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陛下你死定了 > 第一章 降临

第一章 降临

        第一章降临

        夜国

        无论是曾经还是以后总有人梦想着能够走进宫廷,那儿是每个女子梦开始的地方,可是,懿妃只觉得悲哀,谁能看到藏弃在冷宫深处的滩滩血迹,那么污秽,令人不忍直视。多少个深秋过去,懿妃算是品到了各种甘苦。

        金碧辉煌的宫殿永远是对自由的束缚,舍弃与付出似乎也只是曾经的记忆,时间易逝,一切似乎只是一场梦,梦醒了,便只留下叹息,岁月是一种煎熬,让原本火热的心最终冰冷一片。是谁的付出?空留下悔恨,最终却连信任都不曾得到。

        “小姐,加油啊,孩子马上就要出来了”。

        空气似乎有些浑浊,偌大的宫殿只有一两个忙碌的身影,屋子里光线暗淡,榻上的女子有些虚弱,不时因为疼痛而哼叫,两只手紧紧地攥着被褥,脸色微微发白。

        “小姐,你一定要坚持住啊。”

        坚持,坚持,萦绕在耳边的就只有坚持,原来,都坚持了这么多年了。

        也不知道又坚持了多久……。

        “小姐,出来了,是个小公主哦,和你一样漂亮!皇上知道一定很开心的。”

        “是吗?都一年了,他从来都不曾来过,何来开心之说?”懿妃说着,撑着虚弱的身体坐起来,从艺汐怀中将孩子抱过来,微微抬起手抚摸着孩子小小的脸。

        懿妃盯着小孩的脸看了稍许,便低声道,“艺汐,你把这个孩子带走吧,离开皇宫,离开这里,不要告诉任何人。”

        艺汐有些担忧,道:“小姐,皇上只是对你有误会,他一定会想清楚的,你真的想让小公主和你从小便分开吗?”

        “我和他不会再有以后了,孩子跟着我只会受苦,我累了,不想在坚持了,你带她离开吧,你从小便跟着我,我想,你是了解我的,我只想我的女儿快乐无忧的生活下去,远离皇宫,越远越好,我不想她的一生都陷在权力争夺中。况且,趁现在他还不知道有这个孩子,要出宫容易很多,这才是一件幸事。”

        “小姐,那你呢?”

        “我?我已经没有明天了,就这样过吧,过一天是一天,艺汐,快离开吧,我相信你,你们一定要好好活着,幸福的活着。”

        懿妃又轻轻抚摸了小女孩的手,清丽的眸子中有几分不舍。“无忧,无忧,你以后就叫许无忧吧!娘亲愿有人可许你一世无忧!”

        “小姐,可是,我不想离开你呀。”艺汐微微啜泣道。

        “傻丫头,又不是生离死别,哭什么。”懿妃说着擦了擦艺汐的眼角,“这个皇宫太孤寂了,不适合你,你应该出宫去寻找自己的幸福,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放你走,你应该开心呀。”

        “小姐……”艺汐听着更伤心了,急迫地扑到懿妃身前,将头埋在懿妃的肩上,任泪水打湿了懿妃的衣襟。“小姐,若我也走了,就没人照顾你了。”

        “我不是还有汀止吗?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我这一生总想顺心而活,以为找到真爱,却将自己困在这深宫之中,我不想让你也被这深宫染黑,更不想让我的女儿重倒覆辙,艺汐,你知道吗?”

        “小姐,我…知…道…的,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小公主的。”艺汐缓缓地说道。

        懿妃将小孩递给艺汐,方转身从枕边取出一枚令牌,“这块令牌会让你安然出宫,你今晚便走吧。”

        小孩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突地哭了起来,艺汐忙抱紧小公主哄了起来。

        懿妃听到小公主的哭声,心微微抽痛着,“无忧,无忧,你会原谅娘亲的,对不?”懿妃的眼睛有些失神,整个人看起来毫无生气,只呆呆自语着。

        良久,小公主才停止哭泣。

        天越来越暗,屋子里只点了一盏小灯,艺汐带着小公主也已走了,懿妃不知道自己到底呆坐了多久,当感觉两腿麻木时,方从榻上坐起,撑着案边的灯缓缓的走到宫门口,复又坐下。微风吹动着殿前的纱帘,簌簌地响着,衬着周围凄静了不少。

        “新裂齐纨素,皎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风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最终,空气中只剩下几声微弱的叹息声,很浅,很忧伤。“忧儿,娘亲会在有生之年看到你吗?唉…你真得能无忧吗?但愿如此吧!”

        夜国宫外,马蹄声渐渐远去,一切都很静谧,似乎也想让这个秘密随风而去…

        艺汐坐在马车里,紧紧的抱着怀里的孩子,“小无忧,我们一定要幸福,这样才能不负小姐所托,你说好不好?”怀里的孩子似乎听懂了,微微笑了笑。

        但愿我们能够如愿以偿。

        “小无忧,以后我来做你的娘亲,好不好?”

        “小无忧,我们去宛国,好不好?听说那有很美的草原,你会喜欢的,对不?”

        小小的无忧似乎听懂了艺汐说的话,欢喜的在艺汐的怀里动了动。

        自此,欢喜哀愁,谁与之享,离兮恋兮恨兮,与谁叙之。

        宛国登州

        十三岁的无忧已经出落的婷婷玉立了,由于希望无忧能快乐成长,毫无负累,艺汐一直都未要求无忧学什么。邻里的孩子比较多,无忧常常扮作男孩跑出去玩,邻里人都不知道无忧是个女孩子,一群孩子毫无拘束的玩在一起,也渐渐使无忧养成了开朗大气的性格。无忧能生活的很好,艺汐对此很是欣慰。

        艺汐还是会常常想起懿妃,忆及懿妃的满面愁容,总想知道懿妃现在过得如何?多年不曾联络,也不知道懿妃过得怎样?有想恋过她们吗?许无忧渐渐长大,和懿妃长得越来越像,艺汐也常常会看着相似的脸发呆,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也幸亏是生活在宛国,应该不会引起什么人怀疑。呆的时间久了,艺汐的心也微微安定下来了,为了生存,艺汐一直都很忙碌。

        艺汐已在程府当了十年厨娘了,十年前刚来到宛国的时候,举目无亲,身上的盘缠也用完了,没有人愿意收留她们,甚至还常被别人欺负。直到得到程锋的帮助,程锋是知府大人,有了他的庇护,艺汐和无忧才得以安宁度日,为了报恩,艺汐便来到程府做厨娘,并借钱在离程府不远的小巷买了间简单别致的房子,一边照顾许无忧,一边在程府做事,也顺便赚取一些银两维持生活。

        艺汐买的房子很小,但设计却独出心裁,想来曾经住在这里的人必是个有心人。穿过门廊,便是正厅,穿过正厅,有一块小空地,空地里别的没有,翠竹倒是种的不少,再往右,穿过花厅便是无忧的房间。此时,无忧正坐在梳妆台前束发,女子较好的面孔,格外秀气,一双黝黑的眼睛冲满灵气,身着男装,再佩戴着男子的束簪,整个人看起来都有种阴柔美,活脱脱一个俊俏小生。

        艺汐从在外面走进来,微微笑道:“怎么,又打算出去啊?”一边说着一边替无忧整了整衣领。

        “是啊,娘亲,出去见见晓笙,他说给我买了好吃的,你也要去程府了吗?”

        艺汐微微一笑,点了一下无忧的额头,“你呀,怎么就不见长大,还只知道吃。”

        无忧俏皮的蹭到艺汐的面前,摇了摇艺汐的手臂,道:“这不是娘亲教的好吗?”说完还眨了眨眼睛,模样看着,让人有说不出的怜爱。

        “就知道为自己找借口。”艺汐说着责怪的话,面上却是温和的笑着,难掩眼角间的宠溺。许无忧却是早已收拾利落,走到了门口。

        艺汐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又不忘嘱咐往外走的女儿,“记得早点回来啊。”

        无忧停下脚步,侧头瞅了瞅艺汐,微微笑道:“我知道了,娘亲。”说完才又往外走去,步子却比方才轻快了不少。

        院子里渐渐安静下来,隐约还有无忧说话的回声,艺汐看着无忧渐渐远去的背影,露出了欣慰的笑,抬头间,外面,阳光正好。或许,无忧真能一直无忧。

        艺汐转身将门关好,方往程府走去。

        俯仰之间,天气正好,岁月安然。

        微风浮起,如小姑娘的手轻轻触摸着身体的每一寸,很惬意,很舒适。天色渐暗,程府,艺汐收拾好厨具后,正准备回家,管家祥叔赶来了。

        “阿艺,老爷今天过寿不在外面宴客了,你的厨艺好,老爷让我吩咐你,让你今晚留下来负责布置菜色。”

        “哦,好的,我知道了,祥叔,不过我想先回去告诉下家里的孩子,不然,等的太久,他会着急。”

        “那是自然。”

        艺汐匆匆往外赶,刚走到门口,就遇到了程默桑,男子刚满十六岁,却已经变得挺拔傲气,眉梢间尽是自信。

        “汐姨,你不是在后院忙吗?这是准备去哪啊?”

        “哦,是默桑啊,天有些晚了,今天一时半会是忙不完的,无忧一个人在家,我怕他一直等我,所以想回去通知他一声。”

        “汐姨,我正好没事,要不你去忙吧,我替你去说一声。”

        艺汐犹豫了一下方答应道:“那好吧,就麻烦你了,默桑,你从这直走,然后在叉口处右转,第一处的院子便是我家。”

        “汐姨,放心,我会通知无忧的。”程默桑说完便朝着艺汐说的方向走去。

        无忧坐正在正厅等着,等的久了,整个人昏昏沉沉的,隐约听到脚步声传来,一下子便惊醒起来,兴奋的跑到门口,“娘亲,你可回来了,今天回来的可比以前迟了些哦。”许是因为刚刚差点睡着了,许无忧的声音里掺了点鼻音,间或有几分撒跤的意味。程默桑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了,但很快便回过神来,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首先便是一双充满惊喜的眸子,紧接着,眼中的惊喜渐渐暗淡下来,慢慢低下了头。程默桑有些不确定的问道:“你是许无忧?”许无忧呆呆的点了下头,良久,才抬起头,月光正照在程默桑的脸上,光彩华人,许无忧看着竟有些许恍惚,缓缓问到:“有事?”四周似乎也是静谧的,只听到两人的呼吸。

        程默桑看到许无忧有些恍惚的神色,心中不觉一动,慢慢应到:“你娘亲今晚要在我家帮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让我来通知一下你,让你不要等了。”

        有风吹来,许无忧的声音低低传来,“哦,我知道了,谢谢。”这声音真的很微弱,像是一声叹息声,微风过后,便也跟着消散了。

        程默桑只感觉一切都有些不真实,心里头不知为何莫名有些不悦,他沉声道:“不用谢,份内之事,本来应是我向你和汐姨致谢的。时间不早了,你早些休息吧!”程默桑说完,却没有准备离开的意思。

        “谢谢,你也早些回吧!”许无忧说完便关上门,准备去休息。程默桑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门慢慢合上,直至看不见许无忧的面容,良久才慢慢转身往回走,空气中有股清雅的香气,程默桑有些疑惑,脑袋中突然闪现出刚刚许无忧的那张脸,许是自己想的太多了。但程默桑的心情却变得好了不少,他加快步伐往家里走去,这个夜晚似乎有些与众不同呢。

        月光加浓,映着程默桑的影子拖的老长老长,月光下的庭院也充满一种神秘美,这个夜晚,确实是有些不同的。

        庭院内,许无忧也慢慢进入了梦乡……。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298/181033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