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点狐成妃,爷请小心 > 第一百零八章:竟是东门贺?!

第一百零八章:竟是东门贺?!

        点狐成妃,爷请小心,第一百零八章:竟是东门贺?!

        视线环来环去,狐晓夭愣是在这关头没找到可以用来点亮油灯的燃点?!于是到了最后,那一整个的油灯,还真的都是那个男子一人之力完成的,狐晓夭只能负责扶着那本来就很稳的油灯,然后属着那油灯上的油滴落的声音。舒悫鹉琻

        等油灯终于点完了,这屋子里瞬间恢复一种半迷糊半清醒的状态,狐晓夭还是看的晕,只是没有那个严重了。

        可等狐晓夭转过身看到那黑衣男子的时候,有一霎那觉得自己还是没有清醒。

        那张脸虽然有蒙着面,可是那印象中有些眼熟的脸型还是让狐晓夭一下子认出来,这不是,之前,在太子院墙边,遇上的黑衣人吗?!难道最近这黑衣蒙面的职业都缩水了??所以蒙面的黑衣的,感情都是一个人?!

        亏她还瞎紧张了这么久,那不就是东门贺吗?!

        ————————————————————————暂时的分割线吼吼吼——————————————————————

        “你怎么会在这里……”他的声音还是很嘶哑,不见许久之前她见到他时那好听的声音,不会是他的喉咙受损了吧?!

        见东门贺也同时认出了自己,狐晓夭并没有感到很奇怪,因为她知道那个妖法是持续不久的,现在估计已经效用结束了,她的脸也显现了出来,但是,妖法一结束,这就意味着,再过一会儿,她的无力也要来了,果然,没有掌握这些有的没的,就是不应该随便乱用啊,狐晓夭在脑子里乱想着。

        “东门贺?!我只是出来办任务……你呢,你出现在这儿又是来干什么的?!”狐晓夭一双眼看着那东门贺,狐疑的眼神从头打到脚,这东门贺,还是一身黑衣,只是在黑衣肩上的地方似乎被人划了一刀,衣衫破了,里面沁出了些鲜血,看上去有点触目惊心的。

        而且,除去蒙面的地方不说,他的发髻看上去也比之前看到的要乱的许多,额头的地方还在不断的浸出冷汗,一看就是没什么好事,看上去就是一副现在他受伤了,很虚弱很虚弱的模样。

        东门贺见到是狐晓夭,那双眼看上去也瞬间放轻松不少,将手上一直拿着的剑哐当一声扔到地上,接着闷哼一声,高大的身子就如棉絮一样软绵绵的滑了下来。

        狐晓夭简直是接的有些措手不及,见东门贺如此,也只好不嫌余力的将他的身子扶住。

        东门贺的身子很重,狐晓夭几乎都快要接不住了,情急之下,她蹲下了身子,将东门贺的身子小心翼翼的贴在了*板边,看着他的脸色还是很差,狐晓夭也没有办法了。

        东门贺长长的睫毛浮动了下,闭上了,然后就这样……闭着了好久。

        看的狐晓夭很郁闷,您老这是发现是咱了,所以打算狠狠的凌虐咱一回吗?!这个时候睡着,她怎么办?!她还要办她的正式呢,不杀她就不杀,这还得要连着照顾这位东门贺,狐晓夭真心觉得自己不容易了。

        将扶着东门贺的手抽开,却在抽出的那一刻,东门贺睁开了眼,这一闭一睁,真是把狐晓夭那颗狐狸的小心脏吓得不轻啊,她虎着脸,看着东门贺,决定他要是没什么很重要的屁话,她就转头翻她的资料去!

        “告诉我,你怎么也会在这里……咳……”他边说还边皱了下眉头,看上去更加的虚弱了。

        而且狐晓夭这个出现不仅仅是巧,这穿着的,也很奇怪,居然是这边小兵的衣服,难道是……她扒了这边小兵的衣服,然后自己混了进来?!

        狐晓夭也跟着皱了一下眉头,不过倒不是因为其他的,就因为东门贺肩头上的血迹漫出来的更多了,看上去红殷殷的一片,十分的吓人。

        东门贺像是没有感觉到自己的伤口一样的,只是一双眼很坚定的盯着狐晓夭,让她有点云里雾里的没搞清楚状况,愣了半天,她还是没回答东门贺的问题,反而又问了东门贺一句。

        “你这伤口怎么办?这又是怎么弄的,被人砍伤了?!现在的重点是包扎把,我来这儿到底是要干什么不重要吧……”狐晓夭眼睛直盯盯的看着东门贺肩头上的伤,实际上,她也真的是挺担心的。

        那血看的渗人,而狐晓夭从来不怕血,却很怕看见自己熟识的人身上出了什么血痕,也许是因为之前受到自己家族的阴影实在是太大,以至于现在脑子里只要一想到那个画面,就忍不住的会泛出鸡皮疙瘩,她的心情就会低落的特别快,别问为什么,那场面太壮烈,即使只是回想,她都恨不得再将当时放火的人再抽皮扒骨一次!!

        “也是……你会包扎伤口把……”东门贺见狐晓夭的目光一直都在自己的肩上,随即想到,狐晓夭还是一个姑娘家的,就算这胆子再大,看到这伤口和血什么的,也是不适宜的,于是也坦然的将先把自己伤口处理掉放在了目前的第一位。

        而东门贺这么问的一句话,却成功的难倒了狐晓夭,她愣了半天,还连着咳嗽了好一会儿,真是……这什么跟什么,谁见得她一定会啊?!

        不过,这东门贺受伤了,他自己肯定是收拾不来这伤口的,怎么说,这伤势初步估计上去,还是挺严重的,没办法,到时候包的丑一点就丑一点好了,这再继续放任不管,她怎么看都觉得很瘆的慌?!

        反正总好过承认自己其实也不会包扎伤口这有的没的,狐晓夭想了想之前见过的,帮人包扎伤口的模样,于是打算很好奇的将自己的白袍子撕下来一角,然后就给东门贺包去。

        将手扯在了自己的白袍子上,狐晓夭用力拽了好多下,愣是没给拽下来,她瞪着那块不怎么配合的白袍,继续使命的用力撕着,可惜,作用力明显不大,撕了好久,她还是没给撕下来。

        狐晓夭一张脸此刻肯定要比外边的臭水沟还要臭,而东门贺用眼往这边瞥了两眼,瞬间就对狐晓夭的智商狠狠地捉急了一把。

        这什么智商呢?!不会就不会,这丫头还死活要逞强,跟他说一声不就好了?!这倔强的丫头……在心里狠狠地说道,于是他打算好心的去帮那个看上去死鸭子嘴硬的小丫头。

        然而,事情总是没有不凑巧的,正当东门贺的手都递过去了,狐晓夭自己忽然哗啦一声撕碎了那件长袍,不仅如此,也许是因为最后一下,狐晓夭浓重考虑到力度的问题,所以,用了很大很大的力气……

        然后,狐晓夭总算是知道囧这一个字到底是怎么写出来的了,就是这么写出来的,她手拿着那片白色的袖角,有点泪流满面的冲动……这么一大块,她现在非常想要把自己埋起来,埋得深深的,然后让东门贺再也不要看见他了……

        嘤嘤嘤,这也太不凑巧了把,怎么可以这样,哗啦一下把这么一大块都撕下来了?!

        狐晓夭一边额头上的青筋跳啊跳啊,就跟那什么,那音符一样的,一边面色还算将就的把那撕下来的布料裹在了东门贺的手上,看上去还是一脸的“您老就将就将就把……”的表情,真的是……

        看的不仅是狐晓夭她自己都纠结,就连东门贺也跟着纠结了……

        这什么跟什么啊?!

        “说实话……你压根就没学过那什么……不对,这不需要学,你压根就没有包扎过把?!”东门贺现在很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她的第一个包扎对象?!

        狐晓夭闻言咳嗽了两声,然后很是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最后再抬起那一双暂时,还算是,明亮的,双眸……

        “东门贺,你丫不介意吧?!!”

        他还真的很想要说介意!!他看着手臂上那缠了一圈又一圈的白袍,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青筋也瞬间活跃起来了啊……

        算是动作极其不熟练的裹完了那卷大块的白袍子,这撕下来的丑了点,也许还能勉强,可是……这缠上去更丑……这这这……

        (发现昨天困晕了,打出了好多错别字,小兹错了,在这儿跪地画圈圈嘤嘤嘤……顺便通知一下哈,六一儿童节加更六千大字,六月份每日的更新就这么定下来了,基本上小兹没有被拖出去或者发生什么什么大事的话,咱都会乖乖的更六千滴,咩哈哈,亲们就等着更把……小兹得意的笑……咩哈哈,吼吼吼!!

        另外哦,小兹为了儿童节的事情,小兹还特地去查了查,咳咳,在法律上是这么说的,在中国未满十八岁的公民都算儿童,这么说的话,小兹惊讶的发现,咱还能过儿童节嘞,捂嘴乐呵呵的笑中。

        最后,在啰嗦几句,感谢最近一直支持订阅的孩纸哦~!!!!!顺便,提前祝看文文的亲们,包粽子节和儿童节,双节快乐哦~!!放假happy!)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171/180906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