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陛下你死定了 > 第四十七章 惊心

第四十七章 惊心

        大夫很快来到府上为林若素做了症治,轩辕景飞也等在了外间,看到大夫出来这才问道:“大夫,怎么样了?”

        “哦,这位夫人只是有些撞伤,没有大碍,多敷几天药就好了,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这位夫人似乎有喜了,已经快两个月了,情绪不易太激动,也受不得打击,在下先为这位夫人开点安胎药,以后切忌大焦大燥。”

        林若素竟然怀了自己的孩子,这是轩辕景飞怎么也想不到的,心中有些惊喜,快两个月了,那便是林若素回京城的那一次吧,真好。

        轩辕景飞在这里兀自高兴,却不想林若素刚刚醒来正好听到了这个消息直觉如遭雷劈,老天怎么就这样残忍,自己竟然怀了轩辕景飞的孩子,老天真是讽刺呀,自己怎么就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呢?只因为自己这些天一直将心安在别的事上吗?

        轩辕景飞听到屋子里的响声时连忙赶到了屋内,“素素,你怎么了?”

        “不要叫我素素,我讨厌这个名字。孩子,我也讨厌,和你有关的一切我都讨厌。”轩辕景飞怒了,抬起眼睛看林若素却发现林若素的眼中充斥的全都是恨意,那样深那样浓。这一刻,轩辕景飞有些痛恨自己,为什么要让林若素知道真相呢?明明这些都是自己设计好的,可是,现在自己的心真的好痛呀。这个孩子,自己真的很盼望能够看到呀,这还是自己第一次盼望的孩子,这么多年,从没有什么事可以让自己这样开心,也是因为孩子的娘亲吧。为什么自己之前就要做错呢?

        轩辕景飞压抑下心中的苦涩对林若素说道:“素素,你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吧,我知道你讨厌这个孩子,所以作为交换条件,我答应你放出程默桑,我也不会再来找你,另外,孩子生下来之后你交给我就可以了,我放你自由,从今以后,你我两不相见,两不相认。”

        “你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愿意放了阿桑?”

        “真的,我说话算话。”

        “好,我答应你,不过,我希望你现在就将阿桑放了。”

        “好。”

        “你什么时候送我离开这儿,我不想呆在京城。”

        “等你亲眼看程默桑出来之后我便安排吧,不然你不安心。”

        这次,林若素再也没说什么。

        原来只要是为了救程默桑,你什么都愿意做,连自由你都不稀罕,你在乎的从头到尾都只是程默桑一人而已。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心,奈何已经晚了。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红泪偷垂,满眼春风百事非。情知此后来无计,强说欢期。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

        翌日,轩辕景飞便寻了一个借口将程默桑放了出来,为了让林若素安心,轩辕景飞将林若素带了出来。

        “素素,你不去和他说两句话吗?”

        “不了,相见不如不见。”

        林若素就这样站在拐角处亲眼看着程默桑渐渐远去,最终不留一丝痕迹。岁月易逝,这么些年的相知相处,恍惚之间,竟真只是南柯一梦。

        再后来,林若素便过起了与世隔绝的生活,唯一伤心的一件事便是听到了晞月的死讯,那日之后,自己到处寻晞月不得,到处打听才知道是上官翊海将晞月给带走了,急急忙忙的求轩辕景飞去上官翊海的府上寻人,结果,寻回来的只是晞月早已发凉的尸体,那一刻,林若素哭的肝肠寸断,那个一心一意对自己好的人竟然就这样间接地被自己害死了,而这一切,所有的来源都是上官翊海,心中的恨意如海浪般波涛汹涌,沉寂了这么多年的心终于勃发了出来,恨,没有比这更直接的念想了。

        林若素知道上官翊海正在到处找自己,而自己被轩辕景飞给藏起来了,这里有不少轩辕景飞的人监视着自己,所以想要见到上官翊海很不容易,让总会想出一个好办法。

        林若素以需要多散散步有利于孩子健康的理由总拉着喜儿出去,趁着喜儿不注意的时候,林若素总会不留痕迹的落下一些东西,林若素相信凭着上官翊海对轩辕景飞的了解,上官翊海很快就会找到这些人,再顺着自己留下的线索找到自己,林若素的心开始激动了,自己正在酝酿一场计划,一场杀了上官翊海的计划,林若素特地准备了一把锋利的匕首时时刻刻的藏在身上。

        上官翊海的确不负众望,很快就找到了林若素。

        “我已经等你好久了。”

        “你早知道我会来?”

        “当然,以你对轩辕景飞的在乎,而他却将我藏了起来,你会嫉妒,会痛恨,那么你就一定会想办法找到我然后除掉我,也不枉我给你留了那么多的线索。”林若素的声音很是镇定。

        “是,我的确恨,当年他眼中看到的就只有我,他唯一欣赏我的地方便是我的琴艺,可是,这一切全都被你给毁了,你让我再也不能在他的面前弹琴,我更恨的是,明明他设计好了一切想要惩罚你,为什么他就对你动心了呢?难道就因为你是女人嘛?为什么男人就不能喜欢男人,为什么他就那样害怕我会伤害你,竟然将你藏了起来,都是因为你,他竟然冷淡我,他从来都没有对我说过重话的,所以,我就在想,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你该多好,我真没想到你竟然想找我,那么,你这么着急的找来我,你不害怕我了吗?”

        “怕?若是怕,我就不会这么做了,我现在只想杀了你。”林若素说着就拿出袖中的匕首向上官翊海刺去,林若素是发了狠的,这般莽撞连上官翊海都承受不住,两个人很快的就就打在了一起。

        屋子里散发出浓重的血腥气息,而林若素仍然和上官翊海扭打着,林若素的头发早就已经被扯乱了,而上官翊海的衣襟也变得肮脏不堪。无意间撞倒了案边的蜡烛,隔得近的帘子砰的燃了起来,不时发出滋滋的声响。

        程默桑自被放出来后就急急忙忙的赶回了瀛凉城,心急的赶到畅春园时只看到早已被封锁屋门,平日热闹非凡的地方如今竟然变得萧索不堪,程默桑到处询问有没有人知道林若素的消息,可仍旧是一无所获,程默桑想素素会不会是到京城去救自己呢?这样想着,程默桑又匆忙往京城赶去,可是,素素会去找谁帮忙呢?轩辕逸枫不在身边,三皇子早已被幽静,那么剩下的也只有太子了,从这次的事来看,是上官翊海有意的要针对自己,联想到上一次的惊险,二皇子无罪释放,三皇子被幽静,那么,真正受益的便是太子,素素的确找人就自己了的,可是又有谁可以说动宛帝重审那一案件呢?也只有太子,程默桑心中一个激灵,所有的一切都变得豁然开朗起来,那次的案子后来由太子负责,太子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为对手,怎么会突然就放出自己呢,而二皇子出来的条件便是远离朝堂,婗紫曦又是素素的好朋友,所以,一切都变得清明起来,那便是素素求了太子放过自己,可是素素是什么时候认识太子的呢?为什么自己竟然一点也不知道,那么,这一次自己成功出狱也是因为素素去求过轩辕景飞吧。

        程默桑猜到素素可能和轩辕景飞认识之后很想再见素素一面,于是,程默桑便来到了轩辕景飞的府上说出了自己的目的,轩辕景飞也同意了,虽然林若素曾说过相见不如不见,但轩辕景飞猜想林若素绝对是想再见程默桑一面的。

        轩辕景飞带着程默桑来见林若素的那一天是和上官翊海找到林若素的时间是同一天。

        想到马上就要见到林若素,程默桑的心中难免激动,可是看到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屋子时,却只看到隐隐约约的火光,这一刻,程默桑的心中开始泛着浓烈的不安,和轩辕景飞对视一眼,才发现轩辕景飞的眼眸中也透着慌乱,两人默契的加快了马鞭向前奔去。

        程默桑和轩辕景飞赶到的时候首先看到的就是遍布的尸体,是自己留下来保护林若素的人和上官翊海的人打了起来,上官翊海身边的人轩辕景飞是认识的,那么,林若素和上官翊海一样还再屋内,火势越来越大,整个屋子眼看着就要瘫倒,漫天的火一直蔓延到了程默桑的心底,那么可怕,程默桑似乎经历过这样的画面,脑海中残存的除了火还是火,生生的绞着脑袋,生疼生疼的,越来越熟悉的画面跃然跳跃在自己的脑海中,那是很多年前的大火呀,“阿忧,你不要去,你一定要忍着,只有你活下来了,汐姨才会心安。”阿忧,阿忧,原来我竟然忘了你这么多年,阿忧,我怎么就这样不守承诺,我怎么可以让你也置身火海之中呢,“不!”程默桑怒吼着向屋子里冲去,轩辕景飞也连忙吩咐侍从们灭火,自己也随着程默桑冲了进去。

        屋子里浓烟四起,很是呛人,程默桑却仍算是不管不顾,只是一个劲的到处寻找林若素,当程默桑看到和上官翊海扭打在一起的林若素时心中终于安了一点,阿忧,我终于找到你了,程默桑快步上前,和着心中对上官翊海的恨意一脚将上官翊海踢飞,上官翊海的身子一下子撞在了案边的犄角上,程默桑慌忙跑去将许无忧抱起来,刚抱到怀里程默桑便感觉自己的手中竟是一片湿热之一,抬起手一看,原来自己的手上布满了许无忧身上的鲜血,程默桑往林若素的衣襟下一看,那血仍在顺着许无忧的大腿源源不断的往外流着,“阿忧,阿忧,你怎么呢?你不要吓我……”

        轩辕景飞跟进来时就看到程默桑抱着早已昏过去的林若素兀自伤心,林若素的衣襟红的吓人,连程默桑的衣襟都被染红了,在这样下去,那里是救人,分明是求死,轩辕景飞再也忍不住的对程默桑说道:“程默桑,你还不快点将素素带出去止血,你这样光伤心有什么用。”

        “对,阿忧,你等着,我这就带你出去,阿忧,你的阿桑这就带你出去,你一定会好好的。”

        可是,没有什么话会对程默桑刚刚的话做出回答。

        轩辕景飞很快发现了昏倒在犄角旁边的上官翊海,上官翊海似乎没受什么严重的伤,只是胸口处有些血迹,似乎是被匕首所伤,伤口并不深,也没有刺中要害,轩辕景飞便没有多放在心上,只是随着程默桑的后面将上官翊海也带了出去,现在,轩辕景飞更关心的是林若素,林若素流了那么多的血,身体又那样虚弱,也不知道撑不撑得下去。

        刚从火海中走出来,轩辕景飞便对程默桑说道:“你带她走吧,离开这里,远远的,这里只是她的伤心地。”

        林若素也是在这时惊醒了过来,程默桑慌忙的说道:“阿忧,我来了,你不要着急,我这就带你去找大夫。”程默桑说完就赶紧往镇子上的医堂奔去。

        刚跑了一阵,程默桑便累的不行,刚刚在火海里找林若素浪费了不少体力,林若素正准备说话阻止程默桑,可是喉间一股腥甜感,随即就吐出来一口鲜血,程默桑吓了一跳,只喃喃道:“阿忧,阿忧……?”

        许无忧让程默桑停了下来,这才挣扎着摸上程默桑的脸,“阿桑,你记起来呢?”

        “是,我记起来了,都记起来了,都是我的错,我怎么到现在才想起来。”

        “阿桑,不关你的事,我本来以为你再也不会记起来的,可是,你怎么就现在给记起来了呢?”

        “阿忧,对不起,我来晚了。”

        “不晚了,阿桑,你让我见了你最后一面。”

        程默桑听到许无忧这样说呜呜的哭了起来,“是我,都是我,要不是我来迟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是我,就是因为我说话不算数,没有及时来救你,阿忧……”

        可是,许无忧终究因为失血太多离去了,程默桑眼睁睁的看着许无忧刚刚还在摸着自己脸的手慢慢地掉了下去,清清白白的感觉到了许无忧身上的温度在自己的怀中不断变凉……

        “不!”是谁的怒吼惊飞了树上的鸟雀,是谁的悲伤让这一片天际都沉落,是谁的叹息诉说着无尽的忧伤,又是谁的哭泣寒了这一片天地。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298/181033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