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陛下你死定了 > 第六章 逃跑

第六章 逃跑

        第六章逃跑

        话说许无忧因为着急竟然哭了,这才惊醒了艺汐,抬头一看,竟然天黑了这一天竟然这么快就过去了,再一见许无忧就在身边,顿时又想起早间的事,忙慌慌张张的起来,拉着许无忧往屋里走,边走嘴里还嚷着:“快…快…快…”

        许无忧不明所以,只跟着艺汐走,看到艺汐慌张的样子,哪有平时的镇定,心中又疑惑又好笑,遂问道:“娘亲,你这是怎么呢?”

        艺汐:“忧儿,快收拾收拾,我们好趁夜离开这里。”艺汐说着,声音中还掺杂着慌张。

        许无忧更加疑惑:“娘亲,我们这是要去哪呀?况且现在天都已经黑了,要走也不是现在走呀。”

        艺汐:“就是要趁夜走,这样才谁都不会知道。”

        许无忧:“娘亲,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呢?”

        艺汐正色地对许无忧说道:“海郡王来登州了,你知道不?”

        许无忧点点头:“知道啊,前几天一直听巷子里的人谈论了,怎么呢?”

        艺汐:“他看上你了,今天还叫余钟山来说了的。”

        许无忧听后,脸色也突然诈变,许无忧虽然有些小,但海郡王的事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听说那人阴险狡诈、阴晴不定,得不到的宁愿毁去,许无忧心中多少有些后怕。

        没有再多想,两个人匆匆的收拾了一下,便悄悄地从后门走了。

        第二天,余钟山就带着上官翊海来到许无忧家,结果却扑了个空,上官翊海想到就快要到嘴的鸭子竟然飞了,心中很是不悦,当即大声喝道:“没用的东西,连件事都办不好,还不快给我追,愣在这里干什么,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我找出来。”

        余钟山没把事办好,反叫人跑了,又被上官翊海的怒气吓了一跳,心中有些埋怨艺汐不识好歹,不知道珍惜这么好的机会,另一边,唯唯诺诺的吩咐人下去搜寻,只盼早点将此事解决,好让自己跳的上蹿下跳的定下来,怎么也不敢往枪口上撞,生怕丢了自己的小命。

        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仍是毫无结果,余钟山虽然害怕触到上官翊海的怒气,但无奈要将今日的结果禀告给上官翊海,只得硬着头皮颤颤巍巍的来见上官翊海。

        余钟山来见上官翊海时,上官翊海正在喝茶,肖樊也侍候在上官翊海身边,上官翊海看见余钟山便问道:“怎么样,找到了没有?”

        余钟山颤着声音回道:“那两母子太能藏了,到现在还没有找到。”

        上官翊海一听,又一气,随手就将手中的茶杯向余钟山扔去,“真是没用的东西,真不知道朝廷养你们是干什么的,连个人都找不到,他们又不是会隐身术的人,怎么会找不到。”茶杯被摔在地上,差一点就砸到了余钟山,这茶是热的,水流了出来,热气不断冒,上官翊海又转身对肖樊说道:“你也去帮着找吧,记住,务必把人找回来。”

        肖樊应了一声是,就出去了,上官翊海见余钟山还傻站在那里,遂吼道:“你还准备站在这里发傻到什么时候,还不快跟着出去找,站在这里碍眼。”余钟山这才赶出来,边走还边思量着刚刚的事,心中仿佛一直响着茶杯碎掉的声音,再一想到那杯子差点就将自己打了,心中一阵后怕,想到自己这次为了讨好上官翊海,提出许无忧,结果许无忧竟跑了,而自己又是悬着性命干事,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陪了夫人又折兵,好不懊悔。抬头一看,肖樊已经走得老远,连忙跑着去赶肖樊,身子一缀一缀的,倒把余钟山累的不行。守卫的人看见本来就很臃肿再跑起来的样子,想笑又不敢笑,只得暗暗忍着。

        余钟山似乎费了很大劲才将肖樊赶上,此时就只剩下喘气的劲。余钟山很无奈的对肖樊说道:“唉,把我累的,肖公子呀,咱们可不可以歇歇。”谁知肖樊只是面无表情地瞧了余钟山一眼,又继续往前走,余钟山见肖樊不理,面子上有些过不去,只得讪讪的跟着肖樊,也不敢再出声,随后开始跟着肖樊去寻找许无忧。

        此时,许无忧和艺汐正躲在城郊的庙里,由于城门被封锁,艺汐和许无忧又无处可去,城郊的破庙人烟稀少,鲜有人知,暂时只得在这避一避,只待城门盘查松懈一些,再想办法出去。连续赶了接近两天的路,又不敢雇马车,怕引起怀疑,又一边担心,艺汐还不时想着程默桑,两人早已累的精疲力竭,匆匆在破庙的角落里找个地方,再找些草铺了铺,艺汐和许无忧两人便偎在一起睡着了。这边,程默桑听说了上官翊海看上许无忧的消息,早已着急的不行,正想派人去找许无忧,又没有人手,程默桑只得回家来找人。

        程默桑刚到家,何凤华便听到了消息,喜滋滋的出来寻找儿子,却见儿子正在召集人手,何凤华遂向程默桑问道:“乖儿子,你这是想干啥?召集这么多人。”

        程默桑早顾不了很多,只一心想快点找到许无忧,只是道:“我要去找阿忧,晚了就来不及了。”

        何凤华这几天一直在为上官翊海到处搜寻艺汐母子而洋洋自得,早就想将这女人赶出程府,无奈老爷竟然不答应,自己只得忍着,现在总算是有人可以替自己教训一下这个女人,却不想自己的儿子竟要去救他们,当即脸色一变,问道:“阿忧?他是谁?是不是艺汐的那个儿子?”

        程默桑:“汐姨的确是阿忧的娘亲,但阿忧是汐姨的女儿,不是儿子。”

        何凤华一听,脸色更沉,原来许无忧竟是个女的,那个女人可真能藏,将这个秘密藏了这么多年,真够狡诈的。随即便对程默桑吼道:“不准去。”还未等程默桑问为什么,又说道:“来人啦,给我将少爷捆了,送去他的房间锁起来,再派人给我好好盯着,不许少爷逃跑。”家中的人一直惧怕何凤华,听了何凤华的吩咐,忙行动了起来。

        程默桑不明所以,只是重复地问道:“娘亲,为什么?为什么?”何凤华早已烦躁的不行,哪想多听,吩咐完就走了,走进自己的屋子,一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又迷上了艺汐的女儿,更觉艺汐是个狐媚子,连她生的女儿都能这么吸引人,不愧是一个磨子刻出来的,越想越气,一气之下将桌上所有的东西都摔了,丫鬟们也不敢吱一声。

        程默桑被关起来后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饭也不吃,只吵嚷着要见何凤华,想弄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娘亲以前一直教自己乐于助人,而且很和善的,怎么今天却像变了个人似的,程默桑哪里知道何凤华的心事,另一边,程默桑又为许无忧暗暗担心,都耽搁这么长时间了,不知道许无忧现在怎样,自己得快点想个办法出去。

        闹了一天,何凤华待气消了一些后才过来见程默桑,唤佣人打开屋子,何凤华才走进去,直接说道:“不许和许无忧在一起,我不允许。”

        程默桑:“为什么,娘亲?”

        何凤华:“为什么?她娘亲不是个好东西,她也好不到哪儿去?”

        程默桑:“娘亲,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理取闹,尽说些不该说的话。”

        何凤华:“我怎么无理取闹呢?我天天为这个家,却落得这样,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何凤华说着说着竟哭了起来,程默桑更觉得无可奈何,柔声问道:“娘亲,你到底怎么呢?”

        何凤华:“我怎么呢?也都是艺汐她们母女害的,艺汐抢走了我的丈夫,如今她的女儿又要抢走我的儿子,我不干啊。”

        程默桑:“娘亲,你都在胡说些什么?阿忧她们母子绝不是你说的这样的人,我经常和她们一起处,怎么会不了解呢?你是不是对汐姨有什么误会?”

        何凤华:“我能误会什么,艺汐长得那么漂亮,你父亲又常帮着她,我能不多想吗?”

        程默桑:“那就是娘亲你多想了,我们都知道父亲总爱帮助别人,他帮助汐姨她们也是正常的,这说明我的父亲值得人敬重。”

        何凤华:“哼,我才不相信那只是纯粹的帮助,你有见过你父亲对谁这么好过吗?”

        程默桑:“娘亲,父亲对你怎么样,你心中都清楚,怎么现在倒糊涂了。唉,我也不和你多说了,我要赶紧去找阿忧,我现在整颗心都慎得慌,真怕再迟点就来不及了。”

        何凤华:“不准去,那上官翊海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清楚吗?我们还惹不起,我可不想我的儿子因为一个无名的丫头得罪了他。”

        程默桑对他的娘亲很无奈,又怕何凤华过多阻拦,还未等何凤华再多说什么,就抬手劈昏了何凤华,又将何凤华放在榻上歇着,说道:“娘亲,对不起了。我从不会违背自己的心,你放心,我的事我自己有分寸,我会小心,不会牵连到家人的。”说完便转身匆匆转身,独自一人去寻找许无忧去了,程默桑并不想牵连更多无辜的人被上官翊海伤害。

        程默桑顺着许无忧的想法找,找了一晚终于在城郊的破庙里找到了许无忧,看到安然的许无忧,程默桑没有一刻不感谢老天,同时庆幸自己是了解许无忧的。

        看到许无忧安然的那一刻,程默桑才觉得自己的心是完整的,千言万语说不尽,只道:“阿忧,对不起,我来晚了。”

        许无忧:“不晚,一点也不晚,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许无忧说完便哭倒在了程默桑的怀里,两个人紧紧地相拥,无声的诉说着彼此的依恋。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298/181033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