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陛下你死定了 > 第五十六章 惩罚她们

第五十六章 惩罚她们

        第二日,洛嫣然想着也应该让那些人认识一下君悦,这样,君悦的安全也多一些保障,于是,洛嫣然唤来了君悦将自己身上所佩戴的一块玉佩取下来递给了君悦然后对君悦说道:“君悦,等一会你悄悄去一趟城西,记住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然后你去找一家叫做司月轩的铺子,你将这块玉佩交给司月轩的老板告诉她我有事找他就知道怎么做了。”

        君悦接过洛嫣然手中的玉佩,察觉到洛嫣然语气中的慎重,君悦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玉佩向洛嫣然问道:“小姐,你这样神神秘秘的干什么。”

        “没什么,你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就是了,我想让你见一些该见的人。”君悦看洛嫣然不欲多说又神情浓重不由得也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在确定的确没人注意的时候这才按照罗嫣然的吩咐悄悄地去了洛嫣然所说的司月轩。

        司月轩是一家卖古董的小店,里面有着各种各样的青铜小器,样样都做工精细年代久远,君悦一进司月轩就被这种浓厚的古代气息迷住了,这是,司月轩的小厮上前来问道:“姑娘,你可是有什么需要?”

        君悦这才从迷恋的神色中反应过来,有些干巴巴的说道:“不是,我想找你家老板。”

        “那姑娘你稍等一下,我这就去通知老板。”

        小厮所说的老板很快就来了,是一个很年轻的男子,眉宇间都透着一种无人敢接近的冷气,一看就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连说话都冷冷的,没有一丝温度,“姑娘,你有什么需要。”

        君悦被这种气势吓着了,吞吞吐吐半天才说道:“我…我…我家小姐找你。”

        男子微敛了一下眉,神情看起来更是严肃,“你家小姐?”

        “嗯,这是我家小姐让我交给你的,她说你看到之后就会懂的。”君悦说着将洛嫣然佩戴的玉佩递给了对面神情冷淡的男子。

        男子看到后似乎真的明白了,“回去告诉你家小姐,属下今晚就会前来。”

        “属下?”君悦惊了“你怎么是小姐的属下,这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呀。”

        对面的男子还是千年不变的冷淡,也没有对君悦的问题进行解答,再告诉君悦那番话后就不顾傻傻发愣的君悦径自离开了,于是,君悦更不淡定了,几乎是带着疑惑和不解回到了听雨轩,回到听雨轩之后,这个好奇的孩子便向洛嫣然问道:“小姐,那个司月轩的冰脸是谁呀?他怎么叫你属下呀?”

        洛嫣然看着君悦的傻样微微笑了笑,“冰脸,确实有些冰,鬼丫头,竟会起绰号,他的确是我的属下,有些事你还不知道,以后我会慢慢告诉你的,我今天让你去找他也是为了让他认识你,以后你也是他的保护对象。”

        “保护对象?小姐,你真神,哪里找的这样一个人呀?”

        “呵呵,他是我救的人,后来随着我找的人学了一身的好武艺,现在就留在京城以便随时和我联络。”

        “小姐,那这么说,你以后有了保护你的人大夫人她们可不敢在欺负你了。”

        君悦简单单纯的只为洛嫣然着想的心深深的感动着洛嫣然,那个傻丫头,什么时候都想着要让自己不受欺负,“君悦,不单单是我,以后我也不允许她们欺负你,我希望你抬起头来做人,你知道吗?没有人是生下来就低人一等的。”

        君悦也感动了,自家小姐永远那样善良,永远对自己那样好,小姑娘感动着哭了,“小姐,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是夜,洛嫣然坐在听雨轩的亭子内等着楠瑾,一身清冷的楠瑾出现在洛嫣然面前之后,洛嫣然微微笑了笑,“阿瑾,你来了,坐吧,这是我让君悦刚泡的茶,趁热喝一点,瞧你,一身的冷气。”

        楠瑾对洛嫣然的话向来是惟命是从的,于是随意坐下接过洛嫣然手中的茶举手喝了,楠瑾当即感觉到身体里续了一丝暖意,“主子,是有什么吩咐吗?”

        “找几个武功底子好的人来保护我和君悦,我不想我们处在危险的境况下。另外,将这府里的大夫人和大小姐抓起来,这两人的行为已经严重的超过了我的界限,我很想轻自教训一下她们。”

        “是,属下这就去办。”楠瑾说完纵身一跃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一切都已沉浸在这夜色之中,洛嫣然却面对着这样一片暗色在摇摇晃晃的烛光下独自沉思着,‘现在的我终于有能力可以自我保护了,可是,我想保护的人都不在了,那么,在我重生的这一世,我想保护的人,我一定要好好保护。’

        第二日,看到隐身站在自己身后的楠瑾,洛嫣然问道:“阿瑾,你怎么在这里,我不是让你找其他的人吗?”

        楠瑾的神情还是没有一丝波澜,“主子,其他的人属下也不放心,刚好属下没事,你就让属下呆在你身边吧。”

        “这样也好,对了,我让抓的人都抓了没。”

        “已经抓了,正关在司月轩的地牢里。”

        洛嫣然赞赏的点了点头,“嗯,办得很好,先饿她们几天,我过几天再去看他们,上官翊海的行踪你们查到没有?”

        楠瑾摇了摇头,“还没有,轩辕景飞似乎把他藏得很好,与他有关的消息全都被垄断了,现在再也没有人会提起他,就连他府上的人也都毫无踪迹了,属下怀疑这些人应该都已经被灭口了。”

        “唉,看来我们还是低估了轩辕景飞的能力了,竟然将一个人藏得这样好,继续查,我就不信我们一点信息都查不出来,有没有听过他已经死了的消息?”

        “没有,只听说上官翊海虽然遭遇了一场火灾,但人并没有死,被轩辕景飞救了之后救一无所踪了,属下也曾多次暗中跟踪轩辕景飞,但轩辕景飞很少外出,几乎都呆在雅园内,属下也委实不知他到底将人藏在哪里,怎么也不见去看一看?”

        “会不会就藏在雅园内?”

        “属下因为这样想过,所以曾暗暗乔装出入过雅园,整个雅园的设计都在属下的掌控之中,根本就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藏人。”

        “看来,我们要多废些心思了,轩辕景飞心思深沉,武功也深不可测,你们还是不要多追踪这人,以免打草惊蛇。”

        “是,属下知道了。”

        三日后,司月轩地下牢房

        詹楚楚和洛嫣然莫名其妙的就被人给抓了,而且抓到这里之后一直都不见人前来,两三天没有吃东西,两人早已是饿得不行,恍恍惚惚中两人听到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两人心中微燃起了一丝希望,有人来了,睁开有些发涩的眼睛,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的人竟然是洛嫣然,洛嫣然一身整洁,纤尘不染,与詹楚楚和洛羽飞的狼狈简直不能相比。

        洛嫣然温和的说道:“大姨娘,大姐姐,你们饿了没?嫣然给你们带吃的来了。”明明是温和的声音,但詹楚楚和洛羽飞心中都生出来一丝恐惧感。两人早已饿的不行,此时看到洛嫣然手中端着的饭都费力的想要扑上去。

        谁知洛嫣然轻巧一绕便闪开了然后用温和的不能再温和的声音说道:“大姨娘,大姐姐,嫣然只带了一份饭,你们说应该留给谁吃呢?”

        詹楚楚毫不犹豫的说道:“当然是给我。”

        洛羽飞当即脸色变了“娘亲。”

        洛嫣然不禁讽刺道:“大姨娘呀,大姐姐可是你的女儿呀,你平时那样疼她,怎么就不愿意将这顿饭让给她呢?”

        詹楚楚神色一变:“你这个该死的丫头,少在这里挑拨我和我女儿的关系,老爷要是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一定会惩罚你。”

        洛嫣然不置可否的一笑:“是吗?我既然敢抓就有理由,不然这么多天了,怎么没有见丞相府的人来找人呢?大姨娘呀,我可是给你们找了一个好借口呀,我说你们母女两为了我们丞相府去祈福去了,很是需要一段时间,归期未定,这段时间不能被打扰,大姨娘,你说我这个借口好吗?”

        詹楚楚气的直发抖“你!”

        “我怎么呢?我这样费尽心思的为你们想好了理由,对了,大姨娘,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将你们抓起来吗?你们的所作所为可是让我很是生气呀,我几次的放过你们,谁知你们竟然还得寸进尺,既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大姨娘,大姐姐,知道我今天来是干什么的吗?”

        “我呢,最看不惯的就是有人在我身后动手动脚的,大姨娘,我想你也不喜欢这样的人吧,你说我若是抓到这样的人,我该怎样惩罚她们呢?这样她们才不敢在畏畏缩缩的?”洛嫣然慢幽幽的说着,看似是在询问,其实只有詹楚楚听得懂洛嫣然话中的意思,于是,詹楚楚吓得整个人不停地发抖,那些抓自己的人,自己是记得的,一个个的看起来都是充满了杀气,詹楚楚的心中渗满了浓烈的不安,难道自已真的要就这样败倒在洛嫣然的手上吗?不,她不服,“你想杀了我们,你难道不怕老爷见步到我们会怀疑吗?”

        “呵呵,看大姨娘说的,嫣然没有要杀了你们的意思呀,嫣然只是觉得做错事的人总该受些惩罚,你说,我若是在你们两人之间只放一人出去,你要怎样选择呢?你愿意把这个宝贵的机会让给你心爱的女儿吗?”

        洛嫣然接着又向洛羽飞问到:“大姐姐呢?你要怎样选择?”

        谁知洛嫣然刚说完,这母女两就瞅到了机会,听说可以出去具都希望可以出去的是自已,哪里还管对方的死活,什么母子,到了利益冲突的时候依然会选择舍弃对方,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自己的娘亲(此处指的是艺汐)更爱自己的了,那才是最伟大的娘亲,可惜自己的娘亲终究去了,洛嫣然怎么也无法忘记艺汐的死,这一切都是上官翊海造成的,无论你躲在哪里,我终有一日会将你揪出来。

        洛嫣然冷着声音说道:“看来你们的关系也不好那么融洽呀,我想你们是不是需要好好商量一下,那我先给你们一点时间伤量一下,来人啦,去准备点饭才,我想大姨娘和大姐姐应该都饿了,可别事情还没伤量出来人就倒下了。”

        就有侍从听了洛嫣然的吩咐下去了,很快就带上了一些饭菜,饭菜很简单,这是詹楚楚和洛羽飞在丞相府都不曾吃过的,可这时,饿的不行的两人哪里还管的上其它的,慌忙夺过大口的吃了起来,哪里还有贵妇人和大家闺秀的样子,洛嫣然微微冷笑,这还只是开始呢。

        洛嫣然再进来的时候詹楚楚和洛羽飞两人已经将饭菜吃的一丝不剩,洛嫣然看着两人很随意的问道:“怎么样?你们伤量好了没?”

        谁知这两人的答案还是没变,都是想自已出去,詹楚楚大声喝道:“我是你娘亲,你应该孝顺我,怎么可以只想到你自己?”

        洛羽飞亦是反驳道:“娘亲呀,我还这样年轻,我还没嫁人,我不甘心就这样死了,娘亲你都享受了这么多年的好日子了,现在你应该把机会让给我。”

        母女两人就这样争执不休,哪里像对母女,洛嫣然打断两人说道:“看来你们还没商量好,这样吧,我们来抽签,这个方法多好的,谁运气好谁就能出去。”

        抽签的结果是詹楚楚赢了,于是詹楚楚显然松了一口气,哪里记得自已还有个女儿,可是,詹楚楚还在沾沾自喜的时候,洛嫣然拿了一颗药丸递给了詹楚楚:“吃下去,这是你出去的条件,可别出去之后又干些我不喜欢的事,这可是我特意为你研制的。”

        詹楚楚犹疑了:“这……”

        洛嫣然的话不容置疑,“吃下去,不然我怎么敢放你出去?我可不想做毫无准备的工作,谁知道你出去之后会说什么我不想听的话?”

        詹楚楚连忙说:“我保证不会乱说的。”

        “你的保证有什么用,我还是喜欢实际点的,记住每月的十五来这里,我会定期让让人给你解药,还有,我想你应该也来看看你的女儿吧,她可是在代你也多受了一份过呀。”洛嫣然说着看向了洛羽飞:“大姐姐,你说是不是呀?来人啦,送大姨娘出去,还有大姐姐的刑法是不是也要开始了,这身娇肉嫩的,可真舍不得打重了呀,你们可得轻点。”

        “啊……娘亲,你一定要来救我呀……”屋子里顿时传出惨叫声,詹楚楚脸上又是心疼又是庆幸自己没有受这些折磨,几乎是在忐忑中,詹楚楚被悄然送回了丞相府。

        楠瑾看到沉思中的洛嫣然不解的问道:“主子,你为什么要放詹楚楚离开?”

        “丞相府里还有一个不知跟底的四夫人,留着大夫人与她斗斗,也省的这些人将注意力留在我身上,再说了,这大夫人留在府上,以她的性子,府上够消停吗?而我呢?就是希望这个府乱起来,洛弑天这人不简单,他突然关注我总让我觉得别有用心,可是我现在还弄不清他的意图,都这么久了,他可是一点都没表现出来,只是一味的对我好,我觉得越是这样喔就越得小心。”

        “那洛羽飞现在怎么办?”

        “先养着吧,总得让詹楚楚畏惧我们,再说,有个东西牵制着詹楚楚总是好的,再怎样说,洛羽飞也是她的女儿,她应该再怎样贪生怕死也不会置自己女儿的生死于不顾。”

        “主子,还是你想的周到。”

        “嗯,天也不早了,咱们也回去吧。”

        詹楚楚回到丞相府后的前几天斗不曾出院门,对外称是生病了,只有洛嫣然知道詹楚楚心中怕是还想着洛羽飞吧,多少是有些愧疚之意的。

        “君悦,你去前院打听一下杨淑兰的消息,这么些天了,她该是熬不住了吧,这个丞相府最近可真安静啊,安静的我都有些不习惯了。”

        “小姐,那都是她们该受的,也怪她们心太坏了,我这就去前院打听打听。”

        君悦不一会就回来了,“小姐,我看那三夫人是活不过今晚了。”

        “是吗?那洛弑天呢?”

        “老爷一早就出去了,听说这些天都没去看过三夫人,三夫人都变得不成人样了。”

        “唉,真可怜,那么受宠的一个人,结果到了最后关都不关心一下,只是那么可有可无的一个,君悦,走,我们去看看这可怜人。”

        东院胧翠居杨淑兰厢房

        洛嫣然慢慢走进胧翠居冷眼看着在床上虚弱的躺着的样淑兰对杨淑兰的侍女吩咐道:“小翠,你先出去吧,我有些话想和三姨娘说。”

        “是”小翠应着下去了,小翠和杨淑兰的感情并不深,杨淑兰平时待人刻薄,没有多少下人愿意伺候杨淑兰,字杨淑兰病倒后,杨淑兰也试宠了,胧翠居也变得冷冷清清,小翠是唯一一个还呆在杨淑兰身边的人。

        小翠离开后,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只听到杨淑兰微弱的呼吸声。

        洛嫣然随意的靠在榻边的躺椅上坐下,微微带笑的瞅着杨淑兰,没有说话,其实,洛嫣然的眼中是不带一丝笑意的。

        杨淑兰乘着虚弱的身子语气不善的问道:“你来干什么?”显然不欢迎洛嫣然的到来。

        洛嫣然也不在意杨淑兰的不善巧笑言兮的说道:“瞧三姨娘这话说的,嫣然只是关心三姨娘,听说三姨娘病了好些天所以才来看看。”

        “哼,你能有什么好心,是不是来看我的笑话?”

        “三姨娘要这么想嫣然,嫣然也是无话可说,呀,三姨娘都病成这个样子了,父亲怎么也不陪着三姨娘,也怪这翠胧居这么安静的,是不是父亲想让三姨娘静养啊?”

        “你……看来你就是过来笑话我的,那个女人的女儿能有什么好心。”

        “那个女人?三姨娘您说话也真是不知分寸,别忘了她也是洛弑天的人。”洛嫣然生气了,既然自己占用了这副身体,这也就意味着自己也算是二夫人的女儿,二夫人的死必定有蹊跷,洛嫣然怎会不懂,该弄清楚的总会有弄清楚的那天。

        “哼,就是那个该死的女人突然的到来将这丞相府一切局面都打破了,不就是长的好吗,就会勾引人,在外面也不干净,还好老爷后来看清了她的真面目,再也不管她了。”

        “都死到临头了还在这儿胡言乱语,本来我还想让你痛快点死的,现在我看没有必要了,告诉你一件事,你以为谁都愿意跟着你吗?你想想你平时那样谨小慎微的,结果还不是倒了。”

        杨淑兰听后果然一惊,细想之下终于想起了一些可疑之处“我的毒是你下的?小翠是你的人?”

        “对呀?不然怎么能你活这么久呀?”说,我娘亲的死是不是和你有关系?“

        ”看来我还真是小瞧你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聪明了,你娘亲的死可是我们府中所有人都乐见其成的,说不定老爷也很乐意呢,哼,都不知道她是哪里的人,神秘的很,老爷刚开始把她接到府上时,她是整日都冷冰冰的,好想谁都欠她的一样,可老爷还是愿意热脸贴着她的冷屁股,还整日的往外跑,指不定和什么野男人幽会,我都怀疑你到底是谁的女儿,要不然老爷这么多年对你爱理不理的,你的命也真够大的,几次都死里逃生,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张脸,简直和你娘亲一模一样,也难怪老爷一见就想对你好。“

        洛嫣然很快就抓住了杨淑兰话中的关键字,”你的意思是说我娘亲不是宛国人?“

        ”是呀,谁知道她是哪里的人,老爷去了一趟夜国就带了一个她回来,还说早就将她娶了,只是一直分离,现在才终于找到,老爷当时还硬是想将她扶为正妻,可是她还不领情,自她一来后,我们整日哪里看到老爷的身影,到至今她所住的情思阁都是境地,我真没想到,我先是输给了你娘亲,现在又是输给了你。“杨淑兰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微弱,显然快要支撑不住了。

        ”不,你不是输给了我们,你是输给了你自己。“

        ”我自己。“

        ”你输在了将自己的感情全都投入到一个不爱你的男人身上,你输在了错信了男人。“

        ”你和你娘可真像,连性格都这样像,都是那样冷眼看人,都是那样无情,我想我终于知道我输在哪里了,看在你和我说了这么多的份上,我告诉你吧,你娘亲的死的罪魁祸首其实是刘翠枝,这么多年啦,我都将这个秘密埋藏了这么多年,真没想到最后告诉的竟然是你,当年我们一起合谋,她可是起最大作用的人,她那样了解你娘亲,所以她轻易地设计了一切,轻易地让老爷和你娘之间原本就很危险的感情越来越险,她可真不简单呀。“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看来你的心地还不是很坏,你的毒已经浸入骨髓,实在是救不了了,这也算是对你曾今的所作所为的一丝惩罚吧。“

        通过和杨淑兰的一番交谈,洛嫣然知道杨淑兰其实一直在伪装自己,她的本性其实是善良的,只是为争宠冲昏了头脑,只是不该将一腔热血洒在不该洒的地方,只是一个无辜的可怜女人罢了,洛嫣然对自己这具身体的娘亲是越来越感兴趣了,那么,许清璇到底是怎样死的呢?怕是不像生病去逝。看来这个刘翠枝还真是不简单,许清璇住的地方竟然是情思阁,情思千缕,看来洛弑天对许清璇还是有感情的,或许自己也应该去情思阁看看了。

        洛嫣然从胧翠居出来后,小翠也正候在外面,小翠见洛嫣然出来连忙向洛嫣然行礼,”谢谢小姐替小翠完成了心愿。“

        ”完不完成全靠你自己,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不,如果不是小姐及时让君悦姐姐拿些伤药给小翠,小翠怕是早已熬不到今天了,如果不是小姐,小翠也不会轻易地就这样看着杨淑兰这样痛苦的死去,小翠想到她每日对小翠的折磨都害怕的睡不着。“

        ”小翠,现在你不用好怕了,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呢?“

        洛嫣然将这个问题一问完,小翠立即就跪在了洛嫣然的面前,”小姐,小翠无牵无挂,就只有这一条命是小翠的,现在小翠的这天命也是小姐救的,小翠愿意以后一直侍奉在小姐身边。“

        ”既然你这样想也好,那你以后就跟着我吧,你也不用总是贬低自己,以后像君悦一样放开些,我们都是好姐妹。“

        小翠当即感动的痛哭流涕,”小姐,小翠这一辈子都会誓死跟随小姐,永不背叛小姐。“

        小翠是一个缺少关爱的人,洛嫣然在心中疼惜着小翠,俯身将小翠扶了起来,”小翠,我既已让你跟着我,我就不会亏你,也别说什么死不死的,只要你自己过得开心就好。好了,这胧翠居可真静,你去告诉老爷三夫人去了。“

        ”是,小姐,我这就去。“

        丞相府书房

        福总管匆匆赶到了书房见洛弑天正在写字就没有打扰,只是站在一旁等着,福总管是了解洛弑天的脾气的,洛弑天并不喜欢在写字的时候被人打扰。

        待洛弑天将最后一笔写完,洛弑天这才头也不抬的问道:”什么事?“

        阿福回到:”东边院子里传来消息说三夫人去了。“

        洛弑天半响才回了一声”知道了,丧礼你看着办吧,简单点就好。“

        ”是,老奴这就去安排。“

        听雨轩内,洛嫣然优哉游哉的吃着君悦刚刚做的糕点,一边又向小翠问道:”小翠,老爷那边怎么吩咐办三夫人的丧事的?“

        ”老爷说一切从简,没什么特别需要注意的,也不用我们参加。“

        ”唉,真是够无情的,好歹也是跟在身边那么多年的人,结果到死连看都不看一眼,死的也真够冷清的,真是可怜呀,小翠,你以后可以定要找个喜欢你的人在一起,人呀,可千万不要太傻了,宁愿和一个爱自己的人在一起也不要和一个自己爱而却不爱自己的人在一起。“

        小翠当即脸红了,”小姐,你就会取笑我,我就要一直跟在小姐身边伺候小姐一辈子。“

        洛嫣然听了当即嗤嗤的笑了,”傻丫头,谁不是要嫁人的,就连君悦也是,我总不可能那样自私的一辈子都将你们捆在我身边,更何况,女大可不中留呀。“

        洛嫣然正说着君悦欢欢喜喜的跑了过来,”小姐,你们又在说什么呀?“

        小翠当即调笑地说道:”我们在说怎样给君悦姐姐找一个好相公呀。“

        君悦也当即羞红了脸一边跑着追赶小翠一边嘴中笑骂着:”死丫头,就知道胡说,看我不撕乱你的嘴。“

        洛嫣然看着再眼前快乐的打闹的两个人嘴角也流露出了愉悦的笑容,真好,要是晞月她们都在就更好了,可惜呀……

        洛嫣然正毫无杂念的笑着,那样自然,那样醉人,却不想这一幕早已成了别人眼中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洛嫣然就这样看着君悦和小翠欢快的追赶着跑出听雨轩,就这样听着两人纯真的笑声,待洛嫣然准备起身离开时却不想身旁正站着一个人微笑着看着自己,洛嫣然脸上的笑意当即淡下来了,”太子殿下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也不通知一下?“

        轩辕景飞的眼眸中充满了柔和的光,看得人只想沉醉,”我是悄悄来的,看你们玩的很开心就不忍心打扰。“

        ”太子太子殿下也真是的,正门不走,竟然翻后墙。“

        轩辕景飞低低一笑,声音中透着一种蛊惑人的力量,”素素,我好些天没见到你了,有些想你,所以就不请自来了。“

        洛嫣然当即声音一冷,”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你要找替身不要来我听雨轩,我是洛嫣然不是你嘴中的那个素素,我可不认识那个什么素素,你看清楚了,我和她可长得不一样,别总是认错人。“

        ”素素,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多少应该给我一次改过的机会。“

        洛嫣然彻底怒了,她最讨厌的就是从轩辕景飞嘴中听到那个名字,”和你说了多少你遍了,不要叫我素素。“

        ”好好好,那我不这样叫了,我以后叫你然然。“

        洛嫣然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浓烈的无力感,”随你。“

        轩辕景飞听到洛嫣然妥协的声音确实一喜,”然然,我给你带了个你以前最喜欢的一样东西。“

        洛嫣然很平淡的反问道:”是什么东西?“

        轩辕景飞像小孩子般的从怀中拿出一个东西”然然,你看,这是你以前常戴的那只簪子。“

        洛嫣然一看竟是程默桑以前送给自己的簪子,以前的自己总喜欢戴着,可是后来去了一趟京城就没见了,原来竟然是在轩辕景飞这里,轩辕景飞怕是不知道这是程默桑送给自己的吧,洛嫣然压抑住心中的欢喜装作不经意的问道:”这是哪里来的?的确还算好看。“

        轩辕景飞一塞,”这是我在外面看到的,觉得还好看所以就买下来了,然然,你喜欢不?“

        ”唔,还可以,嫣然谢谢太子殿下的好意。“洛嫣然随意的说着然后从轩辕景飞手中接过了木簪,这是阿桑送给自己的东西,自己是不想让这个东西落在外人手中的,轩辕景飞,既然你想接近我,那我便如你所愿。

        ”太子殿下您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赶快坐下呀,您一路奔波来到我这里怕是也口渴了吧,要不我去给你泡一杯茶。“

        轩辕景飞其实是想多和洛嫣然相处在一起的,可是自己似又无话可说,遂说道:”好吧。“

        洛嫣然转身离开了凉亭去泡茶去了,泡茶呀,轩辕景飞似乎又开始怀念林若素以前泡的茶的味道了,就这样等着林若素心中竟然也莫明的安定,不一会儿,洛嫣然泡了一杯茶来了,很熟悉的香气,轩辕景飞不自主的沉浸了下去。

        洛嫣然将茶水递给轩辕景飞后就在轩辕景飞的身边坐下,”太子殿下怎么总是这样闲?难道太子殿下没有什么事要忙的吗?“

        ”还好吧,这些天不是很忙,然然,你就不要总叫我太子殿下,就直接叫我景飞吧。“

        ”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轩辕景飞说着试探性的问道:”我们算是朋友吗?“

        洛嫣然不防轩辕景飞竟然会这样问,不过,想到自己需要接近轩辕景飞这个目的,洛嫣然点了点头,”算是呀。“

        轩辕景飞当即松了一口气,”既然算是朋友,那就不要注重那么多的生分,直接称呼对方的名字就好了。“

        ”那好吧,景飞。“

        听到洛嫣然叫自己景飞,轩辕景飞心中难以言悦的激动,这种感觉就像以前林若素唤自己的感觉,什么时候人的感觉都是最直接的,所以轩辕景飞心中深深的坚信着洛嫣然就是林若素这个事实,即使这两个人看起来还是有些细微的差别。

        洛嫣然和轩辕景飞坐在一起喝茶,这是难得的属于两个人的温馨气氛,这让林若素有一种错觉,似乎两个人之间根本就不存在仇恨,真的是相交了很多年的朋友,这种错觉甚至压过了洛嫣然心中的恨,洛嫣然为此深深地感到害怕,演戏的时候是最禁感情的投入的,投入的太多就会失去自己最终的目的,洛嫣然心中不断地说服着自己,自己是不允许这些事情发生的,于是,洛嫣然出声打破了这份平静,”景飞,你在京城里住了很多年了吧?“

        ”是呀,差不多懂事后就搬出来了。“好像只要谈论到与轩辕景飞家人有关的事时,轩辕景飞的声音中总会透着一种伤感,洛嫣然始终记得以前那个轩辕景飞是个冷静睿智就连算计谁也是精打细算的人,可是为什么现在展现在自己眼前的总是这样简单而充满悲伤,让人忍不住想要去关心,是装的吗?

        ”为什么不住在东宫呢?那里可才是太子应该住的地方。“

        ”住在哪里不都是一样呢?只是人的心境不同罢了,住在东宫实在是太冷清了,又是在皇宫里,再怎样干净的人也会变得满身污垢。

        和轩辕景飞相处的越来越多,轩辕景飞性格的很多面都被洛嫣然看到了,到底哪一面才是真正地轩辕景飞还真难说,原来轩辕景飞也会害怕那座冷冰冰的宫殿,那为什么轩辕景飞还想费尽心机的想要当上皇帝,或许真的是为了他自己的母后吧。

        终于送走了轩辕景飞之后,洛嫣然唤来了楠瑾,“楠瑾,去查一查许清璇的身份背景。”洛嫣然在吩咐楠瑾这件事后就趁着深夜独自一个人来到了情思阁,一进情思阁,洛嫣然不禁想到这个丞相府到底隐瞒了自己多少与许清璇有关的消息了,情思阁里摆设很简单,并没有多豪华,屋子里甚至是一尘不染一看就像是有人经常来这里打扰,有些木制的家具都已经有些老旧了,但依然被摆在那里,洛嫣然随意的在许清璇的厢房里转了一圈只搜到了一本手札,手札上的字迹很是娟秀,洛嫣然便将这本手札揣进了怀中,衣柜里有一些衣服,但衣服的颜色都是偏向淡紫色的,衣服的装饰与宛国的衣服都有些不同,看来许清璇的确不是宛国的人,实在也查不出来什么更多的,洛嫣然便跨着轻功一路轻巧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君悦和小翠都睡得很熟,洛嫣然走进屋子后点燃了蜡烛就这蜡烛的光看着手中的的手札,手札上的记事很简略。

        夜国四年

        初遇君,与君知,喜笑颜。

        夜国五年

        满山花开,花香遍地,正是好时节。

        夜国六年

        从左右,皆信君,心亦喜,愿计之。

        夜国七年

        纵使千难万险,妾亦永随君,君当做磐石,妾当做蒲苇。

        接着就是夜国十一年同样仅仅只有几个字

        心痴许,错爱君,不如归去。

        从手札上的内容来看,许清璇对这个男子的感情似乎很深,但这个男人又是谁呢?会不会是就是洛弑天呢?但就其他人口中所说的,似乎又不像是洛弑天,手札上就记了这么些内容,实在是没有什么别的信息可以从中查出来,洛嫣然看完之后就趁夜黑又一次来到了情思阁,将手札放回远处之后洛嫣然才转身离开。

        第二天早上,洛嫣然早早的醒来了,叫来了君悦,洛嫣然问道:君悦,你来府上有多少年了?“

        ”小姐,怎么突然想要问我这个问题,我四岁的时候就跟着你了,到现在已经有十多年了呀。“

        ”都十多年了,是够久的呀,君悦,你知道这个府上有谁生活了二十年之久吗?“

        ”小姐,这个我还真不知道,我进府之后多数都是和你在一起,府中的人也没有谁愿意和我说话。“

        ”君悦,那你去打听一下,看谁对二十多年前的事清楚。“

        ”我知道了,小姐。“君悦知道洛嫣然的吩咐自有道理所以就急忙按洛嫣然的吩咐去办事去了。

        君悦去了前院向平时待自己还好地王婶问了一下,王婶是厨房的厨娘,待人一直都很温和,也多亏了王婶的照顾,洛嫣然和君悦才过的不是很差,王婶似乎对这些事也不清楚,只说她当年进丞相府的时候二夫人已经不在了,所以她连二夫人长得如何都不知道,府中的人也都换了不知道多少批了,君悦将这个消息告诉洛嫣然之后,洛嫣然想看来知道二十年前的事的人就只剩下洛弑天、詹楚楚、杨淑兰、刘翠枝以及洛弑天身边的人了,这些人都想瞒着自己,看来自己是不可能从这些人嘴中套出一些信息,杨淑兰死了,詹楚楚倒是还可以利用,不过,洛嫣然估计詹楚楚知道的不会有多少。

        既然这里查不出来,那么,洛嫣然想或许可以换个地方查一查,既然许清璇和自己长得像,那么就可以从样貌这方面下手,洛嫣然想或许她应该轻自去夜国查一查。

        洛嫣然还没有去夜国就迎来了夜国的君主。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298/181033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