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点狐成妃,爷请小心 > 第九十八章:璃王,您老指啥

第九十八章:璃王,您老指啥

        点狐成妃,爷请小心,第九十八章:璃王,您老指啥

        送了口气,放下了握着的爪子,天色实在太晚,狐晓夭的困意都上来了,想着反正以后都可以和南璃霄聊天,她转身就这样打算走了。舒悫鹉琻

        而南璃霄则在此刻出言道:“那天在场的还有一个肤色微黑的男子,是谁?!”

        狐晓夭眸子一转,还有一个肤色微黑的?说的不就是林邱。

        “他是林邱,新兵营里的……怎么了吗?”狐晓夭疑惑的问道,那双眸子晶晶亮亮的,让南璃霄看了很想敲她。

        凝视了一会儿狐晓夭状似疑惑的表情,南璃霄淡淡了一句:“那个林邱,你就没什么觉得不应该的?”

        比如说,当时误闯……刚巧看到她泡澡的那一幕,这可不止他一个人!

        “不应该……这个,璃王,你是指什么?”明显狐晓夭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一双眼眸睁得大大的,一副楞楞的模样。

        南璃霄脸上的表情淡淡的,但熟知南璃霄的人现在肯定知道,他现在脸色较往常还是黑了不少,这反应慢一拍的狐晓夭,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算了……没有,你要是不知道就算了!”南璃霄闷闷的说了这句话,然后状似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背过身走了。

        狐晓夭呆呆的看着南璃霄离开,手轻轻的放在一边的胳膊上,重重的掐了下去,惊奇……这居然是真的,南璃霄是真的从他的璃王府出来了?!

        不管他还有什么事要办,自己亲自出马的概率也太小太小了,低的近乎为零,可他真的出府了,这意味着什么……

        是因为这次出府要办的事很重要,值得他这样亲自出行吗?!狐晓夭一双桃花眼微微凝注,盯着南璃霄离去的背影,片刻,也一人黯淡的悄然离去……

        —————————————咱是蜗牛的小兹半夜还凄凉码字的分割线——————————————

        翌日,天色微微放亮,狐晓夭就已经翻身上了粽子的背上,孤身一人前往了勘测敌营的道路。

        倒不是狐晓夭脑子自己抽风想要立功立疯了,全是因为今早天还未亮的时候,她就被请去了蒋老将军的帐营,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在她招到传唤来到帐营前时,分明有看到那一抹黑色的衣角从拐弯处直至消失不见……

        那个身影……莫非是南璃霄?!

        撩开了帐帘,狐晓夭哑然,帐营里仅有蒋老将军一人在原位上,一双眼慈祥的看着她,当然,也许仅限于看上去慈祥,给她的感觉是这样罢了。

        没有司澈安,没有之前见过的那些杂七杂八的副将领什么的,只有蒋老将军一人,单独召见她,还是在这种无人的大清晨……她的预感不会太好,果然,也许就是应验了她的预感,蒋老将军见到她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希望她远离主部队,先去探路?!

        狐晓夭坐在马上,手轻柔的抚着马上的小斑点,脑海里还能回想起这一幕,当时她惊讶了半天,看着蒋老将军半天没应话。

        而蒋老将军破天荒跟她讲了一大番的原因,其目的就只有,希望能验证她的真实能力……

        而蒋老将军的态度和之前变化这么多的原因,狐晓夭不想去猜,也许,很有可能,跟那个拐角处离开的身影,有很大的原因吧!

        她从蒋老将军手中领回了地图,地图上,就是敌营的所在地,中间隔着一座山地,并不是很远,但是,正是因为这片山地,才让这敌对双方有一阵缓和的机会,如今狐晓夭要前去探敌,姑且不论她的能力如何,单单说碰上了敌人,她想必也不知道该如何。

        也许,这才是蒋老将军最大的思虑地方,万一她不似众人口中的那样厉害,那么这一趟前去探敌营,必定能要了她的命,但她要是真的有本领,这一趟孤身探敌营,肯定能真的收取了什么对队伍有用的消息……一石二鸟,一来测试她的能力,二来为了战役。

        不得不说,蒋老将军这么大年纪还能在军营中有这么大威望不是没原因的。

        狐晓夭沉吟一声,手中也尽量让身下的粽子马蹄声踏的再轻柔些,这么一大早,要是这动静被其他人感知到了就不好了,而且她这趟出发,想必很快就能跟几天后出发的司澈安他们撞上,她带的衣物不多,干粮却带了不少,而其他的,只有一只斑点,和身下的粽子,余下的便是那些书信。

        里面有之前玫儿回的,鸢尾回的,以及寥寥无几的,璃王回的……

        马蹄声虽轻柔,却不慢,狐晓夭刚策马出了军营,就给守门的白衣士兵亮出了蒋老将军的令牌,他们细看之后便允许放行。

        天高云淡,远处的山绿油油的极其惹人爱,此去便是孤身一人,能否让蒋老将军这一回刮目相看,只全凭狐晓夭一人了……天高皇帝远,这一次,怕是再没有人能帮她。

        吹着令人心醉的温柔的风,清风拂面,干爽利落,她从未这么放松过,哪怕这一次还是有命令在身。

        而小斑点,虽然不是第一次在这种大自然中飞行,可是看狐晓夭那开心的模样,也就乐颠颠的在空中旋着飞翔了好几次,看上去不亚于她的欢喜度。

        而粽子,本身就是这种环境出来的,所以奔跑的也更带劲了……

        一行都不太算人的动物歇歇停停,总算是在下午时分到了山脚下,这座山不高,重在林子茂密,树梢高的吓人,狐晓夭下了马,牵着粽子在这座密密麻麻的山林里俞行俞深。

        而粽子似乎对这种环境很兴奋,焦躁的喘着蹄子,似乎下一刻就会兴奋的重回大林子里去,而狐晓夭因着这原因,不得不把粽子的缰绳牵的更紧了。

        可当狐晓夭自己把目光放在这片密密的林子里的时候,也不由自主的从内心里感到一丝丝让人紧张的兴奋感,是否因为三年未归,有一种久违了的熟悉感呢?!

        狐晓夭的眸子再次温柔的放在身边的老树上,三年前,她过着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没有人类,没有其他,单单只有山洞,无尽的丛林,她的狐狸朋友……

        三年的时间,所以让她对这一切感到陌生了吗,狐晓夭的心脏微微收缩,没有,并没有,她终究还是狐狸,骨子里的狐狸,她深爱着这让她眷恋的地方……

        在密密麻麻的森林里找到了一块稍微宽阔平坦的平地,狐晓夭喝了些带来的水壶里的水,在这里简单的铺了个营帐,今晚就先在这儿休息一晚,然后再做打算。

        待她一个人折折腾腾的把营帐搭好已经是接近日若时分,擦了把额边的汗,她将因为热意撩起来的袖子又重新放了下来,而为了不让粽子乱跑,狐晓夭将它的缰绳绑在营帐前,要不这样做,狐晓夭很有保证,那匹马会脱缰,然后二话不说的在林子里蹦哒一个晚上……

        而斑点,狐晓夭觉得斑点更有信誉度一点,不为什么,看在它的主人的面子上,狐晓夭都相信那只胖鸽子绝对没胆子敢逃跑……

        而今晚,注定是个安详的夜晚,狐晓夭掀开了营帐里边的帘子,看着帘子外的绿树夜幕,夜间的鸟声蝉鸣都动听到极致,狐晓夭听的很认真,却在不轻易的时候闭眼甜甜睡去……

        风轻柔的吹,而空气中那淡淡的萤火让林子中的夜色更美。

        ……

        另一边,司澈安却在阴差阳错的情况下得知了狐晓夭早行他们一步的消息……

        “蒋老将军,为什么……”他满脸的不可思议,似乎这么做让他很不能明白原因。

        他口中的蒋老将军正在看着挂在墙上的军事地图,听他这么问,微微安抚着的说道:“小安,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测测你带来的小将军的能力,你这么担心又是为了什么?!”

        司澈安眸子定在桌台上,声音还是充满了不解的意味:“可是,蒋老将军  您昨天,明明是支持我带他上前线的……”

        蒋老将军的目光停在他身上,仍旧黝黑的眼珠似乎可以听出他深重的叹气声:“小安,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因为这样做更能看出那小将军的能力……”

        司澈安的放在身侧的手紧了紧,却没有再动,下一秒,放声道:“我要去找他!”

        他口中的‘他’也只能是狐晓夭了,而蒋老将军闻言倏的站起身来,神情严肃:“小安,你现在的身份是将军,不是当年那个毛头小子,怎么能说去就去?!这样做到底有没有将这整个军营放在你心里!!”

        此话说出口,这营子里也并没有其他人,气氛却僵硬了起来,司澈安原先的动作被迫停下,面上头一回出现了凝注的神色,这严肃的神情更增添了整个帐子的不安氛围。

        是的,他不再是当年那个初进军营的小兵,不再是当年那个想做就做,没有什么束缚的小兵,他已经是一军之将,做事绝不能莽莽撞撞,还有种种之类所谓的为大局着想……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171/180906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