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点狐成妃,爷请小心 > 第九十章:不需要,我自己走(求订阅!)

第九十章:不需要,我自己走(求订阅!)

        点狐成妃,爷请小心,第九十章:不需要,我自己走(求订阅!)

        “真的没有吗?安儿啊,娘又不是什么不讲道理的人,你说是吧,告诉娘又没什么关系,娘看看什么样的好姑娘让你这么护着,听话,告诉娘啊,那姑娘躲在哪儿??”司老夫人的语气和缓了下来,然后一双眼瞅着司澈安道。舒悫鹉琻

        “娘……这个……”司澈安站在原地,内心在做着纠结的战斗。

        连站在一边的鸢尾都能看得出来司澈安有些犹豫了,更何况他老娘,直觉上觉得要是狐晓夭被这个司老夫人逮到,不会有什么好归处。

        “这位司老夫人,您的话太果断了把,这儿确实没有什么姑娘!”鸢尾总算出了声,也是帮助了司澈安那犹豫不决的性子。

        “是吗?!”司老夫人直直站起身来,身后的绿儿就在屋子里开始搜。

        “娘,你这是做什么?”司澈安紧张的看着绿儿搜着屋子的动作,而那个*柜子,现在看起来怎么也不安全。

        鸢尾刚要上去跟司老夫人理论,司澈安就单手拦住了他,“不要上去,算了……”心里却是想着,到底是谁通知他娘来的?还好死不死的撞上了狐晓夭进王府的时刻,这时间上不是单单坑爹就可以叙述心里的心情的。

        “哗啦——”一声,绿儿已经把目标转移到了窗子下的*柜,狐晓夭只看到柜门一亮,眼前就多了个碧色大丫鬟,手上丝毫不显温柔的将她从柜子里面拖了出来。

        “喂!你做什么!!”狐晓夭看着抓住手臂的那双手在放紧,细嫩白希的手臂上清晰的有着几道红红的红痕。

        司澈安见狐晓夭被他老娘搜了出来,一张脸上也不好看了起来,僵了又僵,军人的那一套又不适合他这老夫人,遂无奈的看着他娘道:“娘,这事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什么事情不是想象的那样?!”司老夫人从绿儿的手中一把拽过这狐晓夭,这中间还不忘来一个细细打量。

        一双柳黛眉细细的,鼻翼上的桃花眼灼人的瑰丽,一张细皮嫩肉的小脸,好像一旦扯重点就会碎开一样,那眉韵之间,和那个呆站在那儿的男子一样,生的就是一副妖冶的媚骨沁心。

        “安儿,娘没想到你会喜欢这种类型的,这样的女子当初在府上要多少有多少,娘怎么就不见你倾心她们?!现在的这个,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司老夫人怒了,之前看狐晓夭的模样明明还是有些端丽的,而近距离的端详却让她气不打一处来,这哪里有端丽的影子?!

        “娘,晓夭不是那种女子……”司澈安试图想要解释,但是又一次成功的被他娘长长的循循教诲给淹没了。

        “小妖,就连名字都这么狐媚,你看看,这种女子到底有多不好,不仅长得这么妖冶,很容易惹事情外,名字也取得这么……这样的女子到底有哪里居然能让安儿你看上眼?!”司老夫人的声调又开始扬高,对于狐晓夭,她是怎么瞧都不满意的。

        “这位老夫人,您能不能听我说上两句,我只是在这儿寄住,跟司将军没什么关系!”狐晓夭在趁着司老夫人讲的极其激动的时候赶紧让自己远离了这个情绪暴躁的老太婆。

        “寄住?!”司老夫人的眉头皱的浓浓的,然后盯着绿儿唤道:“去把这位姑娘的行李全都搬出来,然后在外边给这个姑娘找个地方住住!!”

        “娘,您不要再胡闹了好吗?!”司澈安手道恰好的止住了那忠心耿耿,对待他娘亲言听计从的丫鬟绿儿,对自己娘亲每回到府上都要大闹一回的事情不是不头疼,只是这一回还恰好遇上了狐晓夭,这闹腾的程度就越发的厉害了。

        “什么!!安儿啊,你说娘什么,娘胡闹?!娘哪有胡闹,娘可都是为了你好啊,留着这样一个女子在自己身边,肯定是不好的!!”司老夫人见绿儿的动作被止住,而自家儿子又怒瞪着自己,所以只好把自己的教导又给搬了出来。

        “娘,你不懂,晓夭她的性格很好的……”

        “安儿,你要是不答应娘让这个女子搬出去,娘这个月都住这儿了!!”司老夫人的理念是,作为人儿媳妇不能生的太妖冶,不然不仅容易在外边多生事端,而且自家儿子又是将军,这东奔波西奔波的,怎么可能还有其他精力去管自家妻子。

        而鸢尾则走到狐晓夭这边,对于司澈安这娘亲,他实在抱不了什么好态度,就凭这对待狐晓夭的态度,他肯定是给不了司老夫人什么好脸色看的!

        狐晓夭也许是头一回见人母子两个吵起来的,虽然两个都蛮平静的,但还是让她心有余悸,缓缓神道:“不需要这样,老夫人,我自己搬走好了。”叹口气,她站在原地看着鸢尾,“帮我收拾收拾行李把。”

        司老夫人淡淡的看着她,然后转回视线紧紧地盯着自己的儿子,生怕他说出一个不字。

        “你们能去哪儿?!”司澈安对自己的娘亲无可奈何,可是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狐晓夭搬离将军府,现在的她不又不能回太子府,还能去哪儿。

        狐晓夭低着头微微思索了三分,抬头轻笑:“我可以去铺子,那边也有下人,正好,还能训练那些姑娘……”鸢尾早已二话没说的去了屋里。

        狐晓夭还真的没有行李,当初狐晓夭从太子府被送过来的时候,就没有带行李,现在要搬出去,就只是带了几件新衣服,以及一个鸟笼,笼子里装着一只大爷样子的胖鸽子。

        “老夫人放心,我绝对不来打扰司将军!”朝司老夫人鞠了一躬,狐晓夭很有气魄的拎着笼子转身就走了。

        屋子外边的丫鬟不知什么时候起,能躲的都躲起来了,可见这司老夫人的可怕。

        而鸢尾在看到狐晓夭离去的身影不禁一愣,想到自己房里还有两大袋行李……脑子一转,这司老夫人只是叫狐晓夭离开,没让他离开啊,正好,现在天还晴朗,就陪着狐晓夭出去好了!

        “等等,笨狐狸,走慢点喂!”鸢尾也夺门而出。

        而司澈安看着自家娘亲一副近期都要常住的模样,心里隐隐约约浮起对狐晓夭的担忧。

        ……

        狐晓夭刚刚一只脚踏上了轿子,就看到鸢尾追了出来,“你跟出来干什么?”她将手中的鸟笼放在了轿子上,一只脚踩在了轿板上。

        鸢尾瞅着她:“反正我没有被轰出去,正好无聊,陪你一起去呗……”

        朝鸢尾递过纤细的白爪子,狐晓夭挑挑眉:“那还不上来,还愣着做什么?”

        轿子跑的快,狐晓夭的和鸢尾都坐的很安静,鸢尾在看轿子外的大街,狐晓夭在逗鸽子。

        “狐晓夭,我说,如果有一天你呆腻了,会想要跟着我一起去天上溜溜吗?”鸢尾从凑着轿帘外的脑袋转为轿子里边,面向着狐晓夭问道。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狐晓夭摸着斑点额头上的羽毛,幽幽的道,她怎么会呆腻,只要人界还有那个人的一天,她就不会离开……

        “狐姑娘,小公子,铺子到了。”外边轿夫喊了一声,狐晓夭将轿子上的鸟笼子顺便也提了下来,鸢尾从轿子上跳了下来,顺便抱着狐晓夭的那一包袱衣物。

        见到狐晓夭第二次光临,那些在铺子里的女子都愣住了,“小姐,您怎么会又来了?”狐晓夭看着地上堆着的箱子,箱子里还放着之前的兔子装和狐狸装。

        “我搬来和你们一块住!”狐晓夭理了理自己因为下轿子而弄乱的裙摆,眼角带着笑意,很和气的说道,其实,她就是没地方住了而已。

        “小姐人真好,那那那我们这……这有什么地方小姐可以住的?”之前对狐晓夭很和气的那个女子先上前询问道。

        狐晓夭四处看了看,指了指楼上,“可以在楼上收拾出一个地方。顺便,这个铺子还没装修好吧?接下来反正我也没事,就先把铺子整整看好了。”

        那女子点点头,将铺子里一层都整理好的丫鬟婢子也听话的上楼去折腾楼上,看了看空旷旷的一层,只有几把椅子和几张桌子还在一层上,狐晓夭看了看,第一个下的命令是先把这儿的桌椅多添置几张,然后再在上下楼接着的地方修修那个台子。

        之前这儿的台子是艳紫色的,那种艳丽的浓紫看的人有点炫目,而狐晓夭让人把它刷成了淡淡的紫色,清明醒目,台子边原先是空空的,狐晓夭让人给安上了淡淡紫色的纱帘,和淡紫色的台子简直是相得益彰,极其匹配。

        这间铺子的采光原先十分的暗,因为要笼罩出一种朦胧的氛围,所以之前选的采光点极其的微弱,而这个现在被狐晓夭否决的极快,“不要选那么暗色的地方采光,看的人昏昏沉沉的。”

        所以连采光点都给换了,这一回的采光点很明亮,可以看到这铺子里的所有地方,铺子里一下子亮堂起来了,看的所有人都清醒多了。

        “这样就好很多了……”狐晓夭瞥着改进后的铺子,总算满意了许多,再瞅着天上挂着的白灯,目光转了转,随意的从桌子上拿起一张彩带,那彩色炫亮的颜色让她的目光也跟着一亮。

        “把这个,装到白灯的薄膜外,应该会好看很多!”狐晓夭把剩余的彩带交给下人手上,下人狐疑的瞧了瞧白灯,在看了看手中的彩带,半信半疑的装了上去。

        将灯点开,果然,灯光原本是白色的,可是装上了七彩色的彩带,看颜色就极其好看,彩色的散光照射下来,刚好照在台上。

        狐晓夭还打算让人在铺子的两边安上了一层水幕,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命人将这铺子后院的池子水引到了铺子的墙,用瓷和那种见光度很高的猫眼石装着墙,水流缓缓的从瓷和猫眼石上划过,天气好的时候说不定还能看到水中折射的猫眼石的五彩斑驳。

        她在一层转悠了两遍,见铺子里的摆设都折腾的差不多了,这才踱步走到铺子门外,铺子之前装饰的极其简陋,估计是这儿原来的大老板担心太明显容易引人注目,可是现在狐晓夭不。

        她一定要把这儿的店门装饰的很大气很豪华,这叫什么,这就叫第一眼就可以入眼,第二眼就可以进门了!

        打量完铺子门,狐晓夭就转身上门了,相信没多久,这间铺子就可以开张了。

        而鸢尾只是打算陪着狐晓夭出来而已,倒是没有真的陪着她呆在铺子里的意味,晚膳用完,他就走了。

        而狐晓夭也很快上了楼,这几天都要住在铺子了……

        ——————————————————咱是可爱的分界线木马——————————————————

        天色渐渐转暗了,天边最后的一抹斜阳也随着天色一起藏进了云层中,而此刻,南璃霄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上躺着的是安玥攸,紧闭着双眼不知在做什么梦,那位正牌的安家嫡女,此时不像世人所想象的那样,南璃霄修长的身子斜斜地倚在了一边的榻上,手中闲适的翻着一本书籍。

        “殿下!查到了,太子爷之前将那瓶药藏在了书房里的暗格!!”下属忽然出现在他面前,而且对自家主子这无聊的态度表示见怪不怪。

        “恩。”低低应了一声,南璃霄将视线转移到自家属下手中已经断气了的黑色大蜘蛛,正是之前吩咐狐晓夭放进太子府那盒子里的东西。

        “太子老歼巨猾,表面上狂妄不羁,实际上……哼,要不是这一回皇上将他调去边域,还不知道该怎么得到这瓶药。”下属发着牢骚,闻言南璃霄从塌子上坐了起来,随性的将手中的书放在一边,长袍微乱,修长的脖子不轻易的露出了些许极其诱人的锁骨,看的属下只敢跪着抬都不敢抬头了。

        “那么,殿下,这瓶药呢?”下属小心翼翼的从衣袍中掏出一个青瓷小瓶子,看上去跟其他的药物没什么两样,却在不轻易碰到下属手中那早已经死去的大蜘蛛的尸体时,让那乌黑恶心的尸体湮灭到干干净净!

        “放在桌子上罢,明日,本王就带去给蛟王殿下,你继续盯着太子府,有什么事情尽快回来禀报!好了,下去吧!”南璃霄将那瓶看起来十分宝贵的小药瓶拿在手心上,然后让那名下属下去。

        “是!”一声干脆利落的话音后,原先还跪着的属下已然不再。

        南璃霄一手随意地捻着那瓶药瓶,面上流露出一丝淡漠的表情,蛟王爷,以及,蛟王妃!

        地上还残留着那稀奇的雪域乌蛛的气味,他抬起靴子将那股残留的恶心的味道尽数踩在脚下,脸上淡漠的表情已然有了一丝裂痕。

        司澈安现在的态度不明,不知道到底是向着太子他们一边的,还是蛟王这一边的,无论是向着哪边,他手上握着的重重兵权都不能忽视!

        兵符,可还有一半握在他们司家……眸子转到*上已经熟熟酣睡了的安玥攸,安家商业发达,极其富裕,简直就是周边数一数二的大富商,富可流油,然多少人艳羡不已,而身为安家嫡女,真的是她的悲哀了,有了安玥攸,他等于以后做事,财力方面是绝对不愁了。

        如今,司澈安的身边已经安上了一个狐晓夭,不管怎样,他这边的胜算,还是大于太子那边的!

        想到狐晓夭,胸腔里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不想欺骗任何人,可以说,他这也不算是在欺骗她,只是她为他自愿付出的而已,可是心里,还是会有一种压抑的愧疚感,很深,让他有种无法喘过气来的感觉……

        *无眠,天色亮了,初露的阳光高高的扬在天的一方,晨曦很美,这样的清晨很容易让人沉醉,然后呆呆的看着天色,浸在美景之中,不能自拔……

        可是璃王府外的大门却早早的开了,一匹毛色乌黑油亮的上好佳马已经在候着了,“爷,小心点!”拉着马缰的下人看着自家素雅的主子道。

        “嗯!”一拉缰绳,白色的长袍在空中扬了扬,修长挺立的背影快速的消失在下人的眼前。

        见主子早早离开,留在原地的下人赶紧走回府门里,静悄悄的将王府的门合了上。

        这匹血马的速度果然极快,一身长袍白衣的俊雅男子驾着快马早早地赶到了远离街市的蛟王府,王府门口十分安静,而且这天色极其的早,除了南璃霄,就再没有人上门拜访。

        “砰砰——”上前敲了两下府门,老总管开了门,见是南璃王,立刻神色恭敬的将这位大客人迎了进去。

        “璃王爷,这边请!”默不作声的跟着老总管走着,一扇阴暗的房门被人打了开,蛟王一身黑袍镶着金边,极其典华的站在房内,无尽的沉寂弥漫开来。

        “多谢!”南璃霄对着那带路的老总管道了声谢,看着那老总管细心的关上了门,才将神色转向蛟王。

        一黑一白,他一身白袍不沾乌气,实际上却早已趟进了这趟浑水里,黑了身心。

        而蛟王一身黑衣,夹杂着这房间里的摆设都是阴暗的,好似可以让周遭的气氛降下个几百度。

        “蛟,说了多少遍了,不要把这房间布置的这么暗……”南璃霄对着站在中央的蛟王叹声道,下一刻的动作就要去拉开遮挡住窗子以及窗外的晨曦,却被蛟王制止了。

        “不用了,我都已经习惯暗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蛟王抚着屋子中央的桌子上的一墓匾,低声的喃喃自语。

        南璃霄将怀中药瓶掏出,一把丢过去,目光沉静的看着他道:“这个!我从太子府里探出来的……!”

        察觉对面的南璃霄扔了过来一个冰凉的小瓶子,又乍一听到南璃霄的话,蛟王的目光不禁一震!

        “这是,这是……这是希儿的药,希儿的药是不是!!”蛟王紧紧地抓着那个瓶子,一把拽着南璃霄的衣袖问道。

        南璃霄也早就预料到他的情绪,见此,也只是淡淡的答了一句:“当然。”

        可就是这一句,让蛟王的目光迅速转变,他的目光一下子变得亮晶晶的,没了那些灰暗的色彩,让他整个人都消散了不少阴沉的气息。

        几乎是癫狂的转过身去,脚步都有些兴奋到不稳,嘴里喃喃的直念,“希儿,希儿,等着,你马上就可以复活了!希儿……”

        大掌颤抖的击打在书柜的墙壁上,一声巨大的响声过后,墙壁转了过去。一个巨大的洞窟从中出现。

        蛟王的屋子并不是常年低气温,却因为这个寒冷阴暗的洞窟而阴寒刺骨。

        南璃霄跟着蛟王一道踏进了这阴寒薄凉的洞窟,刚踏进去,那股阴寒的气息就扑面而来,让人从身心都感觉到极寒!

        靠近洞窟中央极寒极寒的冰棺,蛟王像是察觉不到的一只手抚上了冰棺,他的眉眼早已经因为这洞窟中至寒的气息而趋于僵硬。

        “希儿……”蛟王呢喃着冰棺中的人,脚下的黑色靴子早已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而跟在身后,此刻静静的看着这一切的南璃霄也好不到哪里去,一身的寒气让他的衣袂间都带了些细细的小冰晶,本来就削弱的体质,此刻的脸色也有些苍白。

        冰棺中躺着一个白衣的女子,眉目并不倾城,也不绝色,却是让人安心到了骨子里,只能称之为秀丽的脸蛋却有着一头极其乌长的头发,尽管躺在冰棺中,身形却半点都没有收到损坏。

        蛟王先是留恋的抚着冰棺,而后手上劲道忽的增强,一掌重重的推开了冰棺盖,一声巨大的响声过后,蛟王面色温柔的将冰棺中的人儿搂起来,她的身上很冰,很冰,可蛟王却丁点不在意。

        将药瓶中的药丸小心翼翼地取出,待蛟王柔情的给那名女子服下后,一直沉沉不动的女子,手指尖开始似乎有意识一样的揽紧了蛟王,口中发出沙哑却又断断续续的声音:“冷……我好冷……冷……”

        “冷吗,希儿,我这就带你出去……”蛟王满目怜惜的看着怀中的人儿,动作极其小心的将那女子抱起,徒步从这寒气逼人的洞窟中走去。

        待南璃霄也跟着走出来后,便将这透着寒凉的地方匆匆关上。

        站在原地,面色已经有些微僵冷的南璃霄,看着蛟王怀中的女子,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皱着眉头问道:“当年,为什么不待见我的庶姐……”

        蛟王此刻除了怀中的人儿,其余的一律都通通不在意,听到这话,脸上的温柔神色一僵,“当年?你的庶姐我只是当做联姻,我的心从来都只有希儿一个,是你的庶姐自己想不开,竟然妄图跟希儿争这一切……”

        南璃霄的嘴角仍然淡漠,但是眸子间却有一股凄厉的痛,当年,他的庶姐,是怎样待他,什么好的总要偷偷带给他,直到那天出嫁,嫁给了眼前的这个男子,他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的那个庶姐,再后来,就听说他的庶姐自尽了……然后,就再也没有然后了。

        收了收沉重的回想,南璃霄看着眼前的男子,他悉心照顾怀中的女子的动作,心里不禁生出一股为自己的庶姐不值的情绪,“司家那边,想好要怎么收兵符了吗?!”

        他静了静,虽然很不想打断这一幕温情的场面,可终究还是问出了口。

        “如今希儿已经没事,我也不需要再受制于太子,至于司家那边,我会尽快向皇上上报的,这点你无需担心,好了,你可以回去了……”蛟王将怀中的白衣女子放到了*上,目光仍旧停留在白衣女子身上,嘴里淡淡的对南璃霄说道。

        看着蛟王的动作,南璃霄静静的退了出去,想必,他现在也一定不想要让人打扰这一刻,心爱的人能够活过来,应该是很开心的把……

        关上门,挥退了想要给他领路的下人,他一个人踱着缓慢的步子走出了蛟王府,跨上在府门外等候多时的黑马,不再是来时的迅速,他缓缓地骑着马,此刻,天色仍然早……

        铺子里,这会儿才醒了的狐晓夭下了楼,几乎在她熟睡的这段小小的时间里,还留在铺子里的丫鬟和那些女子们都将铺子里上上下下理好了。

        也许是因为她在的缘故,所以每个人都特别的勤快。

        睁着睡眼朦胧的眼在二楼往底下的一层望去,焕然一新的桌椅排的整整齐齐,台子和墙近乎都换了个模样,当初这些女子看完这些的时候都还连连惊叹,更别提此刻她们脸上那副满腹自信的模样了。

        现在就差铺门和铺子的名了……这个铺子……叫什么好呢?

        (亲们,粉丝榜前八的娃纸现在可以申请吧主哦,这个条件很容易达到哒,如果亲们有订阅基本上很快就能挤到前八~)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171/180906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