不是,郡王当真以为气死人不偿命?”言语间不乏挖苦之意。想想可不是么?当初他们初识之时,她也是被他气得不轻。就不知道这下她要怎么才能哄得这老顽童放下成见。想想还真是让人发愁!

        这男人总是给她找麻烦!

        容狄却只是轻笑,指腹在女子眉间轻抚而过,一点点拂去了女子眉间那担忧的褶皱,低低道:“无忧未免多虑了,能够位列武林泰斗的人,又怎么会真那般小肚鸡肠?不过一时之气而已,等时日久了也就过去了。还有安儿在,他迟早总是会解气的。”

        “况且,若不如此,无忧打算让本郡去哪里寻个药丸子给他?本郡无药,他不肯妥协,那自也怪不得本郡若此。”根本就没得寻,那药的确很奇特,医谷鬼谷都没有的东西,自是世间难寻。

        若祈山有药方还好,大不了他找来药材给他。可显然的老头儿也根本没有。若有的话老头儿也就不会那么在意那颗被他吃掉的药丸子了,他自个儿再制不就是了?

        洛无忧点了点头:“说的也是,只是未曾想他对这药丸那般看重。说到底还是我们欠了他。我还本以为过去这么些时日,他气会消了些。也就不那么在意了,如今看来却是我错了。只不知那药丸对他来说到底有什么用?”

        想想确是如此,不过说到底都是安儿先盗药在先。于情于理上,她总会觉得亏欠了老头儿。毕竟老头儿对安儿不薄,他对安儿的疼爱不止安儿能够切身感受到,她也看得很明白。

        “不管有什么用都好,药都被我吃了,你再想也是多余,药丸子总也不过就是拿来治病,最多本郡答应你若他需要其它的药材,本郡会全力帮他寻来。如此你可觉得安心些了?”容狄轻揽着女子腰身,低低的一叹,他的无忧,终是这世间最善良的女子。

        她的狠从来只对敌人,只对自己。对于在意的人,对于真心爱护她关心她对她好的人,她却总是那么体贴善解人意。

        洛无忧无奈的摇头:“想想也只能这样了,好了,看这一天给闹的。”整个王府可以说是鸡飞狗跳,怕是父王那边儿也不好过。看了看身旁的男人,也不知道此事到底该不该与他说才好。

        他心中装着心事想来已然很烦,若是说了只会更烦,可若瞒着他?这却又事关容王妃,虽这男人从来不说,可多年相处总归是有感情的。且不说容王妃向来都那么疼他。想想还真是头疼!

        “凡事都有本郡在,你又何必多想?”

        看女子又蹙起了眉,男人微有不悦:“若是你心烦,正好便拿这两坛子酒回去,虽本郡知晓无忧郡主向来都不喜饮酒,不过,今夜月色想来极好,不知郡主有没有兴致与本郡小酌一番?”

        “整整两坛酒?郡王莫不是想把本郡主灌醉不成?不过郡王大约是得失望了,本郡主的确不喜饮酒,却也不代表本郡主不能喝。”看男人手中那两坛子酒,洛无忧挑了挑眉。

        “哦,看来那倒是本郡小看郡主了。没想到郡主也深谙此道,不若今夜我们就来比比看,到底谁的酒量更胜一筹?”

        “郡王这是打算激将,本郡主才不会上当。”洛无忧眨了眨眼帘,拒绝。虽然她能喝一些,可是也没把握能赢过这个男人,自是不能应下,比了这么多回似乎她就没占过上风。

        再多输一次多没面子?  ,

        容狄挑眉:“怎么,莫不是郡主不敢,怕输给本郡?还是真的怕,酒后会乱性?原来,这世上也有无忧会怕的事?不过你放心,本郡可不想你尝宿醉后的头痛,不过是,这大雪纷飞,气候寒凉,对月煮酒,下盘棋局,也是件不错的事,正好无忧心烦不若权作舒解。”

        “喝酒无忧怕输,下棋可是无忧强项,总不会怕了?且一个人下棋固然自有乐趣,不过两个人下也别有一番滋味,无忧觉得如何?”男人笑说,两人并排走在雪地。

        “如此,也不错,很久未与人对弈,倒也有些兴致。”女子闻言眼眸微泛起光亮,她的确很久未与人对弈了,更何况还是眼前这个男人?想来会是个极为强劲的对手,就不知这棋局他们之间又到底会是谁输谁羸?

        夜幕初降,寒风中,飞雪落下,落在两人发饰肩头,也落在两人身后的地面,一点点掩盖着两人身后那两排浅浅的脚印。

        这一幕气氛却是和谐暖融。

        而在这夜色下的另一个地方,那昏暗的空间里,此刻却是充斥着一阵阵女子疯狂的尖叫声。那声音阴森而寒戾,却又带着股近乎歇斯底里的疯狂和崩溃。

        让人闻之,不寒而栗!

  http://www.biqugex.com/book_52930/180497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