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陛下你死定了 > 第五十四章 师傅??

第五十四章 师傅??

        这日,天气正好,洛嫣然早早的起来叫上君悦带上洛弑天许给自己的两个侍卫出去了。

        丞相府外的空气真好呀,洛嫣然这样想着,听说京城郊外有一处梨花林,这两天正好开了,洛嫣然想那一定很美,所以就想去看看,洛嫣然一路上只顾着开心却不知道自自己出府后,自己就被一群杀手给盯住了。

        去梨花林的时候会超过一条小道,这条小道上人烟稀少,很容易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洛嫣然很庆幸自己出来时听了洛弑天的话多带了两个人,这样自己的安全多少会有些保障,不管自己到底是否会遇到危险,以防万一总是好的。

        正走到小道的深处,洛嫣然等人感觉到一股浓烈的杀气袭来,跟在洛嫣然身后的侍卫连忙说道:“不好,有危险,保护好小姐。”

        紧接着洛嫣然就看到了一群黑衣人朝自己袭来,重生后的自己从没有到外面玩,认识的人也少,几乎没有什么仇人,那么会有谁想要取自己的命呢?自己真正有仇的人就是丞相府里的,那么这么说这些人是府里的人找来的,看来这些人还真是着急呀,就这样急着除掉自己,君悦此时早已吓得不行,洛嫣然敛了敛眉,不行,自己千万不能服软,君悦现在已经吓得不行,若是自己也退缩的话,那君悦的信心就会越低,所以洛嫣然一直都很镇定,从身上取出防身的药粉。虽然很少,但多少起一点作用,将手中的药粉一扔,被药粉沾到的人马上疼痛不已,但是黑衣人的势力显然很大,洛弑天派来保护自己的侍卫很快就撑不下去了,最终都倒下了,那群黑衣人俱都朝洛嫣然走来,眼见洛嫣然的处境越来越险,正是千斤一发之际,树顶上响起了一个声音:“怎么这么吵?都吵到本公子休息了。”洛嫣然抬头一看就看到一个一身玄衣的少年正闲适地坐在树上,显然已经看了很久的戏了,洛嫣然没有搭理这人,既然都看了这么久的戏都没有要帮忙的意思,洛嫣然也没有多指望,洛嫣然看了君悦一眼,坚定地说道:“君悦,不要怕。”君悦点了点头,在洛嫣然的看照下慢慢地也镇定了下来。

        玄衣公子看到树下的女子竟然不搭理自己有些无趣随从树上一跃而下,看来这丫头不相信自己,那么自己多少要表现表现,玄衣公子说着理了理衣袖说道:“你们这群人打扰了在下休息了,在下现在的心情很不好,你们说该怎么办?”

        为首的黑衣人首领说道:“喂,臭小子,这不关你的事,识相的赶快离开,否则我们连你也不留。”

        “哟哟哟,口气真大,若这事在下非要管呢?”

        “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个不客气法。”玄衣公子说着身形一动,只是一阵风一闪,眨眼间,所有的黑衣人都倒下了,洛嫣然惊了,这人的功力真是高深呀,君悦吓傻了,这是人吗?而当事人气定神闲的擦着手,擦完了手之后挑衅的看着洛嫣然,仿佛在说,“看,谁让你刚刚小瞧我。”

        洛嫣然这才抬起头看对面的玄衣男子,男子的面容极为清秀,大概二十上下,一双桃花眼耀耀生辉,洛嫣然看得有些久了,玄衣男子微微一笑,顾盼神飞,“喂,姑娘,虽然在下承认在下长得还不错,但姑娘也不用这样盯着在下呀。”

        洛嫣然微微一笑,没有反驳玄衣男子刚刚说的话,只是陈述道:“公子贵姓?”

        玄衣男子挑了挑眉,“干嘛,你这么想打听我的名字是想干什么,你不会看上本公子了吧?”

        洛嫣然不置可否的一笑,“公子真会说笑。”

        玄衣公子又说道:“对呢?你刚刚撒的那些白粉是什么药?”

        洛嫣然“公子有兴趣想知道?”

        玄衣公子“没兴趣呀,只不过随口问问,唉,真是的,好好地想睡个觉都不成,这下好了,我也没睡好,算了,我也不和你们这些小姑娘计较了,我走啦。”

        “公子请留步。”

        “又有什么事呀?”

        “小女子想请问一下公子可想收一个徒弟?”从玄衣公子刚刚的功夫来看,这个人很高深,洛嫣然早就看中了这个人,此时自然想要将此人留下来,自己一直想要找一个师傅好修习一些可以自我保护的武艺,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了,洛嫣然自然不想放过。

        玄衣公子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洛嫣然问道:“怎么,你想当我的徒弟?”

        洛嫣然很肯定的回答了“是”。

        玄衣公子勾了勾嘴角,“小姑娘你真可爱,就这样想拜一个陌生人为师,要知道我可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件事,”

        洛嫣然淡定的微笑着,“我知道公子是好人。”

        “这世上哪有那么分明的好人与坏人之分,只不过都是个人的想法罢了,你想学武,那你可得想一个办法将我留下来。”

        “公子想要的是什么呢?”

        “你要是有可以留下在下的美食,在下倒愿意停留一段时间。”

        洛嫣然旋即自信的一笑,“公子想要尝美食那找在下是最好不过的。”

        玄衣公子当即就被勾起了兴趣,“你会做?”

        洛嫣然微晃了晃手指,“非也非也,公子可听说过春风楼?”

        “春风楼?在下正是慕名而来,听说春风楼里齐集了天下的名厨,做的美食也是丰富多彩,姑娘既然问了又是何意?”

        洛嫣然眼角闪过一丝算计,“只要公子愿意教我武功,公子可以在春风楼免费享受天下美食。”

        玄衣公子当即一喜,“当真,可是你怎么就这样肯定在下可以免费享用天下美食?”

        洛嫣然嘴角微微勾起,“因为那是我开的店。”

        “你!”玄衣公子震惊了,真有些不敢相信,这样一个小姑娘竟然掌管那样有名的春风楼,“看来你还真是不简单呀,我还真是小看你了,那你既然都这样说了,我便冲着美食的诱惑也要答应你,在下风白晔,不知姑娘……?”

        “在下洛嫣然,咱们可是一言为定了,师傅。”

        “唉,你叫我白晔就可以了,不要叫什么师傅,听起来真不舒服,感觉我好像大你很多似的。”

        洛嫣然微微一笑,“白晔,你也可以叫我嫣然,很高兴认识你。”

        可以说洛嫣然这一次外出虽然遇险了,但收获也很大,误打误撞的找了一个武功高强的师傅呀,真是因祸得福呀,于是,这天洛嫣然也没有心情去梨花园了,连忙带着风白晔来到了春风楼,当然,洛嫣然是不会忘了换上男装的,洛嫣然倒不介意风白晔知道自己的身份,既然已经认了这个人做师傅,那么自己要做的便是信任这个人,只有这样,这个人才会真诚的待你。

        聪慧、机灵、机智、懂得灵机应变,这是风白晔对洛嫣然的第一印象,风白晔就这样留了下来,风白晔漫不经心的过着日子,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叫洛嫣然的女子会那样深深的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当然,这些都是风白晔后来才慢慢明白的。

        洛嫣然和君悦平安回到了丞相府,詹楚楚和洛羽飞听到了这个消息后气的不行。

        詹楚楚的房间内

        “这丫头的命怎么这么大,找了这么多人去处理,竟然都没有成功,真是一群没用的东西,还白白浪费了我那么多的银子。”

        洛羽飞也气愤的说道:“娘亲,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呀?”

        “怎么办?我就不信了,难道她的命是铁打的,这次算她运气好。”詹楚楚似乎又有了新的计策,说着说着脸上泛着狡诈的光,洛羽飞看到自己娘亲这样信誓旦旦的样子脸上也服起了一股诡异的笑,她们两人都不知道现在的两人看起来是怎样的丑陋。

        洛弑天听到这个消息后也是生气不已,“岂有此理,我丞相府的人也敢动,好大的胆子,许明,你快去给我把这件事给我查清楚,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谁有这样大的胆子。”

        许明应道:“是,大人,小人一定尽快查出一个结果。”

        詹楚楚有些怕洛弑天,一直都怕,所以在听到洛弑天说的这番话后脸色都吓得变白了,只在心中祈祷‘千万不要查到是我。’

        三夫人杨淑兰一直以来和詹楚楚的关系也不好,杨淑兰很明显的看到了詹楚楚神色的转变,于是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大姐,你这是怎么呢?老爷让查人,你怎么脸色就变得这样白呢?”

        詹楚楚脸色的突然转变当然是因为心虚,洛嫣然联想到自己的猜测很快就明白这一件事与詹楚楚有关,“哼,詹楚楚,别以为我是好惹的,既然你这样迫不及待的想要除掉我,那我也要给你准备点什么。”想到这里,洛嫣然看向詹楚楚说道:“啊,大姨娘,我今天出去的事只有你看到了,是不是?”

        詹楚楚吓了一跳,慌忙向洛弑天看去,却发现洛弑天一双阴鸷的眼睛盯着自己,詹楚楚当然不敢承认,也吓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只一味的说道,“老爷,不是我,不是我……”

        洛弑天甩了甩袖子,眉峰蹙起,明显气的不轻,“哼,你最好不要让我查出来是你,否则……”否则什么,洛弑天没有明说,但洛弑天的手段詹楚楚是知道的,只怕自己真的不会好过。

        詹楚楚最终颤颤巍巍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想到三夫人詹楚楚就气得不行,今天要不是杨淑兰再加上洛嫣然,老爷怎么会注意到自己,这个仇自己一定要报,詹楚楚一味的把错推到别人的身上,却不知道所有的事都是她自己挑起来的,真正错的其实是她自己。

        相遇异心

        洛嫣然开始了悄悄地学武,在听雨轩动作太大总是容易引起怀疑,于是洛嫣然每天都会抽出两三个时辰去春风楼,而风白晔也早已在春风楼呆的乐不思蜀了。

        这日,洛嫣然照例来到了春风楼,只是今天有些不同因为洛嫣然遇到了‘贵客’,这位贵客不是别人正是轩辕景飞,虽然心中恨着,但洛嫣然清楚地知道自己现在还没有这个实力对抗轩辕景飞,所以现在自己需要做的还会隐忍。

        洛嫣然还来不及掩饰自己的情绪就被发现了,轩辕景飞在洛嫣然一进门时就感觉到一股浓烈的恨意,这种感觉很强烈,自己上次在幕后的寿宴上似乎也遇到过,于是轩辕景飞知道这股恨意针对的是自己,抬起头一看却发现是一个自己不认识的少年,只是那双眼睛里的神色却是轩辕景飞怎么也忘不掉的,那个总是盘旋在自己梦中的带着恨意的眼神,那是属于素素的眼神,轩辕景飞一阵恍惚,是素素回来了么?只有素素会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可是,素素早就已经不在了啊,难道自己又在做梦?轩辕景飞摇了摇头迫使自己清醒过来,再抬起头时眼前只有一个少年路过的背影。轩辕景飞自嘲一笑,原来真的是自己在做梦,这梦还真折磨人呀,即使在梦中,素素也从不愿意温柔的对自己笑一次,有的只有浓烈的化不开的恨,自己真的不值得原谅呀。

        洛嫣然今天学武很用力,剑锋中招招都透着凛冽的杀意,风白晔看不过去了,再这样练下去,洛嫣然怕是要伤害自己了,练剑贵在心平气和,于是,风白晔阻止了洛嫣然,“好了,嫣然,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今天的情绪不太好,你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我教你练剑可不是教你发泄。”

        风白晔的话还是很有说服力的,洛嫣然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松开了手中的剑,只听“叮当”一声剑就掉到了地上,洛嫣然的手上也皴出了血,风白晔无奈的看了洛嫣然一眼,“嫣然呀,你这是要练剑,还是要练命呀?赶快去把伤口包扎一下,我看你今天也累了,走吧。”

        洛嫣然这才回过神来随着风白晔去包扎伤口,还好是初学,用的劲不大,伤口也不严重,上了一些药之后洛嫣然便回到了听雨轩。

        洛嫣然回到听雨轩之后君悦就看到了洛嫣然手中的伤不由有些担心,“小姐,你这是怎么呢?”

        洛嫣然摇了摇头,“没事,只是削苹果时不小心弄伤了,已经上了药,应该没事了。”

        君悦多少还是有些不相信,“呀,小姐,你怎么这样不小心?来我看看。”

        洛嫣然拉起了君悦的手,“好啦,我以后一定会小心的,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哦,对了,最近詹楚楚有什么动作没有?”

        “啊,她现在整日都提心吊胆的,那还有心思再来找我们的麻烦呀。”

        “哼,早该给她们点教训,不然还以为我们好欺负,那杨淑兰也没什么动作吧?”

        “小姐,你说起杨淑兰我还真觉得奇怪,以前她也总是找你的茬,老爷又不见你,那时可被她欺压了不少,可是自从那次你因她被老爷打过一次后,她就安静了好多,也不再找你的麻烦了,你说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呀?”

        洛嫣然冷冷一笑,“杨淑兰还算是个聪明人,不过,再聪明又怎样,我可不会忘记她欺我打我之仇,这些我都要慢慢和她算,君悦,咱们种的花应该都长得够好了吧,到时候就让她第一个享受享受,有些东西可是无色无味,发作起来怕也是痛苦吧,我研究了这么久的毒花,让她做我的第一个试验品,可真是便宜她了。”

        君悦赞赏的一笑,“小姐,你真聪明,看谁以后还敢欺负我们。”洛嫣然眼底的光芒一闪而过,“是呀,君悦,以后我也决不允许有人欺负你。”

        正是春意浓浓的时节,京城内到处都弥散着欢乐的气息,然而在雅园内,到处都弥散着一股悲伤地气氛,此时的轩辕景飞正坐在阁楼上听琴,弹琴的是一个长相还算清丽的女子,可是,轩辕景飞越往后听,眉峰就蹙的越紧,不是这个声调,不是这种感觉,谁都弹不出素素琴中的那种意境,终究不是同一个人呀,轩辕景飞无奈的挥了挥手,“好了,你下去吧,本殿下累了,不想再听了。”

        倩素行了礼扶了扶身下去了,走的时候还不时回头瞅瞅轩辕景飞,可惜轩辕景飞看都不看倩素一眼,倩素幽深的美眸中不觉有些失落,轩辕景飞特意找人教自己弹琴,也时常会让自己弹琴给他听,可是每次轩辕景飞总是心不在焉,甚至每次刚听一会儿就嫌烦。

        轩辕景飞独自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原处,微风拂来,阵阵幽香轻浮在鼻尖,轩辕景飞不由抬头看向亭外,幽静的湖上莲叶正在随风飘摆,那绿就如记忆中某人的眼,那样幽深,怪不得让人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想要沉溺进去。仍记得素素离开的那样,那样原本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断了高飞的线,那漫天的黄叶后映着的就是她苍白的容颜,那漫天的火就是绵延在她心中无尽的恨,生生的折磨着自己。

        又是梨花始盛开,花香遍布,念故人,故人早已不在,花开花落,谁解其忧?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298/181033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