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陛下你死定了 > 第十三章 难相见

第十三章 难相见

        第十三章难相见

        上官翊海听了何凤华的话后,便吩咐下人,只要盯着程默桑就可以了,所有人再也不用漫无目的的寻找了,的确,这是个不错的方法,跟着程默桑,他们很快就查到了许无忧和程默桑落脚的地方。

        夜很深了,四周都很安静,偶尔有几声鸟鸣声,程默桑从外面匆匆赶回来时,许无忧已经靠着木桩睡着了,神态不是很安详,眉微微蹙着,脸色依然很苍白,木桩旁边的火堆就快熄灭了,想来许无忧睡着已有一会了,这些天只顾着伤心,许无忧整个人憔悴了不少,程默桑轻手轻脚的走到许无忧旁边,将自己的外衫脱下来,轻轻地给许无忧盖上了,紧接着添了些柴火,睡梦中的许无忧似乎做了噩梦,嘴中一直嚷着“不要,不要……”,程默桑心疼的抚了抚许无忧的脸,轻声道:“傻瓜,不要怕,我会一直陪着你。”听到熟悉的声音,许无忧才渐渐安静下来。依着许无忧,嗅着熟悉的气息,程默桑也慢慢睡着了。

        “大家动作快点,前面就是许无忧藏身的地方,别让他又逃了。”唧唧喳喳的声音传来,很快就惊醒了程默桑,程默桑很疑惑这么安静隐秘的地方怎么突然变得如此噪杂,遂起身出去查看情况,只见整个林子都燃遍了火把,火把离这的距离越来越近,似乎本来就是朝着这个方向来了,程默桑吓了一跳,一种不祥的感觉遍布全身,慌忙摇醒了许无忧:“阿忧,快,他们找来了,我们得赶快离开这儿。”

        许无忧和程默桑寻了一条比较隐蔽的路跑了起来,可是还是被人发现了,“看,他们在那儿,快给我追。”接着,所有的火把都朝这个方向追来。

        程默桑见追赶的人很多,且距离越来越近,遂对许无忧说道:“阿忧,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他们人比较多,再这样只怕我们两个人都会被抓,你听我说,你先走,选隐蔽的路走,我先将他们引开,他们应该也不会对我怎样,安全了以后我再来找你,你一定要记住,我爱你,你等着我,我一定会来找你,我一定会来救你,我们一定要永远在一起。”

        程默桑的语气很沉重,许无忧虽然有些不舍会和程默桑分开,但考虑到两人的安全,也不想因此拖累程默桑,于是便点头应下了,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句“嗯,我等着你。”声音有些哽咽,许无忧深深地看了程默桑一眼,想将程默桑的面容全部印入脑海中,踮起脚尖碰了碰程默桑的唇角,这才转身向另一边抛开。

        这个吻真的很苦涩,上面似乎还沾着有许无忧的泪,咸咸的,涩涩的。

        程默桑静默的站在那儿,看着许无忧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听到随后赶来的声音,转身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这个夜似乎很漫长,整个林子到处都是火光,到处都充斥着追赶的欢呼声。

        即使许无忧和程默桑分开跑,想要扰乱他们的视线,但许无忧还是没逃掉,许无忧最终还是被抓住了,“快看,原来你在这儿,总算是抓到你了,可让我们好找”“快将他绑起来,别让他又跑了”“真够晦气的,害得我们整天胆战心惊的,这下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靠,咱们把他抓住了,是不是还有奖赏啊”……四周都充斥的各种不堪的话,所有人都发出放浪的笑声,如一把把刀,毫无预兆的向许无忧袭来,许无忧只觉自己的世界快要塌了,浓浓的火光中,印着的是许无忧一张苍白而无血色的脸。

        程默桑跑的有些急促,一不小心掉到了一个深坑里,程默桑的意识开始有些模糊了,“不行,我不能睡着了,阿忧还等着我去救她。”程默桑拼命地想向上爬去,却没想到这个深坑旁边只长了一棵树,树很小,有些承受不了程默桑的体重,深坑的旁边就是一处悬崖,程默桑正挣扎着往上爬,只听“吱”一声,树断了,程默桑也因此滚下了悬崖,悬崖似乎不是很高,但程默桑的头不小心撞上了一块顽石,受的伤很重,程默桑总是强迫自己清醒过来,但最终还是昏了过去,昏迷前程默桑唯一的念头就是“我要救阿桑。”石头旁边,是顺着程默桑的额头留下来的鲜血,明明因为是黑夜,光线很暗,看不到血迹,可是周围似乎却有着一股浓烈的血腥气……

        侍卫们很快就将抓到的许无忧送到了上官翊海的面前,许无忧的衣衫有些凌乱,有些地方还有刮痕,显然是在逃跑的时候被树枝刮到的,许无忧被送到上官翊海面前时,一双眼睛空洞无神,并没有注意站在自己身边的上官翊海,上官翊海并没有因为许无忧的无视而生气,只是对着许无忧暧昧的笑,一双眼有着说不出的邪魅。

        上官翊海微笑着对侍卫们说道:“这次你们做的很好,本王很满意,肖樊,带他们下去领赏吧。”侍卫们千恩万谢一番后才随肖樊离开。

        上官翊海邪邪一笑,慢慢走近许无忧,印入许无忧眼底的首先是一双镶着金丝线的鞋,很华贵的样子,上官翊海微微屈膝蹲下,修长的手捏住许无忧的下颚,迫使许无忧向上官翊海看去,上官翊海的手劲很大,许无忧被捏的生疼,仿佛下颚要碎了,钻心的疼,许无忧也只是蹙了蹙眉,并没有吭一声,一双眸子紧紧地盯着上官翊海,似乎想要将上官翊海生吞活剥一样,上官翊海看到许无忧有些仇视的眼睛,又邪邪一笑,渐渐放松手劲,微笑的说道:“小野猫,都被本王捉住了,竟然还这么倔,不过,本王很喜欢,这样,这场游戏才有意义。”上官翊海说着还抬起手抚了抚许无忧的头发,怜惜的说道:“瞧你,怎么弄得这么脏了,本王都差点认不出你了。”许无忧很讨厌上官翊海的触碰,微微别开了头。掌心下突然一空,上官翊海心中有些不悦,但他并未表现出来,慢慢地起身,上官翊海低语道:“看来你这只小野猫性子还真的很野,没事,本王会让你变家的,本王还是很有耐心的。”遂转身向门外叫道:“来人啦,将许公子给本王带下去,先好好梳洗一番,记住,给本王看好了,小心他给本王跑了,他可是比你们这群笨猪聪明多了。”

        侍卫们听到上官翊海吩咐,忙赶了进来。

        许无忧气愤的说道:“狗官,要杀要剐就赶紧快点,这么做有什么意思。”

        上官翊海盯着自己的手,那是一双很白净的手,向女子的手一样,保养得很好,上官翊海一边亲抚着自己的手,很爱惜的样子,一边慢悠悠的说道:“本王怎么舍得杀了你呢?心疼还来不及呀。”

        余钟山此时也赶了来,谄媚的站在上官翊海的身边。

        许无忧:“呸,谁稀罕……”许无忧还没说完,就被余钟山打了一巴掌,很响,许无忧一张白净的脸上立刻布上了一个五指印,余钟山打完还说道:“没眼色的东西,郡王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你倒好,不知道珍惜,反而如此不敬”,一边又揣度上官翊海的意思,谁知上官翊海竟变了神色,上官翊海看到余钟山教训许无忧很是生气,大声斥责道:“这是本王的人,教不教训也是由本王说了算,什么时候轮到你在本王面前指手画脚。”余钟山看到上官翊海神色变了,早已吓得不行,此刻又听上官翊海这么说,连忙慌慌张张的跪下,“小人该死,小人这就找大夫来瞧瞧。”上官翊海:“那还不快去,傻呆在这里干什么?”,余钟山连忙起身往外走去,去找人唤大夫来。许无忧从始至终一直都冷眼看着这一切。

        客房里,侍女们很快就准备好了可以沐浴的水,很多天没有好好清洗了,身上有些许难闻的气息,许无忧也有些无法忍受,面对准备好的水也没有推诿什么,只是想到自己的女儿身,只怕这件事要是被知道了,自己更不好过,遂对侍女们吩咐道:“你们都先出去吧,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侍女们一个个都有些犹豫,你看看你,我看看我,不敢离去,许无忧知道她们是怕自己跑了,到时遭殃的是她们自己,都是无辜的人,许无忧有些不忍,遂说道:“你们放心吧,我不会逃的,就算是想逃,这府上这么多人,我也逃不掉。”侍女们犹豫了一会才慢吞吞的走了出去。

        房间里终于安静了下来,空荡荡的房间只剩下许无忧一个人,许无忧压下心中的不安这才准备沐浴起来,一边思考着一个可以安全逃出去的办法。

        这一边,程默桑因为摔下了悬崖,失了很多血,一直都未清醒过来,程府的人找到程默桑的时候,程默桑的气息已经很微弱了,何凤华伤心地哭了很久,匆忙找来大夫为程默桑医治,整整七天,程默桑都一直昏睡着,没有清醒的迹象,何凤华也呆在程默桑的榻边照顾了程默桑整整七天,也就是这睡过去的七天,程默桑错过了与许无忧见面的最后机会,也遗忘了自己曾经许下的誓言。

        ------题外话------

        哇哇……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298/181033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