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点狐成妃,爷请小心 > 第一百零九章:想吃豆腐就直说(六一快乐)

第一百零九章:想吃豆腐就直说(六一快乐)

        点狐成妃,爷请小心,第一百零九章:想吃豆腐就直说(六一快乐)

        他还真的很想要说介意!!他看着手臂上那缠了一圈又一圈的白袍,觉得自己额头上的青筋也瞬间活跃起来了啊……

        算是动作极其不熟练的裹完了那卷大块的白袍子,这撕下来的丑了点,也许还能勉强,可是……这缠上去更丑……这这这……

        手下快速的卷过一圈,狐晓夭一气呵成的包完了剩下的,“其实……这一圈还是可以凑合着看的。舒悫鹉琻”狐晓夭左瞧瞧右瞧瞧那包着的白绸,最后露出一脸“其实还是能看的嘛”的神情,看的东门贺额头上又落了好几条的黑线……

        手臂连着肩上的部分还有些许血迹,东门贺自己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又一次看了一眼狐晓夭给他包扎的那个肿的比馒头还要厉害的白缎子,他就有点啼笑皆非的感觉。

        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忍住想要笑的强烈冲动,东门贺将视线移向了和他一样也站了起身的狐晓夭,“你这次来到底是为了什么……?”话落,他又觉得不够的补上了一句:“幸好遇上的是我,要不然,这么莽莽撞撞的,我看你怎么办……”

        狐晓夭拍了拍自己的衣裙,朝他瞪去了一个白眼,“倒是你,你怎么也在这儿,还受伤的?!”她也不甘示弱回问了一句。

        受伤?!这么点伤口……东门贺有点自嘲的勾了勾嘴角,随即看向狐晓夭:“小丫头,我的事你最好还是别问了,免得我以为,你很关心我呢?”

        听到他最后带着些许的讽刺和自嘲的话语,狐晓夭就涌上了一股股生气,不过最后还是给强压下去了,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白袍被撕了一个不小的大口子,于是便抬起头来瞪着东门贺:“那你也别问我的事情好了……”

        冷冷一声说完,狐晓夭于是就转身打算再去桌案上去翻翻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情报,看在东门贺眼里,只当这小丫头生气了,觉得自己刚刚的话有点太过明了,他不自在的摸了摸自个儿的鼻子,朝着狐晓夭所在的桌案走了过去。

        “生气了?小丫头,我就是说说……别太放在心上,得,你要找什么,告诉我,我帮忙!”东门贺鉴于自己刚才的态度是有点太伤人,于是自知理亏的对狐晓夭讨好的说道,可是狐晓夭只是静静的翻着书案上的文件,看都没看他。

        对于狐晓夭的态度,东门贺似乎早有预料,看她冷冷的态度,于是自己也只好勤快的自个儿动手帮她翻,边翻还边热情的问道:“要找什么类的??什么样的,我帮忙!!”

        狐晓夭终于是说了一句简短的,手上的动作却还是没有停下来的,连头也没有转一下,只是唇瓣动了动,然后吐出了两三个字眼:“有用的。”

        ……

        这还是真是发脾气了……东门贺又一次不自在的摸摸鼻子,然后手上速度加快的帮狐晓夭翻找着所谓的有用的文件。

        只是,这有用的……范围也太大了,于是乎……

        “这新兵名单和详细的资料是不是有用的?”“这训练新兵的法则是不是有用的?”“这十大兵家训刑是不是有用的??”……

        在此后的无数秒时间后,东门贺一直都在询问狐晓夭诸如此类的话,在狐晓夭看来,跟她那所谓“有用的”的准则可真是屁关系都联系不上。

        终于,在最后东门贺扬起了他手上的孙子兵法问是不是有用的时候,狐晓夭终于忍无可忍,扬起了手上的一系列报册拍在了书案上:“你丫能不能认真点,这些跟有用有什么关系?!我的意思是……值钱的!有用的!情报!!”

        最后一句话,她愣是变成了一顿一顿的几个字,看上去应该是被东门贺给气疯了……

        “……这样啊……那小丫头,你不用找了……”东门贺在听到狐晓夭最后两个字的时候,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一脸严肃的看着她,然后如此严肃的板起了一张面孔。

        狐晓夭也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古怪的看着东门贺,不知道他到底是真的知道些什么,还是只是单纯的在逗她,“为什么?!”

        “因为……那些有价值的情报,都被我捞走了……”东门贺很直白的盯着狐晓夭,那双眼眸里这一回看上去很真挚,似乎,他这回说的话,是真的!?

        “你不是在开玩笑?!”狐晓夭这一回连周身的气息都开始黑暗了起来,气势汹汹的盯着他,大有他要是说这是开玩笑的,她就直接扑上去然后狠狠的跟他算一回帐。

        可惜东门贺貌似这一回并没有受狐晓夭难得一见的强大气场的要挟,很笃定的摇了摇头,表示完自己不是在开玩笑,然后从衣袍里拿出了一叠密密麻麻的纸,上面似乎是用纤细的毛笔记载了许多……

        狐晓夭的眸光一亮,那个,估计就是所谓的接下来的战略计划吧!“给我!!”直截了当,她出声道,倒并不是因为狐晓夭不想委婉点,而是因为跟东门贺这种有些类似于*一样气质的人类,委婉没用,还不如直接来得好。

        东门贺退后了一步,脸色仍旧还是有些苍白,可是面色上已经缓和了许多,摇了摇头,他问:“我干嘛要给你,小丫头,这可是我先得到的,先到先得,懂吗?!”

        狐晓夭顺势往前欺上去,“先到先得?没错,先到先得!!”狐晓夭一只手已经像爪子一样的伸到了东门贺拿着那叠纸的跟前。

        眼看就要把那叠看上去很重要的纸给夺得了,可就在这一刻,东门贺很自然的往后仰了仰,然后动作不紧不慢的将那叠纸给塞进了衣袍中,最后还不忘朝狐晓夭扬起一张得意的脸。

        “小丫头,想要就来夺,你要是夺到了,我就给你,愿赌服输!”东门贺那张十分得意的脸看上去有多不顺眼就有多不顺眼,狐晓夭才看了一下,就很想拿起桌案上的砚台扔过去,但最后基于东门贺还是身上有伤的,而且那伤就在不久前还是自己给包扎的……所以,有多想也得把这恶狠狠的念头给压下去。

        “你说的,本姑娘要是夺到了,就得给我!”狐晓夭话说一半的时候手已经媲美鹰爪的朝东门贺的衣袍袭去!

        东门贺也不紧张,仍然是笑着一张脸的从容应对,似乎压根就没有把狐晓夭的认真态度的出击放在眼里。

        不知道他到底是凭什么认为自己不会伤害他?!狐晓夭看着那就晃在自己眼前的东门贺的伤口,那缠的厚厚的一角,此刻就这么在自己跟前的晃来晃去,狐晓夭虽然心底有气,可是倒是好歹还是看在东门贺受伤的份上没有出了全力。

        那些出手的拳法看上去虽然有些凌厉,但是其实杀伤力极弱,作为被打的东门贺,自然是知道狐晓夭并不是真的要对他出狠手,所以看上也就更得意了,一张脸上,那笑容灿烂的,阳光的,明媚的,甚至都压过了他之前那有些苍白的脸色,看上去连气色都好多了。

        狐晓夭真的是,更气了,见东门贺很是得意的摆着他那张脸蛋,下一秒,狐晓夭的手已经伸到了东门贺的衣角,本来并没有真的动手,可是东门贺无意间的一晃,让她的手蹭掉了他的衣带,长长的衣带像他主人一样表演了一段弱不禁风,然后再轻飘飘的从东门贺的衣袍间滑落……

        周围的声音忽然静了下来,只看见一根黑色的衣带晾在地上,而他的主人看上去貌似媲美他的衣带,依旧身姿不动的站在了原地,东门贺的黑袍因为衣带的缘故,此刻松松散散的挎着。

        那份平添的性/感,让他即使还是蒙着面,却也有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意味,真是……看得狐晓夭这个始作俑者……真是……真是……真是想要挖个坑,有多深就挖多深的钻进去。

        天啊,她怎么又做了一件很蠢的事情,怎么,怎么就,怎么就把东门的衣带给扯下来了!?

        看着对边的狐晓夭呆滞着一张脸,似乎因为这件事情傻了眼的可爱模样,让东门贺悄悄的上挑了他的那双眸子,然后故作一脸质问的模样,道:“丫头!!你想要吃豆腐就直说啊,用不着这样偷偷摸摸的帮我宽衣解带!!我还是挺明事理的,知道我的魅力啧啧……这个无人能挡嘛,真是不太好意思……”

        已经呆滞了的狐晓夭自然是听不到,东门贺那只还在继续吹嘘他的魅力如何如何,以及各种能想到的厚脸皮的词汇,此刻都能用在他身上,还极其的,准确!!

        东门贺见狐晓夭的手还是保持着原来不小心触碰到他衣带的地方,而且,此刻没有了衣带和外边长袍的束缚,那胸膛就袒露了出来,狐晓夭的手指离那削瘦的地方不足一寸,这距离……啧啧,眼眸里出现了常见的逗弄的小情绪,他将另一只没有受伤的手握住了狐晓夭的指尖,而后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继续道:“丫头,你这是要非/礼我吗?啊……我就说,我的魅力实在是太大了,唉,无意间捕捉了这么多姑娘的芳心啧啧,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狐晓夭的嘴角很强烈的抽了抽,然后不等东门贺还有什么更能让人吐血的话说出口,她迅速的将原先呆滞的手抽了回,然后将自己那还停留在东门贺衣袍间的眼神收回来,低头低声的反复道:“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东门贺见着狐晓夭的动作,嘴角扬了扬,然后自己故作惋惜的将地上的衣带捡了起来,正要将袍子穿好,就有一个很喜欢破坏此刻气氛的,很不会看时间氛围出场的人破帘而入。

        “小将军!!你好了吗?!”林邱急匆匆的拉开了帘子,然后从外边进来,下一刻,就被面前诡异的场景,诡异的气氛,惊到了。

        这是什么情况?!林邱颇有点摸不清头脑的感觉,此刻,他口中的小将军,正一脸“我错了”的表情,低着头在那喃喃自语,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闯入,而在小将军的面前,似乎还站着一个,男子……

        而那个男子,貌似,还是衣衫不整?!手中,还……诡异的拿着一条,衣带?!

        难道是,难道是……难道是?!

        林邱瞪大眼睛走到了狐晓夭的身边,总算是听清楚了狐晓夭口中喃喃自语的话,她说的是:“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不会吧,怎么会,难道真的是,真的是那个衣衫不整的男子,试图,试图,以此来诱/惑小将军,而无辜的小将军,怕自己被诱/惑了,所以,所以才低着头默念这个?!

        林邱觉得自己的猜测很有道理,随即一脸敌意的看着那个男子,眼里在暗暗的打量着,一身黑,还蒙着面,这样的男子怎么可能妄图诱/惑他们的小将军呢?!

        林邱哼哼的在心里想着,他丝毫没有注意到,他对狐晓夭的称号,已经从小将军,变为他们的小将军了,看来,狐晓夭的真的在他的心目中的地位又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

        “你到底是哪位!我告诉你,别妄想这样就可以诱/惑我们的小将军!!”林邱挡在了狐晓夭和东门贺之间,看上去一脸严肃的对着东门贺说道,看来,在他脑海里,都是面前这个衣衫不整,还露着削瘦胸膛的人是罪魁祸首的思维已经根深蒂固了。

        狐晓夭被人打扰,才终于注意到林邱回来了,连忙抬起头来,眨着一双水盈盈的桃花眸,问道:“你怎么过来了?查到什么了吗?!”

        林邱朝她撇撇眼,“这个待会我再私下跟你说,现在,这个人是谁?!是不是刚刚试图……试图,对小将军你不利?!”

        被林邱的话问懵了,狐晓夭呆站在原地,感觉头顶上飞过了一群乌鸦,它们在很欢乐的对下面的人唱着傻瓜……

        怎么感觉是是不是这样的?!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的狐晓夭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回答林邱的话,也因此,林邱更加愤愤然的盯着那个蒙面的男子,越看越觉得东门贺,很猥琐……

        面对林邱一进来的污蔑,一直没有发话东门贺,终于在他那一脸“你很猥琐”的表情下,回话了,“你这小子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我告诉你,这什么小将军不小将军的我不知道,不过,我很肯定,刚刚,绝对不是我先出手的……”

        当然,他值得出手,在这里,是另一层意思。

        林邱那看上去十分鄙夷的眼神从他身上晃来晃去道:“你别以为我什么都没看到,像你这种猥琐的蒙面人,我见多了,平日里去欺负那些大婶大妈的也就算了,怎么的,今天居然还敢将主意打到了小将军身上,你活得不耐烦了?!”

        被林邱的那一句大婶大妈,以及末尾的活得不耐烦了……彻底激怒,本来就对林邱这小子忽然闯进来,破坏了这大好的一片气氛的而气闷,现在不仅仅是被气的气短,更是火大。

        “你小子再敢给我来一句猥琐……信不信我现在就给你丢出去!!”东门贺没好脾气的朝他吼了一句。

        狐晓夭莫名其妙的看着这在场的浓浓的火药味,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状似一脸心急要保护她的林邱,以及,在她前面的前面的东门贺,此刻已经迅速的绑好了衣袍,除了那还有点受伤的地方,看上去给他减了不少气势,其余的,简直算是气势汹汹啊。

        “得得得,别吵了,别吵了,都给我停下……”狐晓夭将自己跟前一脸为自己打抱不平的林邱拉开,然后挤到这两人浓浓火药味之间说道。

        林邱停下了话,然后很不客气的哼哼了两三声,而东门贺,从眸子里透出了一股火大,瞪着林邱,依然没收回目光。

        狐晓夭扯了扯林邱的兵袍,然后道:“刚刚,的确是我不小心扯了东门贺的衣带,不是他,那个啥……咳咳咳……”狐晓夭弱弱的说,让林邱好不容易在刚刚已经死死认定的想法瞬间卡了壳,什么什么?!不是这猥琐的蒙面小子干的?是小将军自己不小心……??!

        这真相还真的是让人接受不了,起码,林邱听完,就整整惊愣了好久,最后,在狐晓夭一双郁闷的眸子下才缓和回来,但是还是有些说话磕磕碰碰的道:“真,真的是小将军刚刚自己不小心?”他还是觉得这有些不太可信,想小将军这么一个可靠的人……怎么会做出这么一件不靠谱的事情呢!?一定是他听错了,听错了……

        继而,狐晓夭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然后这一回再次狠狠的重创了下林邱的小心脏,“什,什么……还,还真的是小将军啊……?!”

        最后,在东门贺一脸鄙视的表情下,林邱缓过了神来,“好,好吧,这事,是算咱们这小将军的一次失误,失误!!失误还是可以原谅的,好……不谈这个了……”

        林邱看上去是很不想在提起狐晓夭失误的时候,顺便承认下自己的失误,于是很聪明的转移了话题,虽然,这话题转移的痕迹有点明显啊……

        闻言,东门贺冷冷一哼,然后很傲娇很傲娇的走到了狐晓夭的跟前,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挤走了林邱,看那林邱,很明显就是把狐晓夭当成男的了,这样还怎么有优势,不屑的在心里又哼了一声,然后才对着狐晓夭,特意的别别扭扭了一把,才道:“家父家母曾说过……”

        狐晓夭才听了这句话的开头,鸡皮疙瘩就很迅速的涌了上来,很明显,接下来的话,肯定不是那么好打发的……她都有心里准备了!果然……

        东门贺接着道:“……要是有公子或是小姐不慎看了我的身子,就让我从了好了……这年头,赖上一个不容易……家父家母的组训啊,我不能不听,祖祖辈辈传下来的,这可怎么好,今日……唉……你说怎么好?”

        狐晓夭听到一半,听到那句从了好了,顿时狠狠的吐了一口血啊,这爹娘是得有多开放,多明朗,所以才接受自己儿子,从了?!不,不对,这不是明朗,不是开放,这是,这是根深蒂固的保守吧!!尼玛,不慎看了身子,就得,就得以身相许?!逗她的把?!

        没错,这年头,赖上一个不容易;可是,被赖上很容易啊!!狐晓夭近乎是吐血的得出了这条该死的结论,这不就是,她被,赖上了吗?!

        东门贺见狐晓夭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正打算继续下猛药,一旁的林邱又忍不住插话了:“我说,你家这是什么思想,早该改改了,还什么组训,胡说八道呢你……”

        狐晓夭转头,无比感激的朝林邱投去一眼,然后眨着自己的桃花眼,似乎万分同意的朝东门贺点了点头。

        东门贺带着煞气的朝林邱瞪了一眼,不期期然,得到了林邱的一声不满抱怨:“哎,我说,你瞪我做什么……实话实说啊,这么落后的思想,当然得改改了,难不成还真的要对咱们的小将军以身相许?!你可是个男的!!”

        最后那句话说得莫名其妙的咬牙切齿,林邱就是在抱怨,东门贺可是个男的,他自己,也是个男的……要是相对小将军以身相许,只能是女的吧?!

        东门贺朝林邱投去了一眼反驳:“什么话,谁规定以身相许就不能是许个男的?!没规定吧,没规定我就要开先例……而且……”他将眸子又重新转向了狐晓夭,说的话极其的诚恳:“而且,我相信,你口中的小将军,一定是个,讲信用,懂得负责的……大好人,这样的大好人,应该不会让我处于两难之地的。”

        闻言,狐晓夭狠狠的扯了扯嘴角……脸上开始由白转青……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171/180906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