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点狐成妃,爷请小心 > 第一百一十二章:你陪着,就好

第一百一十二章:你陪着,就好

        点狐成妃,爷请小心,第一百一十二章:你陪着,就好

        就在这时,河岸水边的粽子似乎看见了它的主人,十分欢快的喊了一声,马的嘶吼声,说来就来……这声响声,说小,真不小,说大,对于狐晓夭来说,还真的是挺大的了……

        她的脚微微一崴,然后便直直的要倒向河里,说实在的,这个时候倒进河里,对于后边正在追杀的人马是个难得的极好机会。舒悫鹉琻

        可就是这么不巧,粽子这不懂事的坏了他们的行程,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而幸好的是,林邱当时离狐晓夭并不远,于是得益于此,千钧一发之间,狐晓夭被林邱捞了过来,“怎么了……”

        被林邱缓住了往前倾的身子,狐晓夭才抬脚在林邱的搀扶下,跨过了河水,“……粽子那家伙……等我恢复了体力,一定饶不了它!!”

        林邱见狐晓夭没有回答他,只好摇了摇头,却在心里又一次的觉得小将军真的很有趣,这种时候还不忘对粽子抱怨两三句。

        两个人都趟过了这条不宽的河,一到了对岸,狐晓夭也顾不上再去根据之前的话好好收拾一顿粽子,身后的马蹄声已经早早的逼近,这声音听上去别提对这两个人来说有多恐怖了……

        翻身上了马背,狐晓夭也来不及回头再望林邱一眼,感觉风声呼啸的,还就在耳边呼呼的吹着,只在风中急匆匆的留下一句话:“林邱,快跟上!!”

        林邱也知道此刻情况也很紧急,于是也很聪明的选择不问,看着狐晓夭已经骑上了粽子,于是自己也翻身上了马匹,那顶帐营被他们两人通通留在了原地,早知道如此,当初的确是应该听林邱的话,将帐营好好收起来……一下子顾不了其他的,被遗留在原地的胖斑点噗通的扇起了翅膀,似乎是被惊的飞了起来……

        “斑点呢,怎样……”狐晓夭牵起身下粽子的缰绳就飞快的往之前的密林行去,也顾不上再问其他的,只能是急匆匆的由粽子联想到了鸽子斑点,于是顺口这么问了一句……

        林邱睨了一眼,看清楚了斑点跟了上来,于是回了一句狐晓夭的:“那只鸽子跟上来了,还有,小将军别回头了吧,后边的那两个敌人貌似追上来了……”

        狐晓夭压根就没有回头,但是被林邱这么一说,顿时有了一种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的感觉,对身后还有追着的敌军真是感到没办法,只好是拉紧了缰绳,力求追着的人速度慢下来,好歹自己现在速度也不慢了……

        林邱肩上落下了一只胖斑点,他身下的虽然不是那种挑选出来的精良劲马,但好歹也是也是匹能靠得住的快马,更何况是现在这种情况下,那匹马就更卖力的给他跑了,飞快的马蹄声接连不断,只是后面追着的马匹似乎在狐晓夭和林邱之前留下的帐营处停留了下来。

        其中一个似乎很不能确定的问道:“这到底是不是他们留下来的,这么大一个帐营……要是现在进去搜查,能找到线索吗?!”

        另一个似乎是不太赞成这种做法,只是摇了摇头道:“你现在不追上去,到时候真追不上了,那两个貌似不是步行,估计是在之前还藏了马匹吧,要不然我们都追到这里了  不可能追不上的……到时候不能活捉他们,小心峥远大将军跟你算账!!”

        对于另一个的说辞,原来那个提议停下来搜查帐营的也只好放弃那想法,拉起了缰绳,不管怎么样,峥远大将军的话才是真理,不能违背大将军的命令就是了……要是真像刚刚他说的那样,到时候追不上,可真的就完了!

        想到最后没能好好完成峥远大将军布置的任务,那可怕的后果,那人忍不住的抖了抖,而后立马扬起了一道重重的马鞭,他就不信,追不上那两人……

        而此刻早已入了林子的狐晓夭和林邱两人  几乎都是刻不容缓的在赶路程,两个人现在都是抱着一种信念,谁都不能慢下来,要是被逮到了,狐晓夭要是打不过,到时候就真的只有完蛋的份了……

        而林邱也很担心,万一敌军派来追的,到时候不止止有那么两个,说不定还有更多,他们两个赤手空拳的,吃亏不说,万一人家还有后续的援队,他们就真的惨了!

        唯今之计,只有拼命的跑,连放松都不能有,之前他们是慢吞吞的上来,现在怎么样,无论如何,都不能再那么慢吞吞的行进了,这一段路,要是快速的骑马而过的话,还是能挺快的……

        胖斑点倒是悠哉悠哉的站在林邱的肩膀上,神情依然自如,它什么都不知道,也不可能会明白发生了什么,当然是这么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小态度,而且看上去还有点享受,毕竟嘛,这搭乘顺风车的,也不需要自己费力气去扇着翅膀噗通噗通的飞什么的……

        偶尔两只小绿豆大小的眼睛还会微微眯起,看上去好像有点困的迷糊样子,看上去确实是煞是惹人喜爱……

        马蹄声在密林中呼啸而过,所到之处,全惊起了一阵鸟叫鹰啼声,谁让之前狐晓夭和林邱都是慢悠悠的行路,这好不容易的加速一会,当然会惊扰了这一群飞鸟群起而飞之。

        只是,被惊扰的,此刻,似乎不仅仅只有飞鸟……

        也许是他们自己的军队,也许是敌人又在密林里悄悄的部署了其他的士兵,并没有让狐晓夭知道罢了,反正,现在,除了后面可以感知到的马蹄声飞扬,前面,在这密林的前面,似乎也有一阵阵的马蹄踩在泥土上的不同寻常的声响。

        ……难道这是另外一批的敌人?!狐晓夭和林邱二人在脑海里都同时想到了这一层,于是,现在看上去,脸色有点难看的恐怖……该死,他们今日,不会真的该命丧于此吧?!

        要真的还是敌人,采用所谓前后包抄的该死计策,那就真的是生死难以预测了……但是,前方传来的马蹄声,并不紧急,而是挺慢的,确切的说,有点像狐晓夭之前刚到此的时候,那慢悠悠,欣赏风月的那种淡雅情趣的想法。

        现在她更为关心的是逃命,自然也就拿不出那么缓慢的速度了。

        而林邱,似乎也是对这马蹄声度量了下,前面的声响似乎更大,但是缓,这说明什么,前方的兵马肯定多,只是他们的行进速度慢罢了,而后边的,行进速度快,虽然只有两人,但是不排除还会有后援的士兵……

        所以,这么一比较,林邱和狐晓夭都选择了现在还是继续往前行进好了,那么慢的兵马速度,总要比身后看起来威胁小,但实际上很有威胁的两匹追杀的人好多了。

        仍旧照着原来的方向往前走,令他们两个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在前方看到的兵马,并不是敌营的,而是,他们自己人……

        真的是做了一个天大的正确的决定,狐晓夭在心里有些激动的想到,刚刚狐晓夭要是选择往后边去,那到时候她就真的完蛋了,往后边不仅是离自己的救援队越来越远,而且万一他们被抓住了,岂不是除了给他们营丢脸,到时候也是辜负了司澈安之前对狐晓夭的信任,得不偿失,这种事情……太糟了。

        倏的停下了身下的粽子,一声响亮的马的嘶叫声吼过,狐晓夭看上去松了口气,“没想到……能在这儿,遇见你……”没错,她说的是遇见你,只有一个你字,并不是你们……

        这是因为,她这句话,从头到尾,也只对了南璃霄一人说道……

        南璃霄披着一件长长的白袍,风吹起了袍子,将它轻盈的展现在了众人面前,却更是衬托出了南璃霄是身材修长,那骨节分明的手优雅的牵着缰绳,一举一动,似乎都在演绎着何为扣人心弦,只除了那张脸,他仍旧没有将以真面示人这个成语实施在众人面前,还是那张平平淡淡的脸,只除了这一点让人有点遗憾……

        而与南璃霄构成一个完美的相反面的的是,狐晓夭看上去有点蓬头垢面的,近乎上只是睡了小半夜,严重睡眠不足的她此刻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脸色仍旧有点苍白,除了妖法的后遗症之外,她也因为长时间的牵着快马而显得有点疲惫不堪……

        一件长袍被她穿的稍微落魄了点,而在她身后的林邱似乎也好不到哪里去,那张脸,本来就是黑的,现在更是有些脏兮兮的,看的人有点于心不太忍……

        身为他们营帐的将军,司澈安自然是不能让林邱闯下了军家大戒而视而不见……

        可还没等司澈安对林邱好好进行一番军刑惩罚,以及种种处分,狐晓夭就头晕目眩的一头往前栽了下去,这样的情况,在渡河的时候,发生过了一次,那次是被粽子的一声嘶吼声吓得,现在……恐怕是因为当时身体机能什么的就不太好,又因为没有怎么样的好好休息,所以,才会累垮身体的这么快……

        而这一回,林邱刚要上前,那一身白袍,有着平凡五官,却眸子极尽温柔的男子就快速一手揽住了狐晓夭倾倒的身子。

        “傻瓜……笨狐狸,你累了吧……”南璃霄看也没看众人,只是小心翼翼的将狐晓夭累了着的身子接到了自己的怀里,用身后的白袍覆上,遮住了众人的目光,顺便也让狐晓夭更好的休息休息……

        林邱有些介意的看了一眼那男子,却只见那一张平淡五官的男子,在拥着小将军的那一刻,五官泛起了些温柔的光……看上去居然不同往日非凡了许多?!

        那人,到底是谁?!林邱的眸子皱了起来,似乎是因为小将军之前都是他照顾的,忽然间,换了个人来做这些……他很不习惯……或许可以说是,很不乐意!

        微微皱起了眉头,林邱想到了之前的东门贺,以及早早之前就有跟小将军传出些不一样的情感的司大将军……

        然后最终他似乎是总结出了一个完整的,很准确很准确的定律,小将军……很招男子喜欢……说不定,在他不知道的地方,还有女子也喜欢呢……

        心里暗暗叹了口气,他将手上的缰绳放缓了些,此刻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小将军,果然不是那么容易,那么好喜欢的……不过,他绝对,绝对不要放弃……

        南璃霄将袍子裹紧了些,这样大庭广众,当着众人的面,尤其是司澈安和那个皮肤有些深小麦色的小兵面前,当然,他注意到了这两个人都投过来的不快的目光,不由的在心里叹口气,将手伸至狐晓夭的鼻子上,轻轻的,不重的,温柔的刮了一下狐晓夭的鼻梁。

        将身下的马牵的缓慢极了,他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句道:“小家伙,你给我惹得这些桃花……未免也太多了,这让本王怎么安的下心……”

        狐晓夭不知道是有些贪恋南璃霄身上的气味还是什么,在一沾染南璃霄身上的气息之后,便沉沉的睡了,而且,睡得看上去极为香甜……

        而之前林邱肩头上的斑点,见了自家的主子,立马狗腿狗腿的飞了过去,翅膀扑扇之间,它停在了南璃霄身下的马背上,尽量用它那一双跟绿豆差不多大的眼光瞅着自家主子,那目光,极其热忱热忱的,还忠诚的眨巴眨巴眼睛……真是,看上去俏皮极了……

        司澈安原先就对蒋老将军让他这个小厮跟来感到不大乐意,现在看到狐晓夭被那人搂在怀里,心里更是老大不痛快了……到底蒋老将军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让一个区区小厮也跟着他们来这儿行兵打仗,从前,可都没有这样的。

        而这不畅快的心情涌上来之后,他也就不想去追究林邱,烦心的摆了摆手,身后跟着的大批人马对司将军的忽然心情不好感到十分不解,但最终,他们还是明白了原因。

        早就知道小将军跟这司将军的关系不浅,今日,一见,果然……不仅不浅,连小将军昏迷晕倒都要阴上半天的脸色,这交钱肯定得不浅啊。

        而正当司澈安心情不好,而众人也都很严重的猜测着缘由的时候,那两个追杀的敌营的士兵追到了……

        马蹄刚刚露出个角,众人立马都警觉起来,而司澈安则是看着林邱和还在南璃霄怀里的狐晓夭,眼里的不解更甚了,难道,狐晓夭不止带走了一个新兵头头?!还带走了其他他们没有察觉的军营中的其他人吗……可没等他自己胡思乱想的猜测完,那马蹄上的人便露出了身影。

        不是他们军营的……司澈安瞬间拔起了刀,刀光亮闪闪的,却有点渗人,两个士兵看了一眼,立马察觉到势头不对,速度极快的调转了马头,打算迅速逃走,至少,这么多人马,肯定是打不过的,最幸运的,还能留下一条命,再不好一些,也无非就是一死了之……

        一死也就罢了,可这最不好的,便是被严刑拷打,就算这是野外,估计这些敌对的营双方,还能找到什么极其吓人的器具,以此来逼迫抓到的所谓俘虏,说出他们想要知道的信息……

        所以现在那两人心里划过的通通都是一句后悔之意,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追来,留在那里,将那个营帐研究搜查完也好啊……

        两人一瞬间的反应够快,可司澈安也不慢,很快便看出来了那两个人的意图,所以,也就飞速的命令自己左右的两个将领上去,一把将那两个意欲逃跑的两个人揪了回来!

        “说,你们两个是哪里的……快说!!”将那两个人手上的兵器迅速拿下,那一瞬间,局势就发生了变化,狐晓夭安然无恙的躺在南璃霄的怀里,林邱舒了舒心情的坐在马背上,而那两个原先一直占上风,追着狐晓夭和林邱一路不放的人,现在也终于体会到了被抓的感觉了……

        支支吾吾了半天,那两个人的大意也只是在说他们不是敌营的人……至于到底是哪里的,却是各自说辞不一,这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的,两人都是敌营的,只是,现在得想好办法让两个人承认才行,司澈安现在似乎也没什么好的心情审讯他们,吩咐人给他们嘴里塞上了布条,以防咬舌自尽,便也让人压了下去,有时间了再审……

        又是一个夜晚降临而来,之前,司澈安对于狐晓夭的独自一人去刺探敌营之类的本身就是抱着不同意的想法,所以一直到他们终于可以出发,他们便加快了速度,可那个蒋老将军的小厮却在这个时候提议了让他们慢一点。

        他本来就不是很乐意让一个小厮跟来,这么一提议,就更是觉得这个小厮居心不轨,这心肠七弯八绕的肯定不是很好,可那小厮却给了他这么一个完整无缺的好回答。

        犹记的,当时那副小厮是这么解释的:“他们要是行的慢,途中归来的小将军他们便能相信他们不是那些急躁的敌军,而顺利的找到方位和大部队,如果他们也是快马加鞭的话,那样很有可能会跟狐晓夭他们岔开道,万一路上分开了,到时候想要互相照应,恐怕也不可能了……”

        正是这一番话,才让司澈安成功的决定打算用这一方法更快的找到狐晓夭他们,而事实上,这也真的被南璃霄说中了,狐晓夭真的是因为这么一个小小的缘故,而找到了真正的援兵。

        虽然嘴上还是对这个小厮不太服气,但最后,司澈安还是不得不佩服他的思维缜密,这才让狐晓夭真的回归了。

        晚上结账篷,搭营子,众人一起动手,果然效率高了很多,没一会儿就把帐营搭好了,和狐晓夭当时一个人搭帐营什么的,心酸的不得了还是没得比的……

        帐营搭好了,而狐晓夭也晃晃悠悠的醒了,刚睁开眼,就看见了好久不见的南璃霄……顿时,心里那阵惆怅的感觉就更甚了。

        “璃王……你怎么也会来……”狐晓夭睡饱了,眼神却还是有点飘渺不定的,此刻一见到南璃霄,就克制不住的问出了口,璃王现在的身份,不是很不可能会跟着司将军他们一起出来吗……

        南璃霄轻轻松松的掀开了披在身上的袍子,然后披在了狐晓夭身上,扬起一抹笑意,温柔的道:“我怎么不会来……你把我想的太不好了,嗯?”

        狐晓夭有些不好意思的将南璃霄递过来的袍子拉紧了,将自己裹得暖暖的,直至身上都充斥着那种温暖的,属于南璃霄身上的气息之后,才开了口:“我还以为……你不会来……”

        她这句话,摆明了就是知道,之前的,让狐晓夭去敌营刺探什么的主意都是他出的……

        说出口来,不免有些淡淡的幽怨,还有点愁,只是,刚出口,就跟风一样的,淡了,萧瑟在空气中,捉摸不透那语气的原本模样……,

        南璃霄也毫不客气的就像以前一样的揉了揉狐晓夭的脑袋,“笨狐狸……你这是在想什么呢,好了好了,这是我的错,让我负荆请罪一回,需要吗?!”

        狐晓夭知道他的话只是在开玩笑,但是还是不吭不响的低下了小小的脑袋,然后声音微弱的道:“我才不要呢……你陪着,这回别走了……就好……”

        明明每回,痛苦的时候,最危险的时候,陪在她身边的,都很少可能会是他,可狐晓夭还是很依赖,哪怕知道,这种依赖,也许那天,就真的需要付出代价……

        “……”听了狐晓夭的话,南璃霄却只是什么话都没说,看了一眼她,莫名其妙的叹了口气,然后又温柔的从一边是桌案上举起一碗汤,“先别说其他的了,刚起*,喝些汤暖暖胃……”

        狐晓夭深深的看了一眼南璃霄,然后举起那做工精致的青瓷碗,问也没问,就将那碗里的汤水一饮而尽……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171/180906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