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陛下你死定了 > 第五十九章 复仇?

第五十九章 复仇?

        利州,轩辕景飞又一次遇到了一场刺杀,幸好轩辕景飞提前稳做安排,安排了两拨人马,一拨明面上假装自己大张旗鼓的去利州,一拨则是自己和莫南峰、莫北渊走水路暗地到达利州,苏弥将轩辕景飞的计策告诉洛嫣然之后,洛嫣然对轩辕景飞的智谋不得不夸奖一番,由于轩辕景飞的一场空人计,轩辕靖的人也扑了个空,不仅一下子丢了一千万的银两更被轩辕景飞摆了一道,轩辕靖听说后是大怒不已,无奈只得接受这个结局。

        轩辕景飞还只很有治国能力的,到利州之后轩辕景飞很快就解决了百姓暴乱一事,还提升了几个勇士为军营里的营长,为自己又增收了几个心腹之人。这一次利州之行,轩辕景飞也的确收获了民心。

        洛嫣然的人很快就将麦河那里的宅子里面的守卫情况,那些人在夜晚的时候总是会比平常放松很多,更何况,麦河地处偏远不会有人随意注意到,所以在这儿守卫的人都没有什么警戒心,趁着夜黑洛嫣然的人只解决掉了守在上官翊海门口边的两个人就成功的将上官翊海给掳走了,这一切简直不费吹灰之力,抓住上官翊海最激动的最高兴的便是洛嫣然了,那一刻,压抑了多年的心终于松了一些,终于找到了那个始作俑者,找到了那个做一切坏事源头的人,找到了那个自己做梦都恨不得千刀万剐的人。

        轩辕景飞听到属下来报上官翊海被掳走的消息时震惊不已,是谁有这样大的实力可以查到麦河,而且还在自己安排的人的眼皮底下将人给掳走了,谁最恨上官翊海呢?当然是林若素,想到林若素这个名字轩辕景飞就想到了洛嫣然这个名字,到底哪一个是真实的呢?她一个女子应该没有这么大的能力,难道是其他的上官翊海的仇家,毕竟上官翊海那时候得罪的人挺多的,关了上官翊海这么大概有一年多了吧,轩辕景飞也懒的得管了,于是轩辕景飞也没有吩咐人去找上官翊海只是对前来汇报消息的人说道:“不用管了,人也不用找了,生死听由天命。”

        弑情盟地牢里,上官翊海一身狼狈的掉绑在木桩上,上官翊海这样被吊着已经有两三天了,平时又没有人来招待上官翊海,没有水喝,上官翊海的嘴早已干裂的不行,看到洛嫣然进来时上官翊海仍然是神情淡淡,“是你呀?我还以为你死了。”

        “为什么这么说?”

        “听轩辕景飞说的呀,他说是我害死了你,所以要惩罚我,你瞧,我终究还是输在了你的手中,就因为他以为你死了他就将我给囚禁起来了,好久没看到了外面的天了呀。”

        洛嫣然有些疑惑,“他囚禁的你,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恨我呀,恨我毁了你,你看他对我多残忍的,为了怕我逃出去竟然将我的双脚的脚筋都挑断了,你看,他多重视你的,那时我也以为你已经死了,我还开心了很久,他再怎样折磨我又怎样,你终究还是不可能出现在他身边了,你会那样也和他脱不了关系,就算你活着也不会原谅他的,对不对?”

        洛嫣然其实是有些震惊的,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轩辕景飞竟然会这样对待上官翊海,难道真的是因为心底有了自己所以再看到重生后的自己时会变得那样的不同只为了接近自己和自己在一起,不,洛嫣然拒绝这样想,上官翊海说的不错,轩辕景飞对自己造成的伤害是无法磨灭的,洛嫣然冷了冷神色说道:“是呀,我的确死了,可是,我又活过来了,而且活得这样好,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活过来吗,因为老天也看不惯你们的行为所以特意让我回来惩罚你们的。”

        上官翊海倒是很认命,“是呀,我曾今做了那么多的坏事,这都是我的报应呀,所以我终究得不到自己最想要的,所以我注定了是被抛弃者,也注定了是失败者。”

        “你真的很该死,可是你知道吗?我的心里有多恨,你们这些人靠着权利总是强迫别人做不喜欢的事,因为你,晓笙哥死了,肖樊哥死了,我娘亲也死了,连我的丫鬟晞月你都不放过,你害死了那么多的人,我会让你慢慢为他们偿命。”

        “你杀了我吧,我也早就已经活够了。”

        “你想死,没那么容易,曾经你折磨我,现在我也要让你身不如死,其实你还真的挺可怜的,你那样为轩辕景飞,可是他对你也不过如此。”

        “是呀,你说得对,我的人生的确很悲哀,我想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了,我很你对我的伤害,所以我那样疯狂的对你,曾今我也以为他对我多少有几分真心,到后来才知道他终究是在利用我罢了,他怎么会喜欢男的呢?想想也是,他从未对我主动亲近过,他从不动我,只是在我犯错之后留住我的命,只有让你看到的那一次,不过也是在他计划中的一场欺骗罢了。或许,像我这种怪癖嗜好的人就不应该存在。”

        “真没有想到你竟然也会有想开的一天。”

        “可能是被关的太久了吧,整日只知道想这些,想多了才终于知道原来都是自己的错。”

        洛嫣然和上官翊海谈了一会话后便离开了,洛嫣然怎么也没有想到上官翊海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一天,曾经的洛嫣然总是希望早些找到上官翊海然后用各种手段折磨上官翊海,可是如今,似乎做这些已经没有了什么意义,上官翊海早已懂得了自己的错,那么永远活着,想死却死不了才是对他最重的惩罚吧,洛嫣然离开了弑情盟的地牢再也没来看过上官翊海,一切都任他自生自灭吧。

        轩辕景飞在利州耽搁了半月之久才回到了京城,回到京城之后的轩辕景飞并没有急着进宫,反而是先去找了洛嫣然,这天,洛嫣然正在后院照看最近新栽的铃兰花,这种花欣赏起来十分好看,但其毒性也很大,洛嫣然其实一直想找到滴水观音,滴水观音是一种比较稀有的植物,其叶汁入口会中毒,根茎也有毒,

        轩辕景飞一进后园看到的就是洛嫣然认真的侧脸,那专注的样子看起来让人更入迷,轩辕景飞正准备上前替洛嫣然帮忙,眼看马上就要碰上那铃兰花的叶子,洛嫣然还以为是小翠连忙用手拍着伸过来的那只手说道:“别乱动,这花有毒。”

        洛嫣然小心翼翼的将铃兰花摆好之后这才抬头不想一看却是轩辕景飞怔怔的看着自己,那双暗黑的眼底似乎只剩下洛嫣然的倒影,洛嫣然被盯着有些不自在就说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到一会。”

        “刚到?你怎么不赶快进宫?”

        “唔,我想你了,有这么些天没见到你了所以先来看看你。”轩辕景飞的话说的那样直白,洛嫣然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脸颊微微有些泛红,这样害羞的样子让轩辕景飞看着心底直泛痒,洛嫣然却对这种感觉感到害怕,前世的记忆那样深刻的印在自己的脑海中,轩辕景飞的欺骗、轩辕景飞的设计,这些伤痛的记忆怎么也没办法抹去,虽然那样痛恨上官翊海,但更不能原谅的就是轩辕景飞,为什么要伤害一个无辜的人呢?这样想着,洛嫣然的情绪慢慢冷淡下来。

        冷淡下来的洛嫣然对轩辕景飞说道:“怎么样?事情办得还顺利吧?”

        “嗯,挺顺利的。”

        “景飞你还是快些进宫去面见你父皇吧,他应该也等着你的消息。”

        “那也好,我先进宫去,回来了再来找你。”

        “回来的你也不要急着来找我,奔波了这么多天,你先好好休息一下,我明天再来找你。”

        “那好,你记得明天来找我,我先走了。”轩辕景飞这才离开听雨轩向皇宫赶去,轩辕朗也早已知道了轩辕景飞已经回来的消息,所以特意在御书房等着轩辕景飞,看到这个儿子这样有能力,轩辕朗很是欣慰,其实轩辕朗亏欠了轩辕景飞很多,他从来没有将自己的父爱给轩辕景飞一点,那时的自己因为总是看到权势,总是讨厌被压制所以开始痛恨皇后,也是因此不再疼爱自己的这个大儿子,如今终于明白的时候终于看透了的时候却似乎已经迟了,儿子对自己的态度总是那样冷淡。

        轩辕景飞见到轩辕朗之后就行礼说道:“儿臣参见父皇。”

        轩辕朗看着这个自己有着愧意的儿子问道:“你回来啦,路上一切可还顺利?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一切都还好,只是儿臣在途中遇到了一批杀手,似乎还是有组织的。”

        轩辕朗连忙关心道:“有杀手?皇儿没受伤吧?”

        “还好,儿臣之前猜到可能有人会对儿臣不利,所以儿臣采取了李代桃僵之策躲过了这一劫。”

        “可有查到是谁人所为?”

        “还没有,不过儿臣的的人正在调查,儿臣怀疑此事有些不简单。”

        “堂堂太子外出却遭遇刺杀,朕也觉得此事不简单,皇儿你一定要早些将此事查出来。”

        “父皇,若是没有别的事儿臣就先行离开了。”

        “嗯,那好吧,你去吧,也去见见你母后报声平安。”

        “儿臣知道。”轩辕景飞说完之后就离开了御书房往翊坤宫赶去,轩辕景飞刚走至翊坤宫的门口,站在外面的丫鬟都向轩辕景飞行礼道:“奴婢等参见太子殿下。”与以往真的不同了很多呀,这便是皇宫中的女人的命运,一旦得到重视侍从如云,或是一旦失宠,就会是冷落零星。

        听到侍女们的行礼慕容婉心便知道轩辕景飞来了,郭嬷嬷也早已迎到了门外,“殿下你回来啦?”

        轩辕景飞点了点头随着郭嬷嬷一起走进了内室,轩辕景飞一进去就看到慕容婉心正高兴的哄着一个小孩,凑近一看便发现是轩辕琰,轩辕景飞问道:“母后,琰儿怎么进宫了?”

        “是本宫想琰儿了,所以让紫曦将琰儿带到宫里来了。”

        “弟妹呢?”

        “哦,她去看她母妃去了。”慕容婉心一边哄着轩辕琰一边对轩辕景飞问道:“路上没遇到什么危险吧?”

        即使有危险,轩辕景飞也不会告诉告诉慕容婉心让慕容婉心担心,所以轩辕景飞直接回答道:“嗯,什么事都没遇到,顺利的很。”

        “去见你父皇呢?”

        “嗯,已经见了,母后孩儿也想抱抱琰儿。”

        “嗯,好呀,你过你会抱吗?”

        “当然会了,上次在嫣然家中还抱过了的。”

        “洛家丫头,紫曦到她那去了的?”

        “嗯,她们是好姐妹。”

        “好姐妹好呀,兄弟之间的关系也会更亲近了,不过,景飞呀,你可要早些将洛家那丫头娶到手呀,不然小心那丫头被别人抢去了,我看那丫头机灵着了,还那样聪慧明理,我也还打心眼喜欢着了,你早些娶到了,我也好早点再抱个孙子。”

        慕容婉心所说的何尝不是轩辕景飞所想的,“母后,儿子一定会加油的。”

        陪着慕容婉心说了一会儿话之后,婗紫曦也来接轩辕琰了,轩辕景飞便和婗紫曦一起出宫,也顺便将婗紫曦送到了贤亲王府。

        当是时已经有些暗了,轩辕景飞便回到了雅园,莫北渊正等在凉亭内,轩辕景飞走近之后问道:“事情查的有眉目了没有?”

        “殿下,我只查到这批人似乎是弑情盟的人。”

        “弑情盟的人?他们不是一个专门的收钱杀人的组织吗?”

        “的确,所以应该是谁拿银钱收买了弑情盟的人,所以弑情盟的人才会派人来暗杀。不过,殿下,有一点属下还是有些疑惑,那些人似乎并没有打算狠下杀手,他们和我们的人打了一阵便装作不敌离开了,那些人的势力还是很高的,属下曾与一个人对决发现他也只是使了六分力,并没有尽全力。”

        “这样看来,这事还真有些奇怪,这弑情盟的人向来是收了钱就绝对会将事情做好,这次居然将钱收了竟然又要将我们放了,看来是有谁特意嘱咐过了的,这件事还不够明朗,我们都好不知道到底是谁站在我们的背后设计这些,你去继续查一查,将收买弑情盟的人查出来。”

        “是,属下这就去办。”她的娘亲?

        安陵镇,一个有些偏僻的小镇,在镇外的小道上坐落着一处草宅,屋子里只住了两个人,偶尔会听到屋内传来妇人的咳嗽声,屋外有一个中年的人正砍了些柴火准备进屋,听到隐约有声音传来,屋内的妇人走了出来,那妇人的穿着实在是普通,但一张脸却毫无衰老的痕迹,只是因为常年被病拖着所以人有些虚弱罢了,仔细看便会发现妇人的容貌姣好,病弱的妇人对着中年人说道:“钧桓,你回来啦?”

        中年人看到妇人颤颤巍巍的扶在门口便有些担忧,“小姐,你怎么又出来了,小心着凉了,病也严重了。”

        “不碍事的,钧桓,我们都在这个镇子住了这么久了都没有找到艺汐,我们接着到下一个镇子吧。”

        “可是,小姐,你的并都还没有好。”

        “我这病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可能好的了?当年还幸亏你救了我,要不然我可能都不在了。”

        “小姐,这么多年了,你的毒虽然解了,可是身子却越来越差了。”

        “唉,钧桓,你也不要多想了,毒能解这已经算是一件幸事了,我现在呀,也没有什么别的要求,就是早些找到艺汐,这样我也可以早些见到忧儿了,钧桓,你说忧儿见到我会高兴吗?”

        “当然会呀,只是小姐这些年我们走了这么多地方可是一点艺汐的消息都没有,你的病反倒因为时常奔波越来越严重,我真的很不放心。”

        “你也不要总这样消极,相信我吧,我们一定会找到忧儿,我有直觉。”妇人说完又咳嗽了起来,脸色也因此变得有些苍白,钧桓听了实在是不忍连忙走上前来将妇人重新扶到屋内,“小姐,你还是多在屋子里呆呆吧,这些天风大,你的咳嗽又严重了,我再去抓写药回来,等你将药喝完了我们再去登州看看吧,听说那儿挺美的,风水也挺好的,我猜想艺汐也应该会选这样的地方。”

        “嗯,好吧,就按你说的安排吧。”

        三天之后,许清璇的脸色稍微红润了些,钧桓也早已买好了马车,两人这才往登州赶去。

        许清璇和钧桓来到登州后便找了一家农家宅院住下了,这户农家有一个刚满十七岁的小女儿,人长得也挺水灵的,许清璇看到这个女孩的第一眼便喜欢上了这个女子,许清璇一天也不外出,那女孩便常常来陪许清璇,这时,许清璇总会再次想到若是忧儿陪在自己的身边,自己将是怎样的欣慰与激动,女孩的爹爹是一个教书先生,所以女孩的名字也很好听,叫任清河,闲着无事时许清璇便会教清河弹琴,清河本来就会弹一些,只是一直掌握不到入门的技巧,所以许清璇总会提点提点清河,清河算是个幸运的人,她的爹爹因为读过书所以想将女儿培养成知书达理的人,虽然家中收入不是很充足,但她的爹爹从不愿意委屈她。

        许清璇整日呆在宅院内,所以外出找人的事都属于钧桓的事,钧桓一天挺忙碌的,除了需要找人之外,他还需要找一些活赚取一些银两,常年的奔波没有足够的银两是不够的,还好钧桓有一身的好武艺,别人常常会来找钧桓办事,给的报酬也还算可以。

        这日,许清璇发现钧桓的衣服坏了便想给钧桓重新做一件衣服,许清璇其实并不会做这些,小时候的她从不涉及刺绣这一类的事,她更喜欢做的是看书,包括一些兵法书,不过经常执着于找人的两人的衣物总是需要有人修补,为了方便,许清璇便向别人讨教了针线活,简简单单的缝缝补补许清璇还是会的,做衣服许清璇不会,但任清河的娘亲有一手的好针线,所以许清璇想在任清河的娘亲的帮助下替钧桓做一件衣服,这样想着,许清璇便让清河带着自己来到了镇上的店铺准备买一些布料,许清璇的性格可算也改变了不少,甚至愿意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总有人会在生活的磨练下不断地改变。

        来到店铺之后,许清璇很认真的在清河的建议下挑了两匹布,布挑好后两人便准备回家,回家的路上两人经过了春风楼,这里的春风楼当然是春风楼的分店,清河停下了脚步对许清璇说道:“清姨,我听说春风楼的菜特别有名,开的地方也可多了,就连夜国都分布的有,你尝过这里面的菜吗?”

        许清璇微微一笑,“我倒是听说过了的,不过从来都没进去看过,我一般也是不希望我去人多的地方的,不过,你想吃吗?”

        清河点了点头,“嗯,挺想的,不过那里的菜应该挺贵的吧,我也不敢轻易进去。”

        许清璇拉了拉清河的手笑着说道:“既然想那咱们就进去瞧瞧吧,说的那样香,我倒是也想看看是否真的如传说中的一样?”两人说着便一起走进了春风楼。

        听雨轩内

        楠瑾听到属下汇报的消息后连忙往听雨轩赶来找洛嫣然,此时,安静的后院中,洛嫣然本来正在专心的练剑,小翠和君悦都痴呆呆的看着在空中自由飞舞的洛嫣然,在她们的眼中,连武艺都精通的洛嫣然简直是更完美了,君悦连连拍手叫好,“小姐,你真厉害,你赶快也叫我学学吧。”

        洛嫣然装作深思熟虑的思考了一番,君悦正以为洛嫣然会答应的时候,不想洛嫣然却出其意料的说道:“你呀,这么笨的,我看还是算了吧,再说你要是真的想学也不应该来找我呀,你去找楠瑾,楠瑾绝对会答应的,尽管你很笨,我想楠瑾也不会介意的。”唔,说的这样直接,君悦的俏脸擦得红了起来,“小姐,你竟在瞎说。”

        洛嫣然挑了挑眉,眼神中的戏谑极其明显,“我有吗?”那样轻松的调笑,让君悦急着直跺脚,小翠看了也不禁抿嘴直笑。

        楠瑾赶来时正看见这一幕,洛嫣然微笑的看着来人说道:“唉,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呀。”看见楠瑾平时冷漠的脸上鲜少有的绯红,洛嫣然就猜到楠瑾绝对听到了自己与君越的对话,楠瑾倒还算镇定的了,倒是君越一见到楠瑾当即害羞的跑开了,楠瑾并没有去追,洛嫣然抬头看向楠瑾那双乌黑的双眸就知道楠瑾是有什么事要告诉自己,洛嫣然便转身对站在一旁的小翠说道:“小翠,你去看看君越丫头,别害羞的跑掉了,那可不好了。”洛嫣然的语气有些轻松,轻松中当然也不忘了打趣一下某人,直到小翠也离开了洛嫣然才转过身来对楠瑾说道:“楠瑾,可是有什么事?”

        楠瑾点了点头这才说道:“主子,我们的人在登州的春风楼看见了你让我们找的那个人。”

        洛嫣然有些惊喜,“当真?”

        “应该是的,听手下人来报也是因为她到春风楼吃饭所以才见到的,而且那人和你的面貌几乎相差不大,只是人有些虚弱,看起来似乎已经被疾病缠绕很多年了。”

        “看来就应该是了,还有没有别人知道这件事?”

        “没有,他们见到人之后也没有前去打扰,只是悄悄地跟着去看了一下,她现在寄居在登州的一个教书匠家里。”

        “嗯,做的好,这样吧,你尽快在京城外找一处好一点的宅院买下来,然后找人将她接到宅院里去,她应该也不会贸贸然相信陌生人的话,你叫告诉她说是耳垂下有一颗红色的泪痣的姑娘让你们这样做的,她听了之后自然会明白,也就会和你们一块走了。”是的,许无忧的耳垂后有一颗极小的红色泪痣,只有仔细观察才会发现,这件事也只有艺汐和许清璇知道,那是胎记,是许清璇曾今仔细的记住的地方。

        “属下,知道了,属下一定会尽快将这件事办好。”

        “嗯,千万要记住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楠瑾听完洛嫣然的吩咐便去弑情盟安排这件事去了,楠瑾带来的这个消息可以说给了洛嫣然很多惊喜,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有了许清璇的消息,她不禁开始猜想许清璇见到自己后会是怎样的情绪,激动?流泪?高兴?似乎种种都有可能发生,这便是血缘的牵引吗,在自己还没有见到许清璇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这样期待与许清璇的相见。她想,许清璇一定怎么也没有想到吧,自己两世为人都是她的女儿。

        洛嫣然的激动不仅表现在心底,更表现在行动上,她晚上开始睡不着觉,她的笑颜也比以往多些了,轩辕景飞倒不知为何洛嫣然会整日这样开心,不过,看到这样的洛嫣然轩辕景飞是开心的,那是发自内心的笑,这让轩辕景飞感到自己终于走近了洛嫣然一步。

        洛嫣然喜欢研究医书,轩辕景飞找了很多的医书来让洛嫣然研究,洛嫣然会研制毒药,但总不能配出解药,在这些医书的帮忙下,洛嫣然不仅可以将自己所配的毒药的解药配出来,同时也会将一些江湖上疑难的解药配出来。

        洛嫣然去春风楼的次数渐渐地少了,风白晔于是便总来听雨轩找洛嫣然,风白晔也很喜欢看洛嫣然沉迷于书中的样子,就像是诗歌里走出来的女子,洛嫣然的武功其实还并不高,学过的时间不过一年能有多大的成就,洛嫣然虽然叫楠瑾保护她,但更多的时候楠瑾都在外面替洛嫣然办事,风白晔是总放心不下洛嫣然的,后来风白晔甚至就以要保护洛嫣然的借口留在了听雨轩,听雨轩虽然不大,但是还是有几处空房间的,听雨轩平时来的人也少,所以洛嫣然也没有拒绝风白晔的提议。

        一个月后,楠瑾回来了,这也就意味着洛嫣然马上就可以见到许清璇了,风尘仆仆的楠瑾赶到听雨轩时,洛嫣然对楠瑾的感激之心越来越强烈,君悦总是会在洛嫣然的身旁念叨着好久都没有见到楠瑾了,弄得洛嫣然倒有种罪恶感,自己怎么就成了拆散一对有情人的恶人了,所以洛嫣然暗暗想以后还是让楠瑾多陪陪君悦吧,其实有些事也不一定非要由楠瑾去办得,弑情盟里有实力的人还是挺多的。

        将许清璇安置好的第二天,洛嫣然便来到了特意在京城外购置的这间别院,洛嫣然来的时候并没有带任何人,她渴望与许清璇的独处。

        许清璇见到洛嫣然时也很激动,眼泪不时的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许清璇的声音甚至有些哽咽,“忧儿,我可算找到你了。”许清璇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抚摸着洛嫣然的脸颊,“这么多年了,忧儿,你过得好吗?对呢,就你一个人,艺汐呢?”

        该怎么告诉许清璇这件事呢?洛嫣然有些犹豫,可是有些事情总是我们该面对的,“娘亲,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艺汐娘亲,她已经去离开了。”

        艺汐竟然离开了,那个一心一意心中只为别人着想而不为自己着想的艺汐竟然离开了,这是许清璇怎么也没有想到的事,许清璇有些伤感,但是听到许无忧叫自己娘亲,许清璇的心中有一种幸福在蔓延,终于听到了自己千盼万盼想要听的那声呼唤,“她是我的恩人,亦是我的好姐妹,我会永远记得她。”

        “是,我也永远记得她,她也永远是我的娘亲。”

        母女两人说着说着相拥着哭泣了起来。

        钧桓走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洛嫣然与许清璇两人紧紧拥抱的场面,许清璇很快就看见了钧桓于是拉开了洛嫣然对洛嫣然说道:“忧儿,这是你钧叔叔,这么多年一直都是他在照顾我。”

        钧桓也看见了洛嫣然,见到了这张与许清璇有九分相似的脸。钧桓淡定的一笑,“小小姐,总算是找到你了。”

        洛嫣然微点了点头,“是呀,我们都找到你彼此,钧叔叔,这些年,真的很谢谢你。”

        “傻丫头,谢什么,既然叫我叔叔,就应该知道这是我应该做的。”

        洛嫣然微微笑了笑,有些感谢是无法言语的,只要记在心中就好。

        洛嫣然并没有询问许清璇以前的事,她想每一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而这个故事也许是悲伤地,也许也会是快乐的,无论如何,洛嫣然只希望许清璇以后的故事中有自己。

        洛嫣然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告诉许清璇,这是自己的娘亲,洛嫣然不想欺骗自己的娘亲,“娘亲,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什么事?”

        “这件事说出来可能你一时也无法接受,可是我并不想骗你。”

        “你说吧,既然你想说那就一定是极其重要的事,我会尽力接受的。”

        “娘亲,我想告诉你的是其实你的忧儿已经死了。”

        许清璇震惊了,“你说什么?那你……”

        “娘亲,你不要太悲恸了,我想和你说的也正是此事,许无忧的确是死了,一年前死的。”

        听到洛嫣然这样肯定的语气,许清璇有些晕眩,她使劲的摇晃着洛嫣然的手臂说道:“不,我不相信,忧儿,你说你是不是不想原谅我所以你才这样说的?你明明就记得你自己,你怎么就不肯承认呢?”

        洛嫣然深吸了一口气微扶住了有些虚弱的许清璇,“娘亲,我从没有怨过你,知道有你时我真的很开心,但这件事的确是真的。”

        “可是你既然不是忧儿,你怎么就那么清楚忧儿的事呢?”

        “娘亲,这件事说起来就有些复杂了,其实我现在是洛嫣然。”

        “嫣儿,你是嫣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娘亲,其实我占用了洛嫣然的身体。”

        许清璇惊诧了,“你说什么,这怎么可能。”

        洛嫣然有些飘忽的回答道:“是呀,连我都觉得不可思议呀,当初我以为自己死了,结果却好像只是睡了一觉,这一觉醒来我就活了,不仅活了,而且还变成了洛嫣然。”

        许清璇不禁摇了摇头,“真是不可思议呀,我该庆幸吗?无论你是忧儿还是嫣儿你都是我的女儿。”

        “是的,娘亲,不论我是谁我都是你的女儿,我拥有许无忧的记忆,我也拥有洛嫣然的身体,但是许无忧真的已经成了过去,那是很多人都看到了的事实,所以我现在只是洛嫣然,娘亲,你知道吗?当我知道洛嫣然与许无忧的关系时我真的无法形容自己心中的感觉,有些窃喜,也有些无助,我怕你会无法接受我,但我最终还是决定将这个埋藏在我心底的秘密告诉你,娘亲,你管以后如何,我即使你的忧儿,也是你的嫣儿。”

        “不,嫣儿你能将这件事告诉为娘,为娘真的很高兴,虽然也有些震惊,但我也应该放宽一些,我的忧儿和嫣儿将一起陪在我的身边。”

        洛嫣然有些欣喜的抱住了许清璇,“娘亲,谢谢你的理解,只是此事还不能让别人知道。”

        “放心吧,你以后只需要做嫣儿就好了。”许清璇说着说着就咳嗽了起来,洛嫣然连忙将许清璇搀扶着坐下,“娘亲,你这病似乎不轻,你先坐下让我来给你看看。”洛嫣然说着就抬起手给洛嫣然把脉,许清璇的脉相有些微弱,中气似乎也有些不足,洛嫣然的眉头不禁微微蹙起,正盯着洛嫣然看得许清璇很快就注意到了自己女儿这细微的表情,许清璇想要安慰安慰洛嫣然,于是便低声说道,“我这病也有一段时间了,嫣儿,你就放心吧,没什么大碍的。”

        洛嫣然这才松开了许清璇的手严肃的说道:“娘亲,你的体内似乎还残存的有当年的余毒。”

        “嫣儿,我一直以为我的毒都被解了,没想到还有残毒,不过,这些毒现在也不能给我造成什么影响,你就不要太担心了。”

        洛嫣然显然也察觉到了许清璇是不想让自己担心,于是洛嫣然慢慢放松了自己的情绪这才说道:“娘亲,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你治好的,你可能还不知道,你的女儿可是医术、武艺样样都会,而且呀,你的女儿还有一手极妙的医术哟。”

        听到洛嫣然轻松地话语许清璇也不禁放开了,“好,娘亲信你,娘亲我呀,就等着你把我治好。”母女两说着说着不禁笑了开来,洛嫣然看天色有些晚了便对许清璇说道:“娘亲,天色不早了,我这就回去了,你就在这里住着,我会时常来看你的。”

        “嗯,好,那你早些回去吧,路上小心。”

        “嗯,我知道了。”

        许清璇将洛嫣然送到门外看着洛嫣然的身影慢慢消失直到最终看不见这才慢慢地走进了屋,想到与女儿所说的话,许清璇的脸上不禁露出了一丝笑容,钧桓很能明白许清璇的开心,“小姐,我们终于找到小小姐了。”

        “是呀,终于找到了,钧桓,她是嫣儿。”

        “嫣儿,那她岂不是是洛弑天的女儿。”

        “是呀,可是不管她到底是谁,她都是我的女儿,而且,她也可以是我的忧儿。”

        钧桓听不懂许清璇有些模棱两可的话,但他总是尊重许清璇的决定,只要许清璇过得开心满足就好了。

        洛嫣然在回到听雨轩的路上一直都在琢磨着许清璇的病,回到听雨轩后洛嫣然便去找楠瑾,还好楠瑾今天一直都和君悦在一起,所以洛嫣然直接在君悦的屋前找到了两人,此时,楠瑾正在教君悦练剑,看来君悦还真将自己上次说的话记在心底了,楠瑾很认真的教着君悦每一个动作,君悦也极其认真的学着,两个人看起来真的是很般配,洛嫣然都有些不好意思打断两人了,不过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吩咐的,于是洛嫣然不禁轻咳一声,心无旁骛的楠瑾这才看到了洛嫣然,松开教君悦拿剑的手,楠瑾微红着脸对洛嫣然说道:“主子,你回来啦。”

        洛嫣然嗯了一声,吩咐君悦先行离开这才看向楠瑾,这个楠瑾,真是好笑,怎么总是爱脸红,哪里像是个冷情的杀手,洛嫣然不禁在心底对楠瑾毁议了一番,不过还是正色说道:“楠瑾,你回去取几瓶玉香露给夫人送去,另外也多取些灵芝送去,让夫人多补补身体。”

        楠瑾听了洛嫣然的吩咐便离开了,玉香露是洛嫣然自制的姐毒良药,不仅可以去除身体内的毒素,而且还具有神清气爽的效果,许清璇体内的残毒积压多年,多喝点玉香露是有效果的,不过也不能治根,还需要多补补,此外也需要多配些别的药,这些,洛嫣然还需要好好研究一番。许清璇体内的毒与刘翠枝脱不了关系,洛嫣然是不会放过伤害她娘亲的人的,曾今的艺汐自己没有能力保护,现在的许清璇自己有能力保护,自己也将做的更好。

        这晚,洛嫣然没有睡,一直在想怎样根治许清璇的病,而且,许清璇的咳嗽也需要在残毒彻底清除之后才会开始痊愈,天快亮的时候洛嫣然终于想好了药方,匆匆的将药名一一写下,洛嫣然的心这才安放下来,将药方折好洛嫣然打算小憩一会。

        洛嫣然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君悦和小翠她们都没有来打扰洛嫣然,她们都知道洛嫣然不喜欢睡觉的时候被打扰,洛嫣然轻松地伸了个懒腰,将一头青丝束好这才打开门出去,院中风白晔也早已醒了,洛嫣然微微一笑对着风白晔说道:“白晔,早啊,君悦和小翠呢?怎么都不见啦?”

        风白晔摇了摇头,“嗯,不早啦,谁像你一样起的这样迟,她们俩都在准备早膳啦,你昨晚都在干嘛,是不是睡得很晚?”

        “也没干嘛啦,就是在想一个药方所以就睡得迟了。”洛嫣然紧接着又对风白晔镇重的说道:“白晔,我又一件很重要的事想要拜托你。”

        风白晔见洛嫣然一脸的镇重也不禁正了正神色,“嫣然,什么事,你说吧?”

        “白晔,我找到了我的娘亲,但是我是不会将她接到丞相府来的,你也知道,这府里的人都不喜欢我娘亲,所以她们当年都骗我说我娘亲已经去了,现在我好不容易找到了我的娘亲,她身上有残毒,安全也不够保障,我想让你去帮忙照顾我娘亲,顺便也保护我娘亲的安全。”

        这样艰巨的任务,风白晔点了点头,“嫣然,你放心吧,我会很尽心的照顾好你的娘亲的。”洛嫣然之所以让风白晔去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若是派弑情盟的人,人太多了容易引起怀疑,风白晔是经常在京城出现的人,一般也不会有人对这里产生怀疑的,而且,洛嫣然真正需要避开的人是洛弑天。

        洛嫣然这才将昨天晚上想出来的药方拿了出来递给了风白晔,“白晔,这是我昨天写的药方,替我娘亲抓药的事业拜托你了。”

        “嗯,我知道了。”

        第二天一早洛嫣然便将风白晔带到了京城外新买的宅院,并镇重的将风白晔介绍给许清璇。

        许清璇是看到洛嫣然和一个极其年轻的女子来的,从那个男子看洛嫣然的眼神,许清璇猜出了那个年轻男子的心,许清璇带着疑惑的表情看着洛嫣然问道:“这位是?”

        “娘亲,这是我的好朋友风白晔,我想让他以后来帮忙照顾你,钧桓叔叔一个人在你身边,我也有些不放心。”

        洛嫣然说完风白晔对着许清璇温润一笑,“伯母,你好。”

        许清璇饶有深意的看着风白晔笑了笑,“嗯,好,那你以后就陪着我吧,也给我讲讲你们年轻人的事,这些年我对外面的事几乎不打听,突然也想听听那些新鲜事呀。”

        那日后,风白晔便离开了听雨轩来到了京城外洛嫣然买的宅院照顾许清璇,洛嫣然会隔几天来看看许清璇,顺便也瞧一瞧许清璇的病情。

  http://www.biqugex.com/book_53298/181033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