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陛下你死定了 > 第五十七章 赐婚

第五十七章 赐婚

        陛下你死定了,第五十七章  赐婚

        正是宛帝轩辕朗的寿辰,夜国这些年来和宛国和平相处,作为友国,为了拉近两国的关系,夜帝特地来到了宛国恭贺宛帝的寿辰。舒悫鹉琻

        皇帝的寿辰自然是声势浩大,洛嫣然本来想作为宰相这个身份参加,却不想洛弑天竟然要求自己随她一起入宫,洛嫣然无奈只得让风白晔代替自己出席,风白晔轩辕朗也是见过的,知道风白晔也是春风楼的掌事者,所以洛嫣然想轩辕朗应该也不会多说什么的,况且洛嫣然送的寿礼足够丰厚,是千年难寻的冰山雪莲,特地用冰养着保持其新鲜,冰山雪莲价值连城,几乎很少见,洛嫣然能够拥有还是弑情盟找寻的,其功效也极为特殊,据说甚至有起死回生之效,洛嫣然对此也极有兴趣,所以还研究了很久命手下人在天寒之巅多种了些,这才小有所成,洛嫣然命楠瑾打造了一个冰窟,在冰窟了将存活下来的冰山雪莲养着,轩辕朗早就听说过冰山雪莲,也曾派人去寻过,可一直都是一无所获,现在看到风白晔送上之后自然是喜之不已。

        洛嫣然随着洛弑天来到御花园的时候夜帝还没有来,洛嫣然很快的就在人影中发现了风白晔遂向风白晔点头示意了一下,风白晔也微笑着对洛嫣然点了点头。

        洛嫣然今天穿了一件青绿色的衣衫,发上只简单地别着一只简单但却很别致的木簪,朴素而淡雅,一举一动之间都透着一种别样的吸引力,洛嫣然一出场,那倾城的面容便迷住了在场的所有人,风白晔极为不舒适的看着这一幕,真想将洛嫣然给藏起来,让那些男人不再用色迷迷的眼睛盯着洛嫣然,要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份却是不适合这样做,不然只会害了洛嫣然,风白晔肯定早就动身了,虽然早就知道洛嫣然长得极为出色,可是细细打扮出来的她又有着另一番风情,当然,这一幕也被轩辕景飞看到了,轩辕景飞急忙来到洛嫣然的身边,似是想宣布自己的占有权,洛嫣然微笑直面轩辕景飞,神情波澜不惊,风白晔看见轩辕景飞的所作所为真想一拳将轩辕景飞打趴下,刚动了动身,身后的君悦提醒道:“白晔哥哥,你可别给小姐添麻烦呀。”风白晔的心方静下来,幸好今天君悦也跟在身边,君悦的打扮很普通,脸上涂了很多蜡油让本来白皙的一张笑脸看起来布满黄斑,当然这样做自然是不想让洛弑天发现破绽。

        轩辕朗哈哈一笑,声音豪爽,“洛爱卿,想必这就是你的爱女吧。”

        洛弑天微微颔首:“禀皇上这便是微臣的二女儿。”

        “嗯,果然是窈窕淑女,以前只听说过你的大女儿,真没想到你的二女儿也这样出色。”

        “皇上多夸了。”

        “嗯,话倒不能这样说,朕想你的女儿一定很出色,不然,朕这太子怎么会这样急迫的想要宣誓主权呢?朕这个儿子朕是看着长大的,从小就寡情冷淡,如今好不容易动了一次心,这样吧,趁着今天的好日子,朕做主将你的女儿许配给太子,爱卿,你看可好?”

        “这……”,轩辕朗突然说出来的话让洛弑天措手不及,虽然轩辕景飞经常来找洛嫣然,但洛弑天却还没有让洛嫣然和轩辕景飞在一起的这种想法,可是现在轩辕朗却提出来了,洛弑天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轩辕景飞却是喜得不行,连忙谢恩:“儿臣多谢父皇恩典。”

        洛嫣然还处在震惊中,和轩辕景飞在一起,这怎么可能,洛嫣然于是恭敬有礼的向轩辕朗说道:“皇上,民女还未及竿,现在就说这样的事会不会太早了。”

        轩辕朗当即阻止道:“唉,不早,朕先说着,肥水不流外人田,哈哈,况且,朕记得你也快要及竿了吧?”

        这便是身为和皇家子孙和官宦世家子女的不幸,婚姻永远都由皇帝说了算,轩辕朗就这样一句话就将洛嫣然的婚姻决定了,从没想过要问问洛嫣然的想法。

        不只是风白晔惊诧了,连悄悄跟在风白晔身后的君悦也微张着嘴,不知道要说什么话,轩辕朗轻而易举的就让洛嫣然没有了拒绝的权利。

        空气中的气息有些压抑,每个人都有着每个人不同的盘算,洛嫣然也在想着怎样拒绝这场婚事,让自己为自己做主,洛嫣然的眉不觉向上蹙起,心情有些微微不耐烦,而站在洛嫣然身边的轩辕景飞却没有察觉到,他只是一心沉浸在皇帝赐婚的喜悦中。

        慕容婉心看到儿子难得的有了笑脸,看到儿子第一次对一个女子上心自然也十分喜欢洛嫣然,便轻轻唤道:“嫣然呀,来上前来让本宫好好看看。”

        洛嫣然听了皇后的传唤只得移步走到慕容婉心的面前,慕容婉心轻轻拉住洛嫣然的手细细打量,“嗯,果然是一个极妙的好女子。”贵妃娘娘也在一边附和着说道:“姐姐说的是呀,瞧,这样子长得,唇红齿白的,满身都透着灵气。”两人正欢喜的说着,轩辕逸枫携带着婗紫曦来了,只听苏公公尖细的声音在空荡荡的御花园响起,“贤亲王、贤亲王妃到。”

        洛嫣然慢慢抬起头就看到了婗紫曦一张满是震惊的脸,婗紫曦顾不得向皇帝和皇后请安直接扑到洛嫣然的身边执起洛嫣然的手问道:“素素,是你吗?”

        洛嫣然可以清晰地看到婗紫曦眼中溢出的泪,洛嫣然向轩辕逸枫看了一眼,轩辕逸枫的脸上同样也歇着不可置信,是呀,的确不可置信,要知道那个林罗素是的的确确死了呀,而自己现在只是洛嫣然,洛嫣然慢慢地从婗紫曦手中将自己的手抽出来敛了敛神色平静的说道:“王妃是不是认错人了,民女是丞相府洛嫣然。”

        原来是认错人了,婗紫曦犹自不信又仔细的看了看洛嫣然的脸,这才发现洛嫣然的眉眼与林若素的眉眼确实有些不同之处,婗紫曦落寞的对洛嫣然说道:“对不起,认错了,小姐不会介意吧?”

        洛嫣然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婗紫曦也心不在焉的回到了轩辕逸枫的身边,轩辕逸枫悄悄伸出手握住了婗紫曦的手,无声的表示着关心,婗紫曦抬起头对着轩辕逸枫微微一笑,紧紧地回握住了轩辕逸枫的手。

        慕容婉心不觉犹疑的问道:“这是怎么呢?曦儿,你们认识?”

        婗紫曦道:“母后,我与这位小姐并不认识,只是这位小姐与曦儿的一位朋友长得很像,所以一时认错了。”

        慕容婉心等人自然觉得这件事是一件寻常事,可有的人听了却起疑了,洛弑天抬起头,深邃的目光紧紧的盯着自己的这个女儿想着刚刚二王妃所说的话,这世上会有长得那样相像的人吗?难道和许清璇也有关系,看来自己有必要查一查了。

        洛嫣然被慕容婉心拉在身边谈着话,轩辕逸枫和婗紫曦也在自己该做的地方坐下,婗紫曦轻轻地倚在轩辕逸枫的怀中,“逸枫,她可真像素素呀?”

        轩辕逸枫也叹息的说了一声:“是呀,真像,曦儿,你不要想太多了,素素也不希望你总是想这么多,她一定希望你幸福的好好地活着。”

        “嗯。”婗紫曦轻轻地应了一声,往轩辕逸枫的怀中探进了一些。

        这是难得的和谐,也是天家好久没有享受到的欢乐,轩辕朗品着杯中的美酒对轩辕逸枫问道:“皇儿,朕的孙儿呢?你没带来吗?”

        轩辕景飞答道:“父皇,琰儿这些天有些不舒服,所以我就没有将他带来,让奶娘在照顾他。”

        轩辕朗听说自己的孙儿生病了当然很是关心,“琰儿生病了,怎么弄的?”

        轩辕景飞也不想让轩辕朗多担心于是说道:“也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有些发烧,儿臣也已经召了御医看过了,今天已经好多了。”

        轩辕朗听轩辕逸枫这么说才松一口气,慕容婉心和轩辕逸枫的母妃也都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可记得要及时看,这么些天没见了,朕也怪想的,明天你就带进宫里来,朕想看看这个孙儿。”

        “儿臣知道了,父皇,儿臣明天就和曦儿一起将琰儿带来。”

        洛嫣然抬眼向婗紫曦看去,洛嫣然清晰地看到婗紫曦脸上所焕发出来的温和的笑,那笑中充满了母爱的光辉,洛嫣然发现现在的婗紫曦身上所散发的气息越来越吸引人,婗紫曦再不像以前那样只是一位单纯的少女,而是充满着成熟的气息,紫曦的孩子叫琰儿呀,可真是一个好名字呀,真想见见这个孩子呀,看看这个孩子是否也继承了紫曦的那一份灵秀?

        洛弑天将洛嫣然来皇宫只有一个目的,可是直到现在都没有看见该来的那个人的身影,洛弑天不觉的有些感到烦了,多年的隐忍,多年的宦海沉浮将洛弑天年轻的心早已磨砺的深沉阴狠,步步不离计,洛弑天眼波不转的看着那张自己再熟悉不过的脸,终究不过如此,争过,抢过,夺过,爱过,恨过,终究敌不过那一颗心。

        歌舞起,琴声烦乱,好一派热闹的场面,洛弑天平静的坐在岸边饮酒,无聊的听着耳边的欢闹声,正是一曲舞转,御花园中终于再次传来一声呼叫:“夜帝到。”

        洛弑天浅浅一笑,只是坐着不动身将酒樽拿起一气将酒樽中的酒一饮而尽,终于来了呀。

        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歌舞声也停止了,就连轩辕朗也站起来轻自迎接夜帝。

        夜帝的消息洛嫣然知道的并不多,只道是一个和自己无关的人,洛嫣然顺着行道向前看去,只见一个中年男子身着华服缓步走来,即使人到中年,那人身上仍旧散发出强势的王者之气,气势毫不低于轩辕朗,一双眼睛精碩有神、深不见底,似乎没有什么秘密可以在这人眼前埋下。

        夜帝微微含笑着走到轩辕朗身前似兄弟般的抬出手握住了轩辕朗深处的手有些歉意的说道:“轩辕兄,真是对不住,孤在路上遇到了一些事,所以耽搁到现在才来,独孤离现在愿向轩辕兄道歉,还忘轩辕兄不要介意。”

        君王之间的对话总是充满了客气,既不疏离,也不亲近,他们总要为彼此的国家着想。

        轩辕朗极其自然地领着独孤离往里走,一路上说着一些让人开怀的话。待两人落座,四周的官员命妇都起身行礼,“臣等臣妇等参见皇上,参见夜帝,愿两国永结秦晋之好。”声音震彻天地。

        轩辕朗和独孤离俱都大笑道:“好好好。”

        歌舞再次响起,独孤离也举起手中的酒樽向轩辕朗敬酒,这时,原本洛嫣然已经安安静静的回到原处坐着,却不想皇后突然说道:“咦,洛丫头呢?刚刚还坐在这儿的,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

        慕容婉心四处瞧了瞧总算是找到了洛嫣然,于是附耳对身边的侍女说道:“秋月,去将洛小姐叫来。”秋月随即答应着下去了。

        洛嫣然本以为夜帝来了,皇后应该会陪同轩辕朗招待夜帝的,所以才悄悄离开,却不想慕容婉心竟然又叫自己去,无奈之下,洛嫣然只得起身随着秋月向慕容婉心走去。

        独孤离正在喝酒,突然感觉眼前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疑惑的抬起头却看到一个和阿璇长得极像的女子,独孤离的心微微震颤,当年,阿璇曾离开过自己两年,那么这个女儿……?独孤离抑制着发抖的声音向轩辕朗问道:“这位是?”

        轩辕朗见独孤离询问洛嫣然于是回道:“哦,这是丞相府的二小姐。”

        丞相府,那边是洛弑天的府邸,独孤离向人群里一看,果然看见洛弑天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眼底无不充斥着挑衅,洛弑天的女儿呀,独孤离只觉得心底彻底的一凉,勉强压抑着自己的心绪,独孤离转过头看着洛嫣然,然后对着洛嫣然尽量温和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洛嫣然不防夜帝竟然会问自己的名字,不过还是礼貌的回道:“名女名唤嫣然。”

        独孤离慢慢地咀嚼着这个名字随后又问道:“你娘呢?”

        洛嫣然回道:“我娘亲在我还没有记忆的时候就去了,我还不曾见过我的娘亲。”

        去世了,去世了,独孤离只觉整个身子都空了,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自己再也见不到阿璇了,独孤离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举酒樽的手也在微微发抖,洛嫣然很仔细的注意到了这个现象,为什么夜帝在听到许清璇去了的消息会这样失态呢?看来夜帝似乎也认识许清璇。那么,夜国之行更是必不可少的了。

        觥筹交错的宴会上有人开始心不在焉,在察觉到夜帝的失态后,洛嫣然也才曾悄悄地观察过洛弑天的神色,洛嫣然从不相信这个多年来对自己不管不顾的‘父亲’会突然想把一切好的都给自己,会突然的关爱自己,在看到洛弑天眼中一闪而过的得逞意味时,洛嫣然的心底产生了一种感觉,那就是有一场阴谋萦绕在自己头上,而且这场阴谋还与夜帝有关。洛嫣然不动神色的观察着夜帝与洛弑天的神色,有时候,细心的人才会发现的更多。

        洛嫣然有着精明的算计,当然这些并不能被洛弑天知道,洛弑天这种习惯了操控一切的人绝对会对自己产生怀疑这样对自己的处境并不是很好,洛嫣然有感觉,洛弑天并不将自己当做女儿。

        宴会结束后,各归各处,夜帝作为贵客被招待安排在皇宫中的迎宾阁,迎宾阁是特意为迎接外交使臣以及他国皇帝来访时建设的楼阁,夜帝身份尊贵,轩辕朗决定让轩辕景飞负责夜帝的安全。

        从皇宫回去的路上洛嫣然一直都很安静,温婉不多语是对一般的大家闺秀的要求,洛嫣然本来是极厌恶这些束缚女子的要求,但是在洛弑天这样精明的人眼前,洛嫣然觉得还是不说话的好。

        洛嫣然不想说话,但是洛弑天显然不这么想,洛弑天面无表情的看着洛嫣然问道:“嫣儿,皇上赐婚一事你怎么看?”

        洛嫣然为低下头装作很是娇羞的样子回道:“爹爹,女儿还小,什么事全凭您做主。”

        洛弑天显然很满意洛嫣然的回答:“唉,嫣儿,本来爹爹想为你找一门好亲事,好过进宫受苦,只是现在皇上已经赐婚,皇命不可违,爹希望你以后做事都能顾全大局,千万不要丢了洛府的颜面,你知道吗?你放心,不管你以后怎样,爹都不会让你随意受委屈的。”虽然对轩辕朗的赐婚有些措手不及,与自己之前的打算不大一致,但细想起来,这个结果洛弑天还算满意,毕竟还是有利可图的。

        洛嫣然在心中轻笑,打亲情牌,谁不会,可别小看人,洛嫣然当即对洛弑天说道:“爹爹,女儿知道您的用心,您放心吧,女儿一定谨记爹爹的话。”

        洛弑天看到洛嫣然的乖巧笑着说道:“嫣儿,你真是爹爹的好女儿。”

        “爹爹,女儿永远都是您的好女儿。”假话谁不会说呢?

        “嫣儿,今天那位夜帝是咱们的仇人,嫣儿,你也不小了,有些事我也觉得到了该告诉你的时候了,其实,我和你娘亲都是夜国的人,夜帝本不是太子,很是费了一番心思才当上皇帝,夜帝登基后因害怕叛乱所以下令大肆屠杀前朝旧臣,我和你娘都是前朝旧臣的儿女,我们被逼无奈只得来到宛国生活,在宛国我们人生地不熟的,你娘本是我的正妻,可是我们无依无靠真的无法再宛国生活下来,没法之下,我只得委屈你娘做妾室,娶了当时的丞相詹益的女儿詹楚楚为妻,这才勉强有一个可以安生的地方,本以为到了宛国后夜帝就会放过我们,没想到他还是派了大批刺客前来刺杀我和你娘,你娘其实也不是得病死的,是被夜帝派人杀死的,嫣儿,以后我们有机会了一定要记得替你娘报仇。”

        真会编故事呀,洛嫣然有些佩服洛弑天的瞎编能力,原来詹楚楚是当年的丞相詹益的女儿,怪不得洛弑天会当上丞相,不过,洛弑天能在丞相之位当了这么多年也是极有实力的,只可惜詹益的势力过去,怪不得洛弑天对詹楚楚的态度也是爱嗒不嗒的,估计心中多少有些感激詹楚楚,所以这些年也一直让詹楚楚管理府上的事务。洛弑天为什么千方百计的想要自己痛恨夜帝呢?还要自己来报这份仇,这其中又隐藏着什么?自己又与夜帝有什么关系呢?看来,洛弑天和夜帝有仇,而且,洛弑天似乎真的很恨夜帝。洛弑天的精彩演说是为了鼓动洛嫣然,洛嫣然要做‘傻丫头’自然意味着听进去这番话了,于是,洛嫣然调整了一下情绪,眼角泛着泪的对洛弑天说道:“爹爹,你是说我娘亲是被夜帝害死的,爹爹,你放心,嫣儿一定会想办法替娘亲报仇。”

        洛弑天嘴角泛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嫣儿真勇敢,不愧是我洛弑天的女儿,勇气可嘉。”

        洛嫣然细细的回想着这些天所发生的事,收获的可真多呀。

        皇宫迎宾阁

        独孤离被安置在迎宾阁之后一直都是心不在焉的,脑海中想的一直都是与许清璇有关的事,独孤离的眼眸中散发出一丝苍凉与无助,“飞朔,你去查一查今天那个姑娘的事,记住,不要让洛弑天知道了。”

        “是,属下这就去办。”飞朔说完一个转身身影已经消失在黑夜之中,多年跟在独孤离身边,飞朔已经可以猜出独孤离的心思,不对与自己无关的人或事表示关心,飞朔曾多次见过许清璇,那个风华绝代让多少人见之都不禁失色的女子,那个极其聪慧的女子,那个不屑后位被封为懿妃的女子,那个默默站在独孤离身后静静支持独孤离的女子,那个平易近人从不低看他人的女子,她的脑子里总有着用不完的计谋,正是有她的帮助,独孤离才顺利登基为帝,飞朔十分佩服这个懂得权谋常识的女子,但不知为什么,二十多年前,独孤离突然疏远了懿妃,懿妃在宫中呆了一年多的无人问津的日子后就不知所踪,至今下落不明,所以在今天见到洛嫣然那张相似的脸时,飞朔也怀疑了,于是,飞朔在出皇宫之后就直奔丞相府。

        丞相府的夜晚守卫并不是很严,飞朔轻而易举的来到丞相府的后院中,终于看到了一个值夜的小厮,飞朔蒙住脸迅速的一跳将小厮要挟住问道:“说,你们府上的二小姐住在哪里。”

        小厮吓了一跳,为了保全性命连忙说道:“在西边最远的听雨轩。”

        “今晚的事谁都不能告诉,否则你的命就留不了多久了。”

        小厮连忙道:“是是是,我知道,保证守口如瓶。”小厮还没说完就被飞朔一掌劈昏倒在了地上。

        听雨轩内,洛嫣然正模模糊糊的眯着眼,突然听到暗处的楠瑾说道:“主子,有人朝听雨轩来了,而且是个高手。”

        洛嫣然疑惑的问道:“哦?是什么人就这么对我感兴趣,都深根半夜的还来光顾我的听雨轩。”

        楠瑾沉着的说道:“主子,对方似乎没有恶意,估计是想来查些东西。”

        “哦,查什么呢?看来这些人对我还不只是简单的重视呀,楠瑾,你现在就去君悦房中,听听这人会问什么问题?记住不要打扰了来人,他应该的确没有恶意。”洛嫣然经历了今天在皇宫中的事后不禁想到看来这样一张脸还真是祸害呀,就这么多人认识,洛嫣然不知道是该说许清璇的魅力大还是该说什么别的,洛嫣然直觉这次前来的人夜帝有关,这些可以从夜帝今天见到自己后的惊诧又稍加欣喜的表情中可以判断出来,也许,这一切都在洛弑天的计划之中。

        飞朔果然如洛嫣然所料的直接进了君悦的厢房,君悦正在熟睡中突然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紧紧地扼住自己的咽喉,君悦困难的睁开眼就看见了一个蒙着脸的黑衣人正站在榻边,君悦一下子吓得睡意全无,正准备尖叫来人已经紧紧地蒙住了君越的嘴。

        飞朔用手蒙住君悦的嘴,沉声说道:“不要出声,我不会伤害你,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只要回答就可以了,知道不?”看到君悦点了点头飞朔才放开了君悦。

        “你家小姐的娘亲真的已经故去了吗?”

        君悦点了点头。

        “你家小姐真的是丞相的女儿?”

        君悦再点了点头。

        “你家小姐在丞相府过得好不好?”

        君悦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你又是摇头又是点头的是什么意思?”

        “小姐以前过得不好,现在过得好些了。”

        “你见过你家小姐的娘亲没有?”

        “没有,我来到丞相府的时候就听说小姐的娘亲已经死了,而且府中的人从来都不许下人谈论二夫人?”

        “二夫人?你是说你家小姐的娘亲是这府里的二夫人?”

        君悦再次点了点头。

        “那这个府里有没有人认识二夫人?”

        “没有这府上每个两年就会换一批人。”

        洛弑天做事真够细心的,看来自己是不会查到很多,这丫头似乎也是什么都不知道,看来今天怕是要无功而返了,“你睡吧,今天晚上的事谁都不可以告诉,包括你家小姐,知道吗?不然这对你家小姐有害。”

        听到对自家小姐有害的事君悦当然不愿意做,君悦当即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将这件事告诉别人,飞朔这才迅速的闪身离开,飞朔离开后,楠瑾这才从暗处慢慢走出来,悄悄地回到了洛嫣然的厢房,当然这件事并没有让君悦知道,君悦仍旧处在被黑衣人寻话的呆愣中,这人为什么会问自己这么多与小姐有关的问题呢?看这人的语气似乎对小姐没有恶意,君悦在不解中再次陷入沉睡。

        楠瑾直接来到洛嫣然的厢房是因为楠瑾知道洛嫣然一定还等着自己的汇报,果然楠瑾熟练地从窗口跃进洛嫣然的厢房之中,透着微弱的月光,楠瑾就看到洛嫣然只着一件单衣正端坐在桌子旁边。

        洛嫣然看到楠瑾之后便问道:“怎么样?”

        “主子,你猜的没错,那人的确没有恶意,问了君悦一些问题都是与你和你的娘亲有关的,属下听那人的口音似乎是夜国人。”

        “哦?看来的确是夜帝对我感兴趣呀,你去查查,看看洛弑天是不是也派人盯着听雨轩。”

        皇宫内,独孤离也等着飞朔的消息,看到飞朔回来独孤离便问道:“飞朔,怎么样?”

        飞朔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收获,“主上,我去问了那位二小姐的丫鬟,府上的人似乎都不认识懿主子,洛弑天是个做事小心的人,从不会让人找到破绽,他府中的仆人总会常换,所以,属下估计在他府上应该查不到什么,不过……”

        “不过怎么呢?”

        “不过那丫头说懿主子好像真的已经仙去了。”

        独孤离当即否定道:“这不可能,孤不相信,总觉得阿璇还在这世上,只是躲着孤罢了,孤想洛弑天一定有什么事瞒着孤。对了,那姑娘到底是谁的女儿?你问了没?”

        “问了,不过还是有些不肯定,听说懿主子在丞相府住了大概两年多。”

        独孤离叹了口气,“唉,飞朔,你说阿璇到底会在哪里呢?这么多年了呀?”

        “主上,你也不要太悲伤,属下相信懿主子一定会出现的,而且她还有一个女儿在这儿。”

        “是呀,孤总是盼着和她相聚的那一天。”

        第二天洛嫣然早早的收拾妥当使用轻功一跃悄然无息的出了丞相府然后来到了春风楼,当然也叫上了楠瑾,洛嫣然还有一些事需要问楠瑾。

        坐在春风楼的雅阁中,洛嫣然问道“怎么样,楠瑾,你昨晚是否发现洛弑天的人盯着听雨轩?”

        “主子,洛弑天昨天并没有派人盯着听雨轩。”

        洛嫣然不禁喃喃,“没有盯着?竟然没有盯着,那么他为什么千方百计的要将我带去皇宫了,我很肯定他是为了让夜帝见我一面。”

        “主子,你这样说,属下也很奇怪,不过属下会派人时刻盯着洛弑天,一有什么情况,属下会即使汇报。”

        “嗯好,那你先去吧,对了,洛羽飞也关了这么些天了,教训也应该收到了,估计詹楚楚也着的不是急,你这就去将她放出来吧,记住,不要忘了给她吃绝命单,她的那张嘴我还实在是不放心。”

        “属下知道了,属下这就离开。”楠瑾听了吩咐这才悄悄离开。

        风白晔听说洛嫣然来春风楼之后连忙赶到洛嫣然平时所呆的雅间,一打开门果然看到洛嫣然端坐在那里,看到洛嫣然的化妆技巧风白晔不得不称赞一下,几乎没有什么破绽,还好风白晔早就知道这件事,不然可能真的也被洛嫣然给骗了,洛嫣然看到风白晔便对风白晔浅浅一笑,“白晔,你来啦!”风白晔也直接在洛嫣然身边的椅子上坐下,然后看着洛嫣然那双幽深而平静的眼睛问道:“嫣然,你真的打算就这样答应皇帝的赐婚嫁给轩辕景飞吗?”

        洛嫣然调皮一笑,说不出的娇俏,“谁说的,我不同意,谁能勉强我。”

        洛嫣然能有这样的想法说明洛嫣然的心中并没有轩辕景飞,风白晔稍稍心安,“嫣然,虽然如此,可是那宛帝已经赐婚,你打算怎么办呢?”

        洛嫣然神神秘秘的笑了笑,“白晔,你放心,山人自有妙用,到时候你再看吧。”

        风白晔看到洛嫣然这样自信满满的样子也愿意相信洛嫣然所说的话,况且,洛嫣然是那样聪慧的人。

        正是八月的天,城外桂花香气四溢,街上喧闹的声音不时透过窗户传进来,洛嫣然勾了勾嘴角,“白晔,外面可真热闹呀。”

        “是呀,大概都是为中秋佳节准备吧。”

        “中秋佳节?原来这么快都到中秋佳节了呀,从新来到这里都快一年了呀,过得可真快。”

        “什么从新来到这里快一年了?嫣然,你在说些什么呢?你不是一直都住在京城吗?”

        洛嫣然突然反应过来,差点就说漏嘴了,“啊,没什么,只是感叹时间过得这样快,我马上就要及竿了呀。”

        “是呀,嫣然,你就要及竿了,真好。”

        “白晔,突然想到桂花花开,我倒是甚是想念桂花酿,走吧,我们一起出去走走,顺便多摘些桂花回来做桂花酿。”

        洛嫣然主动约自己出去走走,风白晔自然是求之不得,“好呀,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郊外的桂花真的开的很艳,漫步在郊外的小路边洛嫣然舒适的伸开双臂,安然的享受这一份宁静,花香在鼻尖萦绕,微风轻拂,洛嫣然的发随风飘动,洛嫣然有一种飞起来的感觉,这种感觉与轻功纵跃是有些不同的,林中并没有什么人,洛嫣然悄悄地放松自己,那样的小女儿情怀,风白晔微笑的看着在自己眼前尽情展现自己的洛嫣然,心底一片柔软。

        难得的温馨宁雅,风白晔微笑的摘取着树上的桂花瓣,心中不禁想到这样的桂花酿一定很香很浓吧。突然忆起与洛嫣然的初次相见,她眼中的睿智、冷静哪里像个女子,若是生为男子必定是一个很强的竞争对手。

        遇到这样的女子,得知,我幸,不得,我命,那么,风白晔会得偿所愿吗?

        回到春风楼之后洛嫣然便将摘取的桂花拿了出来慢慢开始为制作桂花酿做准备,做桂花酿呢,也不能急于求成,它需要时间,至于材料则需要江米酒、桂花、糖、白参、桂圆、枣干,洛嫣然将桂花置于阴凉处打算就这样风干一夜,临走前洛嫣然吩咐风白晔一定要照看好这些桂花等着自己第二天来,风白晔于是义不容辞的接受了这个任务,第二天,洛嫣然来了后就将风干的桂花收集起来,然后给每斤桂花加入了几两白糖并搅拌均匀,做好这一切后洛嫣然将这些桂花装入了酒坛内任其发酵。

        风白晔就在一边看着洛嫣然行动见洛嫣然这么快就做好了不觉有些疑惑,“嫣然,就这样简单吗?我怎么没有看到你倒江米酒进去。”

        洛嫣然很鄙视的白了风白晔一眼,“大哥,你是不是平时很少见这些呀,当然不是这样简单啦,我们还需要让它发酵三天,三天后再加入江米酒、桂圆、白参、枣干,然后再将其密封起来放入酒窖,大概一年后,我们就可以喝啦。”

        洛嫣然回到丞相府后见到了一个让人很惊喜的人,婗紫曦,洛嫣然是没有想到婗紫曦会来主动找自己的,君悦看到洛嫣然回来早已高兴的不行,“小姐,你终于回来了,王妃姐姐已经在这等你好久了。”

        洛嫣然在看到婗紫曦怀中抱着的小孩时心中更是惊讶,走上前来对婗紫曦说道:“王妃,不好意思,让你等久了。”

        婗紫曦笑了笑,很亲切的样子:“没事,是我没有事先说一声就直接来打扰你了,嫣然,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洛嫣然微微笑了笑,“当然可以。”洛嫣然说完将目光移到了婗紫曦怀中的小孩身上,那小孩长得极好,一双乌黑的眼睛直盯着洛嫣然,“王妃,这是小世子吗?我可以抱抱吗?”

        婗紫曦笑容中难掩幸福,“嗯,当然可以。”婗紫曦说着将怀中的孩子递到了洛嫣然的怀中,洛嫣然小心翼翼的接过,小孩柔软的手顿时抚摸上了洛嫣然的脸颊,洛嫣然心中也不由的一软,“这孩子真可爱,我以后可以经常来看看这个孩子吗?”

        婗紫曦当即说道:“嫣然,其实我今天是特地带孩子来见你的,原谅我的冒昧,你和我的一位好姐妹实在是太像了,所以我特地将自己的孩子来见见你。”

        洛嫣然听了婗紫曦的话心中一阵感动,“王妃,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做你的姐妹,像你所说的那位姑娘一样,这孩子真可爱,我可不可以做他的干娘?”

        婗紫曦一听自然欢喜的不行,“嫣然,真的很感谢你,我愿意,你没事的时候就多来我府上看看琰儿,我想琰儿一定很开心的。”两人正开心的聊着,轩辕景飞来了,婗紫曦对待轩辕景飞的态度很是客气,只是唤道:“皇兄。”轩辕景飞点了点头随即注意到了洛嫣然怀中的小男孩,“你将琰儿带来了?”轩辕景飞说完走进洛嫣然也在一旁逗弄着轩辕琰,小家伙一会就发出了开心的笑声。

        轩辕景飞常来听雨轩,洛嫣然是早已见怪不怪的了,所以也没有特意叫人招待轩辕景飞,轩辕景飞也只当是自己的家随意的坐下,婗紫曦从未见过这样随和的轩辕景飞,记忆中的轩辕景飞总是摆着严肃不苟言笑的面孔,这样的轩辕景飞倒让婗紫曦觉得陌生,不过这些事婗紫曦都不会关心,她的心思很简单,关心丈夫,孩子以及自己认定的好姐妹。

        轩辕景飞刚坐下,小翠就赶了来向轩辕景飞问道:“太子殿下,您要喝茶吗?”

        轩辕景飞点了点头,“嗯,你去泡一杯大红袍吧。”见小翠离开轩辕景飞向婗紫曦问道:“逸枫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来?”

        婗紫曦笑了笑,“他本来是要陪我一起来见见洛小姐的,结果临时有事所以就来不成了。”

        轩辕景飞哈哈一笑,扬眉瞧着洛嫣然,那眼神中的光那样亮,看得人一阵阵恍惚,洛嫣然将眼神回转继续看着在自己怀中不是跳着脚的小家伙,小家伙似乎很喜欢洛嫣然,不时用那胖乎乎的小手将洛嫣然这摸摸那碰碰,看得轩辕景飞的心一阵阵的嫉妒,真想把那小家伙夺到自己手中来,好让那小家伙不能占洛嫣然的便宜,显然小家伙并不理解自家太子叔叔的小心思,还一个劲的将小嘴凑到洛嫣然脸上去亲吻洛嫣然的脸颊,小家伙的口水也因此留在了洛嫣然的脸颊上,婗紫曦难得看到小家伙对谁这样亲近,而且这人是那样的像自己的好姐妹,婗紫曦心中由衷的有些欣慰,可是看到小家伙将口水都毫不收敛的留在了洛嫣然的脸上,婗紫曦无法淡定了,额,心中似乎还有些微微的酸,怎么也不见小家伙这样亲密的对自己,不过,现在似乎并不是自己吃小家伙醋的问题,而是解决目前这种尴尬的局面,婗紫曦极不自然的从洛嫣然的怀中将轩辕琰报了过来然后有些歉意的对洛嫣然说道:“这孩子也太调皮了,嫣然,你先去细细吧。”

        洛嫣然倒是很喜欢这个孩子,心中总有一根弦拉着自己去接近这个孩子,洛嫣然无所谓的笑了笑,“无碍,小孩子难得的天真,那我先去梳洗一下,你们先在这里坐着,我一会就来。”

        洛嫣然对轩辕琰的那种喜欢是发自内心的,洛嫣然的脸上难得显现出那样温柔的神色,不再像平时那样冷冰冰的,明明两个人呆在一起,却没有多少相识之感,轩辕景飞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落寞,和洛嫣然的相处,轩辕景飞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也完全褪去了以前的那份冷漠,可是洛嫣然的心似乎早已变成寒冰,怎样都无法暖化,这是对自己的惩罚吧。

        轩辕景飞看着洛嫣然的身影渐渐地消失在眼前,心中顿时产生了一种不真实感,微微摇了摇头,轩辕景飞摆脱了脑海中的这种想法,拿起桌边的茶碗慢慢地喝着茶,这才感觉到洛嫣然的丫头似乎一直都站在自己身边看着自己,轩辕景飞能从那个丫头的眼中看到深深地迷恋,轩辕景飞的心中生出了一丝浓浓的不悦,沉声对那个自己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丫头吩咐道:“你下去吧,我这里没有什么吩咐。”

        轩辕琰似乎这时候才注意到轩辕景飞,一个劲的将小手伸向轩辕景飞,轩辕景飞一震,这家伙是想让自己抱吗,似乎的确是这样,轩辕景飞还没有开口,婗紫曦就说道:“皇兄,琰儿似乎也很喜欢你呢,你要不要抱抱。”

        抱小孩子这样的事轩辕景飞是没有干过的,虽然以前也曾幻想过抱抱素素的孩子,但终究是自己的一场梦,现在终于也可以将一个小孩抱在怀里,但那是自己二弟的孩子,婗紫曦的话显然让轩辕景飞有些动容,轩辕景飞起身从婗紫曦的怀中接过小家伙,小家伙当即‘咯咯’的笑出声来,轩辕景飞也是一喜,将这样一个弱小的生命护在怀中,这种感觉似乎真的很不错。

        于是,洛嫣然梳洗完之后来时就看到轩辕景飞生疏的抱着轩辕琰还不时调笑着轩辕琰的这样一幅画面,与轩辕景飞这样的人真是不符合呀,洛嫣然不禁想到,总感觉这个轩辕景飞变了很多,洛嫣然深呼了口气走进轩辕景飞和婗紫曦的身边,并将手中的糕点拿了出来,“王妃,这是君悦今天做的桂花糕,味道还不错,要不要尝尝?”

        婗紫曦对美食还是有追求的于是当即答道:“好呀,好呀,桂花糕,我都好多年没有吃过了。”婗紫曦的话语中透着一丝深深地惆怅之情,洛嫣然懂,但作为一个与婗紫曦‘不熟悉’的人,洛嫣然并不能多说什么。

        轩辕景飞平时是很少吃这类点心的,雅园的饭菜都是由皇宫中的御厨准备的,这样的糕点一般是民间常做的小点心,轩辕景飞拿起来尝了一下,的确很香,但似乎有些甜腻了,并不是轩辕景飞喜欢吃的那种类型,所以尝了一块之后轩辕景飞就没有再吃了。

        婗紫曦在这呆了还没多久,轩辕逸枫就来将婗紫曦接走了,轩辕景飞也还有事要忙便也跟着离开了,整个听雨轩顿时安静了很多,洛嫣然觉得有些累了就准备坐下来小憩一会,初秋的风有些凉,却是别样的舒适,洛嫣然并没有回房,直接坐在凉亭里小憩。

        楠瑾从外面回来时洛嫣然还没有醒过来,楠瑾想主子可能是这些天太累了所以也没有打扰洛嫣然,只是唤来君悦披了一件风衣在洛嫣然的身上,这样的风虽然不是很冷,但是吹久了怕是也会着凉。

        洛嫣然睡了两个钟头才醒过来,楠瑾在这期间一直都守着洛嫣然,洛嫣然见到楠瑾之后直接问道:“楠瑾,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没多久。”

        “事情都办好呢?”

        “嗯,按照你的吩咐属下已经将洛羽飞送到了詹楚楚那里,洛羽飞可能以后都不能说话了。”

        “不能说话了,嗯,这样也好,也省得总是从她嘴巴里听到一些不该说的话,到时受伤的还是她自己,对了,洛弑天那里有什么行动没有?”

        “洛弑天这些天派了很多人盯着夜帝,夜帝这些天并没有再在皇宫住着,已经搬到了太子府上,所以属下在太子府外看到了很多的高手。”

        “嗯,做的很好,继续盯着,我倒想看看这只老狐狸和夜帝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或许,我倒是可以到轩辕景飞的府上去拜访一下这位夜帝。”

        “主子,那我用去吗?”

        “你就不用去了,不然他们还会猜疑我怎么就有你这样一个高手。”

        翌日,洛嫣然便准备去太子府,当然这件事应该是在洛弑天的允许下进行的,所以洛嫣然还是先来到了前院的书房里找洛弑天,见到洛弑天之后洛嫣然直接向洛弑天道出了自己的去向,“爹爹,太子殿下昨天邀请嫣儿去他家,嫣儿特意来告诉一声爹爹。”

        轩辕景飞昨天的确来听雨轩找过洛嫣然,所以洛嫣然所说的话不算是什么假话,况且,就算是假话,洛嫣然相信洛弑天也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果然洛嫣然看到洛弑天的眼中闪过了老谋深算的一笑,“既然是太子邀请,那你便早些去吧,嫣儿,记得早些回来就行了。”

        从丞相府出来后,洛嫣然就直接乘着马车来到太子府上,洛嫣然并没有带什么人,只带了君悦,到了府门口,洛嫣然道明自己的身份,那守卫的小厮连忙就放洛嫣然和君悦进去了,并且态度很恭敬,显然轩辕景飞曾有够吩咐,两人畅通无阻的被带到了正厅,洛嫣然望着雅园里熟悉的场景胸口被压抑着泛着浪花,果然是每一次进雅园每一次的心情都不同呀,正厅里轩辕景飞正友善的陪着夜帝,看到突然来到的洛嫣然夜帝有些震惊,轩辕景飞倒是有些欣喜,难得洛嫣然主动到府上来找自己,刚刚还很自然地谈话环境顿时有些变得有些怪异,夜帝说话也开始不自然起来,慢慢地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轩辕景飞很欢喜的招待着洛嫣然甚至完全忘记了还坐在正厅里的夜帝,夜帝倒是也没有生气,只是一直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呢看着洛嫣然,这种眼神有些炽烈,让洛嫣然有种如芒在背的感觉,洛嫣然想或许这位夜帝应该是想和自己说说话的,于是洛嫣然将轩辕景飞支走了,“景飞,我听说春风楼的醉乡鸭很好吃,那里的女儿红也很不错,你去买些回来吧。”

        轩辕景飞当即一喜,“这好办,我这就吩咐南峰去买些回来。”

        洛嫣然:“景飞,你去买吧,这不一样的,你放心,夜帝在这里,我先陪着夜帝说会话。”不一样,怎么个不一样,的确是不一样呀,好像心意不同呀,于是,轩辕景飞很乐意的出去了。

        这个女子真的很聪慧,连眼神里都泛着狡黠的光,独孤离微微一笑:“你叫洛嫣然?”

        “是,你刚刚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

        “因为你长得很像孤的心上人。”

        “心上人?你的意思是我的娘亲和你……?”

        独孤离也没有否认:“嗯,你的娘亲是孤的妃子,孤也不知道她怎么就嫁给了洛弑天?”

        “什么?他是你的妃子?你认识洛弑天?”

        “是,他也是夜国人,是以前和我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

        “那他为何会成了宛国的丞相?”

        “唉,有些事你不懂?”

        “我娘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和你一样很聪慧,但她也懂很多权术,其实她任何一个男子都出色,她睿智,总能看到别人所不能看到的事。”独孤离的声音中总是透着一股伤感,那的确是一个极为出色的女子,洛嫣然不禁对许清璇有些好奇。

        “和我说说你们三人之间的事吧?”

        “我们三人?原来你早看出了我们三人之间的关系,是,曾今我们都是一起奋斗的男女,我们有着共同的理想,可是我和弑天同时爱上了你的娘亲,可是,娘亲爱的是我,也就是这样,弑天和我反目成仇,我娶了你的娘亲,将她封为懿妃,但我还是没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你娘亲,宫里的势力此起彼伏,我没办法,于是,我故意疏远了你的娘亲,我以为她会一直等我,最多两三年,我就有能力可以给他更好的,可是还不到两年,她就在皇宫里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到处寻找她,可是总找不到,知道我看到了你,甚至知道了你是她的女儿,可是,你真的是洛弑天的女儿吗?”

        “这我不知道,十年前的事我是一点都不记得了,不过,这么多年了,我想你对我娘亲的感情也不及以前那样热烈了吧。你的孩子怕是也有我这么大了吧?”

        独孤离一涩,洛嫣然说的那样直接却又说的那样确切,独孤离甚至感觉到洛嫣然的话中有一种控诉的意味,“我,我需要为夜国负责。”

        洛嫣然讽刺的说道:“好一个牵强的借口,为夜国负责,如果真爱你还会这样想吗?你也不过是在为自己的花心找借口,我想或许我娘亲离开你的决定是对的,若果是我,我也不会爱上你这样的人,自古江山与美人不能两全,正如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自古红颜多薄命,女人又有多少的青春陪着你们消耗呢?你每年都会有秀女入宫,每年都会宠幸各个秀女,就连那些美女都早已绕花了你的双眼,你又怎么可能还记得你的糟糠之妻呢?况且她的年纪早随着岁月的流逝在不断衰老,试问有谁愿意看着自己所爱的男人在自己眼前一次又一次的宠幸别的女人,而你却可以光明正大的说是为江山着想,你口口声声说会给她最尊贵的地位,你又怎会知道她所追求的也只是”愿得一心人,白头不相离“罢了,再怎样忍耐也会有耐心用尽的一天,再长得等待,若是没有意义,那还有什么用呢?”

        洛嫣然的话那样犀利,有些责备的意味,却又是那样的有理,独孤离听后心中一阵阵发涩,从不曾这样想过,原来,真的是自己的错,真的是自己束缚住了阿璇高飞的翅膀,没有什么可能不可能,只有愿不愿意,或许是自己爱的还不够深,或许就是因为自己嘴中一直挂着江山社稷,所以自己注定失去了那份真挚的爱,原来自己早已不值得爱,所以阿璇才会毫不犹豫的放开,“是,我对不起你的娘亲,但我真的很想再见到你的娘亲,可是,她真的去了吗?我不相信。”

        独孤离看起来有些落魄,洛嫣然有些可怜这个孤独的男人,怨不得嘴中唤着“孤”,看来是注定了要做一辈子的孤家寡人,既然在选择了权利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失去真爱的机会,自古以来,不是总有人沉迷在皇权之中,沉迷在美人之中吗?毕竟,当了皇帝,既有了享之不尽的财富,还有年年年亲貌美的姑娘,而这些可怜的姑娘自入宫的那一刻起也注定了只能成为皇帝手中的玩物,“我去过娘亲身前所住的院子看了看,也叫人打探了很多消息,我估计我娘亲并没有死,很可能是洛弑天在骗人。”

        独孤离无力的叹了口气,“唉,弑天兄真的变了很多,听说他对你也不是很好?”

        “谈不上好不好,至少我现在对他来说还有利用价值,他曾今让我来对付你。”

        “我看的出来他很爱阿璇,可是如果你是阿璇和他的女儿的话,他一定会十分疼你,可是他竟然想让我们两个反目成仇,难道……?”难懂什么独孤离也没有往下说,他似乎有些害怕洛嫣然不愿意承认这个现实,毕竟在洛嫣然的眼里,自己是一个很失败的人,“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我有我的理由,你不必知道,洛弑天这个人我并不信任。”

        独孤离有些激动,“你愿意信任我?”

        洛嫣然冷冷的憋了独孤离一眼,“我告诉这些并不是因为信任你,我只是不想让洛弑天的计划如愿罢了,况且,我又可以保护自己的人。”

        “你一个女孩子,认识的人又不多,谁又有什么能力可以保护你?”

        洛嫣然的眼神一寒,显然不愿意独孤离干预自己的事,“夜帝,我的事就不劳您费心了,我有能力保护自己,您还是关心您的国家大事就行了。”洛嫣然的一声‘夜帝’一下子就拉远了两人之间的关系,仿佛刚刚还谈得很开的并不是这两人,洛嫣然的拒绝那样明显,独孤离的神色有些受伤,旋即又将自己的情绪调整好了。

        两个人的对话不长也不短,将该说的都说了出来,洛嫣然算是小有收获,知道了许清璇与夜帝还有洛弑天三人之间的大概关系。

        轩辕景飞从春风楼赶回来时洛嫣然与独孤离早已结束了两人之间的话题,也正是到了传膳的时候,由于独孤离是贵宾,所以例外的做了一席更精致的吃食,可是独孤离似乎很是平易近人的样子,完全没有摆帝王的架子,独孤离直接命轩辕景飞不必破费几人在一起吃,洛嫣然倒是无所谓,她从不在乎这些所谓我的皇权,所以洛嫣然径直在独孤离的吩咐下坐下了,轩辕景飞自然是尊重独孤离的意见,席间,几人都没有多说什么话,似乎在维持着“食不言,寝不语”的惯俗,独孤离是不知从何开口,轩辕景飞是因为尊重独孤离的帝王之尊,洛嫣然是觉得没什么要说的,三个人,三种心思,吃的也不算很愉快。

        回到丞相府不出意外的看到了洛弑天,洛弑天装作慈祥的问道:“嫣儿,回来啦。”

        洛嫣然点了点头,“嗯,爹爹有什么事吗?”

        洛弑天不自然的咳了咳,“也没什么事,你去太子府上见到夜帝没?”

        “嗯,见到了。”

        “那他和你说了什么没有?”

        洛嫣然看了洛弑天一眼装作不经意的问道:“爹爹,那个夜帝真是奇怪呀,人冷冰冰的,一句话都不说,好像别人欠他什么似的,他还一直盯着嫣然看,看得嫣然怪不舒服的,爹爹,你说奇怪不奇怪?”

        洛弑天仔细的打量洛嫣然的神色发现洛嫣然的表情很正经,完全是为这个问题困惑的样子,这样子看起来不像是装的,于是洛弑天斟酌着说道:“嫣儿,不管他怎么做,你都要记住他是我们的仇人,总有一天我会为你的娘亲报仇的。”

        洛嫣然不禁在心中讥讽洛弑天,都是虚伪自私的男人,说什么爱,其实只是因为不肯承认自己输了罢了。不过洛嫣然还是极其乖巧的说道:“爹爹,你放心,你说过的话我都记着,等我有能力了,我一定会帮您一起为娘亲报仇。”

        “嗯,嫣儿你说的很对,为此,爹爹决定给你找一位师傅从今以后你就专心习武,等武功练成后你就有能力去刺杀独孤离了,我们也就可以报仇了。”洛弑天的眼睛里仿佛啐了毒一样,幽深莫测的,哼,独孤离,我就让你们来个父女两相互残杀,哈哈。洛弑天在心中打着如意算盘,却不知道聪慧的洛嫣然早已将他的算计打破了。

        回去之后感觉有些累,洛嫣然便准备去休息休息,谁知刚走到通往后院的岔道口就遇到了詹楚楚和洛羽飞,两人似乎也见到了自己慌忙转身准备离开,洛嫣然当即阻止了,“大姨娘,大姐姐,你们这是怎么呢?怎么看到嫣然就这样害怕呢?就这样急着想要躲开嫣然?”

        詹楚楚慌忙答道:“不是的,不是的,只是羽飞突然有些头昏,所以我才打算先回去让羽飞休息一下。”

        洛嫣然幽幽的问道:“是吗?”洛嫣然向洛羽飞的眼睛看去,毫不意外的看到了洛羽飞那双浸满恨意的眼睛,洛嫣然满不在乎的一笑:“大姐姐是不是到现在还怪着嫣然?”

        詹楚楚忙答道:“没有,没有,羽飞怎么敢这样呢?”说着就要拉洛羽飞离开,只盼能早点走到一个洛嫣然看不到的地方,詹楚楚突然有一种错觉,洛嫣然是那样深不可测,绝对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她既然将她们抓起来又大张旗鼓的将她们放出来,完全不害怕她们会对她的所作所为进行控诉以对她造成威胁,就凭这一点自信,詹楚楚深深地觉得恐怕洛弑天的权谋也不及洛嫣然的三分之一,这个女人隐藏起来的力量真的很可怕。詹楚楚倒是放的小心翼翼起来了,她是再也不敢随便就找洛嫣然的麻烦了,这些天担惊受怕的,总怕洛嫣然再一次将自己抓走,詹楚楚一幅唯唯诺诺的样子,那还有以前的趾高气扬,洛羽飞冷脸看着自己的母亲在那儿放低身姿心中对自己的母亲的厌恶越来越深,她深深地压抑下自己的情绪,伪装成一幅害怕的样子,心中却想着总有一人她要让洛嫣然爬在自己身前磕头谢罪,还有自己娘亲,洛羽飞永远都无法忘记自己的娘亲那绝情的一幕,詹楚楚竟然为了要活下去而置自己这个女儿的生命于不顾,洛羽飞算是看穿了,她也不过是娘亲在父亲那里争宠的工具罢了,可惜父亲现在的眼里只有洛嫣然,哪里注意到自己,洛羽飞发誓,属于洛嫣然的她都要一一的抢过来,她要让洛嫣然一无所有。

        洛嫣然微笑着看着在自己眼前低头的两个人很满意的说道:“你们最近的表现我很满意,你们定期服用的解药我会派人早些给你们送来的,免得你们又受百虫噬心之苦。”

        于是,洛嫣然在詹楚楚千恩万谢中离开了,

        洛弑天果然说道做到,第二天就找了一个人来教洛嫣然习武,那个人似乎是洛弑天的手下,与其说是习武,不如说是洛嫣然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起来了。洛嫣然学过武这件事不能让洛弑天知道,所以刚学的时候,洛嫣然尽量表现出笨拙的样子,那个人整日都逼着洛嫣然学武,不给洛嫣然一点休息的时间,为了表现自己是个乖巧的孩子,洛嫣然只得每日都强迫自己接受训练,看来洛弑天是要将自己当做杀人工具来培养了,唉,真累呀,这样的日子,早上要应付洛弑天与那个教自己练剑的所谓的师傅,晚上又要应付轩辕景飞,轩辕景飞白天似乎多忙事所以少来找洛嫣然,于是总是在晚间来找洛嫣然,轩辕景飞总是来得悄无声息的,只有听雨轩的人知道,洛嫣然真想早点离开丞相府,太忙了,以至于洛嫣然很有一段时间没去过春风楼了,于是,君悦成了每日赶往春风楼的人,洛嫣然的事她也并没有瞒着小翠,本来是想让君悦带小翠也去春风楼熟悉一下,可是若是听雨轩内走的一个丫鬟都不剩岂不是要引起怀疑,所以洛嫣然将小翠留下来照顾自己。

        洛嫣然是在被监视中听到了三少爷要回来的消息,小翠将这个消息告诉洛嫣然时,洛嫣然不置可否的笑了笑,看来这位四夫人是要动手了,三夫人去逝,大夫人整日闭门不出,正是她崛起的好时机,看来也应该让詹楚楚出来闹一闹了,否则四夫人还以为府中也没了这个人。

        正式见到四夫人的那天也就是三少爷回来的那天,这也是洛嫣然第一次见到这母子三人,洛夜辰常年奔波在外身上散发着一股旅人的气息,皮肤在常年的阳光照射下变得有些黝黑,细看之下洛夜辰的眉眼与洛弑天是有几分相像的,多年的考验,洛夜辰身上更不时的透着沉稳,洛安燕似乎还是小孩心态,一直都站在刘翠枝的身后,似乎对所有人都很陌生,包括洛弑天和洛夜辰,洛夜辰似乎很尊重洛弑天,很虔诚的对着洛弑天拜了三拜,洛弑天当即也绽放了一个欣慰的微笑说道;“辰儿辛苦了,这么些年没回到家中了怕是也认不得你的姐妹们了吧。”于是洛弑天指着洛嫣然对洛夜辰说道:“这是你二姐。”洛夜辰当即很有礼貌的唤了一声“二姐好”洛弑天又指着脸色苍白的洛羽飞说道:“这是你大姐。”说道洛羽飞的时候,洛弑天的脸色极其不好,显然认为这个女儿是可有可无的,但洛夜辰还是很客气的唤了一声“大姐好”。

        洛夜辰的归来让洛弑天很是开心,所以洛弑天决定就在这天举行家宴,一大家人还是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饭,从始至终,洛嫣然都有仔细观察刘翠枝的神色,洛嫣然那发现刘翠枝的神色很淡,并没有因为儿子的归来喜笑颜开,但洛嫣然曾让人去查过,洛夜辰之所以回来的确是刘翠枝叫回来的,洛嫣然现在对刘翠枝越来越感兴趣了,真想找到这个做事滴水不透的女人的破绽在哪里。

        饭席间洛嫣然能够清晰地察觉到詹楚楚的焦躁,的确,洛夜辰是洛弑天唯一的儿子,只怕他一回来詹楚楚育洛羽飞在丞相府的地位会越来越差,为了不让刘翠枝太嚣张了,洛嫣然想看来她应该指点指点詹楚楚那个没有头脑的女人了。

        好不容易可以不用被逼着强迫自己习武,洛嫣然决定好好放松一下,本来是准备溜出去走走的,结果衣服还没有换,洛嫣然那位很久没有出现的表哥楚南昭现身了,没法了,洛嫣然只有留下来招待楚南昭,凑巧的是,楚南昭刚坐下轩辕景飞来了,一身轻松的样子,似乎今天再什么可忙的事了,更不幸的是这些天风白晔好久没有见到洛嫣然了,于是一跃轻功来到了听雨轩,于是,三个男人大眼对小眼,洛嫣然是一个头两个大了,唉,轩辕景飞当即表示了他的疑惑,“白晔兄怎么认识嫣然?”

        差点穿帮了,风白晔正了正神色,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来的不是时候,不过风白晔还是面不改色的说道:“哦,轩辕兄竟然也在这里,真是巧呀,洛小姐喜欢春风楼的吃食,经常去光顾在下的小店,所以就熟识了,不想轩辕兄竟然也认识洛小姐,洛小姐人缘真是好呀,不过,这位公子是?”风白晔说着用寻问的眼神看着洛嫣然。洛嫣然当即介绍到:“哦,这位是我的表哥楚南昭。”然后轩辕景飞和风白晔都拱手对楚南昭说道:“楚公子,幸会。”

        楚南昭当即有礼貌的说道:“幸会幸会,不知两位公子是?”

        轩辕景飞率先回答道:“在下轩辕景飞。”

        复姓轩辕,那不是皇姓吗?楚南昭当即疑惑道:“公子是……?”楚南昭还没说完轩辕景飞便知道楚南昭已经猜出自己的皇室身份,轩辕景飞忙说道:“楚公子不必多理,只可将在下当做普通朋友就行了。”

        楚南昭犹豫了,毕竟皇室的人身份特殊,而自己无权无势,只是个普通的商人,风白晔随即说道:“楚公子,既然轩辕兄都这样说了,你也不要多理了,在下风白晔,是洛小姐的朋友。”

        三个人就这样有说有笑的聊着,一点剑拔弩张的样子也没有,三个人都面带着微笑,似乎是好久没有相见现在终于相聚的好朋友,完全忘了身边还洛嫣然的存在,洛嫣然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被忽略了,不过,她可不想一直呆在这三个男人身边,于是洛嫣然趁机离开了。

        这一天就这样很奇妙的过去了,洛嫣然一直没有插入三人的对话之中,最终还微笑的送着三人各自离开。

        ------题外话------

        亲们,求多多支持哟,么么哒……。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298/181033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