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点狐成妃,爷请小心 > 第一百一十四章:当时你们在哪里

第一百一十四章:当时你们在哪里

        点狐成妃,爷请小心,第一百一十四章:当时你们在哪里

        更何况,东门贺看上去就是一个很擅长盗取这些情报机密的人,要是他偷出来的东西是假的,那也只能证明这张纸条的伪造性太高,所以,无论怎么比较,这张纸条上都是,正确大于不正确,可信大于不可信……

        但是,狐晓夭还是忽略掉了一个也很重要的问题,要是这张纸条本来就是东门贺那家伙拿来蒙她的呢  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而本来就是拿来蒙她的这种情况……狐晓夭暂时还想不到,所以,目前为止,她还是能将这张纸条当做是真的情报的。舒悫鹉琻

        “……晓夭,这上面的,子夜,密林,到底是哪个子夜?!”司澈安的眸子深深眯起,而后很不确定的问道,因为这上面记载的,几乎……都是子夜敌营接下来要办的事情,看上去……似乎这到底是哪日的子夜对他们来说很重要……

        “子夜……子夜是……”狐晓夭目光飞快的在密密麻麻的纸条上寻找着,到底是哪一个子夜……很快,她就瞄到了目光,在这张记录着详细的密密麻麻的纸条上,她看到了最下角,上面记载的日期……不偏不倚,正好是三日后。

        “司将军……上面的日期,貌似就是,三日后……”狐晓夭盯着上方的日期……有些不可置信的开口道……

        司澈安的眸子一僵,开口便是不可思议的话……“什么意思?!你是说……这上面的日期是……三日后?!是加上今天,才算上三日吗?!”他像是不确信一样的,复又问上了一遍。

        狐晓夭指着那写着日期的地方,有些难以开口的道……“好像……是的……”

        天啊,这上面说的每一个部署都是对他们很不利的,不知道写这张纸条的人是谁,司澈安只想到,能将这些全都早早的安排的这么到位,而且还计算好了,他们会在这个时间点还待在密林里,这样的人,实在是不可小视……

        三日,三如后?!如此重要的一个情报,不管这张纸条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总之现在一定是要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

        “来人……传令下去,召集一下那些重要的将领和士兵们,到我的帐营里去……就说本将军有重要事情要传令下去!!”司澈安一声令下,立刻守在帐营外的一个小兵立刻进来了,听完司澈安的吩咐后,于是很认真的应了声遵命,然后就去执行去了……

        而狐晓夭见司澈安一脸严肃的模样,也就索性将那张纸条递给了司澈安,然后自己退了出去,将这地方留给司澈安和其他重要的将领开会去……

        沿途经过的帐营大大小小,几乎覆盖了这不大的密林大部分面积,路上看见的小兵看见她全都很礼貌的打了声招呼,那一声声亲切的小将军听起来让狐晓夭觉得很受感动。

        “小将军,这边便是司将军给您安排的帐营了……”那帐营小小的,帐帘门口还牵着一匹粽子,粽子的马背上还站着那只胖乎乎的斑点……

        介绍的正是司澈安帐营前另一个受命令不放心来带着狐晓夭领路的小兵。

        狐晓夭还以为,这回看到自己的主人,这傲气的胖斑点肯定是很不客气的回到南璃霄身边吧,怎么可能还会愿意继续待在她的身边,令她诧异的是,斑点没有狠下心离开她,而是留了下来,而且,那双眸子一眨一眨的,真是可爱透了……

        “……”见到狐晓夭,那鸽子居然懒懒的撑开了翅膀,一副慵懒慵懒的模样,看的狐晓夭升起了一副郁闷的情感……

        随着狐晓夭拉开帐帘的动作,原先趴在粽子背上的斑点,倏的飞了起来,懒懒的扑在了狐晓夭的背上,一副悠哉悠哉的大爷模样,让狐晓夭有点雷……但不管怎样,不管是南璃霄的授意或者是其他的也好,总之现在的事实就是,斑点没有离狐晓夭而去,这说明了什么……这充分的说明了,其实狐晓夭这个暂时性的小主子当的也并不是很失败嘛……

        帐营里面,布置的好些简陋,但是简单,估计是司澈安考虑到狐晓夭的实际情况,以及狐晓夭平时喜欢的,所以给她设了一个如此简单的吧……

        因为狐晓夭本身就不怎么喜欢复杂的东西和复杂的布置,对于这样简单又不冗杂的布置还的感到很满意的。

        而小斑点扑扇间就飞到了狐晓夭的面前。狐晓夭喝退了之前那个到她面前解说的小兵,然后坐回了她自己的塌子上,这塌子比南璃霄帐营里的要更软些,南璃霄帐营里的很硬,睡得实在不舒服……

        小斑点咻的一下子飞到了狐晓夭的面前,还在她的书案上跳来跳去的,一副极为欢乐的样子,当然,极为欢乐是指它的动作看上去是这样的,实际上,为什么狐晓夭越看越觉得,斑点这是有什么话想要说呢?!

        不知道这是不是狐晓夭的错觉,但是……手指朝斑点的位置勾了勾,她用眸子盯着斑点,盯着盯着,直到斑点口中的那咕咕咕的鸽子声成为了“喂~”的人声后,她才停下了眼神……

        “狐狸……你这一趟也去太久了吧,怎么样……”没想到这开口的话,还是能让狐晓夭这个所谓的代理小主人感动的……

        狐晓夭摸了摸自己有点感动的小眼泪,然后道,“你问的是哪方面……如果是司将军那方面的,他没有责怪我,而且还挺好的本来想要帮我隐瞒我的任务失败什么的……”也不管现在在狐晓夭面前只是一只鸽子,鸽子的智商到底能不能听得懂她是不知道的,只是,有一点她还是觉得,既然她的斑点都这么问了,肯定得答的详细点……

        哪管斑点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狐晓夭继续说道:“……不过,让我最后找到了那张纸条……这也最终说明,我的任务,还是成功了的。”

        而斑点,面对狐晓夭说了这么多  她还真的不能完好的理解它,在脑海里理解了好久,然后斑点发觉自己好像还是没有怎么听懂,于是欢乐的换了个问法:“狐狸,我想要知道的不是你在司澈安那里怎么了……我想要知道的是,当时你们在敌营里待了那么久,后来,怎么样了!?”

        对于斑点的问话,狐晓夭表示有点奇怪……“为什么,你会忽然想要问这个?!”

        斑点一只翅膀插着自己的胖嘟嘟的小身子,那一个小矮个儿也就算了……配上这么个动作,倒真的有些不伦不类……

        “谁让当时你去了那么久,让我和粽子在原地饿了那么久……真是的,还有,当时那个黑小子和你去了那么久,回来的时候,我看到他被押下去了……”斑点张着它的喙,很是一板一眼的说道。

        狐晓夭乍一听到黑小子三个字的时候眸子一缩,刚想要再开口说些什么,待听完整句话,那还想要说些什么的动作停了下来,显得很是震惊的一副模样道:“被押下去了?!怎么会被押下去了?!”

        斑点虎瞪着那双再瞪也瞪不大的绿豆眼道:“我先问你的,快快快,狐狸回答我……”

        狐晓夭很想得知缘由,可现在明显是急不得,见斑点一副不告诉它它就什么也不告知的模样,她只好简单的囊括了一下道:“那个时候我们去了敌营,在那里埋伏了一段挺久的时间,然后才进去盗取那些所谓的情报……然后,中间有些曲折,所以当时就不小心耽搁了一段挺长的时间。”

        斑点听完有些勉强的鼓起了两边小小的脸庞,衬的那小小的鸽子脑袋变大了些,更加可爱了。

        听完了狐晓夭的回答,斑点也很直接的告诉她:“我只能告诉狐狸你,那个黑小子被他们押下去了,至于到底押下去去了哪里,最后到底怎么样了……这个,我也不知道,别问我了……”它的话讲完,似乎就想往外边钻,狐晓夭一愣,眸子离开盯紧了鸽子。

        只见下一刻,原先好好的还说着人话的鸽子,立刻变回了原先咕咕咕的鸽子语言,愣是让狐晓夭再没有听懂其他。

        不过现在斑点似乎不在乎这个,得到了自己想知道的,它便很屁颠屁颠的飞出了狐晓夭的营帐去。

        而狐晓夭得知了林邱被押下去的事情……似乎,这脸色,就开始有些没好看过……

        “怎么会呢……”她喃喃自语,那话语却是真的轻,轻飘飘的让她恍若觉得这话压根没有说出口一样的,这样没有分量的话,恐怕,也只有狐晓夭能喃出声了。

        她的那双极具迷惑的眼眸微微上挑,眸子中的神色却是有些迷迷糊糊的迷茫的……她不知道缘由,也不明白林邱为什么会被押下去,所以,现在,她更想要知道林邱的消息了……

        —————————————————我是亮亮的分割线—————————————————

        第二天,天一亮,狐晓夭休息了*的身子终于有点起色了,她先是坐了起来,拿起书案上的毛笔就写了起来,问她在写什么……她只是在写信,想来,似乎真的有好久没有见到鸢尾了……

        纤细修长的毛笔在纸上划过,那纸上很明显的落下了几个墨色的字迹,字迹娟秀而带着一股独特的霸气,萱而不漏,这纸上的字迹,是狐晓夭内心中的另一面吧……

        写好了信条,狐晓夭很小心的将这张信条折成了小小的一小碟纸条,然后面色沉静的带着这张纸条出了帐营。

        撩开了帘子,待在粽子马背上的小斑点还没醒,而狐晓夭似乎也不打算惊醒它,手指尖极其温柔的将纸条系在了斑点的脚丫上,没有吵醒斑点,同时也很好的将纸条系在了斑点身上。

        估计,等斑点醒来之后,感觉到自己脚上绑着的纸条,也是会明了的去送信吧。

        不管怎么样,反正狐晓夭是这么想的没错了。

        早晨的露珠三三两两的滴落在草地上,狐晓夭收起了一脸沉吟的表情,有些放松的看着天色,实在柔和,柔和的让她有点感慨。

        夕阳的色彩极其漂亮的呈现在广阔无际的天空,她似乎是感慨的还是其他的看了一眼天色,然后走到了潺潺的中间的小溪边。

        小溪清澈可人,她坐在溪边,倒是注意到了这来来往往的小兵,这些将领应该是都早起习惯了,所以,才会一个个都这么早就起来了,特别是巡视的官兵,似乎还在瞧些其他的什么……看上去严肃极了。

        只是,当他们看见狐晓夭的时候,还是十分给面子的唤了一声小将军的,虽然,狐晓夭这姿势,有那么点奇怪……有那么点让人费解,觉得这姿势很奇怪。

        因为,军营里基本上是没有类似于狐晓夭这么闲情逸致的兵的,所以,见到狐晓夭的动作,不是惊叹就是感叹的,总之,都是羡慕狐晓夭可以这么悠闲的一大早坐在溪边听水声的。

        而这,明显不是狐晓夭今天一大早的意图,她在溪边幽幽的坐了好一会儿,见除了一些小兵会在巡逻的时候走来走去,其余的,便也没什么重要的将领会经过了。

        正当狐晓夭拍拍身子,想要坐起来的时候,不远次传来一声小兵的问好声:“萧大人也这么早起来了啊……”

        萧大人?!狐晓夭的眸子倏的亮了起来,轻快的回了头,她的身影就跌入了一双有些难得温柔似水的眸子里,令人陷进去,不能自拔……

        南璃霄今天仍旧是一身白衫,只是与昨天纯白色的长袍有些许不同,他穿了一件金边加身的修长的白袍,看上去比往日看上去更添了一份霸气的感觉,让人实在是眼前一亮,继而是赞赏有加。

        这样平淡又低调的长袍,也就只能适合南璃霄穿了,不失翩翩风度,也温文尔雅至极,极其的诱人目光……

        “你怎么也这么早起来了……”看着溪边孤零零一人蹲着的狐晓夭,他有点失笑的走了过来,待走进了离狐晓夭近了一点之后才发觉,狐晓夭看见他时的眸子是亮晶晶的,似乎的璀璨的不得了……看上去亮盈盈的,好看极了。

        “你不也是吗……而且,我想要你带我去一个地方……我想要,看望他……”狐晓夭没把那人的名字说出来,但是,不言而喻,那个人,十有*,在这儿,就是林邱吧。

        “你想要找人?!”一眼猜出了狐晓夭的意图,南璃霄很沉寂的道  而后忽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又问道:“你是因为……知道今天司将军肯定不在营子里?!”

        想来,这位小狐狸,也只有会在这个时候会用这种奇怪的方式找到他了,还妄想要这样帮忙这还真是……

        “没错,我的确,想找人……”狐晓夭顿了顿,而后一双好看的桃花眸俏皮的眨了眨,虽然脸上的那层黑泥没有让狐晓夭洗掉,脸上的千种万种风华她都不能展现出来,于是也只有这样了……

        而南璃霄因为狐晓夭诚实,又毫不客气的挂了挂她一鼻子,然后无奈的道了一句:“所以……找人找到我的身上来了?!笨狐狸……你是想到今天司将军不来是不是?!”

        说道这个,他也很奇怪的是,昨天司澈安召唤完狐晓夭之后,便很紧张的当时就召集了所有的重要的将领和将士,似乎是开了一个不小的会议,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南璃霄的职位太低,还是不能跟上去一起听这个大会的,于是,这也使他更加好奇,狐晓夭到底是跟司澈安谈了什么……

        到底谈了什么,所以这才第二天一大早,营帐里昨晚开会的将领貌似都被支去前方了,至于到底是要干什么……部署什么,狐晓夭和南璃霄,基本上居然都一无所知,不过,狐晓夭还算是知道这其中的源头的,就算不知道吧,她还能猜一猜,推测一下。

        而南璃霄并不是,怎么的也只能是知道个一知半解的,还挺凄凉……

        狐晓夭抬头,眼眸里倒是直接冷静的告诉南璃霄,,她其实是知道,她告诉司澈安之后,司澈安之后,肯定会这样的,因为司澈安绝对会在这第三天前要部署其他的,这之间就要时间,而最充足的,就只有今天,所以,司澈安不在今天准备,就真的没有时间准备了……

        况且,司澈安是这帐营里唯一说的上大话的大将军,什么事情都要以身作则,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要好好计划一番了。

        所以,今天,如果是刻意要去找司澈安的,就很有可能会找不到……

        找不到的话,那也就只能够找南璃霄了,毕竟,南璃霄在司澈安的地位排行上,绝对是占不了上面的位子的,要是被刷到后面的话,那也只能是南璃霄。

        虽然狐晓夭对这军营里的事情,看不太清,但是昨天刚归来的那就一眼,她就能看出来,司澈安看南璃霄并不是那么友好,甚至对于这个蒋老将军身边的小厮,更多的,是不屑,他不屑与南璃霄一同谋事……这样就能很好也很清晰的表明,其实,南璃霄实在是不受司澈安的待见啊……

        而也正因为这样  所以,狐晓夭可以猜测,南璃霄一定不会知道大会上的内容,而且,今天其他重要将领都在忙活的时候,他一定是无所事事,的……

        所以,南璃霄的一切和司澈安的一切,都叫狐晓夭猜的准准的,而她早上给鸢尾写的那封信嘛……则是单纯的因为太久没有见到鸢尾了,想念他了,所以单纯的给他寄去一封信了,如此而已。

        那么,接下来的,狐晓夭就想说,她想要见林邱了……

        “璃王殿下,你应该是,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关押林邱的吧?!”狐晓夭昨晚上想了好久好久,却最终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她想要知道为什么要关押林邱,很想要知道……

        而南璃霄原先还在沉思司澈安这次为什么不在的事情时,陡然听狐晓夭提起了林邱,不禁脸上表情有那么些许的……奇怪!

        “你怎么会忽然间想要见见林邱?!据我所知,那个林邱,就是之前的那个……黑小子吧……那个黑小子我瞅着没什么好的,不知道为什么你非要看?!”

        南璃霄的口气有些不能理解,可狐晓夭也不能理解这些人为什么不让她见林邱……微微正了正神色,她有些不同意的反驳道:“林邱他真的挺好的……这一次真的是要多亏了他,要不是他,我就真的,完成此次任务,有去无回了……”

        这些人怕是不懂吧,狐晓夭的眸子一点一点是暗了下去,司澈安不愿意她去看林邱的,肯定……而南璃霄,也是这样……

        可当时,在她需要他们两个帮助她的时候,他们在哪里,最终还不是林邱帮了忙……就算林邱当时只是陪同,也比他们在这一点上好太多了……

        (这几天貌似是全国高考的日子,小兹在这里,祝全天下所有的考生,在高考上取得一个好成绩哟,说道高考,这也多亏了高考,咱们学校因为高三高考,所以放假,放假什么是最嗨皮了,所以小兹也嗨皮了~开心昂~~

        不知道看文的读者们是不是都在潜水着呢,咱就不说了,昂,在此,小兹希望看文文的亲们记得潜水要冒个泡哦,写个评论哦  免得会憋着的,那样就不好了~

        冒泡泡的亲咱强烈支持,还有,有什么建议意见可以提出来嘛……

        一放假小兹就有时间存稿子了,哟西,话说回来,一直在看文文的孩纸要是想跟小兹探讨文中的其他内容和情节什么的,欢迎加上小兹的扣扣昂,#已屏蔽#~~备注言情小说吧的id和书中任意的人名,小兹欢迎大家来敲砖哦~!)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171/180906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